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八章 对阵
章节列表
第十八章 对阵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,成年的曹森,扫一眼四周,见三大门的人都是失魂落魄的样子,便轻轻走到梅芳身边,小声说:“梅芳、腾飞,你们跟我来。”

腾飞和郭敬差点叫出声,是曹森!这是真正的曹森!他们的森哥回来了!

梅芳一双秋水剪瞳用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曹森,绝望、失落、伤心、震惊、哀怨还有浓浓的爱意,让曹森不敢和她对视,低下头嗫嚅着说:“梅……芳……”

“不……!”梅芳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,“不……哈哈……不……假的,你是假的,对不对?你是老树皮,对不对?我怀里的人才是真正的曹森!哈哈……老树皮,你骗不了我,我的宝宝才是曹森,你是假的!”

梅芳的笑让曹森的脸色同样变得惨白,他非常清楚面前这年轻女子在他身上寄托了多少感情,那是她生命的全部,她全部的精神,她的身心已经和年幼的小曹森完全融合,没有了木木,梅芳不知道会伤心到何种程度,这伤心还不是单纯失去孩子的伤心,因为她的孩子回到了成年,她可以看到,摸到,但就是得不到她想要的,这已经是折磨。

曹森默然无语,在变回成人最初那一刻,他心中不是盼望已久的喜悦,而是对梅芳的担心和歉疚,尽管他们不是真正的母子,但其感情之深,并不亚于这世间任何一对真正的母子。

被闪电击晕后醒来,除了恢复本相的老树皮,所有人还都在昏迷中,所以,他强令老树皮变成幼儿曹森的样子,希望能缓和梅芳失去木木的伤心,同时也希望能继续骗过三大门的人。尽管星海融合到大阵第三层,但这里的异能量依然比任何一个地方充沛,而进入的方法只有曹森一个人掌握,他想借用老树皮变化的木木,进一步控制三大门的人。

没想到,梅芳不仅不接受,而且发生了曹森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:在失去孩子的打击下,把真相喊了出来。

梅芳举起怀中的假木木,“宝宝,告诉妈妈,你就是曹森,对吗?乖,快告诉妈妈!哈哈……宝宝乖……不要逗妈妈玩……呜呜……宝宝你说话啊……呜呜……”

梅芳又哭又笑,郭敬等兄弟都猜到了事情的大体过程,曹森恢复成人身体带来的喜悦荡然无存,全部垂下头黯然无语。

老树皮实在受不了梅芳的眼神,挣扎着变回自己的本相躲到一边。作为一个树妖,经历了千年岁月,却从来没看到过梅芳这样伤心欲绝的眼神,这眼神让老树皮无法保持自己的幻形,他的心,经历着从未有过的震动,原来人类的感情如此的真挚!

香香抱住姐姐放声大哭,聪明的女孩怎么会想不透其中的关窍,“姐,好姐姐,别这样,你还有妹妹,还有我香香,姐姐……我……呜呜……”

金大锤心中充满了苦涩,苦命的梅芳啊,早晚有这一天,早晚有这一天啊!

三大门的人脸色原本就不好看,此时更像严冬腊月,阴沉的目光在曹森众人身上来回的扫视。

曹森哪里有心情去管三大门的人,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如何减轻梅芳哀痛。

“哈哈……”梅芳仰望蓝天白云厉声大笑,“我是自作孽,我是自作孽!老天爷,我求求你,别再折磨我!”

哄!一声沉闷的雷鸣,原本晴朗的天空阴云密布,漫天的大雨倾盆而下,初生的天地因为梅芳的悲痛,迎来了第一场雨。

老道的脸比天空还阴沉,手里的拂尘即使在暴雨中依然闪亮,他盯住曹森,缓缓的说:“曹先生,你应该给我个解释!”

曹森对梅芳的痛惜在心中如滔天巨浪,正没有发泄的途径,老道却自己送上门来。

“解释?”曹森的声音比老道还要缓慢低沉,比雷鸣更沉重,“我就是木木,木木就是我曹森!你们三大门对我宣誓效忠,我给你们什么解释?我给你们的只有命令!”

曹森每说一个字,就向前迈进一步,话说完,他已经站在老道面前,眼中孕育的风暴让老道不寒而栗。

达济老道身负异能纵横多年,却从没有见过这样一双令人生畏的眼睛,也从没有感受过曹森身上那可以撼动山岳的气势与霸气!

老树皮在暴雨中打了个哆嗦,收起对梅芳的同情,心中惴惴,曹老大要发威了,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比较好。

云婆婆同样阴沉着脸,曹森的怒气也没有针对她而发,云婆婆不像老道那样被压迫的说不出话,“姓曹的,还我太虚宝珠!给我苏幕门一个公道!”

太虚宝珠?曹森回想起在幻境中,梅芳用自己娇柔的身体阻挡木偶人的铁拳,被木偶人穿透胸膛时那滴晶莹的泪水,他慢慢把目光投向云婆婆,“太虚宝珠是你的?很好!”

在和曹森目光相撞的瞬间,云婆婆感到了她的视野开始结冰,从天而降的不再是雨水,而是点点冰晶汇聚成的冰柱,散发着森森寒气,寒气侵入五脏六腑,把她冻成冰块,气息几乎断绝。

云婆婆变色失声:“我……我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你制造幻境,抢夺星海,”曹森不再理会僵立的老道,一步步走向云婆婆,“幻境杀死了我身边的兄弟,杀死了梅芳,杀死了霍大哥、香香,杀死了我所有的兄弟朋友,不是有星海,今天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人!云婆婆,你给我要太虚宝珠?好,你先偿命,我还你太虚宝珠!”

曹森出手如电,单掌紧扣云婆婆的咽喉,五指发力,云婆婆呼吸停顿一张脸皮涨成青紫。曹森不解恨,并不想就此击毙她,单手提起云婆婆,挥手扔向天空。而她的门人,都被曹森震慑住,竟没有一个人敢出手攻击曹森,也不敢去救自己门长。

石达紧赶几步接住落下的云婆婆,“曹森,我石门虽然被你骗,但也没吃亏,”石达运起泰山神力,顶住曹森目光的压力直视那骇人的目光,“云婆婆的太虚宝珠,遇强则强,你们过于强悍才引起宝珠的全面进攻,她实则没有伤你朋友性命的打算。我看,咱们两方就不再计较这些事情,过去的就过去了,以后的事情出了大阵再说。”

腾飞也不想和三大门的人翻脸,相处时日久了,他更加了解这些异能者的能力,真动起手来,自己这边吃亏是肯定的。他上前几步,“你能代表他们两门说话?”

石达看一眼四周,包括老道在内的人没有反驳他的意思,云婆婆已经晕过去,“我能!”

“好,就这样定了,过去的一笔勾销,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!”腾飞走到曹森身边,把他拉回自己兄弟当中。

曹森看到表情呆滞的梅芳,长叹口气,身上那股气势也泄了,甚至有些萎顿,无心再和三大门计较,他无力的说:“都聚到我身边来,我们出去。”

众人会集曹森身边,曹森仰首冲天,视线穿透雨幕找到一片如胶状的云朵,用意念控制它上翻,云变幻成圈形,眨眼间众人回到第二层,如法炮制,又回到第一层。

一名异能者小声惊呼,“看,山河图!”

大家循声看去,山河图中的世界竟然也在下雨,雨水落入山峰汇成涓涓细流,再流入长江大河中,江河奔涌咆哮,另有一番声势。

回到现实世界,曹森的视觉稍有不适,他已经习惯了幼儿的高度,再度用成人的视角看世界,一切竟有些陌生,就连对身体的控制也颇不习惯。在心理上,他也需要尽快调整,做了几个月的幼儿,万事几乎不用操心,过的是真正的饭来张嘴衣来伸手的生活,而成年的曹森,肩上的担子沉重了许多。有太多要他操心的事情。

首先就是梅芳,如何让梅芳开心起来,是曹森首先要做的。其次是回家看看父母,曹森非常想念他们。接下来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在做幼儿时就已经策划好了。还有一堆问题要解决,东大诡异的高跟鞋声,九坤降魔阵里的星海和大阵的作用、安全,天林公司的走向,以及朱建军的动向等等,一时间各种要做的事情纷至沓来,让曹森很怀念做幼儿的日子,那时多幸福,啥都不用自己操心,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