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五章 周鲁平
章节列表
第二十五章 周鲁平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当天晚上,那份控诉书、一份审讯记录和一份梅芳父亲的遗嘱交到曹森手里,曹森看了点上烟思索良久,决定去周鲁平家走走。梅芳叔叔来南泉市大闹,还闹腾到广场上,背后有人挑唆利用是肯定的,但警局中有人对此不管不问甚至暗中推波助澜,曹森不能等闲视之。

明争暗斗和上战场一样,寸土必争,不到万不得已,谁也不会放弃自己的阵地。警局,就是曹森的一块滩头阵地,其中的关系必须理顺,否则后患无穷。即便警察局长可以通过马爷施加影响,但警局不是局长的家,很多事情局长也无能为力,曹森准备从不得志的周鲁平身上打开缺口,慢慢把触角渗入警局。

在梅苑一间密室中,立着不少文件柜,曹森拉开其中一个抽屉,把一份档案给丁海涛看,封皮上写着“市刑警队,二级警督,周鲁平”。

丁海涛一目十行飞快地看了一遍,“这位厉害啊,破了那么多大案要案?”

“今晚就去他家,看看能不能把他拉到咱们这边来。”曹森把档案重新放回文件柜。

“什么时候建立的秘密档案室?”丁海涛打量着四周问。

“这密室早就有,资料是后来上边给的。”曹森让丁海涛出去,自己在后边关上几十厘米厚的钢化门。

“‘上边’?什么级别的长官?”丁海涛好奇的问。

“哥们,我能说一定告诉你,可我不能。”

“得,算我没问,我什么也不知道,这些破事我也不想掺和。森哥,郭敬当年在刑警队混过,怎么不叫他一起去周鲁平家?”

“这小子不去,他说不愿看着我腐蚀一名优秀的警官。”

“我靠!”

丁海涛和曹森坐进一辆警用越野车,向梅苑守卫大门的甲组组员打了个招呼,越野车呼啸着驶向市区。

周鲁平家在一片老式居民楼中,进出的道路狭窄坑凹不平,各式车辆纠缠在一起,开车不如步行快。

越野车磨蹭了十五六分钟,终于挤进一个小区,丁海涛看到眼前的车位都已经满了,就慢慢开着车在小区里逛,寻找空闲的车位。

曹森半闭着眼睛,仰靠在车座上,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车窗外,这是他坐车的习惯之一,但凡目光所过之处,分毫不漏。

因为没有找到车位,丁海涛驾车第二次开过周鲁平所住的楼洞,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引起曹森的注意。桑塔纳里隐约坐了个男子,每当丁海涛开车路过时,那男子就要稍稍躲闪一下,把身子伏低,而丁海涛开的车是带有警徽的专用警车。

丁海涛的眼睛也不是吃素的,也发现了桑塔纳的异常,“森哥,管不管?那小子不地道。”

“这是周鲁平的地界,咱们用不着多事。”曹森不再看那辆桑塔纳。

“也是,放着个现成的神探,我们操的哪门子心?”丁海涛看到不远处刚刚空出个车位,猛踩油门一头扎了进去,旁边一辆也瞄上这个车位的宝来无可奈何的点住刹车,调头寻找新的车位。

丁海涛边下车边说:“这些老牌小区的车位就他妈的不够用,停个车比追个媳妇还费劲!”

“你那媳妇得手没有?”曹森问的是萧晓。

“嘿,别提了,那女人非要我加入他们的门派才答应我的要求,靠!”

呵呵,曹森笑了,三大门也在拉拢分化自己的兄弟。

兄弟两个路过那辆黑色桑塔纳时,都没有再看一眼,说说笑笑的走进楼道。来到周鲁平的家门口,丁海涛摁了半天门铃也没有人应声,莫非没人?

曹森对着门框上方的位置挥挥手,露出微笑。

丁海涛这才发现,门框上的门牌号下,非常隐蔽的安置了一个针点式摄像头,他心中暗想,这老周是不是有职业病?怎么把这玩艺装家里来?搞的和偷窥一样。

不久,周鲁平开门迎进二位贵客,连称怠慢怠慢。

房间的面积不大,大概是两室一厅的布局,主客厅摆设简单,有一两件家具看上去颇有年头,似乎周鲁平的生活有些窘迫。

曹森和丁海涛落座,曹森笑着说:“贸然来骚扰你,周大哥别介意。”

“叫我老周,你是我长官。”周鲁平忙着倒茶上烟。

“老周,嫂子呢?”曹森的称呼虽然改口了,但一声嫂子还是显示了他对周鲁平的尊重。

“去回娘家住两天,孩子想姥姥。”

“今天我们兄弟来也没别的事,就是请你以后在独立办公室上多操点心。”曹森说道。

“没错,我们兄弟太年轻没经验,很多事情都要仰仗周大哥的照顾。”丁海涛接住曹森的话题。

“局里我们不常在,有什么事情还真要靠你周大哥。”曹森又接过丁海涛的话音。

“我们做的有不到的地方,周大哥也要多提点一些。”

兄弟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十分钟,周鲁平硬是没**一句话,听着哥俩把自己所有的推辞都卡死了,就知道这二位是有备而来。

周鲁平当年也是叱咤过风云的,哪里会被两个小子几句话说动了心,警局的水有多深他不是不知道,当年他被水呛的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曹森和丁海涛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。

梅芳被其亲叔叔在广场骂的事情已经在警局传遍了,但凡脑子正常的人不会看不出其中的门道。梅芳是曹森兄弟保护的,曹森兄弟又有局长和省市里的长官出面支持,可梅芳还是被骂了,这说明什么?说明了有另一方势力在叫板,像周鲁平这样的人都懂得如何明哲保身,根本不想掺和进去。

不过周鲁平也知道眼前这两个年轻人不好打发,谁要以为他们年轻就轻视,倒霉的肯定是自己。所以周鲁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,就是面临局长他也没这么用心过。

双方又推了会儿太极,周鲁平还是没有表示要加入曹森的队伍中。丁海涛笑眯眯的使出了杀手锏,就是临来前,曹森给他看的那份档案记载的东西。

“老周,听说你以前是咱们刑警队第一把好手,抓了不少穷凶极恶、罪大恶极的疑犯,我们都很佩服。”

周鲁平心中犯了嘀咕,这小子说这话题什么意思?

“其中最有名的是一个连环强奸案的案犯吧?这家伙最喜欢同时强奸母女,多少警察都束手无策,还是周大哥出马拿下。我听说,该案犯是市里某位高官的外甥,现在这个案犯办了保外就医,上面已经批了。我还听说,这个案犯叫嚣着,出来第一件事就要找周大哥谢恩……”

这话说中了周鲁平的心事,得到那家伙保外就医的消息后,他的妻子和女儿就没过过安生日子,连家都不敢回,东躲西藏,生怕被案犯盯上,他自己也提心吊胆,家里搞的像个监狱,门上的摄像头就是防备仇家上门的。而且最近几天,他家门口总有人盯梢,又没有多余的动作,明明知道这是仇家在向自己示威,要尽情戏弄够了再动手,周鲁平除了转移妻女,什么也无法做。

对于这些事情,周鲁平虽然是警察,又能怎样?不能因为案犯一句话就要求警力对妻女24小时保护吧?也不能制止案犯保外就医,不管案犯有没有这资格,他周鲁平已经不是当年的神探,没有能量阻止这件事的发生。有要好的同事想帮忙,周鲁平不想把朋友牵连进来拒绝了,他唯一的希望,就是仇家找上门后,他和仇家拼个死活一了恩仇。

因此丁海涛话音一落,周鲁平的脸就沉下来,“二位什么意思,有话直说,别消遣我没本事保护女人。”

“很简单,”轮到曹森说话了,“你在独立办公室上多操点心,我们帮你解决后顾之忧。”

“彻底解决?”周鲁平紧跟了一句。

曹森笑了笑没有回答。

周鲁平知道自己关心则乱,刚才问的鲁莽了。等解决了那案犯的问题,曹森自然会想办法让自己知道结局,就算是“彻底解决”,也不会现在说出来。

“老周,过两天我们兄弟再来,到时候可要尝尝嫂子的手艺。”

丁海涛这话的意思,就是过两天事情解决了,周鲁平的妻子女儿也就可以回家了。周鲁平自然听的明白,他犹豫着要不要做出曹森想要的承诺。

“老周,别让你一身的本领早早就没了用武之地。我们不多坐了,早走一步,下楼看看有碍眼的人没有。”

曹森说着和丁海涛离开了周鲁平的家,下楼后两个人径直朝着黑色桑塔纳走过去。

“警察,下车,临检!”丁海涛命令道。

“警察?警察牛X?”车里的人钻出来,“我在车里坐着我犯什么法了?”

丁海涛探身到车内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遍,抽身出来的时候顺手把车钥匙拔出来捏手里,“谢谢您的配合,警民团结一家亲嘛!”丁海涛笑呵呵的向那人挥挥手,车钥匙在路灯下划出一道亮光落入下水道里。

“哟,抱歉,先生真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,车钥匙本来是想放您手里的,一不小心,呵呵,我还有紧急任务,不帮您找了。”丁海涛笑嘻嘻的边说边走。

那人气的火往上撞,怒气冲冲的去撵丁海涛。

曹森把脸一沉,“想袭警?”

那人脚下一顿,被曹森骤变的气势所压服,没敢动地方。

“别惹我,小子!也别惹他!”曹森一指楼上,“这里面的游戏,你玩不起!”

那人被曹森简单的一句话说的汗流浃背,他甚至不敢去看曹森离开的背影,什么人?他是什么人?南泉市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号人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