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章 九乾锁(上)
章节列表
第八章 九乾锁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对于一十八名队员来说,今晚碰到了两个第一:一个是全体人马第一次身上没有一把枪;第二是救人后第一次被训斥。

这让所有弟兄很不舒服,非常的不舒服。良好的纪律感让他们没有谁对老道出手,但这笔帐是记下了。

梅芳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她轻轻的说:“达济道长,云婆婆,你们看纠缠我表妹的东西是不是从这密道里跑出来的?”

“肯定是!”老道气咻咻的回答,“要不是有些人干扰了我,早找到那东西把它消灭掉,夫人,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你的表妹以后还会受到纠缠。”

“道长,事情已经这样了,你看有什么办法帮我妹妹一下呢?”

云婆婆从手上褪下一个木镯递给曹森,“这个物件能避邪,就送给月儿姑娘吧。告诉她没什么好怕的,这镯子老太婆带了几十年,百无禁忌。”

“我代妹妹谢谢云婆婆了。”梅芳知道云婆婆随身戴的事物肯定不同凡响。

老树皮的眼睛眯了一下,他认出那镯子的来历,乌凤镯,好东西啊!

曹森把玩了一下,伸鼻子闻了闻,一股辛辣的气味让他打了个喷嚏。

梅芳趁机说:“咱们走吧,这里太凉,时间长了木木受不了。”

云婆婆和达济老道联手在地下室布下禁忌,无论人或者其他别的生物,想进入就变得非常困难。

众人护拥着母子俩人走出教学楼,但心思还都在刚才的地下室里。

腾飞想的是以后找个机会,弄几辆越野机车开进密道中探索一番。

老道的想法雷同,不过他是要用双脚去丈量密道的每一个角落,更要把九坤降魔阵研究透彻。

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上大学是梅芳一生的遗憾,她并不想再去女生宿舍,让一个队员替她把镯子转交,梅芳等人直接返回东郊梅苑。

临行前,腾飞交待一直等候着的马爷,让那位副校长把地下室封闭,没有他的同意,谁也不能进入。

腾飞回到梅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刘三麻子从被窝中提溜出来,让他紧急购买军火。

“飞哥,你以前不是说以后要做正当生意,我把以前道上的关系都掐断了,你让我到哪里去淘?”刘三麻子苦着脸说。

“钱!只要我们有钱,你爱去哪买去哪买。”

“飞哥,你们不是在编的特警吗,给政府要啊!”

“那些枪是警用枪支,拿出去还不够丢人的,我要的是军用懂吗?”腾飞想起老道当时的态度,恨的咬牙切齿。

“知道……知道了,老大,您给我列个单子,我一个星期后交货……不……是提货!”

腾飞啪的把一张写满字的纸拍在桌子上走了。

刘三麻子拿起纸一看,愁眉苦脸,这些东西大多是那些军事强国刚刚列装的武器,搞到的难度很大,有些东西就是有钱也买不到,不是说威力有多大,而是涉及到军事机密。

唉!他长长的叹口气,惆怅的掏出手机。

另一间屋子里,郭敬在给马爷通电话,“听好了,给你一个月,我再要一千万……筹不到?那你就给我去抢银行!”

这次东大之行,让兄弟几个受了点刺激,尤其赤手空拳面对老道等异能者时,竟有种无助感。这使他们察觉到了自己的致命弱点——枪,枪既让他们变得强大,又使他们虚弱,当失去了枪以后,他们就像被剥光了衣服的孩子,根本无法和异能者抗衡。这才促使腾飞等要大肆购买军火,而且要更具杀伤力的武器。

今晚和达济老道之间的误会和冲突,让曹森想了很多,也同样在考虑这个问题,他思考着如何给兄弟们配备一种有效而贴身的自卫武器,这种武器要有足够的威力来威慑敌人,同时又无法被他人抢走,天底下有这种武器吗?

曹森先把各国装备的最先进的武器统统过了遍筛子,没有他想要的,再先进的武器不握在手里也等于零。除非像异能者那样,身负异能,这东西通常不会被剥夺,可以随时使用,人到哪里就跟哪里。那么如何才让兄弟们也有异能呢?

曹森自然就想到了星海,如果星海能使普通人变成异能者,他马上就把星海分成十八份送给十八个兄弟,可霍云和金大锤都说不行,异能者或天生,或因说不清的原因拥有异能,而且都是被动的拥有,还没有谁主动得到的过。即便三大门的门人,也不是随便找个人传授法术,这个人就可以拥有异能力。三大门是搜罗天下已经拥有异能的人,然后根据各弟子的情况加以指点和提高。

想来想去,曹森认为还是自己肚子里的星海最有可能帮助兄弟们,近水楼台先得月,我不用星海帮助自己兄弟,却让三大门的人沾光,我脑袋进水了?不过这个事情虽然紧迫,却不是当务之急,老道今晚的表现,让曹森感觉到要尽早解决一些问题,尤其是身边的隐患。

“静哲,你帮我叫一下丁海涛。”曹森对飘在自己床上的静哲说道。

丁海涛进来曹森给他耳语了几句,丁海涛点点头,出去片刻后老树皮走了进来。

曹森先问星海能否像他想的那样利用。

老树皮思索着说:“按理说不是不可能,星海是一种能量体,只要能控制这能量,就可以当做武器使用。”

曹森大喜,“那如何使用?”

“公子啊,”老树皮为难的笑了,“你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用,我怎么知道?”

“我看你知道的不少,”曹森趴在床上瞪着老树皮,“在古道,在太虚幻境,还有很多次,你的见识和阅历都让我吃惊啊!”

“人老了,自然就多知道一点事情,公子,我可是活了一千多岁。”

“好,你就给我想个招,把我那十八个兄弟都变成异能者!”

“这……好……容我想一想,回头再给你答复。”

“还有个问题我现在就想知道答案。”

曹森突然大叫一声,丁海涛带着两个队员应声而入,门外还有几名队员在晃悠,那些异能守卫却都不见了踪影。

尽管队员们在东大地下室损失了长短武器,但还有备用手枪。曹森做了个手枪的手势,兄弟三个掏出沙漠之鹰对准了老树皮。

梅芳和静哲在一边颇感意外,这是为什么?

“老树皮,我想知道,你为什么要跟随我?不要告诉我为了钞票为了享受,你变成我的样子,连三大门的人都发现不了破绽,单凭你这手,就不愁吃不愁喝。今天你或者编个能骗得了我的借口,或者把实话告诉我,说吧。”

老树皮惊慌的看看四周,“老……大……曹老大……这是唱的哪一出?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老树皮什么时候害过你?老大,我是真对你有感情啊!”

曹森不耐烦的一皱眉,“妈,静哲,你们先出去一下。”

梅芳愣愣的看着床上那个霸气十足的小人,感觉既熟悉又陌生,甚至于把老树皮变化的假曹森和他重合成一个人,直到被静哲冰凉的小手拉出卧室,她还在**。

“别……别……老大,别这样,我老树皮对天地发誓,绝对没有害你的意思,从来没有!”老树皮真有些慌了,他不是没领教过曹森的霹雳手段。

“今天你不把底交给我,老树皮,你是别想离开这屋子,你知道的太多了!”曹森身上久违的杀气又散发出来,“或者你杀了我们兄弟四个。”

丁海涛三人的手指已经搭在扳机上,甚至已经预加了扳机压力,食指只要再轻轻移动分毫,三颗大威力子弹就会飞向老树皮的头颅。

老树皮一头大汗,“好,我说!”

他偷眼一看,三把沙漠之鹰没有因为这句话有丝毫的移动。

“曹森,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,当年有股辫子兵在太峰山杀死很多百姓?”

“说重点!”曹森不想听故事。

“这就是重点,”老树皮的语气逐渐严肃起来,“后来不是有伙和尚道士把辫子兵杀死,又互相残杀起来?最后死的那个道士留给一个中年人张玉牌,那张玉牌叫作‘九乾锁’,而你,曹森,就是那中年人的后代!”

另:书评都是好书评,无奈手里精华数量有限,朋友们不要怪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