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章 阴魂不散(下)
章节列表
第五章 阴魂不散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老树皮双眼放光慢慢凑过来,紧盯着香香的纤纤玉手,小心的说:“丫头,我扶你起来,但不许耍花样!”

话音未落,一个透明的能量球高速撞进他怀里,一阵天旋地转后,老树皮已经躺在一片冬青丛中。

“哈哈,”香香开心的跑掉了。

老树皮艰难的翻个身爬起来,看到几个异能者走过来,立刻做出气宇轩昂的样子,忍疼在花园里龙行虎步。

曹森回到卧室,让梅芳撵走服侍的人,对郭敬说:“曲江怎么回事?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一点小麻烦。”郭敬的双眼不敢看曹森。

“郭敬!你不会撒谎,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“嘿,我是他妈的不会撒谎,但我就他妈的不告诉你,你能怎么样?”

旁边的梅芳险些笑出来,这个郭敬还真会耍赖皮。

曹森知道郭敬的性子硬,但极重兄弟感情,从这方面寻找突破口一准没问题,“郭敬,如果你换作我,你怎么想,你怎么办?曲江和其他兄弟一样,拿命护我的命,他有难处,我帮不了他,我怎么安心?晚上怎么睡的着?”

“我告诉了你怎么样?腾飞带了一组的兄弟去过三次都没搞定,你怎么帮他?”郭敬反问。

“少废话,你说了,就知道我怎么帮他!”

“她媳妇被鬼缠上了!”

梅芳一愣,鬼?什么鬼?

曹森却紧跟着问了一句:“地点?”

“东山大学女生宿舍楼。”

“郭敬,你马上给我准备几张东山大学的照片。”

到了晚上,曹森抱着几张照片大吵大闹,非要去照片上的地方,任谁劝说都没用。

三大门的人哪里敢让曹森晚上出门?打星海主意得人可不仅仅是人类,很多夜间才可以出来的生物一样喜欢星海。老道等人用尽了手段也没能劝住曹森,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连平日里吸收星海能量的时间都错过了,曹森还是坚持去。

老道追究照片的来历,郭敬就说这是自己大学时期的纪念照,无意中让木木公子发现。这样解释,老道也无可奈何,只是下令把所有不想干的图片画册统统处理掉,万一公子再看中国外某个国家,甚至是月球、火星,那如何是好?

图片处理掉了,问题还是没有解决,曹森不依不饶的要去东大。无奈,众人只好同意。只是这出行的规模就大了,三大门把所有善于在夜间作战的异能者都派上,尤其会驱鬼降妖法术的人,全部跟随曹森外出,除了石达看家,达济老道和云婆婆也加入护驾行列。因为腾飞带着一个小组已经在东大,老树皮充当指挥的角色,倒也调度得当,八十余人乘坐二十几辆汽车,浩浩荡荡杀奔东山大学。

在曹森的专用保姆车上,香香幸福的拉着女鬼静哲的手,“好姐姐,要是发现了恶鬼,你可先告诉我,我的能量球还没打过鬼呢!”

静哲微笑着答应了。

郭敬对曹森翘起大拇指,你行,几张照片就引来这么多人。

曹森心里却不轻松,腾飞还有一干兄弟不是没和鬼交过手,当初静哲也不好惹啊,可这次他耽搁了五六天还没有搞定,不知道碰到的是不是教学楼里那个神秘的厉鬼,联想在教学楼遇到的奇怪诡异事件,尽管有诸多异能者跟随,曹森预感这次未必轻松。

他做个手势,让郭敬和腾飞电话联系,安排深夜进校园的事宜。

车队到达东山大学后,马爷已经等候在校门口,还有东大的一位副校长。这位副校长负责东大的基建工作,曾用100多万盖了三间东倒西歪的平房,在东大名声极差。两个月前,丁海涛带着一个异能者拜访过他后,就染上一种什么人都治不好的怪病,被马爷手到擒来,自此敬马爷为天人,曹森因变故不能上课的事,就是他在马爷的嘱托下给抹平的。这次曹森等人入校,也是这位副校长安排的,借口是梅夫人百忙之中来探望表妹,这位表妹,就是曲江的女朋友。

副校长瞪大眼睛看着长长的车队,心中惴惴不安,不知道来的这位梅夫人有多大的来头,后悔没有发动女生对宿舍楼进行大扫除。

数十道雪亮的车灯刺破东大宁静的夜晚,车队长龙般停在女生宿舍楼下,车门的闭合声此起彼伏,下车的人或精悍,或高傲,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,护着梅芳抱着小曹森进入宿舍楼,那位副校长连上前搭句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云婆婆和老道自然不知道此行的真正目的,他们以为来这个女生宿舍,不过是遮人耳目的手段,梅芳也真有个表妹在这里读书,这一切都是为了木木。却不知梅芳连表妹的模样都不知道。

先是几名队员和异能者进入一间宿舍察看了一遍,然后梅芳抱着小曹森走了进去。

事先曲江已经得到腾飞的通知,和女友交待好,看到抱孩子的女人就叫表姐,女人名字叫梅芳,孩子名叫木木。

梅芳按照曲江的暗示,优雅的坐在一个女孩的床边,把小曹森放到床上,握住女孩的手,“妹妹,怎么了?生病了?”

女孩脸色蜡黄双眼深陷,无神的眸子看着美丽和蔼的陌生女人,她身上那股雍容贵气让女孩一直惶恐的心感到了安全和依靠,不由的抱住梅芳放声大哭:“姐姐,好姐姐,你救救我吧!”

“好啦,姐姐在这呢,什么事都好办。”自从当上小曹森的妈妈,梅芳的冷冽一扫而空,温柔成了她的标签。

女孩呜咽着说不出话来,干脆整个人趴到梅芳怀里痛哭。

梅芳抱着女孩,不忘记照顾小曹森,随手用被子把他的腿盖上。

曹森不满的掀开被子,不耐烦地看着大哭不止的女孩,心中抱怨,哭,就知道哭,哭能解决问题?不过,曲江这小子眼力不错,这女孩长的不赖。

“夫人,”曲江上前一步期期艾艾的说,“月儿可能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。”

“嗯?曲江,你做我保镖时间不短了吧?”梅芳似笑非笑的看着曲江,“和我妹妹谈朋友,你可从来没告诉我一声。”

这话是说给门外的云婆婆和老道听的,免得事后他们怀疑什么。可是他们现在就怀疑上了,是怀疑曲江和梅芳“表妹”谈朋友的动机,也许是曲江为了进一步拉近和梅芳的关系,才特意去交接这位月儿妹妹呢?

曲江性格内向,虽知道梅芳此话的用意,却不知道如何圆谎,只能低下头装害羞。

“好啦,说说看,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敢来惹我的妹妹?”梅芳做起戏来出神入化,也许女人天生就是最好的演员。

月儿和曲江还未及说话,月儿同宿舍的舍友们七嘴八舌的讲了起来。

“我知道的,有个色鬼,天天晚上缠着月儿,让她做噩梦。”

“不对,是传说中的男狐狸精缠上了月儿。”

“你们都说错了,是吸血鬼看上了月儿,昨晚我还在窗台上看到一件长长的斗篷,唰的飘走,和电影里的一样。”

“唉,不管是什么,自从机械系01级那几位铁血硬汉毕业后,咱们东大就不素净了!”

这话曹森爱听,没想到都毕业半年多了,还有女生记得他们哥几个。曹森对着那女生笑了笑。

那女生对小曹森很感兴趣,“这么可爱的小宝宝,来让阿姨抱抱!”

曹森脸一冷,扭头不理会她。

“夫人,是这样的,”曲江向前一步说给梅芳或者是曹森听,“八天前,月儿晚上下自习回宿舍,离开教学楼前一个人去了趟厕所,她听到一阵奇怪的高跟鞋的声音,之后每天晚上都听到那声音,忽左忽右,忽前忽后,就是找不到声音的来源,有时那高跟鞋的声音从校园一直响到床跟前……”

“别说了!别说了!”月儿哭着说,“姐姐,就在昨晚,我又听到那声音,啪哒啪哒的,一步步走上楼梯,走到门口,门也没开,直接走到我床前,呜呜……姐姐……吓死我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曹森听了知道此事绝对不简单,当初他们兄弟就曾经碰到过怪异的高跟鞋声,静哲说过那不是她弄出的声音,那么是谁?这次又出现了,一定要查清楚!他装作害怕的样子扑到梅芳怀里,用极低的声音对梅芳说:“云婆婆、老道。”

梅芳明白曹森的意思,是让云婆婆和达济老道出手解决此事,她便拿起架子冷冷的说:“好啊,欺负到我妹妹头上了,胆子真不小呢,这事不解决好,我就住这里不走了!”

云婆婆和老道听了,差点喊出来,不走了?住这里?这哪行?大学虽然是高等学府,但也是鱼龙混杂的地方,而且这里有些风吹草动就会在社会上引起关注,这里环境的复杂程度很难保证曹森母子的安全,什么也别说了,动手查吧。

对于异能者来说,碰鬼遇怪虽不是经常,但也不像普通人那么稀罕,所以老道和云婆婆并未像常人那样紧张,两个人命令传下去,立刻有十多名门人分散在黑茫茫的校园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