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九章 帮主掌门董事长(上)
章节列表
第十九章 帮主掌门董事长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三个人等了没多久,别克车缓缓开过来,所有的队员纷纷下车,把别克车团团护卫当中。
郭敬过来对三人说:“我们先生和夫人请三位到车边说话。”
老道审时度势,抢先过去,其他两人不甘落后,也跟了上去。
霍云和腾飞下车,梅芳抱着小曹森坐在紧靠车门的座位上。
“我是先生和夫人保镖的副领队,我们正头身体不适,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好了。”腾飞说道。
老道皱皱眉,“我们还是和星海主人的父母谈比较合适。”
“我能做主。”腾飞干脆的回答。“咱们有话明说,你们想和平借用星海的能量,不是不可以,但我们有个要求。”
“年轻人,你尽管说。”云婆婆大度的说。
“我不管你们从哪里来,以前是做什么的,从此以后,你们要听从我的调遣,保护好木木公子的安全。”
“绝无可能!”老道坚决的说。
“异想天开!”云婆婆脸上闪过怒气。
石达没说话,拳头攥的嘎巴响。
“那好,三位请,”腾飞冷冷的说,“这两天偷袭我们的人,是你们指使的吧?正好今天一并算帐,看看你们的异能厉害,还是我的枪更准!”
老道三人都是统帅一方豪杰的人物,如何会屈就名不见经传又不会异能的腾飞?腾飞提出的这个要求,他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。他们最希望的,是把木木置于自己羽翼之下“保护”起来,一个幼儿,即便有会异能的母亲和父亲,又如何?他们忌惮的,是保镖们手里的武器,以及那个没露面而收走太虚宝珠的人。木木的父母,三人都没有放在心上。
眼下腾飞把话说绝了,三人想离开,又不甘心,场面一时僵持住。
金大锤出来打圆场,“虽然我们素不相识,但我金大锤知道三位都是修炼界的高人,”他说着向三人拱拱手,“星海乃天下修炼者至宝,想打星海主意的人,不止几位吧?出于对木木公子安全考虑,腾飞腾先生想统一调度对公子的保护,也是情理之中,请三位再考虑一下。”
老道沉吟着说:“如果只是在保护事宜上听从调遣,我倒是可以接受,但其他事情,你们绝不能插手。”
“不行,”腾飞断言拒绝,“我需要绝对控制手里的防卫力量。嘿,事情既然已经开了头,找上门来的就不会仅仅你们三家,我一样能找到答应我条件的人。星海,可是能大幅提升异能的水平!”
腾飞最后一句话,绝对是极大的诱惑。异能者拥有异能后,对异能更高层次的追求就像是鸦片上瘾,吸毒成癖,根本无法拒绝星海的诱惑,云婆婆和石达还在考虑对策,老道已经有了新主意。
“木木公子拥有星海,乃上天选定,集天地灵气于一身,身份之尊贵,不亚于九世灵童转生,听从他的调遣,我倒是可以接受。”
云婆婆和石达嗤之以鼻,这话说与没说有什么区别?一个周岁的娃娃能调遣你什么?会调遣你什么?
腾飞没有犹豫断然拒绝,“挟天子以令诸侯,这位道长算盘打的好精啊!”
老道心思被戳穿,面色居然如常,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木木公子早晚会长大,那时他就是我宴山亭真正的掌印人!”
云婆婆和石达目光复杂的看了腾飞一眼,这年轻人好深的计算,竟能把老道的诡计看穿,他们两个是没有一点察觉。至于老道其后所说什么木木长大以后怎样,纯粹是空头支票,等木木长大了,也许星海就失去作用,就算依然存在,借助星海提升了十几年力量的老道,谁知道有多大的能耐,谁还能掌控他?
曹森感兴趣的看着眼前三位素未谋面的异能者,嘿嘿,任你能翻天覆地,任你老奸巨滑,一样被我这小娃娃算计,怪只怪你们自己,敢打我曹森的主意。好,腾飞这小子演戏演的有水平,欲扬先抑。但是,我需要帮他一把,才能促成此事,掌握了这么一帮子异能者,嘿嘿,我看谁敢再惹我!
他轻轻地扭一下身子对梅芳撒娇,嘴里发出亲吻的声音,很像幼儿索要妈妈的吻。
梅芳在任何情况下小曹森永远是第一位,见状立刻抱起他,贴到脸上很亲了几下。
却听小曹森用极低的声音清晰的在她耳边说:“同意……老道!”
梅芳立刻明白了曹森的用意,他是想让自己和腾飞唱一出双簧,儿子既然要求了,妈妈怎么能拒绝?
“腾飞,我看老道长很有诚意,说的也对,等木木长大了,他不就是真正的主人?”梅芳边说着,边疼爱的亲吻小曹森,那样子完全是一个为了儿子将来考虑而短视的母亲。。
“夫人,他哪里会安好心……”腾飞焦急的说。
“我哪里没安好心?”老道见木木的母亲动心,生怕有变赶紧再层层加码压实此事,“这是我宴山亭主事之人的翻天印,这就献给木木公子,从此你就是宴山亭一百一十九名修炼者的领袖!”
老道说着掏出一件巴掌大的锦盒,快手快脚的放到木木怀里。
“别动!”腾飞厉喝,想阻止老道接近曹森,然而动作上似乎慢了一步,老道顺利达到目的。
“夫人,小心有诈!”腾飞不甘心的看着小曹森翻弄着锦盒。
“不会吧?”梅芳皱着眉头,“看道长也是得道的高人,他怎会欺骗我们母子?”
这时曹森已经把锦盒打开,里面有枚小小的方形印章,四四方方颜色灰暗,形式古朴,看不出丝毫独特之处。小曹森似乎对此印章很不喜欢,抓起来随手扔到地上,反倒是喜欢锦盒,抱着就啃。
这戏演的要多逼真,就有多逼真。
“好乖乖,这个不能吃。”梅芳温柔的把锦盒从曹森嘴里拿下,抬头对老道说,“真对不起,孩子不懂事,您老别见怪。腾飞,帮我把印章捡起来。”
腾飞哼了一声,捡起印章扔还给老道,“拿走,只要我在公子身边,你的奸计休想得逞!”
“这兄弟说的没错,”石达说,“夫人,老道是想利用你儿子的星海吸取能量,根本不是真心。”
“老道,现在的年月谁还稀罕什么信物?”云婆婆也来拆台,“你宴山亭的人,除了你,谁能指挥的动?一个翻天印有个屁用!”
“夫人,我达济道人一番诚心,您万不可听信谗言!”老道很委屈的把翻天印再次放到小曹森怀里。
小曹森毫不领情,再次扔到地上。
“宝宝乖,这是道长爷爷给你的信物,等你长大了,就有许多许多有本事的叔叔阿姨做你的手下,很威风哦!”梅芳接过老道再次递过来的印章,轻轻放到小曹森手里,并让他牢牢攥住。
曹森这才不扔了,心中狂笑,第一个进套的。
老道趁热打铁,转身大声说:“你们都过来!”
等门下众人都过来了,老道高声说:“从现在起,我宴山亭之人奉星海之主木木公子为主,你我等今后皆听从木木公子之号令,违者必诛!”
宴山亭的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老大在玩什么把戏,奉一个周岁娃娃为主,过家家?开玩笑?
老道脸色一寒,“都跪下!行大礼!”
众人不敢违背老大命令,只好稀里哗啦的跪下,应付一样点点头,算是行过大礼。
好在梅芳不计较这些,笑的灿烂如春。
腾飞冷眼旁观,“道长,您似乎还没表示?”
老道一脸肃容,恭恭敬敬给小曹森三个响头。“今后谁打公子的主意,就是和我宴山亭为敌,众门人听着,保护公子!”
宴山亭的人此时明白了老大的用意,心里直喊高明,快手快脚的在众队员护卫圈外边又围了个大圈。
石达脸色极难看,**他老道全家,三个头就换了一个能量星海,这也太划算了!
云婆婆冷笑着,你老道会玩这手,我苏幕的人不会?就在她喝令手下过来时,石达也明白过来,于是这两帮人马有样学样,也成了小曹森的门下,曹森小小的怀里,又多了一枚紫金打造的杜鹃花,一根泰山石雕刻的镇尺。
接下来老道和云婆婆以及石达,开始争论由谁贴身保护曹森。
腾飞举手鸣枪,砰!枪声让三人安静下来。
“公子的安全一直是我们兄弟负责,你们谁也不能插手!”
这句话惹的群雄激愤,纷纷嚷着木木公子是他们的老大,安全自然要他们来贴身负责。
“我看这样吧,”梅芳轻轻开口说话。
所有人顿时安静,齐齐看着她,这让梅芳好好体会了一把母凭子贵的骄傲和幸福,“我们先找个地方说话,木木耐不得风寒。”
众人连声说对,紧跟着就争论去哪里。
老道说先回东郊宾馆,云婆婆和石达坚决反对,好一番争吵,最终曹森一个喷嚏,梅芳心疼儿子受凉的惊叫声,终于让所有人勉强接受去东郊宾馆。
一众兄弟自然是回到各自的越野车上等待出发,而那三百多人的异能者所使用的交通工具,则让队员们诧异。
有脚踏车,有机车,有三轮车,一些人干脆步行,仅有十几位重要人物有车坐,而且那车也不是什么好车,样子就像刚绕地球跑了一圈,残破不堪。
腾飞不管这些,下令启程,六辆车绝尘而去。到了宾馆,把俘虏的宾馆经理放出来,经理才连忙派大巴车去接人,又清理宾馆里所有的房客,吵闹了四五个小时,终于把这三百多人安置下来。
另:有兴趣的朋友请加入QQ群:19321245,对“诡战”有疑问可以面对面的交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