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一章 烦恼
章节列表
第十一章 烦恼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伤员需要回梅苑静养,曹森也要被送回去。这建议是老道、云婆婆、石达外加腾飞四人一同提出的。

巨蟒的出现昭示了九坤降魔阵并非天下太平,不知道以后会碰到多么危险的怪物,小曹森再呆在这里就显的不安全,也是不明智的,也许为了保护他会让众人付出原本不需要付出的代价。

深谙战术的曹森当然懂得这道理,但感情上实在无法接受。想当年他充当的是什么角色?冲锋在前,撤退在后,最危险的地方有曹森,安全平淡的地方找不到他的身影,况且他一身的好功夫,一手的好枪法,果敢坚毅勇中有谋,这样一个曾经的铁血硬汉,让他当乖宝宝,他怎么甘心?曹森宁愿没有人保护,自己爬着在九坤大阵里冒险,也不想被众人呵护起来。

但决定权不在他手里,曹森也不想因为自己让兄弟们增加额外的风险,去年在太虚幻境中,他曹森已经欠了大家一条命,他不想再欠债,这债背负起来太沉重。

郭敬和司马德率领着B、C组和乙、丙四组保护曹森返回梅苑,腾飞和丁海涛带着A组留下来协助三大门的人继续探索,并改动千层门的进入方法,如果以后每次来都要动用千斤顶,实在过于麻烦。

曹森躺在华美而柔软的床上生闷气,星海,一切都是因为星海,我上辈子得罪你了,还是欠你的,你钻我肚子里来做什么?他郁闷之极,突然用力垂打肚子,我靠,你把我变回去!

梅芳坐在床边看着小曹森心情复杂,她理解曹森的心情,也希望曹森能快乐,却又不能接受曹森变回成人,那时她该如何自处?

曹森烦躁的在床上滚来滚去,心里的焦躁无处发泄,难受的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静哲安静的飘在床头,不知如何劝解曹森。

敲门声响起,司马德夫妇走了进来。

杨馨和梅芳打过招呼,两句话把静哲夸的羞红了脸,这才坐到床边微笑的看着曹森。

曹森皱着眉头回看杨馨。

“曹森,我不是来劝你的,是来告诉你,凭我的直觉,你不会长时间这样下去,”杨馨说着瞟一眼梅芳,“你原来的人生不会中断,肯定会沿着属于你的路走下去,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。你不该烦躁,应该好好享受,多少人梦寐以求还没有这机会。”

“嘿,”曹森一直挺尊重杨馨,因为她是个拥有真正智慧的女人,“嫂子,谢谢你,但我不知道我的路入口在哪里。”

“当然是在你脚下,顺其自然,走到有路口的地方,你就会看到它。”

梅芳表情黯然,杨馨说的每一句话都像针扎。

“妹妹,你的生活不该是这样。”杨馨来之前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,她要把话挑明,把生活在梦里的梅芳唤醒,“我们都尊重你对木木的感情,也都承认你是木木当之无愧的妈妈,只是,妹妹,曹森不是木木,你的木木……”她凑到梅芳耳边,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几句话。

梅芳听了良久无语,默然僵坐。

曹森再次皱起眉头,不满的看着杨馨,你多事了吧?惹梅芳不高兴,就是惹我曹森不爽。

司马德一只手拎起曹森,“干吗那么看我媳妇,你小子想和我练练?”

“别说这么没水平的话。”杨馨白了老公一眼。

嘿嘿,司马德笑着把曹森高举左右摇晃。

曹森突然抬腿做了个标准的下踢踹动作,小脚丫正踢中司马德的鼻子,紧接着双手抱住司马德手掌,身体前压,以司马德手腕为轴心翻了个跟头,借用自身体重把司马德手腕揆了一下。

司马德鼻子酸疼,手腕剧疼,忙不迭的把曹森扔到床上,揉着鼻子说:“靠,小子,长本事了!”

看着曹森小小的身体做着流畅而不可思议的动作,梅芳自豪的笑了一下,旋即愁容又浮上面容。

司马德腰上的对讲机发出郭敬的呼叫声:“司令,情况有些不对,静哲在那里吗?让她到楼顶来一下。”

“好的。有什么反常?”司马德问。

静哲穿过天花板向楼顶飘去。

“丙组的一个组员说,他感觉梅苑四周有些反常,具体也说不上什么来,好像有鬼魂之类的东西。”

“你先盯着,我去换装。”司马德让媳妇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,自己招呼不值班的B组队员装备起来。

曹森来了精神,翻了个跟头站在床上摩拳擦掌,只要能让他感到刺激,他不在乎来什么敌人,至于敌人来了拿什么应对,他完全不在乎。

杨馨无论如何有智慧,毕竟是女人,听到“鬼魂”两个字就有些心惊。

梅芳安慰她:“没事的,相信你老公,相信他们。”

“嫂子,甭怕,还有我呢!”曹森豪气冲天。

“对,还有我们木木呢。”杨馨顺手把曹森抱进怀里。

女人喜欢在怀里抱个小东西,精神紧张的时候更是如此。因此曹森挣扎着想从杨馨怀里钻出来,梅芳又把他摁了回去,都是女人,她理解女人的心思。

不久静哲飘了回来,梅芳连忙问她怎么回事。

“嗯……是一头小猫的亡灵,在梅苑外哭,我去安慰了它一下,现在好了。”

“猫也有亡灵?”杨馨惊讶的问。

“怎么没有,有思维的生物都会有亡灵,都很可怜。”静哲说着脸色暗了一下。

杨馨和梅芳一起安慰静哲,说大家以后都做鬼,永远陪着静哲。

曹森皱着眉头思索,这梅苑四周都被三大门的人下了禁止,普通亡灵根本不敢来这里,一只亡灵猫如何敢来?还有静哲,为什么静哲也不怕?

司马德带着三个队员全副武装进来,还有几个乙组组员,手里拿着各种法器和符咒,很快把卧室布置的像法堂。

“老婆,今晚你和梅芳一起睡,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去,绝对不要靠近窗口。”司马德嘱咐杨馨。

曹森很欣慰,自己想到的司马德和郭敬也想到了,以前这二位一个喜欢胡闹,一个喜欢猛打猛冲,都不是动脑子的主。

一名组员恭敬的对梅芳说:“夫人,三大门的掌门信物都在这里吗?”

梅芳点点头,“都在。”

“那就好,那些都可以避邪。”

因为时间太晚,队员和组员都离开了卧室,司马德走在最后,用威胁性的目光瞪了曹森一眼。

曹森不理会这个喜欢吃醋的男人,杨馨却嫣然一笑,亲了曹森的小脑袋一下。

作妻子的喜欢看丈夫吃醋。

深夜,曹森老实的躺在梅芳怀里,却怎么也睡不着,心思翻滚,想东想西,终于要迷糊着的时候,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惊动了他。

曹森没有任何动作,耳朵轻轻抖动着收集一点一滴的声响,没有发现异常。他眯着眼,用翻身来掩饰对屋内的观察,还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妥。曹森心中奇怪,那我怎么会有不舒服的感觉?哪里是我漏掉的?

一盏床头上的壁灯忽然引起曹森的注意,因为梅芳喜欢橘黄色的灯光,壁灯用的是老式灯泡,曹森看到灯丝上有极淡的一个光点在游动,光点如小米粒大小相仿,散发着深蓝色的豪光,看上去圆润晶莹,这是什么东西?

曹森习惯性的去摸腋下,却碰到梅芳的身体,他暗中苦笑了一下,看来自己是无法对付这东西了。曹森在胸口摸索了一下,找到一个纽扣大小的事物,用力一捏,这是腾飞给他的报警器。没有谁认为一个幼儿会用这东西,因此非常隐蔽。

良久,卧室外值夜的队员没有丝毫反应,曹森心中吃惊,难道是兄弟们都遇到了不测?不可能,兄弟们出现意外,不可能不发出一点声响,也许是报警器失灵了。

就在曹森心中分析的时候,整间卧室忽然亮起来,一道道深蓝色的明亮光束,用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瞬间织就了一张密实的网,贴满了墙壁、地面和天花板,并伴随着嗞嗞的声音。

地面上的网中央渐渐凸起,形成一个网格化的人形,数不清的细小闪电在它身上钻进钻出。

“嘿嘿,美丽的女士们,醒醒,我来看望木木公子,曹森曹大哥。”

杨馨和梅芳霍然惊醒,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网格怪物。

梅芳伸手去按床头的警报器,网格怪物脸上的网格交错移动,组成一个轻蔑的笑容。

警报器失灵了!

“哈哈,”怪物发出放肆的大笑,“真是有意思啊,一个没结婚的女人,把一个男人当宝贝儿子,女人还没有男人大,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?”

梅芳脸上一阵发白,杨馨想说话,曹森制止她。

曹森从被窝中爬出来,站在床边感兴趣的打量着怪物,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

“我?哈哈,我是天下最强大的生物,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,没有我打不败的敌人……”

“你有脑子吗?”曹森打断怪物的夸耀。

“嘿嘿,我比你,比你那个神经质的妈都有智慧。”

梅芳的脸又白了一下。

曹森不急不火的说:“能突破层层防御进入我这卧室,算你有些本事。说吧,来干嘛?”

“我来干什么?我来要你的命,要你肚子里的星海!我还要干死床上那两个女人!”

“星海?哈,你以为我喜欢这东西?没有一点用处,我送给你!可是你拿的走吗?”

“你个蠢才,自以为聪明,星海在你肚子里真是糟蹋了!”怪物咬牙切齿的说,“星海蕴含的能量是这个宇宙最基本的能量之一,它可以转化成任何一种能量,包括电能……我给你说这个干嘛,良宵一刻值千金,曹大哥,你要不要看着我干那两个女人?”

曹森听到“电能”这两个字心中有所感觉,他并不计较怪物无礼的话,只是仔细观察怪物的身体,他发现那些网格都是由流动的蓝色光束组成,从怪物头顶流出,绕经整个房间再回到怪物的脚底,而且速度极快,如果不是不断钻入钻出的细小电火花指示方向,他根本看不出光束是流动的。

“你不怕我外面的警卫?”曹森继续试探怪物。

“曹森,声音怎么传递,靠的是声波,你有没有听到自己声音发闷?嘿嘿,告诉你也无妨,这房间的所有声音都被我隔绝了!”

“果然厉害!”曹森干脆坐下来和怪物说话,“你似乎知道我的一切,那应该知道我一向崇拜力量,能不能给我上一课,告诉兄弟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怪物很是得意,“考考你的脑子。”

随着怪物话音,墙壁上一个灯泡从灯头里跳出来,落地一接触蓝色的光束,即刻发出耀眼的光芒,比原来亮了十几倍,灯丝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光线,啪的烧断,灯泡黯淡下去。

“电,你是电流组成的。”曹森说道,“怪不得你可以突破防线进入我房间,我的人千防万防,唯独没对电线做防备,想防也无处下手,只要有电流,你就无所不在,所以知道我所有的秘密。”

怪物更是得意,大笑两声,脸上的网格交叉错位,看上去既丑陋又恐怖。

“我偷听你不是一天两天了,嘿嘿,你那位小妈真恶心,天天管一个大男人叫宝贝当儿子,听的我一身疙瘩。”

曹森压下心中的怒火,眉毛一扬,“其实你还是怕我的人,不然会等到今天才下手?”

“我会怕那个老道和老太婆?”怪物勃然大怒,“这天底下我谁都不怕!我是纯能量体,我的能量是地球上所有电能的总和!谁能把我怎么样?”

“那你敢不敢把使用星海的方法告诉我?”曹森抛出了精心准备的问题。

“有什么不敢?星海的能量集中在那些星星上,四周是星云,拨开星云就可以释放能量。”

曹森默默尝试了一下,真是一句话惊醒梦中人,他马上把握了其中的诀窍。组成星海的是一团颜色由浅变深的蓝色星云,以及位于其中的无数颗星点。以前曹森总是想整体控制星海,或者直接去控制某一颗星点,屡次尝试都失败,怪物的话让他领会到星云才是关键,而对星云的控制简单的让曹森惊喜。

曹森看着怪物微笑着说:“既然星云可以释放星星上的能量,那么也可以聚集能量了?”

怪物一愣,未及说话,曹森体内的星海突然跳出,迅急无比的扩展开来,瞬时把整座梅苑完全覆盖住,又唰的收回,依然是那个一米方圆的星海,而那充满了卧室的怪物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曹森站在床上意气风发,嘿嘿,给老子磨嘴皮子,找死!

这番交手,从开始到结束没有惊动任何人,是曹森变成幼儿后第一次独立面对敌人完胜,他有骄傲的理由。

而怪物被曹森用星云包裹起来后,压缩成一个星点,融入浩瀚的星海中。

但曹森让星海的扩张却惊动了异能者护卫,进来察看一番,见一切正常才离开。曹森并没有告诉他们怪物的事情,否则如何解释怪物被消灭的事?

而梅芳被怪物一番话打击不小,脸色苍白的垂下头,泪水慢慢滴落下来。

杨馨用脚踹了曹森一下,一指梅芳,曹森恍然,很是心疼梅芳,忙爬过去要安慰她。

杨馨伸手在曹森P股上用力一托,曹森小小的身子立刻扑进梅芳怀里,梅芳抱着曹森痛哭失声。

曹森心中叹口气,用小手给梅芳抹去眼泪:“别听那怪物胡说八道,它已经被我收到肚子里,妈妈,咱们睡吧。”

杨馨也劝她,说了许多知心的话,梅芳终于好过了些,紧紧抱着曹森入睡。

在梅芳温暖的怀抱里,曹森做了个梦,他梦到星海中的一颗星所蕴含的能量释放出来,充斥到全身各处,他终于恢复了成年身体,带领着兄弟们杀尽无数怪物层层深入九坤大阵,重新封闭了阴阳通道,挽救了整个人类,被全世界奉为英雄,走到哪里都是鲜花美女,数不清的宴会酒席,他和兄弟们开怀畅饮,日子过的逍遥无比。

第二天早晨,让曹森尴尬的是,他又尿炕了。

杨馨笑眯眯的看着曹森,“小子,答应替我做三件事,否则……”

曹森一口应承,和这女人不必讨价还价,没有用的。他又找个机会告诉司马德,购买柴油发电机,让梅苑的电力系统完全和外界断绝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