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章 暗算(下)
章节列表
第二十章 暗算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直到老道征求她的意见,“云婆婆,你的意思呢?”

“我?我不知道,”云婆婆脑子里又闪现出曹森那无可抵抗的威势,“你们说,那曹森不是异能者,他怎么有那么大的气势?不怕你们笑话,当时我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。”

老道苦笑,他何尝不是一样?

石达摇摇头,“曹森的绝对力量肯定比不上我们,他可怕的,是他的骨子里的那种霸气,而且我猜,和大阵第三层的星海也有些关系,那里是曹森的天下。”

老道和云婆婆暗中松了口气,他们喜欢石达的推测,也愿意相信,毕竟谁也不想看到一个能压的自己不敢反抗的人物出现。

老道长叹口气,“我们和他们闹翻,这梅苑是住不下去了。”

云婆婆不屑的反驳,“修行之人,如何能在乎这身外之物?”

石达和老道没有说话,脸上也不动声色,但谁都看得出,他们不想离开。

曹森一直推行的腐败计划初有成效,三大门的人已经适应了梅苑的锦衣玉食,离开梅苑,他们中有很多人不舍。虽然以三大门的能力,去另一座城市完全可以开创远超过梅苑规模的基地,可是他们既不想像曹森兄弟那样去骗财物,也不想离开南泉市。如果在南泉市另找处新的容身之处,即便三大门能像现在这样合作,但必然会和曹森的势力有所牵涉,他们并不希望发生这种事。说心里话,三大门所有的人,对曹森及其兄弟表现出的强悍都有所顾忌。

几个月的相处,异能者们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,能力的高低并不能决定一切,异能更不是天下无敌。

一个弟子试探着说:“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与他们合作?”

三位门长没有答复,他们其实也在考虑这件事,但其中有个问题,曹森像耍猴子一样算计了所有人,门长们无法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一是关乎名声和自尊,二是他们也的确生气。

一名门外守卫的弟子进来禀报,说曹森来拜访。

三位门长听后反应不一。

石达暗中高兴。

老道皱起眉头。

云婆婆不安的换了个坐姿。

最终他们还是让曹森进来,门口腾飞和丁海涛一左一右站立。

曹森的面容有些憔悴,谁也不看自顾走到一张桌前,把手里的事物放在上面,是三大门的掌门信物。

“我来和你们做个了断。”曹森说道,“老道,你让你弟子乔装绑架木木,我也骗过你,咱们之间清了。”

“石达,我骗了你们,你们吸收了星海能量,咱们也清了。”

“云婆婆。”

云婆婆心里一震,竖起耳朵听曹森的下文。

“我曹森向来有仇必报,但是……”他顿了顿,想起了梅芳,“我没功夫和你啰嗦,看在梅芳面子上,这事情,就过去了,你的太虚宝珠我不知道去了哪里。”

云婆婆松了口气。看着眼前的曹森,她突然发现自己老了。

“梅苑你们继续住下去吧,能买下它,也有你们一份辛苦。九坤降魔阵关系重大,需要你们去查清楚原委,我们兄弟有责任供养你们,你们也不用客气。”

曹森说完转身就走。

三大门的人没有谁有机会说一句话。

回到自己房间,腾飞问曹森:“他们会不会离开?”

“随便吧,”曹森情绪一直不高,“这边的事情都压你身上了,我和梅芳回家去住。还有,兄弟们今后的去向,你也多操操心,有想离开的,让马爷通过关系安排一下,咱们不能一辈子都玩枪。”

郭敬不高兴了,怎么就不能一辈子玩枪?看看曹森的气色,郭敬没吱声。

一个小时后,曹森带着梅芳和香香,驾车离开了梅苑,众兄弟送出大门,直到看不到汽车的踪影,还是不想回去。

“嘿嘿,”司马德突然笑了出来。

众兄弟都奇怪的看着他。

“你们知道我媳妇想出个什么高招?”司马德笑眯眯的说,“让曹森和梅芳生个儿子!”

靠!腾飞心里骂了一句,这算什么高招?梅芳喜欢的是木木,曹森对梅芳是感激,两个人能生儿子吗?真要生了两个人的关系怎么处?结婚?腾飞摇摇头,他不能想象曹森和梅芳结婚后的情形。

丁海涛却喜欢,“嫂子就是高明。”

回到家,曹森把杨馨编造的理由告诉母亲,母亲非常同情梅芳,又喜欢梅芳美丽清秀的样子,一口答应安慰照顾她。

香香为了姐姐,嘴巴像抹了蜜,勤快的像小蜜蜂,乖巧的像羊羔,很得曹森母亲的喜爱。

于是姐妹两个就在曹森家安顿下来。

晚饭后,父亲把曹森叫入书房,“森森,你前段时间情绪怪异,是不是和梅芳有关系?”

曹森听得出父亲的潜台词,他实际在问,梅芳失去的孩子是不是他和梅芳生的。至于父亲说的情绪怪异,自然是老树皮扮演的曹森有让父亲感觉不正常的地方。

“爸,你儿子是那种不敢担当的人吗?”

父亲想了想,儿子打小就敢作敢当,在这件事情上不会撒谎。“让你妈多照顾她一下吧,年纪轻轻,实在可怜。”

曹森的母亲在给梅芳安排客房,梅芳怀里抱着张曹森儿时的照片,一边呆呆站立不发一言,香香手忙脚乱的给母亲帮倒忙,母亲笑着也不计较。

收拾好了,母亲让香香去找曹森玩,她拉着梅芳坐下,轻轻摸着梅芳的头慈祥的说:“天下所有的妈妈都和孩子心贴心,要是孩子不在了,妈妈肯定要伤心,是撕心裂肺的疼,阿姨能理解你的心情。但是,梅芳啊,你还年轻,要摆脱开这些。”

摆脱?梅芳看着母亲眼里有了敌意,你让我摆脱?让我忘记我的木木?

“傻丫头,摆脱不是忘记,摆脱是心情的解脱,而不是忘记自己的孩子,忘记那段母子之情。唉!都是做母亲的,丫头,真苦了你!阿姨这里就是你的家,想哭,就哭出来,哭出来就好了。”

梅芳看着母亲慈祥温和的脸,听着母亲充满感情的劝解,对木木的思念潮水般涌上心头,扑到母亲怀里放声大哭。

曹森听到哭声,稍稍松了口气,女人哭出来是正常的,不哭才可怕。

其后的一个星期,有了母亲的精心照顾和劝解,梅芳在曹森家里渐渐变得平静,失去木木而造成的心灵伤口一点一点的愈合。

于是曹森就带着梅芳和香香出去散心,到南泉市所属的一个县区旅游,当晚住在一间宾馆里。

梅芳因为有心病睡的并不沉,一阵轻微的声音惊动了她,那是指甲划过玻璃的摩擦声,还有若有若无的小孩哭声,她凝神细听,竟然是有个小孩在喊妈妈!

她翻身坐起来,循着声音接着月光往窗外一看,魂飞魄散,她的木木被关在窗户外边,小小的身子勉强扒住狭窄的窗台,眼看就要掉落下去,这可是四楼啊!

梅芳大喊一声:“木木!别动,妈妈就来!”

和梅芳同房的香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睡梦中醒过来揉着眼睛问:“姐,你又做梦了吧?”

梅芳不理会妹妹,扑到窗户边,手忙脚乱的要打开窗户,情急之下却拧不开窗户的开关,梅芳紧张的把嘴唇咬出血,努力控制自己让手稳定,打开窗户去抓外面的木木,木木却没有坚持到梅芳的手抓住他,翻身掉落下去。

梅芳一声惨呼:“木木!”跟着跳出窗口!

香香大惊失色,想去救姐姐却晚了。

千钧一发之际,曹森撞开房门冲了进来,飞身抓住梅芳的脚踝,腰臂发力,硬是把梅芳拽了回来。

梅芳对曹森连抓带咬,拼命挣扎着要往窗外跳。

曹森一记手刀砍在梅芳脖颈,抱起她轻轻放到床上,回身往窗外看。窗外的夜空黑沉沉,楼下的地面被路灯照的清楚,除了花坛草坪,什么都没有。

曹森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,梅芳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,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喊着木木的名字往窗外跳。她看到了什么?

问香香,香香惊魂未定,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等梅芳醒过来,还是要往窗外跳,曹森和香香用尽了手段才让她安静下来。

梅芳终于恢复了思维能力,看着面前的曹森**。

曹森慢慢问出梅芳经历的事情,特意问了窗帘的事情,梅芳说记不得了,只是醒过来就看到了那一幕。香香却肯定的说,睡觉前窗帘是拉上的。

哄着梅芳入睡后,曹森不敢离开,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脸色铁青,心中怒浪滔天,谁?是谁?

他摸着腰里的枪柄,恶狠狠地想,难道说我几个月没开杀戒,就以为我是病猫?

香香躺在姐姐身边,看着曹森宽阔挺拔的背影,他终于回来了,真好!要是姐姐能想通了,更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