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二章 针尖麦芒(下)
章节列表
第二十二章 针尖麦芒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牛爷的指挥官手一点,一名手下迎着郭敬前进的方向埋伏好。

不想郭敬突然改向,冲着纠缠姜波的那名攻击手扑了过去,一连串漂亮的蛇形机动后,他接近了那名攻击手,在被橡皮子弹击中的同时,他手里攥着的手雷也扔到攻击手脚下。手雷当然是假的不会爆炸,但对方等同于阵亡。

姜波解脱出来,先一枪敲在一位牛爷的P股上,然后和对方的狙击手较量起来。

双方又回到起点,在训练场中打的热火朝天,直到弹药耗尽,双方还能站立的人数竟然相等!

老教官跨列站在观战台上不发一言,他要看看曹森等兄弟拳脚的功夫。

既然裁判没有宣布战斗结束,那么两边的弟兄也乐意进行到底,战术枪法比较过了,现在看看谁的拳头硬。

曹森第一个把身上的护具扔到一边,对着牛爷的指挥官拍拍手,来吧!

护具很快就扔了一地,牛爷们和曹森兄弟混战在一起。都是经历了严格训练的人,动作干净利落充满了力度,外行看着是好看,内行看了是赏心悦目外加惊心动魄。

几个观战的警官是懂行的,他们看着场中人的拳脚越看嘴巴张得越大,老天,警局中哪里冒出这么支特警来?没有五六年的严酷训练绝对达不到这样的程度,而且他们的功夫明明是军方的路数,干脆洗练简洁有效,几名警官揣测要是自己上场,不出三秒钟就会被击倒。

老教官很得意,自己秘密训练的弟子已经长大了,他们能和职业特种兵打个不分上下,已经是不得了的成就,而且并没有发生他当年担心的事情,怕这些年轻人成人后危害社会,而是成为了维护社会的警察,这让老教官非常欣慰,多年的担心终于落地,他越看越喜欢,越喜欢就越想把这些小伙子留在军营。

然而,让老教官意外的是,他的判断错了,双方并不是旗鼓相当。

曹森兄弟和牛爷们相比,有两项优势,一是打架经验多,二是配合更默契。牛爷们在一起才有几年?曹森兄弟们那是打小一起长大的,同样的爱好让这些兄弟在战场上几乎到了心意相通的程度。

曹森和牛爷的指挥官打了个平手,各种招数都用尽了,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比较体力。

丁海涛引着一个牛爷连打带窜的靠向这边,曹森一看涛涛的架势就知道他要来下阴手,而且肯定要攻指挥官的下三路,他就留了心。当丁海涛引着自己的对手错身而过的时候,他突然矮身侧踹,一脚踹在指挥官的小腿上。

曹森借势双膀发力猛的向外一推,牛爷的指挥官被上下夹击再也站立不住,仰身便倒,正好阻挡住进攻丁海涛的牛爷。

曹森和丁海涛兄弟两个联手出击,曹森的膝盖停在指挥官的咽喉处,如果他的膝盖跪实了,指挥官的整个脖子就会断掉;而丁海涛趁对手被干扰的瞬间,倒身上踹,脚停在了对手的小腹处,如果踹实了后果不言而喻。

两个牛爷不甘心,又不能无赖,只好退出战场。

结下来的打斗没有任何悬念,腾出手的曹森和丁海涛无需再动手,只要往某个打斗的牛爷身边一站,那位牛爷就罢手退出。这是牛爷们对曹森兄弟实力的肯定,如果换作其他人,别说两个,就是再来五六个,牛爷也不会放在眼里。

两场比赛,曹森兄弟全胜,牛爷们不好意思缠着再进行第三场比赛,输了就是输了,没什么借口好找,也不必死缠烂打。而且所有人都明白,这毕竟是演习,如果是真刀实弹,结果可能完全相反。

真正的军人最敬重能打的汉子,不管是不是吃饭的点,强拉着曹森兄弟来到食堂,搬了几箱高度白酒,开怀畅饮。

席间,曹森小声对司马德问:“老教官怎么还是两毛二?”

司马德反问:“你想让他值几个钱?”

“靠,怎么也弄个两毛三吧?”曹森说。

司马德干了杯酒,“老大,你以为在菜市场买菜呢?老教官中校衔来的多不容易?兄弟在中间没少下力气,这军营,”司马德伸直了胳膊划了个大圈,“他妈的比社会还复杂,你说让他晋升就晋升?”

“一个月,一个月后我要看到老教官肩膀上多颗星星!”曹森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。

“他归朱建军老爹管,你去摆平,我没那本事。”

“你没什么本事?”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司马德背后说。

曹森和司马德回头一看,先被几颗耀眼的将星打了眼,他们身后站着俩位少将,其中一位曹森认识,正是曾经抱过他的司马德的父亲,司马将军。

兄弟两个连忙起来敬礼,再看四周,已经是一片木桩子,感情刚才除了他们两个窃窃私语,其他人早就立正敬礼了。

司马将军紧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儿子,“做军人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你这警察也一样!我们进来,你一点反应都没有,要是犯罪分子,你有几颗脑袋让人家砍?”

司马德不敢还嘴,心里嘀咕,这不军营嘛,一食堂的特种兵和特警,什么罪犯敢来这里?

将军训斥完儿子,对曹森却换上了笑脸,“曹森,很久没来看我了吧?你父母都好?”

曹森忙笑着说:“谢谢司马伯父,我爸妈都好。”

“行了,我不是主角,老朱才是正角,我说多了要挨骂的。”将军说着后退一步,把一个消瘦又严峻的职业军人让到前方。

曹森打量眼前的少将,面目和朱建军有六成相似,脸上棱角分明,几乎所有的线条都是直线,让这位年过五旬的将军,看上去像钢铁铸就。尤其他那双眼睛,极黑极亮,目光中有种逼人的气势,如刀似枪,被他目光扫过的人,脊背上会起疙瘩,心中会有寒风刮过。

自从这位将军出现在食堂,刚才那些豪气冲天的特种兵,站的比电线杆还要直,呼吸比麻雀还要轻柔。

偏偏曹森也是极有气势的人,少将身上的军旅杀伐之气,让曹森斗志昂扬,他豪不回避将军的审视,四道目光在空中碰撞,僵持住,凝固住。

将军只是拿自己的气势试探一下曹森,看看能打败自己精锐部下的特警到底有多少斤两,哪里会和年轻人真的比拼眼神。对视了片刻他说话了,“不错,是当兵的材料。来我这里干,给你少校衔!”

曹森啪的敬礼,“将军,我是特警,我喜欢。”

“很好,我也喜欢。”将军说着,目光在所有兄弟脸上一一扫过。

郭敬等兄弟挺起胸膛,迎接将军目光的检阅。

将军点点头,当兵能打仗的他见的多了,但在他目光下能不紧张脸不变色的,没有几个,而眼前一下就出现了十几个,将军真有点动心了。

“张友福!”将军轻声喝令。

“到!”特种分队的指挥官扯着嗓子喊。

“替我招待好兄弟部队,喝不好,明天你去站岗!”

“是!”

寂静的食堂里回荡着张友福打雷一样的声音。

两位将军没有多余的话,转身出了食堂。直到看不见将军的身影,那些特种兵才敢松弛下身体落座。

“有蛋!”张友福拎着两瓶酒走到曹森跟前,砰的把其中一瓶墩在他面前,“敢和朱阎王对着瞪眼珠子的,哥哥就见过你一个,真他娘的有蛋!哥哥这次是真服了,来,走一瓶!”

曹森眼睛发直,一瓶白酒走一个?靠!走一个就走一个,战场上不怕你酒桌上会怕了?十几年的自我辛苦锤炼,今天得到职业军人的认可和尊重,曹森心中痛快,没有多考虑咬掉瓶盖和张友福“当”的砰响,仰脖子往嘴里灌,辛辣的白酒咕咚咕咚流进嗓子眼,曹森喝起来却像琼浆玉液。

灌到一半的时候,曹森感觉不太对,斜眼一看张友福,这个五大三粗的贼大兵举着酒瓶只往里吹气不往嘴里倒酒,靠!被骗了!

张友福哈哈大笑,“兵不厌诈,可说的不是酒桌!兄弟,你看大哥的!”

他高高举起酒瓶,白酒如长虹贯日直落喉咙,一口气把白酒全部干到肚子里。

Ps:祝天南海北的朋友们双节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