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六章 整合(上)
章节列表
第二十六章 整合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在梳理整合、扩充自己的力量。

他是枭雄一样的人物,从来就没想过平淡的人生。像通常比喻的那样,历史是条长河,那么曹森就要在自己人生的长河中翻起巨浪,让这条河波澜壮阔。想波澜壮阔靠自己不行,仅靠十几个弟兄也不成,三大门和天林公司、马爷、周鲁平这些都是曹森的第一步,这第一步他要走踏实了,然后才去迈第二步,才是曹森出手的时候。

原本的曹森霸悍强势,像一把锋利而刚硬的砍刀,经历了几个月的幼儿生活,以成人的心态感受了梅芳对幼儿无私的母爱,以幼儿的身份观察这个世界,他的心多了一分柔和,也多了一个观察事物的角度,这经历让他获益非浅。曹森不再是硬打硬冲的曹森,他领悟到许多原本没有想到的东西,也更加懂得吸取采纳别人的建议。

曹森已经意识到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他需要保护的东西有很多,更有很多东西一旦遭受到伤害,他是承受不起的。所以,他要把自己身边的势力整合成一块刚中带柔的钢板,能够抵御可能出现的各种威胁,这就是他最近一段时间行为的目的和原因。

三国时,曹操是枭雄,他之所以被称作枭雄,不仅仅是因为挟天子以令诸侯,也不是因为罗贯中在“三国演义”中的丑化,更多的原因是此人做了许多当时社会所不敢做的事,干了许多只求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事,因此他被称作枭雄。

现在的曹森,也在做着常人不敢做不敢想的事情,在他的眼里没有和平社会,他是为战争而生的人,如果没有战争,曹森甚至会去制造战争,而他现在面临的某种阴谋,为曹森无意中提供了一个借口,让他能够顺理成章的去做他喜欢做的事。

曹森很喜欢这样。

胡老和朱建军不喜欢这样。

曹森身体的变化和星海的变动,正在胡老的计算之中,可以说,他的计划已经顺利完成第一步,眼看迈入关键的第二步,曹森不理会身边的诡异迹象,反而发展、稳固自身的势力,这让胡老和朱建军非常难受,任由曹森发展下去,他们已经制定的阴谋会变成笑话。胡老和朱建军眼前有两条路:要么也发展自身的势力,以抗衡曹森的发展;要么布置一个更大的阴谋,把势力不断膨胀的曹森再次吞噬下去。

他们选择了两条腿走路,一方面暗中扩展实力,一方面调整原本的阴谋。在他们看来,无论曹森怎样折腾,他们都占据着一项优势:曹森在明,他们在暗。

两个喜欢阴谋鬼计的人在暗中加快布置的节奏,曹森也没闲着,他的速度也不慢,倒不是他洞悉了对方的阴谋,而是他果决强悍的性格决定了办事的节奏。

马爷在曹森的势力组成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正是此人帮助曹森抹平了许多麻烦,朱建军和胡老原本要用威逼利诱的手段让马爷背叛曹森,可惜,曹森动作极快,在他们未下手前,就把马爷接到了梅苑居住,在梅苑一个角落单独修建了一个院落,使其既和梅苑隔离开,又紧密相连。

在曹森等人的支持下,马爷已经在南泉市和官面上织就了一张密实的网,如今网络的中心移到了梅苑,彻底融入到曹森的势力之中。梅苑也就成为一个新的力量中心,它就像星海一样,在曹森的推动下稳稳的旋转着,把更多的人吸纳到其中。

三大门的人对身边的事情基本不过问,他们的心思都在九坤降魔阵里,只可惜,没有曹森这把钥匙,他们用尽了方法也进入不到第二层,更不要说第三层。老道几次想和曹森细谈,好达成某种协议,但曹森忙碌起来不见人影,在梅苑的时候就陪着梅芳。而三大门的人是对梅芳抱有愧疚的,如果不是他们一再要求去大阵,木木还是原来的样子,所以三大门长一直躲着梅芳不敢见。

但现在没有别的办法,老道和另外两位门长商量一下,要从梅芳身上打开突破口,只要梅芳说要去大阵看看,曹森就是有天大的事也会放下乖乖陪着去。

梅芳的面容清减了不少,她静静坐在窗前看着远处的群山,目光清澈又茫然。心底中深深掩埋的伤痛她不敢触及,每当思绪要接近那道伤疤,都慌忙躲开。

眼下她的生活是许多人永远享受不到的生活,身边时刻有三大门派出的两三名女弟子照应;无论到哪里,都有六名曹森的兄弟保护;不管她想要什么,只要轻轻一句话就可以得到满足。然而这些不是她想要的,她要的,除了老天爷谁也给不了,但老天爷只是给她开了个玩笑,并没有给她真正的幸福。

“夫人,”萧晓轻声地说。

梅芳点点头,示意她说下去。

“达济道长和云婆婆想见你。”

“请进来吧。”梅芳起身走进客厅。

老道和云婆婆面对着梅芳坐下,马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哀愁从梅芳身上散发出来,笼罩住自己,像一团极淡的云若有若无,细看了无踪影,却可以真实感受到。加上梅芳清丽的面容和在梅苑居住后养成的气质,混合在一起竟然也形成了一股别样的气势,令人心存敬畏又心存怜惜。

老道心中讶然,这是自然天成,还是梅芳的异能又精进了?

云婆婆作为女人,无论修行有多深厚,总会用女人的视角去观察,她稍有嫉妒的发现,经历了失去木木后的伤痛,梅芳已经彻底变成一个拥有忧郁、高雅气质的贵夫人,她身上的气质和风范,衬托着梅芳成为一个完美的女人。

三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,只有那淡淡的忧愁在空气中轻轻的荡漾。

“夫人……我们来看看你,很久没来看你了。”老道一开口就不是自已要说的,“这个……我……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来看看你。”

云婆婆轻轻叹了口气,她也不想说出已经想好的措辞。

梅芳轻轻的一笑,“我知道的,二位请放心,曹森最近忙,过两天,他会陪我到大阵去转转,我也想去第三层,那里……”

唉,云婆婆又叹了口气,“夫人,过去的就过去吧,你还年轻……”

梅芳把泪珠忍了回去,“谢谢你,云婆婆,以前我帮着木木骗你和道长,心里很不安。”

“不提了,都不提了,太虚宝珠里发生的事情,我问过槐崖子(老树皮),真要道歉的是我,”云婆婆神色黯然,“早知道太虚宝珠个凶物,我说什么也不会用的。”

原本是两位门长来设计梅芳的,现在被梅芳所感染,成了自我检讨会。嘱咐梅芳好好静养多出去走动后,两位门长告辞出来。

老道对云婆婆说:“我现在才知道,咱们三个人中谁最聪明,嘿,是那个看起来像莽汉的石达。”

来之前,石达说什么也不肯跟着来,说他怕见美女,见了美女不会说话,感情他早就预见到见面后的情形。

云婆婆叹息着说:“我却惊讶梅夫人的变化,几个星期没见,她像变了个人,那浑然天成的高贵,别人根本学不来。老道,这不能不说和曹森有一定的关系。”

“绑在一起了,绑在一起了!”老道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,踱着四方步稳稳的走了。

故弄玄虚!云婆婆也回到自己的房间。端起弟子沏好的“雨前龙井”,慢慢呷了一口,唔,这生活着实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