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四章 星云
章节列表
第十四章 星云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被月儿温柔的蹂躏了一番,大量的关心问候的话让他差点大叫出来。

梅芳很有风度的接过月儿的唠叨,曹森长出了口气。

曲江把刚才的事情向老树皮、腾飞和云婆婆简要的说了一遍。

云婆婆意外的哦了一声,“东大还藏着如此人物?那要找机会拜会一下。”

“云婆婆,我女友为什么被鬼魂盯住不放?”曲江问道。

“这种事情很复杂,不好说,但没关系,你女友只要戴着我的镯子,断然没有事情。”云婆婆回答。

“兄弟,以后别让月儿住校,你每天接她到梅苑住吧。”腾飞说。

曲江无语点头,要去穿装备。

老树皮指指缠着梅芳的月儿,“你俩回梅苑吧。”

石达在一边指挥着异能者又对整个东大搜索了一遍,依然一无所获。石达有些恼怒,什么鬼怪敢戏弄我?他抬头看看天上的圆月,仰天吸口长气,嘿然声中把泰山神力运足,右脚在地上轻轻一顿,就像石子投入湖心,似乎整个东大都在水波中荡漾,人类听不到的尖叫在四下里响起,不知道有多少隐藏起来的阴灵被石达一脚震碎。

一直跟着梅芳的霍云和金大锤心中吃惊,石达的力量怎么强大到这个地步?自己要加把劲了。

收拢了人手,众人再次向九坤降魔阵进发。

因为有了梅芳和曹森的加入,众异能者都颇兴奋,从心理上感觉这次探阵比前几次更上规模、更有档次、更可能有所发现,这不仅是因为有星海,更是因为在不知不觉中,梅芳和曹森是天林公司核心以及最高领导的观点,慢慢深入人心。三大门的门长也就退居二线,尽管直接指挥异能者的还是那老三位。

这次曹森没有让梅芳抱着,而是牵着梅芳的手,迈开小腿亲自在地厅里脚踏实地了一回。当他第一只脚踏入地厅时,不知道是用力过度还是其他原因,曹森肚子里的星海颤悠了一下。

在最近几次的探索中,三大门的人已经在地厅安置好了脚手架,并铺设了木板,巨蟒造成的地洞也被堵死。地厅里是一幅井然有序又忙碌的样子。

曹森被几个队员倒了几次手抱到脚手架顶上,他仰头看着山河图,尽管已经见过一次,但还是再次被震撼,这种震撼曹森只有在参观兵马俑的时候曾经感受过。他借着灯光,仔细观看山河图上的一分一毫,直到眼酸脖子疼。曹森晃晃脑袋,让发酸的脖子休息一下。

梅芳看着站在木板上那个小人,几次想过去把他抱起来,又都强迫自己不这样做,她要给曹森更多的独立空间。

毫无例外的,曹森的身边围着B组的队员,他们的目光大多在巡视四周,尽管山河图于他们来说也有极大的吸引力。

几名异能者在上次丁海涛扔烟盒的地方,用一些小的物件往上扔,无一例外的又掉落下来,几个人很是疑惑,曹森也来了,地方也没变,怎么穿不透山河图?

曹森的目光无意中掠过山河图下方漂浮的白云,他感觉非常熟悉,似乎和星海中的星云类似,两者都是周边颜色淡中间深,看上去像澄净的胶状物,实则如空气阳光一样可以任意穿透;不同的只是颜色,星云是蓝色,白云是白色。

既然自己可以控制星云,那白云可不可以?曹森试着让一朵白云水平移动,那片被选中的白云纹丝不动。水平不可以,那么上下?旋转?翻滚?

翻滚的念头才在曹森脑海中闪过,山河图中央突然出现一道流光溢彩的金线,一分为二变成两条金线快速的向两端滑动,未等众人反应过来,被曹森折磨的那片白云无声无息的滑到曹森头顶,疏忽间改变了样子,变成一个巨大的圆环,罩在曹森和B组队员头顶。

云婆婆和石达同时喊道:“快躲开!”

他们喊晚了,曹森和B组队员同时消失不见,只留下空空的木板,梅芳当时就晕了过去。

仅仅是眨眼的功夫,曹森他们已经置身于一片连绵不绝的群山中。他们眼中看到的山,是真正的连绵不绝,脚下是山,远处是山,远处的远处还是山,视线所及之处,全部是山,这是一个由山组成的世界。

这次带领B组的是郭敬,刚开始他非常紧张,在这个陌生而神秘的地方,不敢有丝毫的疏忽,占据有利防守的地势,派出尖兵四处搜索,却什么也没有发现,连只蚂蚁都没有。

渐渐郭敬放松下来,看一看四周,突然哈哈大笑,“曹森,这里除了咱们哥们再也没有别人,想说什么不?”

曹森担心梅芳,还不知道她急成什么样子,看着郭敬高兴的样子非常不爽,就回了一句:“我想妈妈!”

郭敬做了个夸张的难受表情,又取出身上的望远镜再次向四周观察,“靠,这什么鬼地方,除了山还是山,光秃秃的一根草都不长!”

曹森放下心事,也垫着脚看看四周,“这可能就是第二层所在的世界,还真荒凉,喂,哪个兄弟给我棵烟抽?憋了几个月了。”

郭敬笑着掏出烟递给他,另一个队员帮曹森点上火,“森哥,这么久不抽烟了,小心醉烟。”

曹森哪里还管什么醉不醉烟,用力深吸了一口,没有品味到烟的清香,却脑袋发晕连声的咳嗽。

众兄弟哈哈大笑。

曹森擦一把呛出来的眼泪,“郭敬,我很久没指挥兄弟们做战了,你让我一次。”

“作战?做什么战?”郭敬无奈的说,“你看这四周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,和谁打?”

“再给我把枪,我靠,手指头都痒了。”

郭敬从作战靴里掏出一把微型转轮手枪,“拿着,别砸着脚。”

曹森接过沉甸甸的枪,一股热流从头淌到脚,枪啊枪,我终于和你再次相逢。他勉强做了几个战术动作,又有些丧气,即便是微型手枪,但对于他还是重了些。

咬咬牙,曹森对着远处的山峰扣动了扳机。

砰!射击产生的后坐力让曹森小小的身体猛的震动一下,转轮手枪失手落地。

郭敬等兄弟默然。

曹森拣起枪,嘿嘿的笑着,忽然放开喉咙用稚嫩的声音发出狼一样的长啸,啊——哈!在群山中引起阵阵的回音。

“开了第一枪,就有第二枪,老天爷,我操你二大爷!我曹森又回来了!”曹森的声调越来越高,清脆高昂的童音再次引起一片回音。

“森哥,下面我们做什么?”郭敬从来不喊曹森“森哥”,现在他叫了。

“找通道,既然咱们能进来,就能出去。或者再进入第三层、第四层一直到第九层,去看看那连接阴阳界的通道是什么样子!”

在绝对陌生的神秘群山中,队员们最需要的就是曹森的霸气和强烈的自信,这在精神上对所有兄弟来说都是巨大的鼓舞。不管要面对什么,只要曹森在,他们就和惊慌失措无缘。

做事要讲究次序,最简单的是从身边的事情着手,曹森试着在附近寻找蛛丝马迹,没发现可以回到第一层的通道。把星海放出来试探了一下,也没有什么反应。既然这样……

“怎么叫征服一座山脉?”曹森自问自答,“登上最高的主峰,就是征服了这座山脉。”

他用手环指四周,“在这个世界也一样,我们找最高的山爬。”

曹森拎着枪,意气风发,“郭敬!”

“到!”

“蹲下!”

郭敬疑惑的看着他。

“借你脖子骑一下。”

兄弟们哄然大笑。曹森无论精神多么强大,他的身体还是弱小的幼儿身体,可是,谁又敢轻视他?至少这些兄弟没有一个敢。

郭敬驼着曹森走在小组中央,前面两个尖兵前后交错着探路,左右两侧各有一名队员保护两翼,还有一名队员殿后,整个小组都迈着恒定的步伐,向这个世界最高的山峰行进。

俗话说的“望山跑死马”对郭敬他们来说并不是这回事,再远的山,只要能用肉眼看到,他们就可以顺利抵达。这要归功于以前长期自虐式的训练,他们的步距是恒定的,呼吸频率也是恒定的,懂得怎么用最节省体能的方式行走,再加上强魄的体格,爬一座山峰实在不是什么难事。至于爬上去以后再怎样,曹森心里没数,谁的心里都没数,但至少站得高看得远。

曹森居高临下视野开阔,郭敬的肩膀倒是个不错的指挥所。他突然想起一句话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嘿,郭敬这小子又是什么巨人了。

他不时向四周扫视一眼,提防可能出现的危险,至于是什么样的危险,曹森就不知道了,只能提前发现再临机应变。

队员之间没有对话保持着沉默,沿着山谷一步步向最高的山峰靠近。曹森目测了一下,距离目标还有四千米左右的距离。

啪嗒,从左侧山石上掉下一块石子,在寂静的山谷显得分外清晰。整个小组即刻停止前进,队员们半蹲着身子搜索四周异常情况。

啪嗒,啪嗒,石子掉落的越来越多,并伴随有尘土滑落下来,这是……震动,有什么巨大的震源引起了山体震动,而且越是靠近前行的方向,震动的就愈加强烈。

“快,郭敬,带我去那块石头上!”曹森在尘土飞扬中大声说。

郭敬飞快的爬上一块巨石。

曹森往前一看,吸了口冷气,那是什么?

郭敬用望远镜观察,在视野里,沿着山谷有一条碎石和尘土组成的洪流,宛如一条巨龙铺天盖地的滚滚而来,气势震动天地。

“上山!快上山!”曹森大喊。

队员们并不如何惊慌,在往一座山峰上爬的时候还能保证彼此之间的行进队形。

刚刚站到山顶上,那条洪流轰隆隆作响的从脚下的山谷通过,所过之处卷走大片坚硬的山岩。

砰……!洪流中发出一声怪异的枪响,声音像枪声,但音调却被拉长,就像一只抢发射后拉着长音唱高音一样。

队员们趴伏地上,寻找枪声的来源,却看不到哪里在打枪,也找不到弹着点。

突然一股更强烈的气流迎面扑过来,把所有的队员都卷了进去,在气流中有个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大喊:啊……哈!就像一头稚嫩的狼崽却发出了最雄性的嚎叫。

队员们匍匐在地上,双手堵住耳朵,嘴巴大张以平衡口腔和耳朵之间的气压平衡。曹森被郭敬护在身下,也做着相同的动作。

那声音似乎无穷无尽,队员们在承受高贝分的尖叫同时,还要忍受强烈气流的切割,一时苦不堪言。

终于尖叫声与气流浪潮过去,队员们几乎在对抗中失去了大半的体力。

我靠!曹森张嘴骂了一句,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,他知道这是暂时失听。那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,为什么和自己的声音如此相像,几乎就像自己发出的喊叫声,曹森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。

所有人都趴在山峰上喘息恢复体力,好尽快找到声音的来源出处。

让队员们感到心惊的是,又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流搅起遮天的土石,又滚滚而来,如同成千上万辆火车迎面驶来。这次夹杂的声音是:我曹森又回来了……回来了……回来了……

这不是我刚才说的话吗?曹森惊异的想,难道说……他有点明白了,在这个山峦世界里,回音是最可怕的武器。当有某种声响时,声音被无数的山峰反复折射重叠,形成了更大的声音,又引起了更大的回音,如此反复多次后,所形成的声浪已经足够摧毁山体体表的岩石。

进入这个世界后,说过话的人不止曹森一个人,但他当时喊得声音最高,所以其回音在振荡反射后吞并了其他的声音,现在也只能听到曹森的回音。实际上,即使曹森不喊叫,那么音量最高的那个声音,依然会形成具有相当杀伤力的声浪。

几乎在耗尽了全部的体力后,声浪终于过去,所有人都有气无力的趴在山岩上,很久之后才逐渐恢复了听力。

“森哥,你的嗓门真好!”一个队员喘息的说。

其他人笑的有气无力,他们都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。

问题是,这声浪会不会消失,如果继续被山峰折射加强,再掠过众人之间,那时声音的强度就会杀死所有的人。而这种可能性非常大,如果声浪会消失,也就不会有刚才的一幕。

“咱们抓紧去最高的山峰,只有在那里才可以把回音的伤害减到最小。”曹森命令道。

于是队员们又爬起来,用最快的速度往目的地赶。

赶到那座山峰下,队员们几乎脱力,他们可是全副武装的急行军。

一个队员用兴奋的语气说:“森哥,那里有个山洞……咱们躲到里面去吧!”

“不行,山洞里的回音更响,我们只有爬到山峰上去,才能逃过此劫,哥几个,努把力,爬上去!”

“森哥,你自己上去吧,我们兄弟实在没力气了。”一个队员说道。

曹森体力倒是充沛,他一直让郭敬驮着跑的,但他那点子力气也帮不了什么忙。

就在这时,那声浪又从他们身后撵了上来,似乎是被振荡加强后,来了个回马枪。

队员们就算能在这次冲击中活下来,但再下次呢,下次的下次呢?声浪是来回震荡并且不断加强的,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。

“靠,没想到我会死在声音下!”郭敬不甘心的说道。

队员们眼看着越来越近声浪和气流,却无法移动一步。

曹森站在所有队员前面,看着眼见就要把他吞没的气流,突然想到一个破解的方法。

声音的传递依靠的是声波,而声波是一种震动能量,星海里的星云不是正好可以聚集并包裹能量?

不容曹森多想,在声浪眼见要吞没他时,曹森释放出了星海。

星海再次展示了它的美丽,并垂直无限伸展,仿佛在曹森身前安装了一个无比巨大的盾牌。强大的声浪一撞上星海,曹森控制着星云再次扩张,把声浪全部包裹起来,再让星海收缩返回体内。

失去动力的尘土碎石纷纷下落,把曹森变成一个土人,很快把他埋起来。群山之间逐渐恢复了平静。

郭敬等眼见了事情的经过,看到曹森原本站立的地方变成土堆,兄弟们扑上去玩命的挖,当一个队员摸到一只小手后,用力拽出曹森。

曹森吐掉嘴里的尘土,“妈的,你们怎么这么慢?不就是刨个土吗?差点憋死我!”

那个队员精疲力竭的躺在曹森身边,“你再废话,信不信我把你再埋回去?”

“我信,可你没那力气了。”曹森用小手拍拍队员的脸,“哥几个,你们躺这里歇着,我到那山洞里逛逛。”

“曹森,你要是敢自己进去,我就和你绝交!”郭敬喘息着说。

曹森不想让兄弟们为他操心,就找了个最干净的队员,一P股坐他身上,“我睡一觉,你们缓过气来叫我。”

曹森刚闭上眼,就被身子下的队员叫醒,“老大,又来了波声浪,去收了它,收了它再回来睡,睡多久都成。”

当曹森如法炮制收了第二个声浪,再看所有的兄弟,已经能坐起来。这些家伙的身体真是铁打的!

因为不知道山洞里有什么,所以队员们要等到完全恢复体力后再进去,就这段时间内,刚才说的几句话又慢慢形成了比较大的声浪,都被曹森一一收集到星海中。

当大家都恢复了体力,排开战斗搜索队形进入山洞后,众人发现,山洞成竖立起的“L”形,横向的是入口,向上竖起的长竖一直贯通整座山峰,在最高处,飘浮着一片白色的云。

曹森凝目看了一会,笑着对大家说:“我们可以回家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