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章 貔貅(下)
章节列表
第六章 貔貅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作战最忌讳对地形一无所知,失去了地利,仗还没打就已经输了一半,更何况单兵电台也失效,他毫不犹豫的下令,“停止前进!”

特战队员即刻停住脚步,自然的形成一道环形防御圈。

甲乙两个异能者小组经过两个多月的训练,也习惯听从军事化的口令,个别人犹豫一下后也跟随大家停了下来。

老道不耐烦的问:“怎么了?怕了?怕了就出去等着!”

腾飞示意老树皮过去和老道交涉,他自己指挥着A组和甲组四出侦查。

老树皮慢悠悠走到老道近前,张嘴就是一串战术用语,把老道喷晕,然后指出贸然突进的危险,最后客气的请老道稍等,让队员们侦测完毕,再行进不迟。

老道想反驳,云婆婆拽了他一下,“小心使得万年船,等一会就等一会吧。”

方才进来的弟子已经向他们汇报过,说进来后往前走了很长时间,还是没看到尽头,但没有向四周察看。

老道被腾飞他们压制很久,因为在现代武器面前特异功能并没有多少优势。今天终于碰到异能者擅长的强项,面对虚无缥缈的鬼魂,枪械没有作用了吧?也该他风光一把,老道哪里肯再容忍,坚持要继续往前走。

腾飞不为所动,稳稳站在当地不动。

老道忍无可忍,手里的拂尘发出耀眼银光,托着拂尘的手五指急速弹动,构成一个个复杂的手印幻影,原本五六寸大小的拂尘瞬间变大,足有一米长短,银亮的拂丝流动着点点寒光,他一挥拂尘,在黑暗中带起一片流光溢彩的虚影。

“有胆量、想除妖降魔的就跟我走!”说罢抢先往前走去。

眼看一行人就要闹分裂,曹森适时说话了:“老道,抱抱!”

奶声奶气的童音在黝黑静谧的仓库中显得分外清脆。

老道脚下一滞,叹了口气返身来到梅芳面前,看着虎头虎脑的小曹森,老道终于想起眼前这个小家伙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老道,给我玩。”曹森依小卖小,指着老道手里的拂尘说。

“木木,要叫爷爷。”梅芳教训曹森。

“嘿,这小家伙生下来辈就大,啥时候叫过我爷爷?”老道说着把拂尘塞到小曹森手里。

曹森刚说了个“抱抱”,这种完全的幼儿语言他第一次使用,说起来浑身别扭,而老道的拂尘入手冰凉,又颇沉重抓在手里很不舒服,曹森很干脆的扔到地上。

老道虚抓一下,拂尘自动跳回手中,“那就等等吧,唉,贻误战机啊!”

就在这时一个搜索队员回报,“东西南北各自发现石兽,甲组队员说是镇邪用的貔貅(音:皮休)!”

貔貅?貔貅是什么?曹森不懂这些道家常用的事物。

老道沉思一下,“快,看脚下,有没有文字图案!”

异能者们忙碌起来,光柱在地面上照来照去,看到的都是光滑平整的条石板,当年修建这庞大的密道显然极费人工,但石板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老树皮却拿把最小号的狼眼,一束细长的光柱往上面照,自言自语的说:“好像上面有点东西。”

他身边的几个人闻言也往上照,立刻响起几声惊呼,接着越来越多的光柱投射到上方,慢慢让天花板的样子显现出来。

头顶上哪里是什么天花板,完全是一幅倒悬的立体山川河流图,一直延伸到光柱照射不到地方,不知道这图究竟有多宽广。细看上去,青翠高耸的群山,波涛汹涌的长江大河,平坦广阔的沃野,在几十条光柱的照射下分毫毕现,此时的众人有种空间错觉,仿佛不是站在地上仰望山河,而是立在万米高空俯瞰大地!

老道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九坤降魔阵……这是九坤降魔大阵!”

云婆婆高举双臂,想用手去触摸,又怕亵渎了大阵,患得患失犹豫不决,激动兴奋的说不出一个字。

所有的异能者,就像远古先民看到了自己崇拜的图腾,对头顶的山河顶礼膜拜。

梅芳也不例外,以至于精神过于集中在上方,双手失去力量把小曹森摔落地面浑然不知。

曹森被摔的直咧嘴,他妈的,不就是一个倒过来的沙盘吗?至于吗?

腾飞等人虽然惊叹山河的逼真,但终归还能正常思为行动如常,司马德抢先一步把小曹森抱起来,手臂稍稍用力让曹森贴在他胸前,那里正好挂着一枚手雷,把曹森硌的又是咧了一下嘴。

“小子,再缠着我媳妇,小心我阉了你!”司马德难得抱着曹森,心里竟有些发怵,嘴上硬身上不自在,小心翼翼生怕再摔着他。

“小子,再废话,我明晚就爬你床上去!”曹森哪里会怕司马德的威胁。

靠!司马德真想把曹森扔地上,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说:“你小子早晚要结婚,闹洞房的时候就算我七老八十拄着拐棍,一样欺负你媳妇!”

腾飞咳嗽一声,狠瞪了司马德一眼,手指一点,示意司马德把曹森还给梅芳。

司马德乐意从命,抱着曹森的感觉还不如去抱个地雷。

梅芳依然沉浸在九坤降魔阵中,机械的接过小曹森,眼睛还是看着上方。

曹森轻轻拍拍梅芳的脸,梅芳一个激灵回过神,“好厉害的降魔阵!”

腾飞问:“镇压妖魔的?”

“对,传说很久以前,中原妖魔横行,民众苦不堪言,当时有九位顶尖的修炼者,联合天下同道把妖魔鬼怪逼入阴府,以自身血肉化作九州山河,形成九坤降魔阵,永世镇守阴府和阳间的通道,”梅芳用虔诚的语调说道,“自此九州大地重新获得安详,人民安居乐土。”

“没错,”云婆婆接过话题,“这九坤降魔阵,以九位修炼者的魂魄为引,汇聚了中原九州的灵气,和九州大地血脉相连,重逾万万斤,是天下第一奇阵,只要天地间山峰不到,江河长流,这大阵就会如常运转,是最坚固的封印,根本没有可能被冲破。”

“那么在四角的貔貅雕像又是干什么用的?”腾飞问。

“貔貅在诸多避邪瑞兽中是最凶猛的一种,古人常用它来镇墓,极少有人用四只貔貅来布置阵法,当然也不是没有,这九坤降魔阵就是最有名的一例。”云婆婆详细的解说。

“真没想到,可以在这里看到传说已久的九坤降魔阵,”老道感慨万千,“那么咱们脚下踩的地方,很可能就是阴阳界的出入口。”

众人想到在脚下可能有无数的妖魔鬼怪,都不由自主的挪动一下脚。

曹森听着心里渐渐有些疑惑,如果真如云婆婆所说那样,那么这什么阵应该隐藏的很隐蔽才对,或者有什么强力护阵的神物守卫,怎么这些人轻轻松松的就走进来?

他飞快的核计一下,要快点离开,老话不是说:万物反常即为妖吗?有妖就有麻烦。从战术的角度考虑,这里也不适合久留,阴阳交会处,肯定是风头浪尖,更主要的是队员们对这里一无所知,那个诡异的高跟鞋还没搞清楚,真要出状况肯定要吃大亏,不赶紧走人在这里蘑菇什么?

曹森清清嗓子,奶声奶气的大声说:“妈妈,我怕!”说完他偷偷给自己来个嘴巴子,妈的,这种话说起来实在让自己恶心,如果可能,他最想说的是:兄弟们,撤!

梅芳安慰曹森:“乖,不怕,这么多叔叔爷爷还有奶奶阿姨陪着你,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腾飞明白曹森这样说一定有用意,就顺着曹森的话接着往下说:“夫人,这里阴气太重,对公子身体不利,还是出去吧。”他手一挥,不等梅芳同意,特战队员们拥着她向外走。

香香赖着不想挪地方,被司马德抓住拎着就走,她想大喊大叫,司马德毫不客气的把嘴给她堵上。

霍云和金大锤都犹豫了一下,两个人还是跟随走了出来,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相当难的决定。

老道和云婆婆不想离开,九坤降魔阵对修炼者来说有太强的诱惑力,而腾飞说出的理由两个人又不好反驳,老道就说:“也好,请夫人在出口稍等片刻,我们马上就出去。”

梅芳应了一声,被队员们簇拥着越走越快,很快来到入口,只见C组的队员都在,而丙组的人却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