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章 九乾锁(下)
章节列表
第八章 九乾锁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“这就是重点,”老树皮的语气逐渐严肃起来,“后来不是有伙和尚道士把辫子兵杀死,又互相残杀起来?最后死的那个道士留给一个中年人张玉牌,那张玉牌叫作‘九乾锁’,而你,曹森,就是那中年人的后代!”

曹森侧着头看着老树皮,揣测这是实话呢还是他在现编故事。关于某某谁的后代怎样,前人先辈如何,这样的情节电视剧里演的太多了,曹森并不相信老树皮的话。

“你仔细回忆一下,你家中有没有块用玉雕成的门锁?古人用的那种锁。”

老树皮这样一说,曹森倒是隐约想起父亲手里的确有这么个物件,宝贝的不得了,很小的时候他偷偷拿出来玩,不小心掉地上磕掉一个角,父亲为此还发了顿火。

“那就是九乾锁。”老树皮语气里少了分猥亵,多了分庄重,“九乾锁,锁乾坤,天下九州享太平!”

“你想打九乾锁的主意?”丁海涛阴着脸问,他可没想到一向猥琐的老树皮肚子里有这么多道道。

“我要九乾锁有什么用?”老树皮不屑的回答。

“说你为什么跟着我。”曹森问。

“知道了九乾锁用途,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。”老树皮再不看那三把枪一眼,眼里流露出时间沉淀的沧桑。

“梅芳在九坤降魔阵中说的没错,中原的确有段时间妖魔横行,就是那些草原民族在中原大肆杀戮的时期。修炼者穷百年之力,终于把妖魔赶回九幽,并创建了九坤降魔大阵。我们晚上看到的四尊貔貅和山河图,不过是大阵的一部分,是第一层。”

“大阵共分九层,在最底一层,有九龙缠绕的一颗万年日夜宝珠,吸收聚集了上万年的太阳精华,如第二颗太阳一样,日日夜夜照射着阴阳通道,防止妖魔再次窜入人间,那才是大阵的核心,也就是阵眼,我的目的就是那日夜宝珠。”

“你想偷窃宝珠?”曹森奇怪的问。

“对。那宝珠在入阵前就被拥有者珍藏,又在大阵中过了八百多年,已有近千年不见天日,无法吸收、补充太阳精华,早失去了原来的作用,还不如给我用一用。”

“你要那玩意有什么用?”丁海涛有点相信老树皮了,这家伙即便变成曹森的样子,不时也露出小偷的嘴脸来,说他是贼没人怀疑。

“别忘了,我是槐树精,在所有异种生物中,我们这类是最独特的,星海的能量我们无法利用,我们需要的是阳光,树没有不喜欢阳光的。等宝珠到我手里,我就让它白天和我一起晒太阳,晚上再让它给我晒太阳,这样我就可以24小时晒太阳,我的道行就会……”老树皮猥琐的嘴脸又流露出来。

“这些和九乾锁有什么关系?”曹森打断老树皮的美梦。

“嘿嘿,曹老大就是曹老大,一句话就问到点子上。”老树皮抓紧机会拍马屁,“那九乾锁说是锁,其实是把钥匙,打开九坤降魔阵的唯一一把钥匙。大阵九层,层层闭锁,上八层或许有其它方式开启,但关键的第九层,必须用九乾锁打开。前人留下这把钥匙,目的就是在日夜珠失去作用后,好进入更换维持大阵运转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直接偷出这钥匙,再去偷日夜珠?别告诉我你担心妖魔跑出来荼毒天下苍生。”丁海涛问道。

“嘿,你还真想反了,我还真就忌讳这个。”老树皮嬉皮笑脸的回答,“放妖魔出来我有什么好?我也算是天下苍生中的一个,那些妖魔一样会祸害我,何况它们跑出来,搞的民不聊生,美女就会少了许多,比如香香和梅芳这样的美女……”

“你他妈的闭嘴!”曹森怒骂。

老树皮一缩脖子,自己打了自己一嘴巴。

“你怎么知道森哥是那谁的后人?”丁海涛问。

“我当初发现了九乾锁后,就一直跟踪那中年人。我一个人的力量打不开九乾降魔阵,而且第九层需要阳气最重的人才可以进入,我一直在等机会,可惜,曹老大,你的祖辈没出什么人才,直到你这里,才……”老树皮看看曹森的脸色,不敢往下说了。

“你完全可以偷出锁再找个阳气重的人,为什么要等到现在?”丁海涛问。

“涛哥,这是要讲缘分的,哪能随便找个人就成?要不我至于等三百年?”

“既然这样,你就说说我祖辈的事。”曹森需要确认老树皮的话是否真实。

老树皮毫不打哏的把曹家三百年的家世说了一遍,和曹森从父亲那里听到的完全一致,甚至更加详细。

曹森看着老树皮越看越来气,这家伙竟然偷窥我们家三百多年,我靠!这且不说,在太峰山的偶遇肯定也是这家伙暗中安排的了,敢情我一直被这老树精算计着,从我祖辈起,到我这里,算计了足足三百多年,嘿嘿,老树皮,真有你的!

不对,曹森记起当初老树皮说,很多异能者之所以争夺那中年人,是因为他可以作为炉鼎,这会儿怎么又说因为玉玦?哪个才是真的?

“老树皮,你认为我年龄小不记事对吧?当初你在古道中怎么说的?”曹森眉毛挑动了一下,“你说我和中年人一样,是修炼者的炉鼎!”

老树皮被曹森森寒的语气吓了一跳,他可是知道这位老大什么都敢做,“曹老大,您听我说,您听我说!千万别动怒!那会我那么讲不是为了引出您星海的特点吗,其实您的先祖没有您现在的本领,我也就是那么一说,玉玦是真的,这次我说的是真的!”

老树皮被曹森锋利的目光看的越来越抽抽,干脆要缩到桌子底下去。丁海涛过去把他拎出来,枪口顶在后脑,“森哥,怎么办?”

“后边有锅炉房,烧!”

“等等!森哥,我知道你这是气话,再说,除了我以外,没人知道如何进入大阵的第九层,那日夜珠已经无效,要赶紧更换,否则大阵会被妖魔一层层突破,这可关系到天下苍生啊!”

“哼,天下苍生与我何干?就算那些妖魔鬼怪跑出来,我们兄弟也一样灭掉!这个世界是人类的天下,甭管什么东西,敢来惹我们,都是一个字:灭!”

曹森个头小,但豪气冲天,丁海涛兄弟三人崇拜的看着床上的小人,我操,这才是我们森哥,这就是我们的森哥!

丁海涛模仿曹森的口气:“老树皮,对你,也一个字:烧!”

“别别别……千万别……我还有用处……还有别的用处!涛哥,您烧了我,谁假扮森哥?”

“行了,老树皮,别装了,你根本就没害怕,涛涛,放开他吧。”曹森冷眼看老树皮表演,他知道自己离不开这个令人看不透的老树妖。

老树皮嘿嘿一笑,重新找把椅子坐下。

“老树皮,你说的九乾锁的确在我家,不过我给你说清楚,那锁让我小的时候摔了一次,掉了个角,还能不能用我可不知道。”

老树皮闻言脸色变的煞白,“老大你别……别拿我开心,那东西值钱的很,怎么会被摔了?”

“我骗你做什么,我那会才……六岁吧,哪分得清好坏,没砸成末就很客气了。”

老树皮泻了气,萎顿在椅子上,喃喃自语:“我等了三百多年,三百多年啊!”

“如果你想走,我不拦着你,只要保证不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就成。”曹森盯着老树皮,眉毛又是轻轻往上一挑。

丁海涛三人看到这个动作,三把沙漠之鹰有意无意的又对准了老树皮。

“唉!这就是命,”老树皮垂下的头慢慢又抬了起来,“曹森,你身上有很多奇迹,落入泥石流、山洪淹不死你,闪电劈不死你,星海那么多异能者不选择,偏偏挑中了你,俺相信你身上还会有奇迹发生!九乾锁在你家安安全全保存了三百年,却被你给毁了,肯定有机缘因果,你也肯定逃脱不了和九坤降魔阵的关系,如果你不能帮助俺完成愿望,俺槐崖子不信能有第二个人做到,俺跟着你了!”

沙漠之鹰的枪口垂了下去,老树皮偷偷松了口气。

“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”丁海涛笑嘻嘻的问,“槐崖子?坏芽子还是坏鸭子?”

“嘿,那是俺以前闲得无聊,自己给自己起的道号,还是叫我老树皮吧,这个显的亲切。”

“那你说说,九坤降魔阵的九层阵法,都有些什么内容?”曹森问道。

“这我哪里知道?”老树皮理所当然的反问,看一眼曹森的脸色,他连忙补充,“大阵第九层的事情,我是听那道士说的,他说完就死了,其余的我没机会问。”

“不对吧?老树皮,”丁海涛怪声怪腔的问,“你要是不了解个透彻,你会相信道士的话?你怎么就肯定那什么阵里有你要的东西?”

老树皮唉声叹气的说:“都说了吧,啥也瞒不住你们。我有个师父,和我一样木身成人,有四千年的修行。他修炼到紧要关头时,被一窝白蚁怪盯上,师父打败了蚁怪,自己也被咬的千疮百孔,偏偏又赶上一个月的连阴天,没有阳光让师父恢复元气……他临走的时候告诉我关于日月珠和大阵的事情,我就上了心,四处寻找大阵所在地,最后就得到这么点线索。”

曹森看老树皮伤心的样子似乎不是假装,不过他也没有完全相信老树皮的话,这个千年树妖,从认识到现在,谎话说了一火车,真话不到半箩筐,谁要是相信他谁就是无知幼儿。

另:请朋友们花几秒钟的时间,到投票处选择喜欢的灵异类型,谢谢大家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