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章 教育(下)
章节列表
第四章 教育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杨馨总结出造成曹森目前的状况,原因有两个,一是因为幼儿身体对他思想的影响,因为年幼,因为有了梅芳对他无微不至的呵护,曹森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渐渐认同了幼儿的角色。

二是因为极端严密的保护。众人对曹森的保护可以用风刮不进、水泼不入来形容,这断绝了曹森接触正常社会的所有渠道,在一个接近密闭的环境里,思想上想不出问题都不可能。

针对这两点,杨馨有了自己的计划。

首先解决曹森喜欢耍无赖发脾气的毛病。方法很简单,每当曹森又闹腾的时候,杨馨就让小卢迪在旁边看着。在心理年龄上,曹森可以做卢迪的叔叔,面对卢迪那双纯洁的眼睛,曹森实在不好意思无赖下去。

其次,杨馨说服了梅芳,让她领着小曹森经常在梅苑中走动,玩一玩队员们的枪械,和三大门的异能者们聊聊天,让曹森有机会接触新的人和物。

第三,杨馨和曹森单独谈心,所有的人,包括梅芳和司马德都不能在场。

“说吧,曹森,我知道你已经能说话了。”

杨馨盘腿坐在床上,小曹森也盘腿坐在床上,一大一小两个人面对面进行严肃的交谈,场面看起来颇为滑稽。

曹森讶然看着杨馨: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

他毕竟不是纯正的幼儿,年幼的身体对曹森思想有影响,成熟的思想对身体一样也有影响,曹森的语言能力发展极快,只是他平时不想说,偷懒。

杨馨没有回答,而是发出一连串的反问:“曹森,你想一直小下去?你想一直让你的兄弟们为你出生入死?你想让梅芳的梦持续一辈子?你想让肚子里的星海永远做一块蓄电池,而没有更大的用途?”

曹森被几个问题问的哑口无言。

杨馨不等曹森的答案下床便走,走到门口时回头说了一句,“如果你以后想找女人陪你睡觉,就找我好了,别再欺负萧晓那些女人!”

这句话让曹森臊的满脸通红,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,直到梅芳等人进来,他还是一动不动。

梅芳不知道杨馨都说了什么,把她“儿子”刺激成这个样子,心疼的抱在怀里,即便是抱到怀里,曹森还是维持着盘腿端坐的样子。

梅芳连哄带亲,许了无数的好处,曹森还是保持老样子。梅芳吓坏了,气势汹汹的找杨馨问罪。

杨馨淡淡的回复:他长大了。

曹森端坐到深夜,梅芳和静哲都担心的看着他。

梅芳让静哲说出曹森在想些什么,静哲焦虑的回答:“夫人,我看不穿他的思维了!”

怎么会这样?梅芳急出了眼泪。

“妈妈,咱们睡觉吧。”曹森突然说话了。

梅芳几乎不相信她的耳朵,曹森竟然叫她“妈妈”!

“木木,你……你……你叫我什么?”

“妈妈,咱们睡觉吧!”曹森又重复了一遍。

梅芳惊喜的尖叫一声,泪水不可控制的流满脸颊,多少个日日夜夜,她就期待着这简单的两个字,今晚,却突如其来的响在耳边,她紧紧抱住曹森,一颗心幸福的剧烈跳动,她愿意用所有的一切来交换,让这幸福再延续几分钟。

砰!卧室的房门被两个队员撞开,持枪冲了进来;卧室外的几名异能守护者,极快速的准备好攻击法术;隐身在梅苑的所有明岗暗哨全部进入实战状态;雪亮的探照灯同时亮起,把梅苑所有的角落照的通亮;腾飞等兄弟也抓着自动武器冲入曹森的卧室,这些都是因为梅芳那声惊喜的尖叫。

面对疑惑的众人,梅芳手足无措的说:“谢谢大家……打扰大家休息……对不起……我的木木会叫妈妈了!”

众人一脸无奈,都满周岁的孩子了,喊个妈妈至于吗?

从这天晚上起,曹森变成了乖宝宝,按时吃饭不挑食,按时睡觉不捣蛋,注意个人卫生,不乱发脾气乱扔东西;除了梅芳,他不主动要任何一个女性抱他;努力练习走步甚至是跑步,不时把大床当作操练场,练习一些最基本的技战术动作。

曹森的改变让梅芳非常高兴,从母亲的角度出发,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会有出息。她也多次问曹森,为什么以前不肯叫她妈妈,现在却开口了?

曹森没有回答,他的心事自己知道,杨馨那番话敲醒了他,梅芳的梦不能永远继续下去,那么为什么不在梦未醒时,让这个梦更完美?梅芳对他的所作所为,完全受的起一声“妈妈”,他却一直不肯叫,为什么要给梅芳留下这遗憾?男子汉敢作敢为,当作当为,所以,曹森把这神圣的称呼送给了梅芳。

腾飞等兄弟自然也发现了曹森的变化,知道这是杨馨的功劳,一致称赞司马德英明,能娶到这样的好媳妇,要相貌有相貌,要智慧有智慧。

萧晓等人感到了迷惑,联系是财务总监杨馨出现后曹森才有的变化,她们就认定这是腾飞等人用来拉拢曹森的手段,用一个美丽的女人俘获木木的心,说不定杨馨还和小曹森发生了点什么,这实在卑鄙,竟然对一周岁的幼儿使用美人计。她们马上把这情况汇报给三大门。

达济老道召集了云婆婆和石达商量对策。

“绝对不能让他们控制了木木。”老道说,“将来木木长大了,如果只听从他们的命令,我们怎么办?”

“也许我们可以突然……”石达说着眼中闪过寒光。

“不,现在还不行,”老道否决说,“现在我们离不开那些玩枪的,他们的实战经验多,对保护公子还有用。”

“我们三百多号人,还顶不上他们十几个?”石达不服气的反问。

“各有长处,我们可以学,等我们的人学会了特战那套东西,咱们就可以驱逐他们走人,如果不听,再按石达说的办。”

石达哼了一声,“哼,什么按我说的办?明明你也想除掉他们。”

“我可没这么说过,是你亲口说出来。”

“行了,不是说好的,在没撵走他们前,咱们不内斗。”云婆婆厌烦两个人勾心斗角,“老道,你鬼点子多,你说现在我们做什么?”

“现在嘛……现在要紧的事情有两个,一是抓紧学腾飞他们的作战技巧,二是要加深我们和木木的感情。”老道胸有成竹,“他们不是利用我们的门人去骗钱吗?正好,咱们的人许久没有接触社会,趁这机会多学习一下各种伎俩,将来也好……”

“你休想!”云婆婆脸上结霜,“修炼者,最忌讳以异能获取钱财,上千年的祖训,难道你老道忘记了!”

老道没心思反驳她,现在吃的穿的还不都是腾飞他们骗来的钱,没有这些钱,你云婆婆早喝西北风去了,还有力气在这里教训人?

“老道你也是,就那点子江湖把戏,还想着从几个小年轻那里偷师,用的着吗?”石达不屑的说。

这话说到老道心里,既然腾飞他们都能骗来钱,他们亲自出马更不在话下,这正是三大门的人不在乎财权握在谁手里的根本原因。在他们看来,想要钱,太容易了,现在任由腾飞他们折腾,只要能及时提供衣食,三大门的人正好可以安心吸收星海能量进行修炼。

这些醉心异能的掌门不知道,人类社会的事情最复杂,像当年卓别林亲自参加一个模仿卓别林表演的比赛,他竟然只获得了第三名,假的名次反而在真的前面,这样的事情在人类社会中绝非偶然。等他们真的出手想去捞钱了,也许结果会让他们大吃一惊。

云婆婆对两个男人一声冷笑,“看来你们心里还是怕了腾飞那几个小家伙,心里想的不是杀就是撵,怎么就没想过控制他们为己所用?当真是竖子不相与谋!”

这话让老道不屑、石达不以为然,就那几个年轻人,个顶个的强悍,想控制他们,还不如趁早生个闺女招木木做女婿来的可能。

“你们两个有谁发现梅夫人身边能收降太虚宝珠的人?”云婆婆对她的宝珠念念不忘。

两个人摇摇头,都表示没有。

云婆婆长叹一口气着实心疼,那宝珠是她祖师留下来的,就这样不清不白的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