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三章 满月
章节列表
第十三章 满月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在曹森最好的四个兄弟中,司马德幸福的投入杨馨的怀抱,腾飞一直和兰儿郎情妾意,丁海涛有了目标,就余下郭敬光棍一条,曹森决定给他谋划一下。

在梅芳的帮助下,郭敬就有了和三大门女弟子单独相处的机会,次数一多,他就感到了厌烦,稍稍考虑一下就知道是曹森在捣鬼,他怒冲冲的找到曹森,一手拎起来举过头顶。

“小子,我的事不用你瞎操心,你先把自己搞定再说。”郭敬抖手腕把曹森扔到床上,手上还用了暗劲,让小曹森摔了个狗吃屎。

“我真狗拿耗子,靠!”曹森抓起一个玩具熊扔向郭敬。

郭敬任由玩具砸到自己身上,不发一言离开卧室,砰的一声门重重的关上。

梅芳原本要安慰曹森几句,曹森却没事人一样自言自语的说:“唉,原来郭敬害羞的时候就喜欢发脾气,这性格还真独特。”

梅芳噗嗤笑了出来,这小子还真会自我解嘲。

老道、石达、云婆婆在一间密室中开会,密室四周布满了三大门的门人站岗放哨。

“你们有没有觉着木木公子有特别的地方?”老道思量着说。

石达看怪物一样看着老道,这不废话吗?他肚子里有个星海,谁不知道?

云婆婆却点点头,“公子的眼神和普通的幼儿不一样,他的动作也不同于一般的幼儿。”

“没错,看到他的时候,我怎么有和成年人对视的错觉?”老道考虑了一下终于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。

“难道是星海的原因让他的智力提前发育?”云婆婆说道。

相处时间久了,曹森不可能没有破绽,尤其他不喜欢做一些幼儿才有的动作,比如玩脚丫,吃手指头等。云婆婆和老道既然能出掌一个大的门派,自然不是平庸之人。

“你们怀疑他什么?”石达冷笑一声,“星海的能量任我们吸收,锦衣玉食任我们享受,他和夫人要求我们做什么了没有?没有!”

“这才是我担心的,真要是让我们做什么事了,我反倒觉着正常。”老道说。

“你这老道就是喜欢瞎琢磨,我告诉你,你别管木木公子怎么不正常,俺石达就知道一件事,没他,咱这三大门不可能拧成一股绳;没有他,俺的异能不会提高这么快!”

“老道,你原来多少级别我不知道,现在至少有十七级了吧?”石达转头对云婆婆说,“你云婆子也到这级别了吧?我石达一样,也是十七级,放以前,你两个敢想有这么快的提高,做梦去吧!”

老道默然。

云婆婆感叹:“没错,这人不能知恩不图报。可话又说回来了,夫人好像有什么瞒着我们,腾飞那些人也对咱们有隔膜,咱们对她一心一意,她未必给我们交心啊!”

“我说你两个腻歪不腻歪,”石达不耐烦了,“就这样挺好,要不你们告诉我该怎么办,或者干脆杀了腾飞他们,把夫人和公子胁持了,你们就称心如意了?”

老道眉毛竖立,“石达,你别乱讲话!”

云婆婆摆摆手,“以后这样的气话不要说了,公子身边那些特种兵非常难惹,真要是误会了对谁都不好。”

“哼,还有事没有?”石达站起来要走。

“等等,”老道叫住了他,“你有没有发现门下的弟子越来越奢侈了?”

“老道,我就烦你这点,你是想说他们用钞票拉拢咱们的门人子弟对吧?你心里想什么你就直说,非要拐个弯!”石达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“石达,我一直让着你,你可别得寸进尺!”老道接二连三的被石达冷嘲热讽,终于有了火气。

“嘿,咱们的弟子谁也拉不走,各门都有各门的秘法,老道,没有可能的事情你就不要烦心了。”云婆婆说道。

在腾飞住的房间里,姜波正坐在书桌前,书桌的桌面掀起来,露出里面复杂而精密的仪器。曲江摘下耳机,把窃听到的内容汇总整理成详尽的报告,交给了腾飞。

腾飞看了微微一笑,这些人不糊涂啊。

随后曹森也看到了这份报告,对腾飞说:“继续咱们的金钱攻势,叫刘三麻子找人去伺候三大门的人,别不舍得花钱。让马爷停止利用异能聚敛钱财,用已经打下的关系网,做正当生意,比如房地产,哪里的地贵,就让他的人去装神弄鬼,价格降下来买入再高价卖出去,这玩意他一准在行。给杨馨说一声,让她在财务上配合马爷的动作,胆子不要太小,出不了事。”

腾飞想了想,“这倒是可行,马爷的关系网已经很密实,的确出不了问题。”

“我说,以后这些小事你自己解决好不好?我有更大的事情要处理。”曹森不满的说。

“靠,你能有什么大事,除了吃奶,你现在能干什么?”腾飞不乐意了,让我们兄弟下力,你小子享清闲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。

“木木,你这是怎么说话呢你?”梅芳批评曹森。

“你别管,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。”曹森把话顶了回去。

“木木,你怎么和你妈妈说话呢你?”腾飞怕梅芳误会他真的计较曹森,鹦鹉学舌的来了一句。

梅芳这才知道兄弟两个耍嘴皮子不上心,说过了就算,她笑着说道:“你们这些孩子,真是的!”

腾飞走到门口正要开门,听到梅芳这句老气横秋的话,头砰的撞到门上,急忙开门躲了出去,被一个22岁的女孩当孩子看的滋味,他受不了。

曹森笑的很开心,你小子也品味一下做小朋友的感觉,别以为老子天天躺床上是享受。

晚上,曲江跑到东大找女友月儿,两个人拉着手在校园的树林闲逛,月儿喋喋不休的说着班上的事情,曲江一言不发,只是默默的倾听。作为一名狙击手,他习惯了沉默。

月儿正好喜欢唠叨,最听不得别人说话,和她交谈的人大多感觉很累,说完一件事要被月儿打断多次,还要听她絮叨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。

这两个人,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恋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飞快,曲江看看腕表已经是十点多钟,“月儿,回去吧,时间不早了。”

“不回,我一件事还没给你说完,下面还有两件事要告诉你呢。”

曲江笑了笑,把月儿揽到怀里亲了一下,“留着后天再说吧。”

“明天晚上你值班?”

曲江点点头。

“那……我明天去找你好不好?”

曲江摇摇头。他值晚班,就是在梅苑某处设暗哨,一杆狙击步枪,封锁了大半个梅苑,要是月儿在身边……曲江笑了一下。

“我想表姐和木木了,明天上午没课我就去看他们。我吃完了早饭,我洗完了脸,不对,是先洗脸再吃饭,其实反过来也行,吃饭和洗脸没有必须的先后顺序对吧?科学家也没管这事的,那些美容师也没说过吃饭和洗脸先后顺序的关系……”

曲江静静的听着,拉着女友的手往回走,等月儿把吃饭和洗脸的顺序确定下来,两个人已经到了女生宿舍楼。

吻别,挥手,曲江看着月儿进楼,他转身要走,月儿又从楼里窜出来。

“忘了……我忘了,一件挺重要的事,本来要先说给你的,结果看到你我很开心,就说了别的事,你别生气啊。”月儿说着看看男友的脸,还是一如往常那样平静,“其实白天我就想告诉你,结果一上课我就忘了,才一天我都忘了两次……”

曲江安静的听月儿唠叨,十分钟后当他听到月儿说“昨晚上手镯有麻嗖嗖的感觉”时,他忽然握住了女友的手。

“月儿,手镯发麻了?”

“嗯,就是发麻了,就和很微弱电流流过手腕一样……”

“几点?麻了几次?月儿,说重点。”

“半夜十二点,三次。”

云婆婆曾经告诉过曲江,只要手镯有麻嗖嗖的感觉,就说明它在发挥作用,有不干净的东西接近。这样说来,东大又有鬼魂出现了?

曲江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,今晚正好是满月,他把月儿揽到怀里,眯着眼睛看了一圈四周。狙击手的眼神,锐利冷静而可怕,有着含而不发的杀气。他这一眼扫过去,周围似乎安静了许多。

杀气对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生物都有威慑力。

曲江不动声色,“知道了,再陪我走走,月儿。”

“好啊好啊,”月儿原本就有很多话没说出来,依偎着男友,又开始念叨着。

曲江拿出手机,给腾飞挂了电话,领着月儿走到晚间人迹罕至的西操场,他不希望牵连到在校的学生。

腾飞用对讲机又通知了达济老道。

受腾飞等人的影响和训练,三大门的行动高效而快速。曲江打出电话三分钟后,东郊梅苑里连续开出三辆越野车,车灯打出的雪白光柱直指东山大学方向。

梅芳问明越野车的去向,征求曹森的意见,是不是也要跟着去看看,毕竟三大门的人以为月儿是她的表妹。

曹森很怀念在大学里的时光,又想出去散散心,当然怂恿梅芳去东大。

因为曲江的关系,腾飞也不好反对曹森出去冒险,于是梅苑再次齐动员,梅芳和曹森带着几十名保镖浩浩荡荡二次杀奔东大。

达济老道有个缺陷,他对鬼魂之类的东西没有洞察力和感知力,尽管他的拂尘里有三才伏魔阵,对阴灵有相当强的杀伤力,但因为老道看不到隐身后的阴灵,所以它的威力得不到有效的发挥。

石达一身泰山神力,对阴灵却有相当强的威慑力,很多时候他的神力运转起来,那无形的威压就像泰山压顶一样把弱小的阴灵碾碎。

云婆婆向来以驱鬼见长,她的虚无手印更是对付阴魂的利器。

因此这次老道被留下看家,石达兴冲冲的跟随车队出发。老道有些遗憾,因为曹森的星海很可能对九坤降魔阵有影响,这些人这个阵势去东大,什么样的鬼魂也灭掉了,大阵经过多次勘探也没有发现危险,再也没有巨蟒之类的怪物,他们肯定顺路去大阵里看看,如果有了发现,岂不是错失机会?但眼下的局面,三大门在异能界已经备受关注,梅苑更是声名在外,是不能不留个门长看家的。

当众人还在路上的时候,曲江遇到了麻烦。

当他领着月儿在操场上一圈圈磨鞋底的时候,先是看到树上的吊死鬼,伸着一尺长的黑舌头对他挤眉弄眼的恐吓,曲江视而不见,月儿全神贯注的唠叨没看见。

接下来他又看到木木在操场中央跌跌撞撞的向他跑过来,伸着一双小手要他抱。曲江还是视而不见,月儿还是在唠叨。

其后吊死鬼飘荡着截断后路,脸色发青眼睛发红的木木拦在了两个人的前面,两侧还有些虚虚实实的黑影在游荡。

曲江镇定的把月儿拥入怀中热吻,月儿闭上眼甜蜜的享受男友温暖的怀抱。而曲江锐利的目光像一颗颗子弹飞向四周,警告那些试图靠近的鬼魂。

也许是月儿手上的乌凤镯起了作用,也许鬼魂也怕曲江富含杀气的目光,他们在四周游走,就是不敢靠近。

曲江给女友一个接一个的热吻,不给她看到鬼魂的机会。

双方就这样僵持住。

月儿被吻烦了,想睁开眼接着唠叨。

曲江心中暗暗叫苦,要是让女友看到那些鬼魂,她会吓成什么样子?他心中掐算着时间,梅苑的援兵到来,至少还要半个多小时,这半个小时怎么熬过去?

就在曲江为难的时候,一个佝偻的身影慢慢出现。曲江不爱好文学,形容不出那身影出现时的样子,他只感觉到天上黯淡的满月,好像被佝偻身影迟钝的步伐一点点拽了下来,距离地面越来越低,最终停挂在身影的后面,仿佛那人是从月亮中走出来。

当身影再走近些,曲江认出他,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人。

来人是东大教学楼里的老勤杂工——孙德荣。

孙德荣手里拿着一把大扫帚,一边扫着地一边慢条斯理的自言自语:“唉,这操场,多久没打扫了,这么多垃圾,真该好好扫扫。”

当曲江看到吊死鬼被那把扫帚一扫而空,他握住手枪枪柄的手略微松了松。

孙德荣有意无意的围着曲江和月儿转了个圈,那些虚虚实实的黑影、青脸红眼的木木,便统统消失。

“咦,孙大爷,你怎么来扫操场了?这么大的操场,就你老人家一个人扫?学校里太不像话了,怎么能这样?你都这么大年纪了!”月儿终于从男友怀里抬起头,看到老人孙德荣开口就是一长串的句子。

“噢,是月儿姑娘啊,呵呵,和男友散步呢?”孙德荣微笑着看看两个年轻人,“老头没打扰你们吧?”

“没有,没有,孙大爷,让我男朋友帮你扫吧?他有的是劲!”

“不用不用,你孙大爷吃的就是这口饭,累不着。”孙德荣说着继续扫着地。

曲江一言不发,手仍放在枪柄上。

“你木头了还是石头了,怎么连个‘大爷’都不叫,多没礼貌。我和孙大爷关系可好啦,每天我帮孙大爷打饭,孙大爷给我吃他自己腌的咸菜,可好吃了!”

曲江默然,眼睛盯住孙德荣好一会,实在看不出这个普通的老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,他是怎么把那些鬼赶走的?难道他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异能者?

不管怎么说,曲江还是在心中感谢老人,没有他,女友还不知道被吓成什么样子,他不想月儿有一丝的伤害。

当梅苑的车队出现在西操场,雪亮的光柱把黑暗驱走时,老人孙德荣已经不见了踪影,地面上的废纸杂物一样也没少,被扫干净的只有鬼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