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九章 暗算(上)
章节列表
第十九章 暗算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尽管和曹森有了疙瘩,但老道等人不忘记本分,在离开教学楼的时候,三大门的人纷纷出手,包括醒过来的云婆婆,但凡是会下禁忌、布置封印的,统统用到了教学楼的地下室里,他们担心星海融合到大阵第三层后出现什么意外。

临走时,老道叹了口气,星海融合到九坤降魔阵中,出了第三层后,他再也感知不到星海,就像星海不存在一样。肯定是大阵完全隔绝了星海的能量传递,甚至是吸收了星海的异能量,尽管知道星海蕴含的能量浩如烟海,但老道还是担心大阵把星海吸个精光。反过来讲,不吸收又怎样?进入不了第三层什么也做不了。到目前为止,掌握出入大阵方法的只有曹森一人,刚刚又和他闹翻了,老道怎么能不叹气?

当众人回到梅苑,留守的异能者很惊讶,他们感受不到星海的气息,也没看到木木,再加上所有人都沉着脸,梅芳更像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,就怀疑木木公子被抢走,想询问情况却不敢开口,三位门长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阴沉。

杨馨听到声音出来迎上众人,看一眼就没有吱声,跟随众人回到曹森的卧室。

曹森看着满屋的幼儿用品心中感概,走的时候自己在梅芳怀里,回来时又回到成人世界,在一刹那他心里有些动摇,自己究竟喜欢哪种生活?

杨馨听了老公的讲述,把所有人都撵出卧室,只留下了梅芳。

“妹妹,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杨馨拉着梅芳坐在床上,随手把木木的用具遮盖起来。

梅芳木然点头。

“事情早晚都会来,拖的越久,对你伤害越大。”杨馨温婉的说着,“妹妹,还记得那天我给你提的建议?”

梅芳依然点头,动作像机器人。

杨馨伸手在梅芳面前晃了晃,梅芳的眼神没有一点变化,如同凝固了一样。

杨馨叹口气,她说的话,梅芳其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看着梅芳呆滞的脸,杨馨心中难过,泪水慢慢流了下来,把梅芳揽到怀里喃喃的说:“你这是何苦呢?”

梅芳听到有声音,又木然点点头。

客厅里,兄弟们或坐或站,一十九个好兄弟,一个不缺。因为梅芳的关系,没有谁表露出兴奋或高兴,全都默然不语。

郭敬在壁橱里摸出一条烟,撕开分给众人,客厅里很快烟雾缭绕。

香香红着眼泡进来,一言不发,抓起烟点上,被曹森一把抓走,她再点,曹森叹口气没再管她。

“过去的几个月,”曹森打破了沉默,“客气话我不说了……”

“别废话,说梅芳怎么办?”腾飞打断曹森。

“我想带她出去散散心,天南海北,哪天她笑了,我哪天回来。”

曹森这话让香香落下眼泪。

“这边的事情,腾飞,你和兄弟们多担待些吧,三大门需要我们配合的,你们看着办。”

腾飞点点头。

“你们是不是分开好一些?”丁海涛低着头问道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曹森照实回答。

“不能分开。”杨馨从卧室走出来。

曹森担心梅芳一个人想不开,急忙向卧室里看了一眼,却看到梅芳木然的收拾那些小衣服和玩具。

“放心,她没事。”杨馨坐在老公身边,“你带着梅芳回家住两天,让她和你的父母接触一下,要让她看到成年曹森的家庭是什么样子,多让她和你的妈妈接触。”杨馨说道。

“这样不会更刺激她?”曹森问。

“不,她喜爱的是幼年曹森,不是现在的你,否则她不会是现在这样子。”杨馨说道,“你母亲从小把你带大,梅芳也希望能有这样的机会,而且你的妈妈和梅芳没有争夺幼儿曹森的可能,因为你的幼儿时代已经过去,所以她们不会有争执,反而会有共同语言,你的妈妈也许不能让她恢复到正常人状态,但能够进行沟通,能让梅芳说话,这对她很重要。”

“我们是不是该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?”司马德担心妻子出错主意,耽误了梅芳的病情。

“我姐从来不肯去看医生,要是硬逼着她去,我姐会把医生的精神控制,然后让医生诊断她一切正常。”香香沮丧的说。

兄弟几个听了都没辙,尤其是司马德和丁海涛,他们可是领教过梅芳那对眼睛的利害。

曹森左思右想,梅芳说的也有道理。只是以什么借口带梅芳回去?说自己的女友?不合适。实话实说,也不合适。

杨馨看出曹森心中的疑虑,“你就说有个好兄,他的儿子长的非常像你,因为意外父子过世,临走之前托付你照顾他妻子。梅芳在你家如果没有清醒,她会和阿姨念叨她的木木;如果清醒了,自然会帮你圆谎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杨馨不愧有女诸葛的美誉,处理事情清晰条理,几句话解决了曹森的大难题。

“三大门的事情怎么办?”腾飞问曹森。

梅芳目前的状态对曹森的影响颇大,拉拢势力、勾心斗角的事情曹森暂时失去了兴趣,“你们看着办吧,他们打星海的主意无可厚非,我欺骗、拉拢他们的弟子也有私心。老树皮!”曹森对门喊道。

门外站岗的老树皮应声进来,有两个兄弟自动出去顶替老树皮的位置。

“我和梅芳走后,你把幻境里的事情给大家讲讲。还有,以前有对不住的地方,你……多担待吧。”

曹森这话让老树皮吓了一跳,曹老大这是……?

腾飞了解曹森的心情和心理变化,原因都是梅芳,他说不上曹森这种变化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,但不管怎么样,曹森回来了,重新经历了幼儿时期和许多事情后,曹森的心智会更成熟,他的人也会更稳重,而且腾飞相信,他森哥骨子里那种霸气和果决不会因为这些而改变,曹森永远是曹森,天下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他。眼下曹森能主动向老树皮致歉,在腾飞看来是好事情,以前的曹森过于刚硬,过刚则易折。

客厅里又陷入了沉静,在座的诸人,说到底还是一群刚刚迈入社会的大孩子,相对于同龄人他们已经有超凡的能力和世故,但追究是群大孩子,面对眼前的事情,大多数兄弟不知道说什么好,如何劝慰曹森。

曹森站起来进入卧室,似乎在抽屉里翻拣了什么事物,回到客厅对兄弟们说,“我出去一下,你们帮我照看梅芳。”

腾飞和丁海涛互相看了一眼,默然跟上曹森,临出门的时候,腾飞拉过郭敬和司马德,“森哥要去找三大门的人,你们准备好了。”

司马德点点头,把一个窃听器塞到腾飞手里。

今后如何同三大门相处,抛开感情问题不谈,其实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,曹森想在离开梅苑前,把这件事情解决掉,他不想因为自己过去的恩怨,再给兄弟们添麻烦。

三大门的门长以及重要人物正聚在一起,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这些异能者心里有说不清的滋味。原本一条康庄大道摆在他们面前,一个幼儿拥有取之不尽的星海,三大门以他为旗号聚集一起,既没有被吞并夺权之忧,又可以团结力量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情,还发现了前辈先祖遗留下来的九坤降魔阵,在其中钻研学习阵法,也是一件极具诱惑力的事情。

但转眼间,这些东西都没了,幼儿成了一个强悍的男人,星海融合到九坤降魔阵中,三大门聚合在一起的基础轰然倒塌,这让所有的异能者怅然若失,因为他们已经发现,人生中不仅仅有异能,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他们去花时间。

三大门长默然良久,老道心中有自己的盘算,也许眼下这是个机会。

“我看不如这样,曹森的事情先放一边,先说咱们的事。”老道字斟句酌的说,“咱们天南海北的聚在一起不容易,就此分开,我达济心中不舍得,我们不如成立个新的组织,由我们三个轮流执掌……”

“老道,省省吧,”石达听出了老道的画外之音,轮流执掌只是个幌子,最终结果只能是一个门派独大,其余两个被吞并,石达很清楚自己的性格特点,大事情上他看的很明白,但小事稀里糊涂,按照老道的说法,时间长了肯定落入老道的算计,积少成多累小为巨,他石达不想冒险。

“没有了木木公子,我石门只有离开。”石达坚决地说。

“九坤降魔阵你石门不动心?别忘了,第三层的星海一样有充沛的异能量。”老道抛出诱饵。

石达反问,“只要能找到进入第三层的方法,任何人都能进去。我石门早晚能找到那通道,这和去留有什么关系?”

老道被噎住。

云婆婆的脖子上依然残留着曹森掐过的指印,神色间有些困顿。她不时回想起曹森身上惊心动魄的杀气和霸气,还有他几乎一步一字说出的话。

“幻境杀死了我身边的兄弟,杀死了梅芳,杀死了霍大哥、香香,杀死了我所有的兄弟朋友,不是有星海,今天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人!云婆婆,你给我要太虚宝珠?好,你先偿命,我还你太虚宝珠!”

云婆婆从来没对谁使用过这件强力的法器,因为星海的诱惑才祭出了这件宝物,曹森等人进入后发生了什么云婆婆不知道,她还不具备那法力,但从曹森的表现看,当时肯定发生了非常惨烈的事情,这让云婆婆心惊自责,如果因为星海而使自己双手染上鲜血,她不知道如何自处。因此石达和老道的讨论她没心思参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