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章 阴魂不散
章节列表
第五章 阴魂不散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随着时间的推移,曹森在梅苑中已经度过两个多月。期间没有发生一次偷袭事件,好像除了梅苑中的异能者外,没有谁在意曹森肚子里的星海。

在霍云的要求下,他摆脱了木木父亲这一令他尴尬的角色,对三大门的人解释说,木木的父亲已经过世,以前为了提防异能者、更好的保护木木他才扮演了这个角色,现在自然不需要扮演下去。

霍云之所以有这样的要求,是因为和梅芳做名义夫妻给霍云带来不少的压力,梅芳进入母亲角色后成了温柔型女人,当女人温柔的时候独有一份美丽,更何况她原本就美丽,霍云还没有学会如何与美女相处。去掉这个身份,霍云轻松了不少,尽全力提高自己的异能,期望将来能帮助曹森做些什么。

那三十名异能者已经被训练的有些起色,腾飞就把他们编成三个组——甲组、乙组和丙组,同队员的ABC三个组搭配守卫小曹森,这样不当值的组员可以休息一下。

而天林公司的总经理终于被腾飞找到了合适的人选——刘三麻子,就是那位倒卖军火的贩子。此人有胆量,有生意头脑,成为刘总后,拿着大把的钞票很做了几笔钻法律空子的买卖,有腾飞的支持,马爷的帮助,这几笔买卖干的火爆,黑白通吃。有想惹事的,马爷立即出马摆平。这样,天林公司就有了实际的贸易,而不是一个空架子,花起钱来也就有了底气。

杨馨和曹森报了一下账,账面上的资金竟然到了一千万,这个数目在大公司也许不算什么,但在天林公司来说,是实打实的纯利润。经营几乎没有成本,维持公司的费用也寥寥无几,真正说起来,天林公司的雇员就两位,总经理和财务。所以这一千万想怎么花就怎么花。

曹森和腾飞一商量,开始全面执行腐败异能者的政策。先购入大批轿车,想出门的不许打车更不许步行,只能开公司的车外出;想穿衣服的,不能简朴,只能穿公司提供的名牌;想吃饭的,不能节省,每顿只能吃一百元以上的标准餐;想通信的,不准靠喊,一律最新款原装进口手机。

老道他们想拒绝腐蚀,但梅芳出来说话了:你们既然是天林公司的一员,就要维护公司的形象,除了衣食住行有要求,其他自便。

既然梅夫人说话了,提供的物品用起来又的确让生活更舒服便捷,三大门的人也就接受了。于是梅苑的空地上,一时兴起了学车热。只是异能者学车和普通人不同,他们更喜欢用自己的超能力去控制车辆。

做到这些,曹森就让腐败行动暂时终止任其自然发展,这个老于世故的周岁幼儿这样给兄弟们解释:过犹不及,你上赶着往上送好东西,送多了就送出毛病来,也能送出警惕心,慢慢来,很快他们就习惯并喜欢上这样的生活,提出新的要求,人心永远没有知足的时候。

时间慢慢改变着三大门的人,也在改变着梅芳。她就像一个越来越有经验的母亲,对小曹森已经不是分秒不能离开,当她累的时候,霍云或者香香等亲近的人都可以领着小曹森在梅苑转转。

这天,曹森由香香领着在后花园里散步,十几名特战队员和异能者混合组成的保镖不远不近的提供保护。

走着走,香香忽然蹲下身来抱着曹森,看上去像是给曹森整理衣服。

香香把嘴巴贴到曹森耳朵上:“森哥,我有件事想求你。”

香香不仅用“森哥”称呼曹森,而且语气也是难得的恭顺。

“为了你姐姐吧?”曹森小声回答。他声音稚嫩,但语调里透出世故。

“是的,我姐姐她……”香香说着眼圈红了。

“别哭!”曹森低声但威严的命令,“拣重要的说!”

“你能答应以后好好对待我姐姐吗?”香香深吸口气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

“我照顾她一辈子!”曹森肯定的回答。

“我姐把你当成她儿子,你不生气?”

“只要我不变回成人,你姐就是我妈!”

香香大喜,狠狠亲了小曹森一口。

“你姐以前受过什么刺激?”

“不知道,”香香很聪明,换个姿势抱着小曹森,看上去像是在给曹森讲解地上刚刚发芽的小草,“这事只有金大叔知道,我问过他,他什么也不说。”

“过去的事情无关重要,香香,重要的是,以后你姐有我照顾!”

“嗯,那我就放心了,我平时看着我姐那个样子,我……我心疼死了!”香香说着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。

曹森连忙装作亲吻香香的样子,让苦涩的眼泪流到嘴里,他的心里也是苦涩的。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仿佛没心没肺的丫头,对她姐姐的处境如此挂心,看来很多时候她都是在演戏,为她姐姐在演戏。

香香控制了情绪继续说:“请森哥转告腾飞他们,我代我姐谢谢他们了!他们都是好人,没有一个笑话我们姐妹的。”

“香香,他们几个,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比那个老树皮好不到哪里,”曹森试图转移香香的注意力,“我让你姐收押这三个月里,老树皮没对你耍流氓吧?”

“哈,他敢!”提起老树皮香香就眉飞色舞,平日里老树皮不仅没有骚扰她,而是她骚扰老树皮,香香喜欢勾起老树皮的**,再看他不敢动手干着急的样子,因为老树皮一直以曹森的面目出现。

“嗯,对了,森哥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,你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!”香香由老树皮身上联想起一件事。

“说。”

“好像腾飞他们有什么事情瞒着你,前几天你一个兄弟一直阴着脸,就像家里死了人一样……”

“放屁!”曹森呵斥,“什么家里死了人,那是我兄弟!说,他是谁,怎么回事?”

香香扁扁嘴,继续说道:“他叫曲江,好像他的女朋友碰到什么麻烦。”

曹森略一回忆就想起,已经五六天没看到曲江了,“腾飞没帮他把问题解决了?”

“切,你以为腾飞是你啊,什么都能搞定。”

“领我回去,马上!”

香香抿着嘴,心里嘟囔着,就好像我求你一样,我偏不领你回去!

她起身拽着曹森的小手,不往回走反而向着花园深处逛去。

曹森气的不行,看准香香双腿移动的重心,伸出自己的小脚一别,香香哎哟一声趴在地上。

不远处的郭敬急忙跑过来,看看曹森无恙这才放了心。

“带我回去!”曹森压低声音说道。

郭敬不作声,抱起曹森往回走,闪下香香一个人抱着脚踝哎哟。

周围的人都以曹森为中心,他去哪里,众人也跟到哪里,没有谁去扶香香一把。

香香恼怒的薅一把草使劲砸向众人的背影。

“香香,摔倒了?”随着声音,老树皮假扮的曹森从树林里转出来。他刚从曹森家回来,享受了一顿曹森母亲精心准备的饭菜。现在他也不想当小曹森爷爷啥的,希望永远扮演曹森这一角色,人类家庭的温馨,父母无偿无私的爱,让老树皮明白了做人是多么的幸福。

香香看到老树皮就是一肚子的气,眼珠转了转,对着老树皮伸出娇嫩雪白的手,“还不来扶人家!”

老树皮双眼放光慢慢凑过来,紧盯着香香的纤纤玉手,小心的说:“丫头,我扶你起来,但不许耍花样!”

话音未落,一个透明的能量球高速撞进他怀里,一阵天旋地转后,老树皮已经躺在一片冬青丛中。

“哈哈,”香香开心的跑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