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九章 探阵
章节列表
第九章 探阵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交货日期一拖再拖后,刘三麻子终于把腾飞定购的枪械运抵东郊梅苑。开箱的时候,曹森由梅芳抱着,眼睁睁看着弟兄们拎出一杆杆全新的突击步枪,这枪看上去颇像科幻电影中的道具,那条拱桥一样从枪口延伸到瞄准镜基座的提把,模糊了步枪的轮廓,加上大量采用工程塑料,使这杆枪看上去又颇似玩具枪。

曹森咧咧嘴,险些哭出来,XM8!世界上最先进的多功能突击步枪!装备到他兄弟手中了,而他只能在梅芳怀里看着!

XM8没有它的大哥XM29那样强大的一体化火力,但它更轻便,更灵活,更便于维护,且有极强的战场适应能力。换上重型枪管、挂上100发的C-MAG弹夹,它就是班用轻机枪;换上加长精度枪管,它就是狙击步枪;换上短枪管,又成了紧凑型卡宾枪;再加上昼夜两用枪瞄、下加挂40毫米榴弹等等,就形成了这款真正模块化、功能集成、通用性强的出色XM8!

今后这一十八个兄弟在执行某些任务时,不用再像以前那样为了配置不同火力,装备多种不同的枪械,现在一杆XM8已经完全通用,区别仅在于枪管不同,再加上更轻、可以从侧面上弹的XM320榴弹发射器,他们战场上的生存能力和攻击性比以前又上了个台阶。

只是队里的专职狙击手曲江和姜波俩个人对XM8不屑一顾,还是钟情于HK公司的PSG-1,世界上唯一可以和手拉旋转枪机相媲美的半自动狙击步枪,而腾飞也给他们订购了。兄弟两个抱着枪爱不释手。

重新购置的科洛克手枪、微型转轮手枪以及霰弹枪反而无人问津,这些在一年前还是众兄弟的梦想;手雷、烟雾弹、震荡眩晕弹这些东西也被XM8夺去了风头。只是一些小巧的步兵地雷被几个队员摸了两下,很快也被遗忘。

看着曲江抱儿子那样抱着狙击枪,曹森嫉妒的想,这会儿如果问曲江,月儿呢?他肯定会反问:月儿是谁?

忽然曹森发现众多XM8中有杆M4,是谁这么念旧?转念一想他明白了,这是腾飞为他准备的,如果哪天他恢复了成人身体,那么这杆M4就是他上战场的伴侣,无需做过多的熟悉训练,抓起来就能打,但要给他杆XM8,他真可能要抓瞎。这小子想的还真是周到!曹森心里五味杂陈,说不出的懊丧,为什么星海不钻到梅芳或者香香肚子里?怎么就是我呢?

杨馨阴沉着脸,看着老公和他兄弟们欣喜若狂的样子,心疼这批枪的款项,400多万啊,就买了这几把破枪,想和他们说一下效费比,包括她老公在内眼睛一个比一个瞪的圆,嗓门可以吵到天上去。

她叹了口气,如果这些枪可以让老公和腾飞他们多一些安全,哪怕再花400万,她也认了。

从一个妻子的角度讲,杨馨实在不希望老公摆弄这些东西,她宁愿老公去嫖,去赌,这些至少不会危及生命,可现在为了曹森,所有的弟兄包括她老公都在玩命,还一个个甘之如饴、乐此不彼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,难道这就是铁血男人需要的生活?

反过来讲,如果自己老公扔下曹森不管,她还会爱他吗?杨馨没有答案。

“走了,走了,去试枪!”队员们兴奋的喊。

腾飞已经联系好警局的靶场,不当值的队员即刻就可以出发。

端着没有熟悉性能的枪械上阵,和自杀差不许多,队员们都明白这个道理,他们分批夜以继日的练枪,很快就让XM8形成了战斗力,在这期间腾飞在曹森的要求下,又让刘三麻子购买了最新型的避弹衣和防穿刺作战服,如此一来,从装备上讲,队员们可以算世界一流。

毕竟是年轻人,有了新家伙就想找地方试试火候,于是众兄弟有事没事就撺掇曹森出去逛逛,哪里危险去哪里,曹森如果能被谁绑架了更好,这样兄弟们就有了练手的机会。搞的梅芳见了队员就横眉冷对。

众兄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,三大门的人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,不同的是激动的对象不同,老道他们是对九坤降魔阵激动,那可是祖宗传下来最伟大最巧夺天工的阵法,修炼者们自然想细细研究。

既然两方人马都激动,曹森就顺水推舟,决定再探教学楼下的九坤大阵。而对老树皮所说关系天下苍生的事情,曹森等众兄弟也不可能不放心上,不管怎么说都是人类,谁也不想看着妖魔冲破封印横行天下。

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大队人马再次杀奔东山大学。

这次是有备而来,携带了不少撬棍和千斤顶,还有洞穴探险必用的工具以及救生用品,让三大门的人苦笑的是,腾飞用卡车拉了数辆脚踏三轮车,用来在密道中运输。

众人来到地下室,打开了老道和云婆婆设下的禁忌,再次面对那看似普通的木门。老道和云婆婆等人轮番上阵也没能让门打开,于是换郭敬出马。

郭敬一个大脚踹过去,门哄的打开,手电一照,郭敬有些傻眼,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仓库,里面堆满了杂七杂八的桌椅板凳,那宽阔的密道却不见踪影。

丁海涛把郭敬拉出来,关上门,把撬棍伸入门框下的缝隙用力上撬,门框纹丝不动,有戏!普通的门框早就被撬棍顶裂,现在不变形,说明这门的性质已经变了,不是仓库的入口,而是密道的入口。

四五根撬棍一起往上撬动,门框微微晃动一下,尘土扑簌簌往下落,再加两根,还是不成。

石达看的不耐烦,让众人闪开,他深吸一口气,手上不时窜起细小的蓝色电光,慢慢蹲下身,双手抄住门框,开声吐气,嘿!门框一点点竟让他提了起来。

旁边几个队员看着乍舌,这要有多大的力量?

石门中另有几个门人也走过来,双手一样有蓝色电光出现,同他们的门长一起往上抬门框,在刺耳的嘎吱声中,门框被缓缓提离地面。

几个队员连忙把**个千斤顶赛进间隙,用力摇动杠杆,替换下石门的人,在千斤顶的作用下门框被顶的越来越高,接下来众人一起动手,把带来的枕木垫到门框下,再用垫铁把千斤顶垫高,继续往上顶,重复多次后,门框终于被顶起一人多高。

香香好奇,这门怎么这样的沉?探头一看才发现,门框后边连着厚达三尺的巨石,整整一大块足有十几吨重。她实在想不明白,门正常开启时如何进入仓库。

金达锤把香香拉到一边小声说:“这叫千层门,坚硬无比,门后有不同空间,不能用常理去推测。”

香香似懂非懂点点头,“那咱们进去吧?”

“跟在你姐身边,别乱跑。”金达锤说着拉着香香走到梅芳身后。

这时众人正按照事先制定好的顺序进入密道,因为老道对上次发火有些愧疚,基本都听从腾飞和老树皮的安排,前进的队伍井然有序。

打头的是丁海涛的A组,以及异能者的甲组,丁海涛端着XM8心中美的要命,他二大爷的,老子是尖兵中的尖兵,怎么没有个怪物什么的出来让我开两枪?

可惜,密道一如上次那样,空荡而安静,没有什么需要他来两枪。

等丁海涛走出一百多米后,大队人马慢慢跟进,先是探索四周,确认安全了再继续前行。在入口处,依然留下了郭敬的C组和丙组以策应万全。

三个多小时后,丁海涛带领着A组终于走到了尽头,迎面是一面石壁,光溜溜什么也没有。沿着石壁走,慢慢就和后慢的人汇合。

因为石门中修炼者的异能力大多侧重力量,和腾飞他们比较和的来,就帮助腾飞建立临时指挥所,桌案、照明系统、简单的防御阵地很快布置好,柴油发电机也低鸣着转动起来,几盏探照灯把四周照的雪亮。

根据四下反馈的信息,一名队员绘制好了密道的平面图。

密道其实是两个长方形的广场相连组成,较大的广场上空是九坤降魔阵,四角有四尊貔貅石像,较小的广场空无一物,地面墙壁上方都是平整光滑的巨石组成。

腾飞一点平面图上较小的广场说:“天厅”,再点大的广场,“地厅”。

于是两个广场就有了名字,众人再说起方位来就方便了许多。

老道看了腾飞等人所带物品的确实用,所作所为也颇有道理章法,终于反省自己那天是莽撞了,道歉的话说不出口,便指挥自己的门人尽量配合队员们,到得后来,队员们除了保护梅芳曹森的B组,都成了临时工头,指挥着众多异能者,用三轮车把物资全部运进来,两台柴油发电机同时工作,大大小小的探灯散布在地厅各个角落,整个地厅的全貌终于展现在众人眼前。

不知何时,地厅里安静下来,所有的人都静静的仰望上方的山河图。当光线充足的时候,它才真正显现出它的壮阔和瑰丽。

山河图的伟大之处不在于宏大和细腻,而是它的逼真。图也只是称呼,实际它是立体的,是一个被缩小后倒悬起来的世界,它里面的河流像真实世界一样在流动,高耸山脉上的白云像真实天空一样在飘动,平坦草原上的青草也一样在微风下摆动。随便选一点、一片来观看,除了小,和实物没有任何区别,哪怕最细微的差别也找不到。

曹森也仰着小脑袋往上看,越看越心惊,这山河图不是凭想象制造的,它是整个中原地区严格按比例的缩影,除了没有人类城市和村镇,与真实的中原别无二致!

好家伙,造这么一个东西,要花费多少心血?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?就便是最专业的沙盘制作者,看到它都会羞愧的改行去当泥瓦匠。

渐渐的不少人都发现了这点,指指点点的说这是哪里,那是什么山,我家住在什么什么地方,众人越看越入迷,几乎到了浑然忘我的境地,于是就有人试图歪着头用平等的视线去看山水。

头这一动不得了,就感觉天旋地转、乾坤倒转,天当作地,地当作了天,身体突然间就没了重心,地厅里响起一片扑通、扑通的摔倒声。

三大门长和腾飞连忙询问情况,摔倒的人说明了原因,引起一片哄笑。

“好了,好了,不要看的太入神了,否则还会摔倒。”云婆婆的话没有说完,又是几声扑通。

大家又是一阵笑。

来之前,曹森让霍云和金达锤把老树皮讲过的内容,给三大门说了一遍,因此众人还有任务在身,那就是寻找进入第二层的通道。

这项工作腾飞等兄弟就没有插手的地方,要看三大门的本领了。

由于无线电设备在这里无法使用,通信全部靠人和人的对话,各门弟子来往向门长汇报情况成了麻烦,那几辆三轮车立刻成了抢手货。

看着众人忙碌,两个大厅又没有任何危险,丁海涛闲着无聊,就找腾飞商量带着A组到教学楼里转转,看能否碰到厉鬼什么的。

腾飞瞪了他一眼,一指在曹森身边飘来飘去的静哲,“想知道有没有鬼?好办,去问她!”

丁海涛看着飘动的静哲,突然就有了个主意,他凑到静哲身边陪着笑脸,“静哲啊?”

“什么?”静哲回头问。

“你怎么不飘到山河图里感受一下?”丁海涛出馊主意。

“这……不好吧?”静哲犹豫的说。

曹森听了心里暗骂,你这小子怎么不上去试试?又不是没带人字梯,自己往上爬啊。

静哲用目光征求曹森的意见,曹森摇摇头。

“不,我不去,这是神仙做的法宝,我是鬼魂,我不去。”静哲摇着头拒绝了。

香香蹦过来把静哲拉到身后,“你这个色狼,要上自己上,别忽悠我静静姐。”

丁海涛靠了一声,找两个队员架起人字梯慢慢爬了上去。

山河图距离地面有**米高,丁海涛脚下的人字梯升高后四米多,他探出半个身子也不过又增高了一米,还有三四米的距离,丁海涛再探手去够,还是碰不到。眼看着山河图上飘荡的白云就在不远处,他心有不甘,从兜里掏出一盒烟,轻轻往上抛,想看看烟盒从白云中穿过会有什么发生。

老道正在四下寻找线索,无意抬头看到丁海涛的举动,忙喊:“别扔!”

然而,烟盒已经脱手,在众人的视线中飞入一片稀薄的白云中,烟盒穿云而过,在就要碰到一处山峰时,突然消失不见!

另:应狐狸兄要求,周末增加一章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