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五章 阴谋
章节列表
第十五章 阴谋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东大的办公大楼和教学楼相对而立,办公楼一间漆黑的办公室里,朱建军和胡老站立窗前,看着曹森等人前呼后拥的进入教学楼。

“胡老,那个幼儿真的是曹森?”朱建军用夜视仪观察着梅芳怀里的小家伙问。

“错不了,此子体内的星海就是他的身份证,就是变成女人,我一样能认出他来。”

“我就不懂了,他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朱建军百思不得其解,的确有很多人都希望回到儿时的生活,并且能保留完整的成人思维,那绝对是一件美妙的事情,这种机遇对不少人来说做梦难求,但朱建军知道曹森绝对不是这样的人。

为什么?因为他不知死活!胡老心中说道,敢和我身体接触,还拿枪威胁我,嘿,变回幼儿已经是他命大。

“建军,你知道那些异能者为什么怕我?”胡老肥胖的脸抖动着反问,“因为他们是吃草的,我是吃肉的,我就是他们的天敌!”

朱建军放下夜视仪扭头看着胡老,黯淡的月光下,胡老肥胖高大的身体仿佛一座肉山,朱建军胃里泛起一阵油腻,那感觉就像肚子里灌进二斤花生油,他小心的往一边靠靠,不让胡老察觉他内心的反感。

“不懂,我不懂异能世界,胡老,您能否给我讲解一下?”

“嘿,天下有阴就有阳,万物相生相克,环环相扣。既然老天爷让人有了异能,怎么会不让他们受些克制,否则这天下还不让他们给祸害了。”

“是这理。”朱建军迎合着胡老的话,明白胡老不会对他说具体的东西,两个人只是互相利用式的合作,不可能坦诚相对。这倒是符合他的习惯,像曹森兄弟那样生死相交、性命相托的关系,他朱建军受不了。

“曹森不好对付,脑子不比你朱公子差。”胡老说道,“他那帮子兄弟也难惹,个顶个的是杀手的材料。”说着他摸摸后脑勺,那里有个深陷下去的凹痕,凹痕有花生大小,一寸多深,在肥厚的脑后显得很怪异,这是当初他在梅苑偷袭曹森逃跑时,狙击手曲江留给他的印记。

“那是,我从来就没小看过他。但我和他有本质的区别,这决定了最终的赢家只能是我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和你胡老站到一起,他曹森却站到你的对立面。”

朱建军的奉承让胡老很高兴,尽管他知道这是奉承。“哈哈,建军,你父亲有你这个儿子,他比我有福气!”

“哪里,还不是要仰仗您这些长辈看顾着,我脑子里这点玩意,还不够您老看一眼。”

“行了,咱爷儿俩不用客气话,我让你找的特种兵你找到没有?”胡老找了把木制的椅子,试探着坐了一下,感觉能担得起他的重量,小心的坐上去,从怀里抽出一支古巴大雪茄塞进嘴里。

“上次那四个被打死,军队发现他们日久不归队,报了失踪,家里的老爷子大发雷霆,连撤了两个校官,军营现在管的和铁桶一样。”朱建军苦笑了一下,“现役特种兵是别想了,只能从退役的里面找,可这需要钱。”

“钱?嘿嘿,彩票、银行就事咱们家的钱包,你放手去干,我给你后边撑着。”胡老抽雪茄的样子骇人,一只粗大的雪茄,他两三口抽下去一小半。浓稠的烟雾把胡老肥胖的身躯笼罩着,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堆肥肉堆起的肉山。

“有钱就好办,一个特种连我也能招起来。只是,胡老,教学楼下的什么阵,真能起到您说的作用?”

“小子,你还是嫩点,等着看热闹吧,不管用,不管用咱爷儿俩不是白忙活了?就是可惜,这三大门的人,都是难得的美味啊!”

胡老一口浓烟吐出,就像蒸汽时代的火车头,“建军,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?哼,是你对我的胃口,天生就是玩阴谋诡计的人,心也够狠辣。但你要记住,要有耐心,阴谋离不开耐心。”

朱建军潇洒的一笑,他喜欢胡老的用词,更喜欢阴谋,什么是阴谋?躲在阴暗角落实施周密的计谋,就是阴谋。看着被算计的人步步落入陷阱而茫然不知,实在是享受,也是乐趣。越是有耐心,阴谋成功那天带来的喜悦也就越大,他不会急于求成。

“如果你一直没有动静,兴许曹森哪天想起你来,会产生怀疑。你可以给曹森制造点小麻烦,他手下的那个马爷很有意思。”胡老说着又冒了口浓烟,“还可以在钱财、舆论上下手,你们年轻人脑子活,不用我多说,总之要分散他的注意力,别把心思用到我们不希望的地方,还有就是尽量不要动用官面上的手段,你那个老爹啊,太死板,惊动了他,咱爷儿俩没好日子过。”

“知道了胡老,那个马爷我已经注意到他。”朱建军终于受不了胡老这个超级烟筒,又不敢开窗呼吸新鲜空气,怕屋里浓烟飘散出去引起曹森他们的注意,只好借口去厕所躲了出去。

一老一少一胖一瘦两个人在一个小时后悄悄离开办公楼,这两个都在曹森兄弟手下死理逃生的人,所玩弄的阴谋也没有引起曹森兄弟的警觉,他们的心思都放在了星海上。

但世界广大,隐藏着无数能人异士,老清洁工孙德荣一直站在办公楼的楼顶,默默注视着曹森等人进入,又一言不发的看着胡老和朱建军离开,他浑浊无神的一双眼睛没有一点的波动,仿佛脚下所有人都像这月夜下的露水一样,当太阳升起就会自然消亡,不值的他多看一眼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九坤降魔阵的第二层内,曹森盯着山洞上的浮云**,直到郭敬催促他回过神。

曹森不想离开这里,至少是一段时间内不想离开。在这个世界,他是成年化的,能和好兄弟一起作战,这种感觉他很久没有品尝过,所以希望多呆一些时间。可惜他不能,梅芳等人还不知道有多担心,曹森只能选择离开。

在没有变成幼儿前,曹森不会顾忌这些,率性而为天地不敬是他性格最大的特点,换作以前的曹森,此时想做也是唯一去做的,肯定是寻找第三层的入口,而不是返回第一层。

“兄弟们,咱们回去了,先统一口径,回去了怎么给三大门的人说?”曹森说道。

有曹森在,郭敬是懒得动脑子,“你自己编吧。”

其他兄弟也都有同样的想法。

“得,我来编。”曹森想了想,“就说你们也不知道我怎么控制出入的,总之是看到了白云,抱着我在云下面站了一会儿,就又回到第一层。至于这里回音的杀伤力,照实说,星海出现吸收回音,也照实说。有人问为什么,一概不知道。”

几个兄弟想,本来我们就是不知道,这话说出来,在撒谎的就你曹森一个人。

统一了口径,曹森在控制白云向上翻转的时候,心里掠过一个念头:我要是让白云向下翻转,会不会就进入大阵的第三层?

云团很听话的呈现圆圈形状,曹森几个人也就顺利回到脚手架上。

他们的出现,让乱作一团、焦急万分的人大喜过望,梅芳扑过来抱着曹森狂吻,曹森虽然不是很喜欢,但心中也是温暖的,毕竟这是真心实意的关怀。

接下来云婆婆和石达对郭敬等人连珠炮般的发问,按照曹森事先的嘱咐,郭敬几个人口径一致,把问题应付了过去。

云婆婆等又围着曹森耐心询问,想得到一字半词的线索。曹森装白痴儿童蒙混过关,谁也拿他没办法。

石达想和小曹森再冒一次险,梅芳甩给壮汉一个冷脸,抱着自己的宝贝疙瘩头也不回的出了地下室,众兄弟急忙跟上她,团团护卫在中央。

异能者们对大阵奥秘的渴求,就像沙漠中干渴了数日的旅行者见到了一湾水潭,其迫切的心情是很难抑制的。回到梅苑后,三大门的人商量了一下,忍了一天,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劝说梅芳,希望梅芳同意他们领着曹森再次尝试进入第二层。

让老道惊异的是,梅芳竟然爽快的答应了,其原因不言自明,她早从曹森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既然没有什么危险,梅芳也想到第二层去看看。

为了遮人耳目,还是在晚上,众人再次进入教学楼地下室,曹森装模作样了一番,假装不知道要做什么,梅芳倾情配合演出,用各种哄孩子的手段哄着曹森去控制山河图里的白云,曹森装作忽然醒悟的样子,打开了通道,于是众人再次进入大阵的第二层。

群山还是原来的样子,并没有像曹森想象的那样,他们上次进入遗留在这里的声音,反复振荡加强后把群山夷为平地,九坤降魔阵应该有自动恢复功能。

有了上次的经验,所有人小心翼翼,尽力不搞出声响。三大门的人在四下用各种方式探测着阵势的奥妙,让众人失望的是,也许年代相隔太久失传造成了断代,他们用现有的知识对大阵的探索没有任何发现,既没有搞清阵法的运作原理,也没有发现控制的方法。

梅芳拉着曹森的手,眺望远处的群山,一阵没来由的不祥感突然仅仅攥住她的心,让她脸色煞白,这感觉突如其来又强烈而浓重,抽走了她全身的精气神,梅芳眼前发黑身子摇晃了几下险些摔倒,她勉强控制住身体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。不祥的感觉就像一阵风,来得快去得也快。

怎么了?梅芳不解的茫然四顾,低头看到幼小的曹森,她心中莫名其妙的一痛,俯身抱起曹森紧紧抱在怀里。

曹森不满的挣扎了一下,拧不过梅芳的力量,他心里叹口气,女人就是敏感,也许这荒山野岭让她感觉到了弱小和无助吧,想抱就让她抱,老子也适应了。

接下来众人小心翼翼的高抬腿、轻落步,像一群未经主人许可进入豪宅的贼一样,静悄悄来到曹森上次离开的山洞里。此行的计划中,首要一点就是尽快赶到藏有返回通道的“L”型山洞内。

即便千万小心放轻手脚,但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,点点细微的声音被群山捕获,在群山万壑中,慢慢有了来往扫荡的回音,只是声音的起源小,回音掠过众人头顶的时候,尚在承受范围内。

仰望头顶的白云,曹森心中嘿嘿一笑,今天人手整齐,准备充足,这里除了山又没啥好看得,咱们就到第三层看看吧!

他意念转动,高高飘荡的那片白云慢慢变成了圈状,郭敬看了明白曹森要干吗,他心中暗骂,曹森这小子,胆大妄为,你知道第三层是啥不知道,就敢往里闯。不过你曹森既然敢,我又怕什么?论胆量,我郭敬又比谁小过?

老道等人以为曹森要打开回去的通道,心有不甘,待要和梅芳商量多留些时间,嘴张开未等发出声音,眼前的世界已经改变。

老话能流传下来的,都是前人无数次吃亏吃苦、流血流汗得来的教训,事不过三、再一再二不再三都是说事情要有个节制,见好就收,过犹不及。曹森这个决定,就属于登着鼻子上脸,自然要惹到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