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章 最年幼的色狼
章节列表
第一章 最年幼的色狼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经历了突如其来的袭击,三大门的异能者们对曹森的保护更加严密,不管曹森出现在哪里,他的身边总是围着大量的异能者。异能者和腾飞等兄弟不同,他们痴迷于异能量,从未接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,论个体战斗力要强于普通军人,但整体行动时,就像一把攥不起来的散沙。大量的异能者聚集在曹森周围,不但没有让腾飞等人感到是强有力的臂助,反而是累赘,他们影响了队员的射界和视线。
老树皮和腾飞找老道、云婆婆他们交涉,希望把异能者系统的组织起来,进行一些最基本的军事训练,至少要懂得如何与队员们配合。
异能者大多看不起普通人,即便在上一次袭击中,队员们展示过超常的反应速度和强悍的战力,他们依然认为是偶然的巧合,真要打起来,只要不动用重型火器,队员们远远不是异能者的对手。
于是腾飞安排了一场演习,让异能者守卫一个预定目标,而特战队员们手持仿真枪进攻。在进攻的过程中,队员们完美展现了特种作战的技战术特色,用娴熟的配合、精确的打击、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把异能者打的晕头转向,一身的异能未及发挥,已纷纷“倒在”队员的枪口下。
尽管还是不服气,异能者终于勉强接受了对其训练的建议,老道、云婆婆和石达,精心挑选了一批佼佼者,交给腾飞等人训练。
既然要训练,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摸底。
腾飞和丁海涛在大厅内对六十名异能者面试,兄弟两人并不认为老道三人推荐的就是合适的,他们要甄选其中的精锐,衡量的标准就是特战士兵的入选标准。
心理测试、智力测试、应变测试、性格测试进行了三天,六十人淘汰了五十四人,仅剩下六人。
这个结果三大门当然不满意,在他们看来,小曹森就是一个宝山,参与宝山守卫的多寡,间接说明了对宝山拥有采伐权的大小,最佳平衡方案自然是三方人数均等。而且他们希望逐渐全部接手对曹森的保卫工作,剔除腾飞等人对曹森的影响力,因此在参与保卫工作的人数上至少要比队员们多。腾飞只留下了六个人,三大门就认为他们别有用心,强烈要求增加异能者的护卫人数。
腾飞众兄弟断然拒绝,特战从来就不是人海战术,质量远远高于数量,搞一帮基本素质不达标的人掺和进来,纯粹是人多瞎胡闹。
两方争执不下,就请梅芳出来做裁决。
梅芳对这些一窍不通,支吾着拖到晚上,问曹森该如何处理。
女鬼静哲出来给曹森翻译,曹森咬着手指头心不在焉的给出答案:找120人,让腾飞狠练他们,坚持到最后的30人,就是需要的人选。要是三大门还嫌人少,就把异能者全拉出来练,练他个天昏地暗,看谁还有意见。
梅芳很是夸赞一番自己宝宝聪明,在曹森脸蛋上下了阵“雨点吻”,把三大门找来讲明自己的决定。
老道三人喜欢这个决定,一百二十人啊,就算淘汰一半,还有六十人,比特战队员多,他们自然支持。
从第二天开始,腾飞就派队员轮番上阵,按照特战士兵训练的方式训练那些异能者。这种训练方式有个众所周知的别称:地狱训练。
但凡身负异能的人都知道星海的作用,当然也希望能和星海的主人亲密接触,对传说中的“地狱式训练”都咬牙坚持。异能种类繁多,未必都可以强化拥有者的体魄和意志,参与训练者很快就有大批被淘汰。当只留下三十人时,腾飞开始着手了解这些人都有什么超能力。
询问下来结果让腾飞惊讶,天下原来还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能力。对金木水火土的操控自古有之,不令人稀奇;可控制重力、阻力,有曹森在前,腾飞也不意外;但是,当听到一名异能者说他可以控制人的欲念,另一名说自己能让人随时随地入睡,还有说自己拥有改变颜色的本领,这些能力就让腾飞有些出乎意料了。
腾飞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就问这些异能者,你们的异能都是不是门长传授的。
异能者回答,异能是天生就有,或者某天突然出现在身上,三大门只是一个共同修行的地方,门长则是功力最深、德望最重的那个人,并非像普通门派有传功授课的责任。所以一个门派,下辖的弟子能力五花八门,什么类型都有。
森哥啊森哥,腾飞心中想,你这些属下都是人才啊!最有趣的是,他们以为你只是懵然无知的幼儿,想利用你的无知操控你,达到无偿使用星海的目的。但实际上他们把自己卖给了你还自得其乐,有了这一批手下,真不知道你将来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。
曹森可没因为有了大批新手下就高兴,他眼下非常不爽。原因有些令人难以启齿,他想女人了。
曹森身边不缺女人,不仅梅芳时刻不离,梅香在他身边转来转去,三大门为了拉近和曹森的关系,都精心挑选最美丽的女弟子来帮助梅芳照顾曹森,其中就有当初假扮霍云和梅芳的那个女异能者。此女名叫萧晓,相貌虽然普通,但身材和皮肤出类拔萃,有句话不是这样说吗,“身材好才是真的好!”就是这个女子,引起了曹森心中的**。
在女人堆中,没有谁忌讳曹森的存在而避免走光问题,他经常有意无意的看到某位女子令男人心跳的风景。一次萧晓值夜睡在曹森卧室里,被子没有盖好露出了只穿紧身内衣的身体,丰胸、纤腰、翘臀、修长的腿还有如玉晶莹的一双脚,让曹森春心萌动,急于发泄一下,怎奈他的身体约束了他,纵有多少风雨,也无法滋润一分田地。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去想,他心中的**越烧越旺。找不到宣泄的机会,曹森的脾气自然越来越大。
一次晚饭的时候,梅芳把一块鱼肉放进曹森的嘴里。
曹森吧唧一下嘴,刚要下咽,萧晓端着银耳汤要来喂他,胸前一对高挺的峰峦因为覆盖着细绒线衣更显诱惑,让曹森小腹一热,又心中冒出一股火来,张嘴把鱼肉吐到萧晓的胸口。
呀!萧晓低声惊叫,放下银耳汤去擦拭胸口的鱼肉。
梅芳一皱眉头,轻轻打了曹森一下,“做什么?”
曹森不理会梅芳,扭动一下小小的身子,缩短了和萧晓之间的距离,抬腿踢在她的臀部上。感受着脚上传来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碰触,曹森心中的欲念膨胀,爬起来张开双臂扑向那具让他心动的身体。
梅芳伸手抱住曹森揽到自己怀里,“木木,再捣蛋,妈妈要打了!”她威胁道。
靠,我想上她!曹森不甘的看一眼萧晓喷火的身体,恼怒梅芳阻止了他,逮住梅芳的手腕张嘴就是一口。
“你这孩子!”梅芳感觉到手腕的疼痛,忍不住用力打一下曹森的P股。
曹森的牙是乳牙,也没有长全,但咬起人来毫不含糊。香香逗曹森玩的时候,就曾被曹森一嘴咬到小拇指,疼的眼泪汪汪。
“夫人,公子是男孩,调皮一些将来才有出息,男孩哪有不调皮的。”萧晓反过来劝梅芳。
“你看,木木不懂事,把你的衣服弄脏了。”梅芳歉意的说。
“没事,没事,不少人想让公子踢一下,还没这机会呢。”萧晓讨好的说。
两个女人都没有把小曹森的动作往性方面想,萧晓干脆把小曹森抱到怀里,抓起他的小脚丫亲了一下,“夫人,你看木木,虎头虎脑,一双眼睛特别有神,长大后肯定能出人头地。”
作妈妈的对别人夸奖自己孩子的恭维,从来没有判断力,梅芳开心的拍拍小曹森,“这孩子是与众不同。”
萧晓又是一通的夸,把曹森说成了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俊**儿,听的曹森身上起了鸡皮疙瘩,而梅芳却笑吟吟很受用的样子。
女人就是弱智,曹森心里想,萧晓明摆着是讨好你,弥补上次把你迷晕的嫌隙,还把她的话当真?我哪里英俊了?长大以后不是,现在也不是,老子打小就是靠男人的魅力和力量征服女人。
曹森晃晃脑袋,把脸埋到萧晓胸口,体味着女人胸前的起伏。
“哈,夫人,你看,木木被我夸的害羞了!”萧晓自顾自的解释着曹森的行为。
“呵呵,”梅芳也笑了起来。
床头上,女鬼静哲慢慢浮现出来,脸蛋在台灯的映衬下娇羞无比,他……他怎么会这么想?多让人害羞啊,才一岁就想女人。
静哲能够看穿曹森的思维,是老天爷专配给曹森的超级秘书。但对曹森来说,静哲既是助手也是麻烦,在女鬼面前,曹森所有的心思一览无余,以他的性子和心计,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继续下去。因此曹森在暗中下着功夫,一方面提高自己口语能力,一方面寻找封闭静哲透视能力的方法。
“夫人好。”一个干净利落的少妇走进卧室,对梅芳恭敬的说。
“嗯,你去休息吧,今晚就让萧晓值夜。”梅芳说道。
那少妇愣了一下,有些不情愿。三大门协商好的,每晚派一个女弟子轮流照顾梅芳母子,实际是找一切机会拉近自己门派和梅芳的关系。萧晓是老道的人,少妇属于苏幕门,今晚轮到她当值,她不想让萧晓有更多地机会。
“去吧,”梅芳微笑着说,“明天你再来。”梅芳知道少妇心里在想什么,心中颇为得意,被人上赶着伺候,总是令人愉快的,没有哪个女人不爱慕虚荣。
萧晓得意的背对着少妇,哼,这只是个开始,以后我要让这对母子离不开我,你们苏幕门也好,石门也罢,今后都别想插手木木的日常起居。心中打着算盘,她把曹森抱的更紧。
曹森没功夫去琢磨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,他的一对小手,已经放在萧晓的**上,不时用力挤压,尽管隔着衣服,但还是一种难得的享受。
少妇不敢违背梅芳的命令,不甘的离开卧室。她刚走,腾飞进来了,对梅芳做了个手势。
“萧晓,你去看看木木的鸡蛋羹好了没有。”梅芳说道。
萧晓知道梅芳和腾飞有话要说让自己回避,她顺从的答应一声,小心的把小曹森从自己身上摘下来交给梅芳,安静的离开卧室。她现在不想和腾飞争夺在梅芳心中的地位,来日方长,做事不能急于求成。
“我有点事要和木木商量。”腾飞说道,“静哲?”
静哲飘到曹森身边,做好翻译的准备。
离开萧晓丰满的胸口,曹森有些不乐意,斜着眼看腾飞。
“一共挑出30名异能者,三大门各10人,”腾飞解说最近的进展,“我在考虑,要不要给他们配枪。”
曹森哈的笑了一声,静哲把他的想法说出来。
“嗯……木木说,不要给他们配枪,要不最先倒下去的是你们。”
腾飞也有这样的顾虑,未经长期训练的人拿枪,对所有的生命都是巨大的危险,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。
“还有一件事,”腾飞继续问,“前一段时间我们从南泉市撤离的时候,曾经鸣枪开路,现在有人开始调查……”
曹森不耐烦的打个哈欠,静哲犹豫一下才说:“他说这种小事不要来烦他。”
靠!腾飞心里骂了一句,这小子架子越来越大。“夫人,我能不能抱抱木木公子?”
腾飞没安好心。
梅芳想说没问题,曹森却抓着她的毛衣不松手,梅芳极端溺爱曹森,“等一会吧,木木吃完饭再说。”
“那好,我把萧晓叫进来。”腾飞瞪了曹森一眼走了出去。
静哲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曹森,心中总有点心事,哪里不对呢,我在担心什么?她蹙起眉仔细想着,想来想去没找到根源。唉,她发出一声软绵的叹息。
美女干什么都让舒服,就连叹口气都听着悦耳,曹森边想着对静哲勾勾手指。
静哲慢慢飘到曹森近前。
曹森又勾勾手指,示意她靠的更近些。
静哲犹豫了一下,还是靠了过来。
啪,曹森突然亲了美丽的女鬼一口,得意的咯咯笑着。
“你这个调皮鬼!”梅芳刮一下曹森的鼻头,并没有呵斥他。
小色狼!萧晓心中给出评价,不过他要真是色狼反倒好办了,凭自己的身体不信引诱不动他,可惜他太小,自己空有魔鬼身材无用武之地。
静哲吃惊的后退很远,在一瞬间她找到了自己在担心什么,曹森最近越来越对女人感兴趣了,几乎从早到晚都在考虑女人,以前他绝对不是这样的。为什么他人变小了,心反倒更花了?
混过睡觉前的时间,临上床前,曹森非要闹着和萧晓一起睡,梅芳当然不同意,可架不住曹森再三的折腾,在床上滚来滚去的耍无赖发脾气,梅芳无可奈何,又见萧晓不反对,只好不情愿的答应了。
被萧晓抱进被窝,曹森第一件事就是钻到萧晓的内衣里,蠕动着身体爬到女人胸口,拱着脑袋找到山峰上那颗灵珠,张嘴咬在嘴里。
萧晓身子一颤,若有若无的喘息声让梅芳和静哲同时脸红。
其后的几天,曹森坚持和其他女人睡觉,不肯进梅芳的被窝,梅芳伤心之余终于想起她的宝贝“儿子”,有着成年男人的大脑。
你这个超级小色狼!梅芳心里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醋意,我还治不了你?第二天梅芳就把母亲的身份摆出来,坚决的拒绝其他人夜里服侍,把卧室彻底清空。
曹森已经被梅芳宠惯了,不依不饶的大闹一场,以绝食抗议。
梅芳心疼儿子的身体,无奈之下只好让步。
曹森又可以享受温柔香艳的睡眠。
对于卧室发生的一切,腾飞等兄弟没有察觉,他们既要保证曹森的安全,又要训练新的护卫,还要和三大门的人周旋,哪里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曹森的睡觉问题。
只有静哲察觉到了曹森的变化,幼儿状态的曹森几乎变了个人,原来那个自制、强大、果决的曹森正渐渐远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好色无礼的小霸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