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四章 遗产
章节列表
第二十四章 遗产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兄弟浮出水面,在南泉市初露峥嵘,身后又有神秘莫测的背景,天林公司跟着也水涨船高,刘三麻子把生意做的火爆。市井出身的刘总对金钱的攫取有着惊人的胃口和欲望,手段又多变狡猾,仗着有曹森兄弟撑腰,对于一些已经存在的潜规则不管不问,只要能获利,他就要插手。而且此人最喜欢空手套白狼,擅长空头买卖,不少人因为刘三麻子失去了既得利益。

杨馨曾警告过曹森,要他约束刘三麻子,这样根本不是做生意的长久之道,引起众怒是早晚的事。

曹森却要杨馨不必管他,只要把握好资金就行,别让刘三麻子贪的太多。有了公职在身,又和上层搭上了钩,曹森对金钱已经没有多少兴趣。刘三麻子在前台闹腾,他正好躲在幕后观察,看有没有人对天林公司下手,也许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。

天林公司帐户上的资金直线上升,作为董事长的梅芳个人资产也就在不断增加。事情往往是这样,穷的时候,个人财政一清二楚;一旦有了钱,钱官司就找到头上来。

当梅芳的情绪慢慢稳定,心态逐渐调整的时候,法院有人来拜访,说梅芳远在南海省的一个亲戚把她告了,事因是遗产。这位亲戚是梅芳的亲叔叔,他手里有份遗嘱,梅芳的父亲在遗嘱中写的明白,所有的遗产都由他来继承,而梅芳姐妹一直没有给他兑现遗产。梅芳现在是天林公司最大的股东,梅芳的叔叔就提出上诉,要么把公司给他,要么折现遗产,因此提请法院裁决。

法院的经手的人稍稍调查了梅芳的底细,吃了一惊,把这案子压了一段时间,但梅芳的叔叔很快扬言说,如果再不采取措施,他就要把事情捅到报社去,让舆论施加压力,而且是南泉市和南海省同时见报。

于是法院的人想送个人情给梅芳,偷偷来梅苑报信。但他并没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梅夫人。

梅芳神秘而清丽的名声已经在南泉市上层传播开,想见她走门子拉关系得人不少,曹森有意抬高梅芳的身份,也是让她有个安静的环境,制定了一套层层递进的接见制度,第一层是刘三麻子,第二层是金大锤,第三层是霍云,第四层是杨馨,前来拜访的人基本到金大锤就打住了,这个老好人善于推太极,霍云和杨馨还都没有露面,就更别说梅芳了。

因此即便是法院的人来,也见不到梅芳本人,接待他的是刘三麻子。刘三麻子一听来分财产的,就像要从他钱包里往外掏钱一样肉疼,马上露出街头小贩的嘴脸,恶狠狠的说: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

法院的人一惊,这位刘总要干什么?难道要灭口?

刘三麻子毕竟已经是老总,见的世面也多了,温言感谢了报信的人,送客人走的时候,他塞了张购物卡给法院的人。回到自己办公室,刘三麻子想,这点子小事就无需向上汇报了吧,自己出面搞定就成,这种看别人发财眼红的主儿他见多了,无非贪图点钱财,一吓二打三收买,很简单就能搞定。稍稍吓唬一下吃点皮肉之苦,原本要十万的,给他个一万就感恩戴德了。

拿定主意,刘三麻子模起电话联系以前的狐朋狗友。

第二天,一个鼻青脸肿的中年男子跪在南泉市大广场,面前摆着一张一米见方、用浓墨写就的控诉书,说亲侄女梅芳如何贪图钱财,勾结贪官要杀人灭口云云。

广场有不少警方的便衣巡警在巡逻,本来要去干涉,却接到上面的命令,不准管,要给百姓一个伸冤明理的机会。中年男子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议论间自然对梅芳不利。

后来报社、电台的人也惊动了,有人打了匿名电话,说二十一世纪的男“窦娥”出现在广场,情况非常凄惨,已经引起民愤等等。

记者一到,场面就热闹了。那中年男子声声控诉,如“杜鹃泣血”,引起围观者更大的同情和声援。

这些事情刘三麻子不知道,梅苑的人也不知道,直到马爷一名手下看到这一幕,他记得马爷说过见到梅芳和其公子要妥加保护,有人公开骂她,那还了得?急忙给马爷挂了电话。

马爷不敢怠慢,直接把电话打到腾飞那里。

腾飞不知所以然,什么梅芳的叔叔?什么图财害命?哪跟哪儿?他告诉马爷别管怎么回事儿,先派人把广场的事情抹干净了。然后他去问曹森,曹森也糊涂啊,问了一圈,才从刘三麻子那里知道了前因后果。

面对着惹祸的刘三麻子,曹森眼睛一瞪,刘三麻子扑通坐在地上,脸色煞白。

“起来!”腾飞呵斥,“就这点胆子?没胆量别在天林公司混!”

“去干你该干的,这事你没做错什么。以后有关梅芳的事情,不论大小,都告诉我和腾飞。”曹森也不想挫伤他的锐气。

“那……那……森哥,飞哥,事情闹到这么大,该怎么办?”刘三麻子爬起来结结巴巴的问。

“就这点破事也算事情?”腾飞怒其不争的训斥,“老刘,你的称呼里也是带总的人了,以后碰到事情你给我稳住,去干你该干的事,这事不用你管了。”

等刘三麻子走了,腾飞对曹森说:“不知道是哪路人马对我们下手。”

“就怕他们没动作,只要动了手,我们就有机会。”

“要不要见见梅芳的叔叔?”

“一个长辈能对晚辈出这种招数,八成不是什么好东西,让马爷处理了就行,别让梅芳和香香知道。”曹森抽出腋下的配枪看了看弹夹,又插回枪套,“我去陪梅芳爬山散心。”

“好,我也去。”

兄弟两个往外走,却看到石达迎面走过来,三大门中,石达和曹森兄弟的关系是最好的,两个人把石达让进房间。

“二位,没啥事,俺来就是想问问曹森兄弟,你怎么控制九坤降魔阵的通道,我们研究了很久,边都没摸上。”石达说着注意看曹森的脸色,他问得问题很敏感,如果只有曹森一人知道其中的秘密,那等同于掌握了星海,异能者还是要受控于他。

“石大哥,这让我怎么说呢?”曹森沉吟着。

“兄弟,要是不想说,俺绝对不勉强。”石大急忙表明自己没有过多的奢求。

“你误会了,不是那意思。石大哥你救过我兄弟丁海涛的性命,也就是我的恩人,没什么秘密要向你保留。只是……大哥,我建议你别只盯着大阵,多注意教学楼周围的动静。”

“知道,俺知道你话里的意思,东大闹鬼闹的邪乎,咱们能轻易找到大阵也邪乎,真这么简单,这大阵早就被发现多少年了,还等到我们来指手画脚的。”石达爽快地说,“兄弟,我不管东大里边有什么花样,只要能把大阵琢磨透了,什么花样他也玩不转!”

这话实在也有道理,曹森就把自己如何控制白云的方法告诉石达,石达连声感谢着匆忙走了,看来是急于尝试一下。

腾飞疑惑的看着曹森,眼神里的意思是:你真把秘密告诉他?

曹森微微一笑,“我是先学会掌控星云,才会控制大阵里的白云,他们没这经历。”

空头人情,腾飞笑着骂了一句,兄弟两个去找梅芳。

梅苑这边不把梅芳的叔叔放心上,马爷却不能不上心,曹森的命令他不敢也不想违背。马爷是老江湖了,懂得人心向背的重要性,梅芳的叔叔利用人们同情弱者的心理取得支持,他要是派些壮汉去解决此事,只会乱上添乱,所以马爷派出了娘子军。

广场上,梅芳的叔叔吃喝着由好心人提供的饮食,吃两口他回忆一段以前如何疼爱梅芳,如何在冬天雪地里抱着高烧的小梅芳去医院看病,被绊倒了如何为了保护小梅芳而摔的鲜血直流等等,周围的人听的不胜唏嘘。

“你个不要脸的东西!”一个身体纤弱、普通妇女打扮的中年女子突然分开人群站到梅芳叔叔面前,“你个不要脸的东西,你不是说要和我结婚吗?你不是说拿我的积蓄挣了大钱,就回来娶我?你个流氓……请大家评评理……这个骗子骗了我的人又骗了我的钱,现在又来骗大家伙!走!跟我去警察局!”

梅芳的叔叔愣了,结巴着说:“大姐……你……你认错人了吧?我从来没见过你。”

“好好好!”妇女气的浑身直抖,“玩够了骗光了就不认识了!天底下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!跟我走,去警察局!”妇女说着拉住梅芳叔叔的手使劲拽。

又有两个女人分开人群钻了进来,这二位可就是五大三粗不亚于男人的壮妇了,“妹妹,是这个王八蛋骗了你?”

先来的女人委屈的点点头,泪珠啪哒啪哒往下掉。

一个壮妇上前轮圆了巴掌大耳光就扇了下去,另一个扯开嗓子替妹妹鸣冤,说到气愤处,也是拳打脚踢,最后三人齐动手,把连声呼唤冤枉、认错人的梅芳的叔叔拽走了。

看热闹的人一时蒙了,闹不清到底谁是真谁是假,也没有谁阻拦。慢慢的众人也就散了。

不久,一个清洁工慢慢走过来,看看地上铺着的控诉书,小心的叠起来收好。

不远处的一辆巡逻车上,一名中年警察目睹了事情全部过程,对身边的小警察说:“看了吗,这就是高手过招,你小子学着点。”

小警察连连点头,今天是开了眼,“他们两家谁能赢?”

“赢?早着呢!”中年警察泛着油光的脸掠过一丝兴奋,“开场锣才敲响,好戏在后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