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二章 针尖麦芒(上)
章节列表
第二十二章 针尖麦芒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当双方人马一照面后,军区的队员眼都直了,人家手里端着的是什么?XM8!老天啊,他们从哪里搞到的?为什么特警列装了我们特种部队连摸都没摸过?真他娘的浪费!

给曹森他们带队的是警局一位闲置的老刑警——周鲁平,两杠两颗花,有名的刑侦高手,却因为上级的嫉妒被搁置起来,这次被派来当领队,也算是个闲差。

军区派出的接待人员,就是那位老教官,两毛二。

都是职业玩枪的,做事干净利落,简单宣布规则,交流比赛就要开始。先给特警两个小时的时间熟悉场地,之后老教官在训练区中心位置插上一杆红旗,谁夺旗,谁就是赢家。

但曹森压根就没想那杆红旗的事,他给队员的命令很明确,以杀伤对方人员为目标。

特战部队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:姓牛,名爷。他们同样没把红旗看眼里,和特警交流比赛,夺一杆红旗有意义吗?不把对方全歼灭,传出去怎么做人?

临战前,曹森和对方的分队长握手表示友好,两只手握在一起的力量,估计中间就是有枚核桃也捏碎了。

之后双方各占据训练营东西两端,等待开始的命令。

军区的牛爷显然把手持XM8的特警当成了某个老牌对手的军队,等比赛正式开始的信号枪打响后,牛爷们马上进入作战状态,完全是一幅进攻的架势,先是急行军,越过红旗代表的中线后,主力展开战斗前进队形,两个三人小组分两翼从侧面迂回包抄。中心的红旗他们连看都没看一眼。

居高临下观战的老教官笑了笑,两边都算是自己的弟子,谁赢他都高兴。但他知道曹森等人有个普通军人无法相比的优势,那就是狂热,天生对特战的狂热。特种部队的成员选拔、训练无疑是严格甚至是残酷,但他们开始的时间晚,最早18岁吧?通常都是要在20岁以后。

可曹森他们从初中就开始像神经病一样进行自我虐待式的训练,老教官清楚的记得,第一次接触这帮孩子的时候,这些小家伙一走起猫步来,险些把他的下巴惊的脱臼,那绝非朝夕之功,他甚至怀疑这些少年是从少年军营中出来的尖子,个顶个的是特战苗子。原本被司马德纠缠的不耐烦地老教官,见才心喜,丢掉应付的想法,尽心对他们进行了秘密指导。

嘿,可惜这些孩子了,没穿军装,不过总算当上了警察,也不枉自己的一番心血!老教官感慨万千。

老刑警周鲁平对玩刀动枪没什么兴趣,找个地方一趴打起了呼噜。

还有几名观摩的军官和警官,分成两帮,军官们是嘻嘻哈哈的等着看热闹,警官们从没见过这么一群特警,但身上相同的警徽让他们祈祷,不要输的太惨。

眨眼的功夫,两只队伍越来越近,从观战处的高塔上看下去,牛爷们正一步步迈入曹森精心布置的伏击圈。

曹森没有分散兵力,集中起来布置了口袋,但也没有忽略对侧翼的保护,郭敬和腾飞分别带两人驻守侧翼,其他人静等着对方上钩。

牛爷战略上蔑视敌人,战术上没有放松,对手毕竟是特警,不是乌合之众,小分队搜索进攻的所有手段他们都用了,硬是没有发现曹森的伏击圈,不是说曹森的指挥有多高明,而是曹森太熟悉特战战术了,一切的布置就是针对对方的行动特点来的。眼看对方有半数人马进入了口袋,队员们很沉稳的一动不动,枪口稳的像固定在大地上。

观摩的军官们抽了口冷气,这支特警从哪里冒出来的?这架势……这份沉稳怎么看着这么眼熟?他们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意识到这次比赛难说结果。

人算不如天算,一枚石子从天而降掉落在曹森布置的伏击阵地上,啪嗒!

老教官脸上不动声色,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慢慢缩回,而他手边的水泥台子上,缺了一小块。

牛爷们马上做出了反应,队形哗的隐蔽起来,眨眼的功夫训练场中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。他们的队伍,也就有一半脱身于伏击圈以外。

被惊动后,以牛爷们的眼光,很快就能发现伏击圈,曹森当机立断,打!

训练场的枪声骤起,橡皮子弹横飞,即便有了老教官的提醒,即便牛爷们反应迅速还击果断,但曹森布置的伏击圈是那么好对付的?几乎大半牛爷都在队员们的火力覆盖下,两侧迂回的小组又有腾飞和郭敬等着,战斗在几分钟后就结束,同样都是十九人参战,伤亡比例是1比12。牛爷们大败!

这个结果让观战的军官们脸上像经历了暴风雨,警官们脸上像百花齐放的花园。不动声色的只有两位,一个是老教官,一个是呼呼大睡的老刑警周鲁平。

老教官当场宣布,再赛!

牛爷们差点给老教官跪下,如果就这样结束了,他们真没脸继续穿军装。

第二场比赛形式改动了一下,既然双方都想歼灭对方,也就甭插个小旗当摆设,直接改成搜索遭遇战,你们爱怎么打怎么打,战到最后哪方站着的人多,就是胜利。同时明确规定,谁让对方队员受伤,谁就是失败者。

表面上看这规定降低了对抗的激烈性,其实老教官心中有数,都是他的弟子,个个都是敢掏心挖肺的硬茬,谁也不会利用规则取巧,这规定只是在提醒双方,别真打出人命来,手上不要太黑了。

牛爷们动了真格的,适用的城市作战战术全部用了出来,不急不躁的耐心和特警周旋。

曹森更不着急,上局是他们赢了,想扳平的是对方,心急求战是兵家大忌,犯不着冒险进攻。

十几分钟后,训练场中没有一声枪响。观战的几名警官有些沉不住气,但看到军官们不动如山,他们只好也装作不动声色的样子。

战斗是从一处平房开始的。

郭敬带着两个队员,在一间平房中建立了一个临时阵地,牛爷们发现了他们,用出围点打援的招数。

曹森当然不会上当,指挥着队员反包围牛爷。

狙击手曲江对郭敬提供火力支援,牛爷的狙击手马上进行反击,两个狙击手对上眼,两个人的弹着点让观战的警官们直冒冷汗。

另一个狙击手姜波被牛爷的攻击手缠住,两个人枪来枪往打的热闹。曹森这边等于失去了火力支援,牛爷剩余的一个狙击手开始发威了,接连两枪击中两名队员,而且弹着点非常讲究,没直接打人,而是冲着队员的全封闭头盔开枪,橡皮子弹擦着头盔飞过。

两个队员知道对方留情,很自觉的退出战斗。

其他人之间就没这么多讲究了,橡皮子弹纷纷向对方的胸口和大腿招呼,牛爷们的素质不是吹出来的,慢慢占据了上风,其关键就是那杆狙击枪。

曹森瞄一眼战场,对郭敬做了个手势。郭敬猫下腰迂回向对方的狙击手包抄。

牛爷的指挥官手一点,一名手下迎着郭敬前进的方向埋伏好。

Ps:这周的精华已经全部用光,没办法,精华票太少,周一再补吧,抱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