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六章 整合(下)
章节列表
第二十六章 整合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故弄玄虚!云婆婆也回到自己的房间。端起弟子沏好的“雨前龙井”,慢慢呷了一口,唔,这生活着实不错。

砰砰,窗外传来施工的声音,云婆婆皱起眉,这曹森又搞什么花样?

刘三麻子在曹森的命令下,带着建筑队在修建三个新的院子,从梅苑的基础上往外扩建了一部分,这是给三大门准备的。曹森表面上对三大门没有什么动作,实际上除了增加他们的日常开支预算,同时修建新的住处,主要是供三位门长和重要的弟子住,他要把梅苑变成三大门的家。

云婆婆喝茶的时候,曹森正坐在警局的办公室里,听周鲁平分析案情。

“从资料看,梅芳叔叔这份遗嘱肯定是伪造的。但是,”周鲁平把那份遗嘱给曹森看,又抽出一张信纸,“这是腾飞给我的梅芳父亲亲笔书信,我让鉴定中心做了鉴定,他们的结论遗嘱是真的,出自同一人之手。”

曹森对比了一下,果然看不出有什么区别。

“可这是不可能的,我托南海省的朋友调查了一下,梅芳的父亲和他弟弟从小不和,长大后,梅父经商发财,其弟好吃懒做游手好闲,多次向大哥索要钱物都被撵了出来,因此而反目成仇,这在当地很多人都知道。”

周鲁平又递给曹森几张照片,拍摄的是一家颇有规模的贸易公司,“这是梅父的公司,梅芳父母因车祸去世后,公司被梅父的一位朋友买下,梅氏姐妹也离开了南海省。离开的原因之一,就是因为她们的叔叔,不时的骚扰,姐妹两个只好躲了出去。”

“基于这些原因,梅父绝对不会把所有的遗产都给他弟弟,这根本不可能。但这份遗嘱非常奇怪,我让省、市的鉴定中心都做过鉴定,所有的笔迹专家和电脑甄别得出的结论一致,是真的,这就怪了。我想和梅芳的叔叔谈谈,但现在找不到他。”周鲁平说着看了曹森一眼,“所以调查只能进行到这一步。”

曹森看着手里的遗嘱想,谁干的?是要通过这份遗嘱向我传达什么信息,还是一个进行了一半的阴谋?

他不认为梅芳叔叔取得遗产继承权就是幕后人的最终目标,他曹森不会有这样笨的对手,一张真假难辨的遗嘱在普通人手里也许能得到点东西,但对曹森这种级别的人物来说,根本不值一提,就算他不动用异能者,仍然有很多办法让遗嘱成不了证据。

既然这样,那幕后人的真正用意是什么?曹森找不到答案。看到周鲁平在等自己的答复,他暂时把疑团放到一边,说道:“老周,受累了,遗产的案子你不用管了,去帮我查两个人。”

“好,姓名。”

曹森没有直接说出来,而是把周鲁平的手拉过来,用手指在他手心里写了几个字。

周鲁平吃惊的看着曹森。

曹森摇摇头,示意他不要说出来,嘴上却说:“帮我查查那天广场谁负责带队,巡警和便衣为什么不管梅芳的叔叔。”

周鲁平答应一声,表情也恢复了正常。

“嫂子最近都好吧?”曹森扔给周鲁平一支烟,自己也点上一颗。

“那家伙怎么样了?”周鲁平问的是要保外就医的案犯。

“唔,给那家伙做担保的人突然改主意了,那家伙只能在监狱接受治疗。”曹森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,“老周,去枪库换把枪,你用的那把该进博物馆了。”

“枪库的主管很势利。”周鲁平叫苦。

“给他说,侍候不好我办公室的人,我能让他去马路上站岗。老周,别把自己的锐气磨干净了。”曹森有意无意的提示了一句。

周鲁平听了心里一惊,最近几年,自己的确越来越平庸了。

“嫂子的公司不景气,去天林公司吧,挂个名就成,也不用上班,薪金保准嫂子满意。”曹森要彻底把周鲁平拉到自己麾下。

以曹森的身份和身价,他说让自己妻子满意,那薪水就肯定少不了,一直为妻子工作发愁的周鲁平感激的说,“长官……”

“别和我说客气话,老周,你既然进了独立办公室,咱们就是一条战壕里的兄弟。”曹森记得父亲曾经给他说过,人情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足了,要让人终生难忘。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那房子环境不好,换个地方吧,这两天和嫂子逛逛,看哪处的楼盘中意,和天林公司的刘总说一声,当宿舍送给你们。”

周鲁平知道自己无法拒绝曹森的馈赠,他必须用接受来表明自己的立场,否则曹森会毫不留情的打压他。

周鲁平知道,自己已经踏上了曹森的战车,想中途下车的可能性太小了。

两天后,曹森一身便装,到警局各路豪强的办公室里拜了遍码头,他兜里有周鲁平提供的一份名单,最后一位是巡警大队长,也就是那天阻止警察去管梅芳叔叔的人。

“郑队长,兄弟来看看你。”曹森没有敲门,直接推门而入。

郑队长正和一位漂亮的女警谈的高兴,看到曹森进来先吃了一惊,急忙换上笑脸,“哈哈,独立办公室的主任大驾光临,欢迎欢迎,你的级别比我高,该我去拜访你。去了两次,你老弟忙,都没碰到。”

两个人说着握手,笑的一团和气。

“这位是……?”曹森望着女警问,看她的肩章知道是个见习警员。

“刚来报到的,分到我们队上,老弟,你说,我们队风吹日晒的,来这么个警花,这不是可惜了吗?”郑队长笑的很得意,这个美丽的女警原本要去技术部门,是他硬给局里要来的,目的自然是上班有个解语花在身边,那以后的工作多舒服。

曹森笑着对女警点点头,“郑队长,没别的事,就是来看看你,拜拜码头,以后多关照兄弟。”

女警不知道曹森的身份,站起来红着脸很局促的样子。

郑队长和曹森寒暄了几句,送走他后心里冷笑,来示威的?嘿,我郑某人还没把你放眼里!

曹森本来想在言语里点郑队长几句,要他以后别找麻烦,但看到那个女警后他改变了主意。

没过半个小时,郑队长接到一个电话,让那位警花到独立办公室报到。

郑队长一想就知道是曹森倒的鬼,大发雷霆,找人事局长去说理,被人事局长顶了回来。

郑队长一肚子气,白天把气撒到手下身上。晚上回到家,他想起这事来心里还是冒火,你曹森和上边有关系,我不是没有!不然,我能把这队长的位子坐到现在?抢我看中的女人,你小子有种,等我收拾你!

他心里正发狠,门被敲响,老婆出去一看没人,脚下扔了个牛皮大信封。

郑队长接过来打开一看,抽了口冷气,里面是他最近收受贿赂的证据!除了证据外,信封里还有张照片,是梅芳的叔叔在广场中吐沫横飞的在诉苦。

郑队长像泄了气的皮球,呆坐在沙发上很久没有动弹,他知道一时半刻不能拿曹森怎么样了,把柄在人家手里。至于以后,郑队长不知道有没有机会,就凭人家办事的效率,就说明了手中的势力,而不仅仅是靠上边的支持才有今天的位子。以后那人再让自己对付曹森,他真要好好掂量一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