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三章 建制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三章 建制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兄弟在友谊赛中击败了军区赫赫有名的精锐部队,消息传到警局即刻引起了轰动,一线各部门的头头纷纷到局长那里打探这支神秘特警的消息,变着花样要人,局长被搅的不胜其烦。尤其那位特警大队长,理直气壮的要求曹森兄弟归建,南泉市的特警都归他管,大队长的要求合情合理。

军区方面也递过消息来,如果肯出让曹森兄弟,那么军区全力配合警局的工作,并承诺今后每年替警局免费举办培训班,以弥补警方的损失。

为此几个局长开会研究,会还没开完,市里来了命令,不要干涉曹森等人的任何行动,而且要无条件配合曹森的各种要求。

负责特警工作的那位副局长,正在为如何解释突然从地底下冒出的精锐特警而苦恼,市里的命令给他解了围。

而南泉市的市府里也因此事热闹非凡,市长责问负责安全工作的副市长,为什么秘密训练一支特警队,经费从哪里挪用的?副市长只知道这是马爷委托他办的,具体情形他也不清楚,但他知道马爷手眼通天,肯定能解决市长的质询。

果然,从省里某个大人物那里来了命令,让南泉市不得过问曹森等人的行动,而且要全力配合。于是市里又给警局下达了指令,这样曹森兄弟的身份不仅合法化,而且没有人能干涉他们。

省里发话了,军区也不好再抢人,只是通过关系,把XM8要去两杆做研究。曹森自然不会白给,要求军区的直属枪械所,把他们所有的XM8外观稍稍变动了一下,免得引起国外某些人的注意。其后,曹森和腾飞又去找了趟马爷,安排了一些事情。

曹森复出后所作所为,让一众兄弟看着眼花缭乱,一时不明所以然。这天晚上饭后,曹森把兄弟们聚在一起。

“我躺床上让兄弟们受累的时候,我的脑子没闲着,制订了一个又一个的计划,反复推敲,最终确定了一个最合理的,就是我们现在做的。”

“咱们为什么去和军区的人较量?一个是看看咱们兄弟玩枪到底玩到什么水平;另一个就是扬名,让将来可能对我们行动有干涉的人认识一下我们,并且把我们的身份彻底合法化。马爷这个棋子,就是我提前安排好的,他要做的,就是替我们抹平官面上的人。嘿嘿,从此以后,南泉市就任咱们折腾了。”

“森哥,要是咱们输给军区的人怎么办?”丁海涛问。

“咱们不是没输吗?再说,天底下有几个像咱们兄弟这么训练的?从小学就喜欢,从初中开始练,一直坚持到现在,要是再没有点水平,哼!”曹森哼了一声,“路已经给兄弟们铺好了,是不是继续沿这条路走下去,大家自己选择,想干点别的,给我或者腾飞说都行,一准让你的起点比别人的高。”

兄弟们用乱七八糟的杂物砸了曹森一顿,惩罚他胡说八道。

曹森把自己清理干净,继续说道:“既然已经公开化了,政府的资源咱们不利用一下就太可惜,而且必要的时候,咱们也要接受政府给我们的任务,大面上总要过的去吧。”

“所以,我给市局要了几个人,在市局成立了一个独立办公室,协调咱们和市里的关系。以后大家没事的时候去逛逛,别连自己办公的地方门朝哪里开都不知道。”

兄弟们笑了起来。

“独立办公室的负责人就是那天和我们一同到军区的周鲁平,此人是办案高手,对付阴谋诡计有一套,以后碰上了大家对他客气点。”

腾飞道:“树大招风,咱们有点子名气了,就会有更多的麻烦事,要招揽更多的人做我们的帮手,这个周鲁平是第一个……”

“等等,”郭敬打断腾飞的话,“你和曹森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?”

曹森和腾飞没明白郭敬的意思。

“你有重要的事情要说?”曹森问。

“没有,”郭敬回答,“要是你们也没有,我出去转转。你和腾飞说的发展什么的,我没兴趣听。”

“对,耍阴谋玩诡计,你和腾飞足够了,我们很纯洁的。”司马德站起来,作出要走的样子。

“等等,”曹森原本要把发展计划等事情都要给兄弟们交待清楚,看到大家都信任自己也就不想再啰嗦。

“梅芳遇到的事情很诡异,在没搞清楚原委之前,都要小心,不是说星海没了,就没人打我们的主意。”曹森严肃的说。

“知道了。”司马德点点头,“现在梅芳也是名人了,连我家老头子都向我打听她的来历,还问木木怎么样了。”

由一支精锐特警队保护的人,不可能不引起有心人的关注,尤其是那些手里有权力的人。曹森稍感意外,但转念一想也是情理之中。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,再有人想对梅芳下手,就会有了顾忌。

“从明天开始,我们全面接手梅芳的安保工作,让三大门的人来保护她,不出梅苑我还放心,但不能让她总闷在家里不出门。”曹森下达了指令,“涛涛,你的A组今晚就接手吧。”

丁海涛答应了一声。

“从明天开始,一切事情由腾飞指挥,”曹森接着说道。

“你去哪里?”腾飞愕然看着曹森。

“嘿,我感觉有人在背地里算计我,所以我要消失,也躲到阴暗角落里去,把隐藏的人揪出来。”曹森脸上阴森森的。

“嗯,我也感觉一些事情过于巧合。”腾飞说,“但你也不必躲起来,要是有只老鼠咬了你又逃到阴沟里,难道你也钻阴沟里去抓它?”

“等等,你们在说什么?”郭敬没听明白,“什么算计?什么巧合?”

“其实很简单,你们从头到尾把事情串起来想想,就能发现问题。”曹森说出了心中的猜测。

“从我们第一次进教学楼遇鬼开始,就有一个来历不明的高跟鞋声,我们以为是女鬼静哲,而她没有什么危害,这事情就应该结束了,可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厉鬼,他出现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。还有咱们和朱建军之间的麻烦,也是有人暗中算计。”

腾飞接着说下去,“后来森哥变成幼儿,又出现了三大门的人,我们原本要彻底调查的计划被打断。而且,按照老树皮和三大门所说,星海能吸引很多生物起窥测之心,可实际上,我们遇到的袭击屈指可数,这也显得过于平静。”

曲江言语不多,但涉及兄弟们的安全,他开口了,“我……认为,月儿受到阴灵的骚扰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故意把我们吸引到东大,也许和那个什么阵有关,我说不清楚,反正有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。”

曹森又说:“没错,疑点有很多,我却找不到一点眉目,关键的是,如果这是个阴谋,我想不到实施阴谋的人在中间能获得什么利益,总不会有人闲着没事拿我们兄弟开心。所以,我想消失一段时间,在暗中观察,发现这里面的秘密。”

丁海涛摇着头,“馊主意,你这纯粹是馊主意,引蛇出洞你听说过没有?想打蛇最好的办法不是钻到蛇洞里,是把它引诱出来,比如找条漂亮的美女蛇,勾引洞里的公蛇,嘿嘿,趁它……”

“说正事啊,说正事,别说着说着就下道。”司马德插话,“不过涛涛的话没错,没必要人家玩阴的,咱们就跟着玩阴的,咱们兄弟纵横天下怕过谁?”

丁海涛做了个呕吐的动作,嘲笑司马德自吹自擂。

“咱们就要明刀对暗枪,”司马德牛气哄哄,“泰山压顶,迅雷不及掩耳,嘁哩喀喳把敌人搞定!你要是真的想玩阴的,曹森,你该在变回成人后就进行,现在不是最好时机。”

“嘿,曹森他不亲自出马训练那三组的异能者,谁能把他们训练成现在这样子?”郭敬替曹森辩解。

曹森想想兄弟们说的也对,“那好吧,我们以不变应万变,静观其变,看看后面还有什么事情发生。不过大家以后千万小心,绝对不能大意。如果我们真陷到某个阴谋中,这个阴谋肯定不小,咱们兄弟可别阴沟里翻船。”

其后,众兄弟一一发表自己的看法,连同对三大门的关系处理、加强对马爷的控制都制定了相应的方案,在很多可能遇到的问题上确定了行动基调,基本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:外松内紧。

“这个……明天可能有警局的人来给我们授衔,你们谁想参加?”腾飞问。

所有兄弟对这些并不感兴趣,不就是换身衣服肩膀上多几颗花吗,还要弄套虚文出来,再去听政客的废话,没兴趣,都说没兴趣。

曹森叹口气,“那我和腾飞代表了吧,反正我们地位特殊,警局方面也不会硬要求什么。”

然而第二天的授衔仪式出乎意料的隆重,不仅警局和市里来人并带来一些警用车辆和不少设备物资,而且省里也派了重量级长官陪同一个超重量级人物驾临,这样一来所有兄弟只好全部到场,足足听了三个多小时的训话。然后曹森和腾飞被带走,直到晚饭时分才回来。

兄弟们问发生了什么事,曹森和腾飞苦笑着不回答,被追问的狠了,曹森愁眉苦脸的说了一句:孙悟空戴上紧箍咒了!

众人知道肯定接受了不好明言的秘密任务,而且受到了某些约束,虽然年轻人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活,但生在这个国家,长在这个国家,一切的一切都由国家来保障,为国家尽些责任也是应该的。

只是,许多兄弟都从这件事上感觉到曹森的变化,一种很微妙但完全可以感觉到的变化。在没有经历幼儿变化前的曹森,根本不会用现在的心态和现在的用词来对待政府上层的约束,以前的曹森绝对不会说“孙悟空戴上紧箍咒”,而是会这样:先冷笑一声,再硬梆梆的来一句,我曹森天地不服管,谁也别想骑在我头上!

这变化显示了曹森性格中掺进了些新的东西,让兄弟们感受到曹森更加的成熟和稳重。兄弟们都挺好奇,变化是来自梅芳“妈妈”的影响呢,还是曹森自己悟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