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章 入口(勿忘国耻)
章节列表
第十章 入口(勿忘国耻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光栅尺的话:9.18,看到这个熟悉的日子,心里真有多种滋味。918,就要发,在这个吉祥如意的特殊日子里,全国有多少人喜结良缘?以后每年的今天,他们是庆祝结婚纪念日还是缅怀过去的抗日英雄、反思中华民族遭受的苦难?勿忘国耻,不是心胸狭隘,也不是陷入历史不能自拔,国耻,是要刻在整个民族的脊梁上!更不要说忘记!.......不多说了,免的影响大家看书的心情,嘿,希望,勿、忘、国、耻!!!

地厅里的人都愣住了。

曹森恍然,操,第二层的入口在头顶上!他为自己的发现高兴的拍一下巴掌,呵呵笑出声。

在绝大多数人看来,曹森是看到烟盒消失而笑,感觉他童真可爱。只有曹森的兄弟明白他有了发现。

腾飞不服气,你曹森不能处处都比我强吧?你能想到的,我腾飞一样能想到。他尽力不让曹森的笑声引导自己的思路,思考着烟盒没入山河图说明了什么。山河图是天地倒置,在山河图里来说,往上就是朝下,也就是说烟盒进入了山河图的地下,而九坤降魔阵的九层大阵不就是层层往下走,封锁住九幽通往人间的通道吗?腾飞明白了,第二层的入口不是在脚下,而是在头顶上。

丁海涛同样在曹森笑声的提示下想通了这个问题,心中既佩服古人布阵的巧妙,又佩服曹森脑子聪明,这小子脑子怎么就这么快?

腾飞把这个发现告诉老道等人,众人恍然大悟,都汇集到丁海涛脚下往上看,只有丁海涛站在梯子上往下看,品尝一把高高在上的感觉,不是我,你曹森腾飞谁也参不透这玄机,嘿嘿,老子最聪明!

我靠,地面上是什么?丁海涛哗啦把枪下肩,顺手上膛,大吼一声,“都靠墙站!木木出去!”

他看到巨石铺就的地面上荡起如水纹一样的细小波浪,荡漾开来有几十米长十几米宽,在波浪的顶端,正有某个东西要钻出来。

司马德反应极快,一把连梅芳带曹森抱起来往入口处跑。

在其他人没回过神来时,队员们手里响起一片子弹上膛声。

“听他的话,大家靠墙站!”腾飞高喊。

丁海涛扯着嗓子喊,“地底下有东西,很大!它在动!都快跑!贴墙!”

地厅中回荡着丁海涛的喊叫声,回音来回激荡震人耳膜,哄!回音高到极处如山崩地裂!

当一颗如三轮车车**小的巨蟒脑袋冲破地面后,众人才知道那声“哄”的巨响是巨蟒撞碎地面巨石的声音,地厅中一时乱石飞射,碎石如雨。

一些来不及躲避的异能者被乱石击中,登时骨断筋折。

巨蟒猩红的舌信嗖嗖的吞吐,晃动着硕大的脑袋,想完全钻出地面。

丁海涛居高临下看的清楚,据枪瞄准扣动扳机,XM8火舌怒射,弹夹里的30发子弹顷刻间倾泻到蟒蛇蛇头,一阵密集的噗嗤声,子弹全部钉入蛇头。

巨蟒吃疼,回首怒视,一双碧绿色的蛇眼像闪烁着鬼火的灯笼,凶光一闪,它作势威胁站在梯子上的丁海涛。

丁海涛飞快的换上一个新弹夹,嘴里怒骂:“看,我让你看,我操你二大爷!”

伴随着骂声,他手里的XM8再次吼叫,又是三十发子弹射入蛇头,但子弹似乎对巨蟒没有作用,巨蟒的头一拧,身子已经窜出一半,高昂着硕大的脑袋,略一停,挂着腥风直扑丁海涛。

地厅里枪声大作,只要有射界的队员手里的枪都在喷射着火舌,高度密集的子弹打的巨蟒身体乱颤,但它还是张嘴咬向丁海涛。

丁海涛手里攥着一枚手雷,狞笑着等着蛇头临近,挥手把手雷扔进蟒蛇的血盆大口,身子一个侧翻让蟒蛇咬空。

咚!就像用重锤敲响大鼓,蟒蛇的七寸处骤然涨起鼓成球形,隐隐透出手雷爆炸时的闪光,蛇皮接着又恢复原来的平顺光滑。

蟒蛇打了个嗝吐出一口浓烟,狂暴的甩着头,看准在地上翻滚躲避的丁海涛,直接用硕大的蛇头砸下去。

眼见丁海涛避无可避,石达一声大喝,震的地厅嗡嗡作响,他两步赶到丁海涛身边,一双闪烁着耀眼蓝色电光的手高高上举,硬是架住了蟒蛇的脑袋,双脚被沉重的一击砸的深陷地面达一尺有余!

有了这片刻的功夫,所有可以使用攻击异能的异能者同时发动了攻击,地厅里有如除夕夜空绽开绚丽的烟花,五颜六色光火交错,数不清次数的攻击统统落到巨蟒身上。

巨蟒实在架不住如此多的进攻,身子扭曲着缩回地下。

腾飞肩上扛着一具火箭筒,紧跟着巨蟒来到它钻出的地洞口,略一瞄准,一枚穿甲高爆火箭弹拉着长长的尾焰没入地洞,紧接着他就地翻滚躲离地洞。

地厅被火箭弹的尾焰照射的一明一暗,沉闷的爆炸声从脚下传来,又引起地厅嗡嗡的回音。

当回音消失后,一名队员小心的靠近洞口,先扔下一枚发光焰火,手持反光镜向下仔细观看,抬头向大家说道:“目标被消灭!”

众人欢呼,腾飞高声喊:“快找伤员!”

大家忙碌起来,到处检视伤员,不久后伤亡情况汇总到腾飞手里,还好,没有人丧命,只是几名异能者被石块击中伤势比较重。

三大门的异能花样繁多,有擅长止血治疗能力的异能者,配合着特战队员就地对伤员急救。

丁海涛找到石达:“老兄,谢了,没你我就成了肉饼。”

“甭那么客气,回头赔我双鞋就成。”石达向丁海涛展示一下被挤烂的鞋子。

“靠,真臭,你多久没洗脚了?”丁海涛捂住鼻子。

“毛病!”石达把破鞋甩给丁海涛,光着脚走开了。

香香站在洞口前用狼眼手电照着往下面张望,叹口气说:“大蛇啊大蛇,你哪天钻出来不好,偏要今天,你真是一条倒霉的蛇!”

密道外,曹森急的在梅芳怀里扭来扭去,刚才的战斗他不仅没份参加,连看的机会都没有,司马德跑的飞快,在丁海涛打完第二个弹夹的时候,他已经把梅芳和曹森抱到了地厅外。

郭敬笑着过来拍拍司马德说道:“兄弟,甭急,你没机会动手,我不是一样也没机会?”他明着说司马德,暗中安慰曹森。

司马德的回答让曹森差点背过气去,“兄弟,我不急,动手的机会有的是,可我就喜欢躲到一边,连热闹都不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