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章 骗局
章节列表
第三章 骗局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东郊宾馆属于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管理,委员会的主任唐卫元是位仕途并不如意的官场老油条,他的眼睛一直瞄着市长的宝座,几番运动都没有如愿,只好收回目光着眼自己这一亩三分地,为自己获取最大利益。
委员会旗下的十几家大型企业被他折腾的半死不活,他自己倒是财源滚滚,不仅是他个人,就连他三舅姥爷、七外甥女等等都成了百万富翁。
唐主任既然坐在高位,又带动全家族的人跑步致富,上下班自然被侍候的舒舒服服。这天晚上唐主任应邀出席一个酒宴,入席后众人一番寒暄奉承,唐主任拿出元首风范,笑眯眯的一一回应,让一众人等如沐春风,酒席的气氛又有格调又有档次,还热闹亲切。
杯光筹措间,唐主任突然发现有位老派人物在席间一言不发、稳坐如山,一幅仙风道骨的样子,他来了兴趣,“这位先生如何称呼?”
有人连忙介绍:“唐主任,这位是咱们南泉市有名的信息预测大家,马爷马先生。”
唐主任并不喜欢“马爷”这一称呼,倒不是说显得高他一个辈分,而是有太浓的江湖味道。但马爷这名字他还是隐约听说过的,传言此人可化凶吉、断阴阳,是个极高明的人物。
“那么幸会了,马先生。”唐主任有种游戏风尘的感觉,左右无事,奉承话也听的多了,戏耍一下这位传说中的“高人”也是个乐子。
“幸会,唐主任。”马爷矜持的点点头,并不多说。
唐主任心中暗笑,走江湖耍嘴皮子的他见过几个,要么上来就夸夸其谈,要么就故作高深,总之就是引起上位者的关注,嘿,一会就让你露出狐狸尾巴。
“马先生大名,我听说很久,既然相见就是缘分吧?”
马爷面无表情点头应是。
“听说高明的相士仅凭面相就可以推断人的家庭情况、工作情况,既然我们有缘,就请马先生也为我看看吧。”
马爷还是面无表情,随口把主任一家老小的姓名、年龄相关履历报了出来,最后说:“唐先生府上很讲究,格局布置有过风水里手的指点,我不便多事。”
能说出自己家的情况虽然让唐主任有些意外,但也算不了什么,稍稍调查一下就可以知道这些信息,尤其他们这些手握实权人的家庭,直系亲属的情况都是公开的秘密。不过唐主任对马爷最后一句颇感兴趣,听他话里的意思,难道自己家里有什么事物摆放不当?再说他怎么知道自己家装修的时候请过风水师?
“马先生有话尽管直说,无妨的。”
马爷沉吟了一下,“唐先生要注意挡煞,这一关颇为凶险,千万不可大意。”
危言耸听!唐主任心中说,江湖骗子的老伎俩,待我再试他一试,“马先生,我儿子今年要考学,你看他能否考上?”
实际上,他的儿子已经被保送到东山大学,年前刚刚敲定此事,废了许多手脚和周折,是唐主任近期最为得意的事情,但知道的人极少。问这个问题,就是故意难为马爷。
马爷默算了一下,“克岁干宫,不惟之中,唐先生要为贵公子奔波一番了。”
唐主任嘴角微微上翘,嘿,拿话讹我是吧?他几乎认定了马爷是徒有虚名的江湖骗子,故意感叹着说:“是啊,我那儿子念书不上心,考不上大学情理之中。”
马爷微微一笑,对唐主任摇摇头,目光却看向西北方。
唐主任看着马爷故作高深的样子感到好笑,蒙错了还在这里装模作样,他正想继续戏弄马爷,心里突然一动,自己的小儿子今年要考高中,难道此人说的是小儿子?小儿子不就是住在西北方向?他疑惑的看着马爷,目光中多了几分警惕,他那小儿子是和情妇所生,除了他的情妇,天下再无第三人知道,马爷怎么知道的?是真的能掐会算,还是别有用心?
马爷收回目光对着唐主任点点头,“我和唐先生有缘,不该说的也说了吧。”
唐主任心中一紧,难道他要把私生子的事说出来?
“唐先生家的风水布局很高明,只是在玄关稍有欠缺,要是相信我的话,你就去泰山请块‘石敢当’嵌到玄关里,越快越好!诸位,马某还有点俗事,这就告辞了。”
说罢,马爷不容挽留扬长而去。
唐主任心中七上八下,一场盛筵没吃出什么味道。回到自己家,马爷那几句话一直在他心头萦绕,玄关有问题,是讹诈的开场白还是真的存在问题?他打量一遍自家的装修和摆设,没看出哪里有不妥的地方,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客厅里的水族箱上,巨大的水族箱里有两条四十多厘米长的过背金龙鱼,是唐主任的最爱,不仅是金龙鱼值钱,而且这东西可以挡凶辟邪,招财纳福。
他站在水族箱前,细细观赏一番金龙鱼游动时的优雅姿态,心中稳定了许多,有这对宝贝摆在这里,什么邪物也不能近身。马爷所说,兴许是巧合吧。
他和家里的黄脸婆敷衍了几句,爬到床上辗转反侧,折腾了许久终于进入梦乡。不知道是几点钟的时候,唐主任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。那是一种用某种物体击打地板的声音,啪、啪、啪,啪啪,在寂静的深夜声音非常清脆。
唐主任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慌忙跑向客厅,开灯一看,骇然变色。
在进口柚木地板上,一条通身乌黑的过背金龙鱼平躺着,宽大的尾鳍用力拍打着地板,不断发出啪啪的声音。靠墙壁摆放的巨大水族箱里,只剩下一条金龙鱼在水族箱里游弋,它身上金色的鳞框和蓝、金红色的鱼鳍,同地上的黑鱼形成截然不同的对比。
唐主任额头上冒出冷汗,看着那条黑鱼目光发直,口中喃喃自语: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它怎么会变成这样?
唐主任的老婆也来到客厅,看到地板上黑色的金龙鱼惊呼一声,“啊!老唐,这鱼怎么变颜色了?它是怎么从鱼缸里蹦出来的?”
唐主任不理会老婆的问题,磨叨一样反复的说:“替主挡灾,替主挡灾,这是鱼儿替主挡灾啊!”
天一亮,唐主任顾不上工作,急急忙忙的让人领着找到马爷的住处,一番恳求后,马爷带着两个弟子来到唐家。
马爷看到地板上纯黑色的金龙鱼也是脸色一变,掏出罗盘四下里搜索,最后在玄关处立住,掐指细算,又开门走出房间,在走廊里转了一圈返身回来。
“唐先生,和我推测的一样,你对门的邻居使用了很少见的三叉挡灾。”
“三叉挡灾?马爷,这三叉挡灾和我家的金龙鱼死亡有关系?”唐主任对马爷的称呼尊重起来。
“唐先生,三叉挡灾是所有避邪中最强硬的手段,古代常用于坊间,只能对准热气聚集之所,最忌讳对着生人宅院。古语道:‘三叉照堂,闭户血光’,嘿,你府上日日夜夜正对着三叉,没有这金龙鱼替主挡灾,你们家就要损一户人口。”
唐主任作色,“我和他家无冤无仇,他为什么这样害我!”
马爷摇摇手,“挂这三叉的人家未必知道三叉的厉害,我想是有个似懂非懂的风水师,把三叉当做普通的辟邪物件悬挂起来,没有害人的意思。”
“千万请马爷帮我破解,马爷,兄弟一定重谢。”
“简单,先让对门去掉三叉,然后请一块泰山石敢当,在这个位置,”马爷说着在玄关一面墙壁处比划了一下,洁白的墙壁神奇的出现几条若有若无的金线,构成一个矩形。
“凿出空间,把石敢当请在里面,楼道内积攒的煞气就可化解干净。”马爷说罢,又在屋内走了一圈,不时的点头,“唐先生,府上一应物品安置有序,和旺家风水,无须变动了。这发黑的金龙鱼,要用木火烧掉——就是架木柴焚烧,千万不要在家里用煤气烧掉也不要随手扔掉,切记!”
之后马爷婉拒了唐主任的盛情挽留,洒然而去。
唐主任万分感激,决定事情结束后无论如何也要重谢,交下这位江湖奇人。
当天唐主任什么工作也不理会,先和邻居说了事情的经过取下了三叉,然后带人直接赶赴泰山,恭敬的请回一块石敢当,连夜施工,把石敢当安置好。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,还是青幽的石敢当反射光线,总之唐主任感到玄关亮堂了不少。
当夜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夜,安然无恙,剩下的那条金龙鱼悠闲自得,唐家夫妇高兴,商量着在周末隆重请马爷一回,恭送一笔丰厚的酬谢。
第二天的深夜,令唐主任毛骨悚然的是,他再次听到那啪啪的声音,第二条过背金龙鱼也死掉了,和第一条一样也是通身乌黑。而玄关里的石敢当裂成了两半。
唐主任脸色煞白,深更半夜就把马爷哀求了来。
马爷没有丝毫不快,带着两个弟子,面色凝重的手托罗盘在走廊里勘测,只见那罗盘上的指针如同疯了一样的旋转。
他长叹口气,“唐先生,这煞气也太重了!你请来的石敢当灵气不足,抵挡不住这霸道的煞气。”
“那……那我该怎么办?”唐主任快哭出来。
“这样,今晚我先用符咒帮你挡一挡煞。我家中收藏有一枚石敢当,是祖师爷传下来的,一直作我镇宅之物,就让了给你,明天你去请了来放进玄关,保你百无禁忌!”
“这……这……马爷,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话了!”
“咱们之间有缘,否则,你倾家荡产也换不了我那石敢当。”
唐主任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,他老婆干脆被感动的泪流满面。
几个人在走廊里说话,惊动了唐主任的邻居。
唐主任所住的楼,是富豪聚集的地方,一栋楼每层只有两户人家,全部是楼内别墅户型,这位邻居也是大有来头的,家中资产过千万。邻居出来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又看了死去的金龙鱼和开裂的石敢当,嘴里直抽凉气,脸色青白,试探着也想请马爷为他家破解煞气。
马爷瞥他一眼,一言不发的走了。
自家的危险解除了,又能请到马爷这样的高人,唐主任在邻居面前洋洋得意,神秘的对邻居说:“兄弟,看到没有,马爷,真正的高人!”
“唐兄,你能不能为我引见一下?”邻居道。
“这位马爷交朋友只看缘分,缘分到了他尽心尽力不求回报;没有缘分,你就倾家荡产,也不正看你一眼。”
邻居刚受到马爷的冷眼,深有体会,连声的催促唐主任帮忙。
唐主任很感到有面子,爽快的答应了。
天亮后,唐主任去马爷那里请了石敢当,想留下一张银行卡做答谢,马爷赫然色变,甩手扔下唐主任离去。
唐主任不知所措,马爷一个弟子小声提醒他,“我师父从来不收酬谢,只是为了一个缘字。”
“那略备酒水答谢一下总可以吧?”
弟子回答:“师父他吃素,其他都好办。”
唐主任大喜,酒席上以酒做媒,再送东西就好办了。
马爷的石敢当果然神奇,自从请到家里,唐主任不仅夜夜安眠,就连工作也觉顺畅。于是在周末,他大摆筵宴,拿出巴结上司的手段来,把个马爷捧的舒舒服服。
看着火候已到,主任再次奉上银行卡,马爷发怒,要拂袖而去。主任连连挽留,真情意切的表达自己的感恩之心。马爷感动,沉吟良久才开口,要主任帮个小忙,就是收购东郊宾馆。
唐主任慨然允诺,市值四千多万的东郊宾馆,四百万,卖了!
马爷高深莫测的一笑,低声对主任说,我听说东郊宾馆刚刚走了水,没剩下多少值钱的东西,四百万的价格接手,也是为国家分忧了。
唐主任暗呼此人厉害,不仅低价收购了宾馆,还给自己找好了低价出售的理由,做事周到细密,实在高明。唐主任自然希望能和这位高人成为朋友,更卖力的用心交接,很快两人亲的像亲兄弟。唐主任就顺便提到了邻居的托付,马爷看在他的面子上,终于答应了。
唐主任邻居最终以一百万的代价,让马爷为他消灾解难。对于收取这一百万,马爷那位弟子这样解释:有缘之人,分文不取;无缘之人,强逆天命,折损寿命,这百万的报酬已经是看在唐主任的面子上了。
马爷的这位弟子,就是丁海涛。
金龙鱼的死亡和变成黑色,石敢当裂开等等都是异能者在暗中操纵,普通人哪里见过这些,自然深信不疑。
在这之后,东郊宾馆的异能者走马灯一样出马,在丁海涛发动的美酒和美女的攻势下,在劫富济贫大旗的号召下,在为了保证木木公子生活和安全的大义下,纷纷出手帮助马爷演好双簧,不出一个月,马爷名声大振,聚敛了近千万的财产,其中有八成打到了“天林股份有限公司”的账户上。
马爷再接再厉,瞄准了几个政府官员,拿出手段让他们信服自己,有个别的甚至拜马爷为师,其中就有郭敬的顶头上司,负责刑侦工作的警局副局长,还有这位副局长的顶头上司,负责南泉市治安工作的副市长。这两位在马爷的示意下,安排腾飞、郭敬等人成了名正言顺的特警,奉命保护梅芳母子。
至于梅芳母子的身份,为什么要动用特警去保护,马爷有腾飞、有三大门的势力做后盾,想怎么吹就怎么吹,无论哪级政府官员有疑问,马爷放出手段统统收成弟子,因此马爷的日子过的风光,梅芳那里也无人敢打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