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二章 做媒
章节列表
第十二章 做媒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当老道云婆婆众人返回东郊梅苑后,获知昨晚出现了亡灵猫,很是紧张,在当天夜里,就对整个东郊进行了全面的搜索,搜索工作一直持续了三天,范围扩大到整个南泉市,倒是真发现了几处有问题的地方,每发现一处,众门人就一拥而上彻底打扫干净。

这次全面清理阴灵的行动,除了消除潜在的威胁,更主要的是展示力量,就像国家进行军事演习一样,向那些可能或者正在打星海主意的势力发出警告,不要来惹我们!

宴山亭、石门、苏幕门三大门联手,在整个异能界来说是一件举足轻重的大事,这三门联手后,天下所有的异能组织中,几乎没有哪个势力能和他们抗衡,因此这次行动的确收到了预期的效果。有几个异能组织放弃了明抢暗偷的计划,直接找上门来商量与三大门合作,达济老道出面作三大门的代表,客气而坚决的回绝。

当初这三个门派之所以能合作,是因为互相牵制下的无奈之举,目前已经形成了以曹森为核心的天林公司,宴山亭、石门、苏幕门鼎足而立,正好达到平衡状态,再进来新的势力,势必形成分化,天林公司的人已经感受到齐心合力的好处,自然不想破坏现在的局面。

因为强大,所以自信。老道他们决定凭现有的力量进入九坤大阵,寻找所谓的阴阳通道,如果通道真的存在,并且出现了危机,他们就想办法解决,之后获得的声望自然是空前绝后;如果通道只是传说,把大阵研究个透彻也会有不小收获,因此他们要把相当的精力放在九坤降魔阵中,对曹森的守护必定会减弱。让记挂着星海的其他势力产生畏惧心理,会减少他们两头忙碌的麻烦。

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那天晚上曹森离开地厅后,无论怎么试探,再也没有物体可以进入山河图,老道等人苦苦思索却找不到答案,如果说和星海有关,老道又不想让曹森去涉险,万一把曹森丢在里面,那就是得不偿失了。

因为肃清了南泉市,曹森的活动范围也就不再局限于梅苑,加上春暖花开,梅芳经常带着曹森游山玩水。只是她的心里总有一片阴影,梅芳直觉上感到,曹森离开她怀抱的日子不远了。不久梅芳也想开了,这样的生活能有一天算一天,当那天真的来临时再说那时的事,这样一想,她的心结打开了,和曹森相处的反倒更自然亲近。

曹森每日里除了哄梅芳开心,就是研究那晚吸收的怪物。由纯电能量组成的怪物被吸收后,在星海中形成了一个新的星点,曹森找了许久才把它从浩如烟海的星点中搜寻出来,因为这颗星细看下,有丝丝的电光闪烁,而不像群星那样是纯净的白光。经过潜心研究,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这枚星点外面包覆着一层淡淡的薄膜,使其和星海完全断绝了联系,而仅仅是存在于星海中,星海核心不断产生的能量自然也就进入不到它内部。

曹森推测那个怪物也许依然存活,星海只是它的监狱,那层膜就是它用来保护自己,以免被星海同化掉。

无论是谁都不喜欢肚子里有个怪物,曹森就想尽办法打开那层膜,要看看里面是什么。他就像小孩得到了心爱的玩具,无时无刻不在琢磨它,但是曹森又不能在白天顶着个星海招摇过市,慢慢的竟然让他找到内视星海的方法,方法就是想象着星海从肚子里提升起来,升到双眼中间眉心处,此时他紧闭双眼,就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海的景象。

把所有能想到的方法尝试过都无效后,曹森决定用外界的力量打开那层膜。这天晚上,当三大门的人吸收完星海的能量后,曹森没有把星海隐藏到肚子里,而是问梅芳要了枚缝衣针,他小心的捏着针去扎那颗怪物形成的星点, 针尖轻易的穿过去,就像穿透阳光空气一样。

曹森失望的叹口气,这样的结果他已经预测到。

神秘的星海有太多他不理解的地方,比如有形而无实;再比如有着充沛的异能量,他自身却不能有效的利用等等。曹森希望自己能像年前那次幻境历险一样,不仅可以变回成人身体,而且还把星海的能量发挥出来,当时他拥有的威能可是惊天动地啊!

分析那次异变的条件,很简单,就是梅芳等人的死,让曹森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,星海的能量也被激发,这样他才拥有了令河水倒流的力量,如果说为了获得那力量,让曹森再一次经历梅芳和众兄弟的死亡,曹森宁愿当一辈子的幼儿。

电能量怪物启发了曹森,让他对星海多了一点了解,也许可以找到一条能够恢复成人身体的新路子,曹森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既然是怪物带来的改变,他就把精力都放在了那颗带电的星点上,孜孜以求的研究那层包覆星点的薄膜。

当当,“夫人,我可以进来吗?”卧室门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。

听声音是萧晓。

“进来吧。”梅芳说着指指曹森肚子上的星海。

在门开的一瞬间,曹森才不情愿的收起星海。

萧晓手里捧着几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走进来,分类放进衣橱。

“夫人,晚上公子还要加餐吗?”

梅芳询问的看看曹森,曹操摇摇头。

“不用了。你早去歇着吧。”

萧晓没动地方,嗫嚅着不说话。

“怎么了?”梅芳和蔼的问。

“夫人……您能不能给丁先生说一下,我们修炼的人不想谈婚论嫁。”萧晓脸红了。

梅芳很意外,“你是说丁海涛?他向你求婚了?”

“那倒没有,只是他总是找借口约我出去,我不喜欢。”

曹森心中大笑,哈哈,小子,你偷偷泡妞却让老子知道了,还是剃头挑子一头热。不好,这个萧晓我曾经那个什么过,如果她和涛涛成了,我就有点小麻烦。

“谁说修炼的人不能谈婚论嫁?”梅芳说道,“丁海涛人不错,虽然有点花心,可现在的男人有几个不花心?我建议你认真考虑一下。当然,我也会告诉他收敛一些。”

“谢谢夫人,我会考虑的。”

“嗯,没事了,早去休息吧。”

曹森看着萧晓的背影心中夸赞,这女人,长相虽然一般,但身材实在好的没法说,丁海涛这小子还真会挑。

静哲不知道去哪里散心回来正好看到这一幕,“芳姐,其实那个丁海涛是有点色,每次他见到我,都多看好几眼。”

梅芳笑着说:“谁让你长那么漂亮,是个男人就喜欢看你,是吧,木木?”

“那是,静哲,你不在我身边,我都睡不着。”曹森接着梅芳的话题顺口胡诌。

“你这个小色狼!”梅芳笑着拍了曹森一下,顺便抱过来来个雨点吻。

曹森忍受完梅芳的疼爱,从她怀里挣扎出来,“咱们要给丁海涛创造机会,万一他要是真心的呢?”

“这是什么话,万一?”梅芳本起脸,“等到他有万分真心的时候,再给他创造机会!”

“那好,明天我问他是不是真心。”曹森不以为然,自己兄弟玩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,他还怕丁海涛真心呢,毕竟他曾经和萧晓一起睡过,除了没真的发生关系,该做的都做了。

第二天找了个时机,梅芳把丁海涛单独叫进卧室,门一关,问他:“你是不是喜欢萧晓?”

丁海涛被问的措手不及,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昨晚萧晓来征求我的意见,问你这人怎么样,我可是狠夸了你呢。”梅芳似乎有做媒的经验,轻轻把萧晓告状的事情揭了过去,还多给丁海涛一份希望。

“嘿嘿,这个……我是有点喜欢那女人。”丁海涛并不讳言自己的想法。

曹森“哈”的笑了一声。

梅芳不理会曹森,“有点可不成,女人都不容易,涛涛,你要是真心的,我一定帮你,但是如果你只是看中了萧晓的身材……”

“夫人,这让我怎么说呢,我的确是被她的身材吸引,男人都这样。可你让我说到底有多真心,我也不知道。”丁海涛在心中是把梅芳当作曹森妈妈的,他有话也不藏着。

“想不想试试?”梅芳问。

“怎么试?”

“别忘了,我是个异能者。”梅芳微微一笑,很有贵妇大家风范。

“成,我也想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”

“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丁海涛看向梅芳双目,就见一对黑如点漆的眼睛分外明亮,亮度还在不断的增强,让他心中一阵恍惚,再细看时,自己竟在一处雪峰之上。

疾风如刀山峰陡峭,冰雪连天举步维艰,丁海涛于雪峰上茫然四顾,我怎么会在这里?

忽然身后有人喊他:“丁海涛,丁海涛!”

他忙回身看,一个身材修长、体态风流的女人正对着他喊着什么,风雪太大,丁海涛只好磕磕碰碰走到女人身边,他讶然发现是萧晓。

“愣着干什么,快走啊,这么大的风雪。”萧晓用手拢着嘴对他喊着说。

“往哪里走?”他喊了回去。

“下山!”

对,下山。

两个人互相搀扶着,艰难的往山下走。

一条冰缝被雪盖住,两人都没有发现同时滑落到冰缝中,好在不深,丁海涛推着萧晓往上爬。

喀喇一声响,大块的冰雪往下崩塌,上面的出路被封死。丁海涛隐约看到有条山洞可以通向冰缝外,他顶着不断塌落的冰块,把萧晓拉过来推入山洞,自己却被冰块死死的压在冰缝中。

就在他神智逐渐被低温侵蚀之际,一个声音问他:“那女人还没有爱上你,你就拿命换她的命,值吗?”

丁海涛在心底回答:如果身材这么好的女人死在这里,才是不值,我就算活下来也会后悔。

当丁海涛清醒过来后,发现自己置身于热闹的酒吧,自己独坐一张桌前,桌子上有杯啤酒。他端起来喝了一口,回想自己什么时候来的酒吧。

“丁先生,”一个极有威势的中年男子坐在他身边,“我是爽快人,我看上了你的女友萧晓小姐,痛快点,开个条件把她让给我。”

萧晓,我的女友?丁海涛想起那个苗条的身影,对了,她是我的女友。

“我来开条件,两千万,外加一辆军版悍马,只要你点头,这些都是你的。”

一张支票和一把车钥匙放在丁海涛面前。

丁海涛一口把啤酒干掉,交换条件很丰厚啊,可是,像萧晓那么好的身材,拿钱能买到吗?不能。

“我不换。”

“丁先生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中年男子身后出现了七八名彪形大汉。

丁海涛轻蔑的一笑,老子就是不怕打架。

当他不小心被一名大汉击倒后,再次醒来,却看到梅芳笑吟吟的看着自己。

“刚才……刚才是幻境?”丁海涛不能确定。

“我想你知道自己的答案了。嗯……在我看来,女人无论相貌还是品质,只要有一样让你做到这些,已经不错了。涛涛,放心吧,我帮你。”梅芳对丁海涛的测试打了及格。

丁海涛用力摇摇头,“真厉害,和真的一样,夫人,下次可别做这样的测试,我的心灵很脆弱。”

曹森哈哈大笑,你心灵脆弱?

丁海涛对曹森挥挥拳头,讨好的看着梅芳:“夫人,您什么时候去找萧晓,我什么时候可以约会她?”

“心急喝不了热粥,等消息吧。”

曹森看着丁海涛飘着走出卧室,很好奇的问梅芳:“在幻境中他都干了些什么?”

梅芳笑着回答:“你这个兄弟的确很好色。”

曹森更好奇了,怎么说又他好色又说他合格,究竟怎么回事?

“你还小,宝贝,等你大了就明白了。”

曹森做个晕倒的样子仰面躺在床上。

梅芳咯咯笑着扑上去又是一通雨点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