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章 赤字
章节列表
第二章 赤字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达济老道、云婆婆、石达和司马德还有腾飞坐在一起,协商一些日常中出现的问题。问题都是小问题,很快解决掉,腾飞就问了一个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。
“三位,我一直搞不明白,你们如何给木木定位的?怎么知道他肚子里有个星海?”
老道回答说:“就像人饿了对食物的香气特变敏感一样,修炼的人对异能量一样很敏感,有一些生物,甚至可以在千里外对星海定位。”
“能屏蔽掉星海吗?”司马德忧心的问。
“星海太强大了,所蕴含的能量,嗨,我没法和你形容,屏蔽的事,不可能。”老道和其余两位同时苦笑,如果有方法,他们早就做了,何须司马德提醒。
接下来司马德愁眉苦脸的又提出一个大问题,问题本身不难,难的是解决的方法,这个问题就是——他们没钱了。
东郊宾馆是国家产业,每个月都有固定的盈利指标,达济老道的弟子孔辛作为总经理不过是管理者。自从异能者入住宾馆后,为了安全也为了遮人耳目,宾馆停止对外营业,不仅没有收入每天的开支还是个不小的数目,一直都是腾飞用剩余的大奖奖金来支持。
三大门的异能者全部心思都在异能上,就像出家修行的和尚道士一样,凡尘中的一切都不在心上,不懂的挣钱更不懂的理财,穷的叮当响。腾飞为了替曹森收买人心,掏钱让众人好吃好喝不算,还给他们买了全身的行头,再加上对火焰怪物袭击后遭受破坏房间的修补重建,对曹森卧室全面的加固、完全隔音装修,预留出东郊宾馆应该上交的利润以及其他一些花销,司马德手里的一百多万不仅不够用,反而有几十万的缺口,他们出现了财政赤字。
而且眼见就要开春,那时来东郊宾馆春游踏青的人越来越多,没有合适的借口,如何拒绝游人入住?最好的方法是把宾馆买下来,那时就可以自己说了算。这样又需要一笔钱,腾飞估计最少两千万,哪里去找这笔资金?
达济老道紧皱眉头闭目不语,右手不停的掐掐算算。腾飞和司马德期望的看着他,希望老道有什么神奇的能力,演算出解决眼前赤字的方法,最好是他能夜观星相、日察风水,找到一处陪葬丰厚的古墓,众兄弟一起去挖了出来,换成钞票好解燃眉之急。
良久,老道双眼微微睁开。
腾飞脸上露出喜色,“道长,可是有了好办法?”
“办法?什么办法?”老道反问。
“靠,那你刚才在想什么?”司马德有些上火。
老道风度极好不计较司马德的口头语,“方才我在计算周天运行对星海之影响,唉,深奥,实在深奥啊!”说着他站起身,迈着四方步一摇三晃的往外走,“我需要去静室打坐细细推算。诸位,这花销用度之事,你们看着办吧,我无有不从。”
老道说着竟然真的走掉了。
司马德气得站起来,恨不能踹老道的P股一脚。
“二位兄弟,”壮汉石达爽快的说,“俺是粗人,计较花钱的事俺啥也不懂,打架揍人的时候你再找俺。”他说着也走了。
云婆婆感叹着说:“十几年没插手俗务……”
“您老也要置身事外对不对?”腾飞斜眼看着她。
“唉!老喽,不中用喽,这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喽,二位啊,你们看着办,只要能让我们有口饭吃,不亏待了木木公子,我老婆子没有二话。”
三大门主不问俗务,剩下腾飞和司马德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“我靠,都是些什么东西!”司马德愤愤不平的说,“吃喝拉撒尿都要咱们侍候着,咱们兄弟成什么了?保姆?奴才?”
腾飞咬咬牙,“给兄弟们招呼一声,咱们带着木木走,要是那些异能者不同意,也行,今后的所有花销,由他们来提供。”
“对,就这么着。”
兄弟两个气愤愤的找到梅芳和曹森,把事情说了一下。
曹森转转眼珠磕磕绊绊的说:“晚上……再说。”
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腾飞问。
“飞叔叔……嘿嘿……晚上……再说。”曹森笑呵呵的说道。
一声“飞叔叔”,把腾飞叫的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“叫我德叔,木木。”司马德总是不忘记占曹森的便宜。
曹森白了司马德一眼,不理会他。
这完全幼儿化的眼神让司马德浑身不舒服,以前的曹森哪里有过这样的眼神?
“等等,我有个办法。”腾飞突然说,他是看到了曹森才刚刚想起,“那些异能者中不是也有遥控物体的能力吗,咱们再到彩票中心狠狠赚他几票!”
“对啊,刚才怎么没想到?”提到彩票司马德也有了精神,“涛涛现在训练的三十个异能者里面就有这样的人,我去找他们,那些人比较听话。”
梅芳犹豫的说:“可能不行,这些大门派的人规矩多,不会用异能获取钱财。”
“放心夫人,要是不去,我让涛涛练挺了他!”司马德兴冲冲的去了。
没过多久,他又怒气冲冲的回来,“我靠,这帮傻X,我说破了嘴皮子也没有答应的,说什么异能得自天授,只能替天行道不能为私利动用异能,他奶奶的,不仅不同意,反而把我教训了一通。”
梅芳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。
香香逛游进来,知道事情的由来“嗤”的一声笑,“二位大哥,你们不知道他们的毛病,那规矩大着呢,各门的门规也严的了不得,要是有哪个按你说的做了,回头就被踢出门墙,而且通告所有同道,他以后就别想在异能界混了。”
“这样吧,我和香香在银行里还有点钱,你们提出来先用着。”梅芳说道。
腾飞摇摇头,“这不是个长法,要想办法逼着三大门的人挣钱,咱们养活不起那么多人。”
“办法……我有,”曹森努力把话说清楚,“这是……个就(机)会……看异(可以)……”
“行了行了,别费那劲了,”腾飞毫不客气的打断曹森含含糊糊的发言,“晚上让静哲给你翻译,到时候有话再说。”
司马德走到曹森身边,大手在他娇嫩的脸蛋上一阵的揉搓,“小子,叔叔过两天给你买本儿歌,好好练练你的口语。”
曹森心里生气,张嘴去咬司马德的手,却被司马德轻巧的避开,顺手给他头上弹了个爆栗,疼的曹森一撇嘴。
等兄弟两个都离开了,曹森躺在床上犹自发脾气,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香香觉着好玩,过来逗他,“嘻嘻,自尊心受打击了吧?感觉没面子了吧?”
曹森瞪一眼香香脸扭到一边。
“哟!敢瞪小姨?”香香终于找到了出手的理由,也学着司马德的样子去弹曹森的小脑袋。
曹森早有防备,突然抱住香香的手,张嘴一口。
“哎哟!疼死我了,你这个小东西,又咬我!”香香甩着手眼睛四处寻找,看到床边的玩具宝剑,她抄起来要打曹森。
梅芳把曹森抱到怀里躲避香香的黑手,替“儿子”辩解:“香香,木木在长牙,嘴里痒痒,要找东西磨牙。”
“那也不能拿小姨的手练牙口啊,姐,你把木木给我,我要好好教育教育这小家伙!”
这时萧晓走进来看着香香肆无忌惮的追打梅芳怀里的曹森,羡慕的想:什么时候我也能这样就好了。
晚上静哲现身,腾飞几个兄弟都来到曹森的卧室,商量扭转赤字大计。
“其实这是个好机会,”静哲替曹森说出他的想法,“三大门的人不通俗务,不懂的理财,正好给我们一个控制他们的机会。”
“用钱控制他们?”腾飞问。
“对,我们紧紧握住财权,让他们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,出门有车,进门有美食,等他们享受过了,习惯了有钱人的生活,我们再从钱上卡他们,让他们难受一下,然后再提高生活标准。”
“用的着这么费事?谁不服气,咱们兄弟就和谁对练,早晚揍服气了!”郭敬对曹森的想法不以为然。
腾飞不理会郭敬,“你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?”
“兄弟……木木……你该叫他们叔叔的。”静哲加入自己的观点了。
郭敬一摆手,“你别打岔,木木怎么想的,你就怎么说!”
静哲脸蛋一红,点点头接着说道:“我最近一直在考虑我们将来的路怎么走,不能让兄弟们守着我过一辈子吧?各人都有各人的家庭,还要成家……”
“美女,打住,赶紧打住!”丁海涛对静哲说,“告诉床上那小子,别那么多废话,把想好的计划说出来。”
“哦……他……他说你欠揍,对不起,他非要我这样说的。”静哲歉意地看了丁海涛一眼。
梅芳笑着拍拍曹森的小脚,安慰他不要发脾气。
几个兄弟没人理会小曹森这可笑的威胁。
静哲的嘴巴张开又合上却没说出一个字,看来曹森定是在脑子里大骂兄弟几个,好一会,静哲才继续说曹森心中所想。
“我们不仅仅要解决眼前的经济危机,还要为我们今后的势力打下基础,要瓦解分化三大门,把这些送上门的异能者为我们所用。所以要正式组建‘天林股份有限公司’,建立一个公司所有应该具有的部门,财务部、人事部、生产部、销售部、安全部等等,咱们兄弟分别出任各部门首脑,把大权牢牢握在手中。”
“他们会同意?”丁海涛问。
“只要财权握在我们手里,其他事情都好办。”腾飞思考着回答。
“没错,钞票要握在咱们兄弟手里。”司马德附和。
“不,不对,你们的想法不对。”静哲说道,“我们要和三大门的人声明,虽然所有人都属于公司,但公司的各部门没有权力约束他们,除非他们的人自愿加入到某个部门,只要加入了,就要听从我们的命令。公司,我们要牢牢握在手中,各部门的要害职务我们一个也不给他们担任。”
“三大门的人会同意?”郭敬问。
“会,他们只在意我们有没有权力管他们,能不能利用星海的能量,对于公司,他们没兴趣。”腾飞回答。
“没错,这是我们的第一步。第二步,是想办法让三大门的人加入各个部门。” 静哲继续转述,“以前异能者之所以不问世事,是因为他们把全部的时间放在追求异能力的提高上,现在有了星海做后盾,异能提高成了简单的重复操作,也就有了多余的时间,他们其中必有人会生出新的想法,而我们就去促进扩大这些想法,不管他想干什么,都离不开钱,而钱在我们手里。”
“想要钱,那么就加入我们领导的部门。”丁海涛补充说明。
“要小钱,咱们无条件的给,等他们知道钱的好处、离不开钱,要花大钱的时候,咱们再提出加入的要求。”腾飞完善了计划。
“我还要买下东郊宾馆,户主是……梅芳姐姐,”静哲说着指指自己,表明是从自己的角度称呼梅芳的,而不是曹森这样说。
梅芳点点头,感谢静哲的细心,实际上,曹森从来没有喊过她一声妈妈,这是她最大的遗憾。
“老大,”郭敬疑惑的问,“咱们的钱从哪里来?”
“骗。”静哲犹豫的吐出一个字。
骗?怎么骗?
“你们还记得马爷吗?”静哲问。
当然记得,不就是那个大骗子,后来成为了郭敬线人的马爷。
“让他在前台演出,我们做幕后策划外加特效支持,观众就是那些贪官污吏,还有官商巨富。咱们的收入,就是观众的门票。”
郭敬没听明白,“要马爷变魔术?”
腾飞和丁海涛哈的一声笑了出来,梅芳笑吟吟的打了小曹森一巴掌,说话也不挑明了,非要绕个弯子。
“谁给我解释一下?”郭敬还是不懂。
静哲睁着一双大眼睛东看西瞧,她也不懂。
“森哥的意思是,继续让马爷出来装神弄鬼,咱们在暗中制造气氛和特技效果,”丁海涛解释道,“所谓的门票,就是骗来的钱财。”
“我靠,你是怎么想出这些点子的?”郭敬打量着半躺在床上的小曹森。
“他说他是天才。”静哲抿着嘴说,轻声浅笑的风情让所有人看着一呆。
“森哥就是森哥。”丁海涛摇着头感叹。
梅芳连听到两声“森哥”,很不高兴,重重咳嗽一声。
“嗯,这个木木,木木,你说说怎么才能让三大门的人出来配合马爷?”腾飞反应快,知道兄弟们习惯的老称呼让梅芳不高兴了。
“不要直接说去做什么,要说成请三大门的人保护你们出去办事情,到地方酒一喝,夜总会……一逛,那些异能者自然会帮忙演戏。”
静哲似乎省略了一些内容,但大家也都听的明白。
丁海涛听到夜总会这三个字,身上一阵燥热,妈的,老子这就快成太监了,有多久没碰女人?
兄弟几个又交换一些意见,细化了曹森的计划。
第二天和三大门的人一说,果然如曹森所料,达济老道他们对什么公司没兴趣,在确认了腾飞等人没权力约束他们以后,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腾飞他们身上,自己乐的躲个清静。
曹森计划的第一步顺利实施。
接下来,就是去骗钱,丁海涛和郭敬出马,去找那位马爷。南泉市的富豪社会即将遭遇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