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一章 战力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一章 战力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第二天一早,曹森带着梅芳和香香返回南泉市,他们没有回父母家,而是回到梅苑。

梅苑中,原本木木和梅芳居住的卧室已经被重新布置过,没留下木木生活过的任何痕迹。因为这所房间最安全,也最易受到保护,曹森还是让梅芳住了进去,他自己则要住在客厅。

一十八名兄弟,除了几个回家探亲的,都在梅苑,按照丁海涛的说法,现在大家都是公职人员,是南泉市最精锐的特警分队,必须坚守岗位。而他们的岗位,就在梅苑,他们的职责,是保护梅芳和木木公子,木木没了,那么就是保护梅芳。因为这些原因,当然不能离开梅苑。

至于三大门的人,也留了下来。杨馨出面安抚了原本要走的异能者,她的智慧和口才,让三位门长无法拒绝杨馨的挽留,何况他们原本也不想走,杨馨不过是搭了个漂亮的梯子,让门长们能舒服场面的走下来。

曹森和梅芳返回梅苑,三位门长非常高兴。

之所以高兴,是他们看清了眼下的局面。不说日常的供给和开销要依靠天林公司,那九坤降魔阵要想进入,曹森就是现成的钥匙,怎么才能使用这把钥匙?答案就是梅芳。曹森欠梅芳的太多了,三大门只要把梅芳为好了,就等于把曹森抓在手里,让他往西,他曹森绝对不会向东走。

而且,梅芳是连接三大门彼此之间、三大门和曹森兄弟之间新的连接点。木木没有了,失去了凝聚的核心,那么让梅芳成为新的核心是个不错的主意,一个神经不正常的女人和一个无知的幼儿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所以当得知梅芳遭受到来历不明的危险后,老道他们马上派出人手,加入保护梅芳的行列,特战A、B、C三个小队和异能者的甲乙丙三组成员再次组建,不同的是,领导者换成了曹森。

工欲利其事,先利其器。曹森没有着急去找暗藏敌人的晦气,而是对甲乙丙三组进行了短期速成训练。

训练方式很简单,打架。

曹森在晚上把三组队员拉出梅苑,来到南泉市治安最混乱的地段,强令异能者们去和地痞流氓打架,并严令不准使用异能。挑起战火很简单,曹森让几个兄弟出面挑衅,引起地痞流氓的怒火就撤退,把战场让给异能者。最初几天三个组的组员吃尽了苦头,被流氓们打的鼻青脸肿,他们纷纷向门长抗议。

三位门长出奇一致的支持曹森,要弟子们绝对服从曹森的领导。

于是弟子们只好天天晚上去打架,慢慢也打出经验打出了威风,尤其石门下的弟子,已经把数个街区的小混混打的望风而逃。

这时曹森又下了新的命令,抢劫。

曹森让三组成员,去抢劫小偷、黑社会分子,每天必须完成一次抢劫,否则第二天没有饭吃。异能者也是人,不吃饭肚子一样难受,他们只好去抢。

让坏人做好事难,让好人做坏事也不容易,异能者们面对无冤无仇的人,即便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,依然不好意思下手。因此,三十名异能者中绝大部分被曹森关了禁闭,饿的头晕眼花。曹森把他们放出来后接着去抢劫,再抢不来的接着饿,连水都不让喝。

如此反复多次后,这三个组的人快成了义务反扒大队,见了贼上去就摁倒,敢反抗的或动拳脚,或隐蔽的使用异能,全部放倒,很快就在南泉市黑道上创出了不小的名头。每当曹森带领组员们出现在某个街区,那里的治安就蔚然一新,就算成捆的钞票掉落地上也没人敢捡,边上有多少狼盯着呢。

速成训练进行了三个星期,当警方和黑社会要全面介入此事的时候,曹森把组员们拉回了梅苑。又进行了一个星期的特训,上午练骂人学习耍亡命,下午练习和特战队员配合作战,晚上又要经受特战队员偷袭的折磨。

如此折腾了四个星期,再看这三个组的异能者,精气神全变了样,多少已经有了些曹森的霸气和狠辣,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也直线上升,综合战力和原来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三大门长一直关注事情的发展,对曹森采取的训练方法抱有很强的好奇心,他们希望能学到曹森兄弟强悍战力的精髓,移植到门下弟子身上,可以试想一下,一支拥有异能的特战部队会有什么样的攻击力。

然而最终三位门长失望了,他们发现,曹森式的强悍,只有曹森才能拥有,也只有曹森才能带出同样强悍的手下,换作任何一个人,只能是照猫画虎不伦不类。

实际上,曹森对三组异能者的训练,最终得利的是三大门,曹森不过是使用者,而不可能把这些人真正拉到自己麾下,这点三位门长非常放心。因为,每个门派,对门下子弟都有一套隐秘而严厉的控制手段,背叛师门的下场每个弟子都知道有多悲惨。老道他们也就乐意让曹森多练练自己的弟子,参加实战更好,即便有损伤,能生存下来的也是精英,这对封闭多年的三大门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这四个星期,曹森自己也在训练自己,似乎是要把做幼儿的几个月弥补回来,他的训练几近乎疯狂,警方的训练基地经常看到曹森端着XM8,在反恐楼、杀人屋和模拟街区练习各式各样的战术。每次曹森离开后,负责卫生和修补工作的人员就要愁眉苦脸,曹森从来不用仿真枪,完全是真刀实战,就连使用榴弹发射器,也是真家伙,最出格的一次,也不知道他看杀人屋哪里不顺眼,找到基础承重墙,几发高爆榴弹摧毁了整座建筑。

曹森的爆发除了发泄做幼儿时的憋闷,还有一个原因,是他发现自己控制力的异能力没有随着身体恢复而恢复,也不能再看到能量,这两种能力随着星海的脱离也跟着消失,这让他非常失落。一个曾经拥有异能的人在失去异能后,那深深的失落感,普通人无法体会。

训练基地负责人向上面反应情况,马爷控制下的警局局长对曹森大开绿灯,一切全力配合。当曹森提出要和军区的特种部队进行友好交流的申请后,局长马上联系相关事宜。

南泉市军区的特种部队是关在铁笼里的猛兽,和平时期没有对手也是心里难受手脚发痒,地方上的特警不知好歹送上门来,正好用来发泄一下。警局和军方一拍即合,约定了“友好交流”事宜。

交流的地点在军方的训练营,交流科目是巷战和CQB(室内近距离作战),武器是各自常用装备,在曹森的强烈要求下,对抗使用一种新型的橡皮子弹,在CQB中使用这种子弹有相当危险性,即便是减药弹,即便这种弹头的设计师一再宣称除非击中眼部没有任何危险,但没有人认为它会绝对安全。不过既然曹森强烈要求了,军方也不会拒绝,都是在枪口下讨生活,是否具有胆量这种幼稚问题根本不存在,不过是多加些防护而已。

一直以来,军方的特种部队保持着对地方特警的战术优势,在单兵作战素质上也要高出一筹。原因很简单,两支部队的作战对象不同,特战部队面对的敌人同样是职业军人,想克敌制胜需要更加严酷严格的训练以及更优秀的战术;而特警的敌人大多是穷凶极恶的罪犯,无论罪犯如何凶恶,他们毕竟是业余选手,即便是职业罪犯也大多没有系统的军事训练。

特警在行动中,需要注意人质、群众的生命安全,这种特性会带到他们的训练中,也就限制了特警的实际攻击力。但对于特种部队来说,这观念要淡化些,毕竟在战争中不可避免的要出现平民伤亡,因此他们的火力向来是往最狠里发展。

因为这些差异,特种部队就像钢刀狂风扫落叶,特警像一根尖锐的钢针点穴。双方相遇,特警在先天上就弱一些。所以军区的特种部队并没有特别在意即将进行的“交流”。但是一名教官在得知了特警队员名单后,他苦笑起来。原因无它,这位桃李满天下的老牌教官知道曹森兄弟的另类,也扎扎实实的指导过他们,教官原本是不想教的,可谁让司马德盯上了他,此人能把整个军区搞得鸡飞狗跳,更别说搞定一个教官了。

因此老教官知道,曹森为首的特警,其实就是一支不折不扣的精锐特种部队,轻视这帮年轻人的结果会很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