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八章 三国鼎立
章节列表
第十八章 三国鼎立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香香大喊大叫:“我不搬,我不搬,就是不搬!这里多好玩,你们走吧,我就是不搬!”
小卢迪偷偷的劝:“你最好别闹,我看那些保镖不怎么开心,他们可惹不起。”
卢迪说的没错,腾飞众兄弟间是有些别扭,个个肚子里都有火气。
腾飞因为郭敬没有征得他同意擅自行动生气。
丁海涛因为想强奸女俘虏,被郭敬制止生气。
司马德因为要换宾馆,损失了半天的房钱生气。
郭敬因为腾飞不让他杀掉俘虏生气。
曹森因为梅芳清醒后,闻到他嘴里的烟味,被狠揍了一顿,生气。
这些气,偏偏又不能堂而皇之的发作出来,只能憋在肚子里,慢慢的气就燃烧起来,成了火。
香香看看几个人的脸色,嘀咕着乖乖去收拾行李。她知道,这些家伙可怕的很,虽然没有异能,但一样不能招惹。昨天她和郭敬打雪仗的时候,本想用异能欺负一下郭敬,却吃了大苦头,加上和曹森曾经交手的经验,小姑娘明白了一个道理,曹森这些兄弟,不是正常人,为了打仗而生,为了打仗而存在,和他们闹别扭,非常极其的不明智。
香香知道腾飞他们不好惹,但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发火,实际上,就连他们自身也不清楚。原因其实很简单,压力。自从曹森变成幼儿后,腾飞几个人的担子一下重了许多,往日里都是曹森操心的事,现在要他们来承担。而且现在保护的是曹森,尽管他们把曹森叫“木木”,但在他们内心深处来说,曹森永远是生死好兄弟,他们不敢更不想让曹森受一点伤害。
面对能力奇异的异能者,表面上众兄弟无所谓,实则谨小慎微,唯恐哪里出现失误累及曹森安全,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,压力自然产生,并一点点汇聚起来,最终形成了几个人之间的不愉快。如果任由压力存在并不断增强,迟早会出现大问题。
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除了老树皮。老树皮没有劝解什么,只是在众人都忙着收拾物品的时消失了几分钟,模拟宾馆总经理的声音打了个电话。
腾飞正在研究车队行使路线的时候,一个队员过来问他:“飞哥,那五个俘虏怎么办?”
“还是什么也不说?”腾飞问。
“不说。”
一个“杀”字在腾飞嘴边转了几圈又咽了回去。带走吧,他们都是异能者,谁知道有什么古怪的技能使出来添乱?放了肯定也不行,“想个法,都弄晕了带走。”腾飞扔下一句走开了。
那队员想,弄晕了?是打晕了还是用药迷晕了?靠,你的命令不说清楚,就当是打晕好了。
霍云不做声的帮助梅芳收拾物品,刚刚被敌人轻易的俘虏,让他的自尊心和自信心都受到很大打击,原本他以为自己身负异能,可操控高温火焰,即便不是无敌也可纵横天下才对,但和曹森这些弟兄相比,他发现自己就像一个赤手空拳的幼儿,面对武装到牙齿的职业杀手。
回忆刚才郭敬带人去救他的情景,那个宾馆的总经理明明是十二级的异能好手,有操控土元素的能力,却在郭敬雷霆一击面前毫无还手之力;那两个装作下棋的人,异能怎么都有个**级,也被队员们三拳两脚搞定。唉!这天下之大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啊,要是以为有了异能就高人一等,就可以玩弄普通人于股掌,郭敬这些人就是最好的反证!
他又叹口气,惭愧啊,没帮什么忙,却要让人家出手相救。
小曹森趴在床上,小手摸着自己小P股,委屈的想:老子自懂事以来,就没人敢打老子的P股,却被梅芳酣畅淋漓、噼里啪啦打了十几下,还不能还手,呜呜,我不要做小孩,老天爷,你他妈的开开眼,让我回到成年!
梅芳犹自生气,她的宝宝竟然吸烟!才一岁就敢吸烟!她愤愤的把几件小衣服扔到旅行箱,又瞄了眼那小小的P股,是不是再打几下给他长长记性?
动身前的准备工作,在众人心态各异中完成,二十分钟后,曹森一行人下楼。
东郊宾馆规模大,地理位置偏僻,为了安全养了不少的保安,保安部的头不久前刚接受了总经理下达的死命令,如果曹森等人要离开,说什么也要拦下来。如今曹森他们一动,保安部的人就知道了,部长不敢怠慢,忙调集人手堵住大门,同时向总经理汇报。
问题是,总经理现在是人家的俘虏,正被队员们打晕后架着,装作喝醉酒的样子一起往外走,部长自然联系不上,只好硬着头皮执行命令——拦截。
就算是平日遇到这种情况,因曹森霸气的作风深深影响到每一个队员,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,更何况今天腾飞等人肚子里都憋着气,有股邪火,当然是大打出手,不到一分钟,三十几个看上去威风凛凛的保安都躺在了雪地里。
香香最是开心,揍人是她人生几大乐趣之一,跟在众队员后边浑水摸鱼,很过了一把瘾。而卢迪刻意模仿众位大哥,也拳打脚踢了一番,果然体会到硬汉子的八面威风、十面杀气。
火撒了,气消了,彼此之间又看着顺眼了,众兄弟心满意足的登车离开。
从东郊宾馆通往市区的公路上,大约有三百多人把路堵的水泄不通。这些人大约分成三帮,各自有自己的领头人——老头、老妇、壮汉。
一位总是眯着眼,总喜欢摆出天下一切掌握手中样子的老头,穿了一身灰扑扑的道袍,慢条斯理的说:“不用争了,你们连太虚宝珠都丢失了,还有什么资格和我争?”
“我们苏幕人可不是靠法宝闯天下!”老妇反驳,“你号称‘达济道人’,自诩计谋比天高,星海主人又住在你门徒的酒店里,我们又不和你抢,只是要求合作,你为什么不同意,难道要独霸星海?”
“合作?你有什么资格合作?为什么要合作?这星海我们宴山亭的人要定了。”老道不急不慢的说。
“什么他妈的你要定了?”壮汉怒目圆睁,“星海是天父地娘没有主的宝物,哪里就轮到你这老油条?”
“都是修炼之人,说话不要带脏字嘛!”老道不急不火的说。
“别和他啰嗦,人在他的地盘上,又不让我们去东郊宾馆,说不定要耍什么鬼把戏。”老妇瘦弱枯干,嗓门大的出奇。
“我操,给爷爷闪开路!”壮汉身高近两米,膀大腰圆膘肥体壮,威胁的话从他嘴里蹦出来很见分量。
“想从我这里过去也行,”老道不温不火,“只要你从此听我指派……”
“你放屁!”
“操你个老不死的!”
妇人和壮汉同时怒骂,二人各自所代表的百十号人,也乱哄哄的喝骂。而老道手下的百十号人虽然人数上处于下风,却不甘示弱,堵住公路就是不让对方通过。幸好这时没出正月门,又是大雪封路,乡村公路上没有其它车辆,否则场面会更加混乱。
“再不让开,我可要动手了!”壮汉怒喝一声,双拳一晃排球大小,十指间闪过一阵青光,化作数道细小的闪电钻入手臂。
老道巍然一笑,“就凭你这把蛮力,也和我斗?”
“再加上我呢!”妇人伸手向空中虚抓,天上的白云似乎被她扯下一团,凝附在五指上,一只手掌变的模糊不清,看上去如同由云雾组成,而且小臂、大臂也在逐渐虚化,一条胳膊笼罩在淡淡的云雾中。
老道眯着的眼跳了一下,似乎忌惮妇人的右手向后退了一步,他身后的两名年轻人向前一步把老道挡在身后。老道趁机自袖中取出一把如烟卷大小的超小号拂尘,拂丝洁白如雪,根根挺立,犹如冰雪凝成的钢针熠熠生辉,让周围的白雪黯然失色。
三方人马形成二打一的局面,形势似乎对老道不利。
老道审势度势,又慢悠悠开口了,“石达,你上当了,”他对壮汉说,“你不想想,原来咱们约定是一方有一次出手的机会,她们苏幕动过一次手,你石门的人还没试过吧?她云婆婆见自己失败了,连太虚宝珠都不知去向,就提出我们一起合作获得星海,这不是剥夺了你动手的权利吗?”
石达一听,对啊,原本三方说好了都有一次夺取星海的机会,她们苏幕人抽签得到第一个机会,失败,按理说自己也应该试一次,如果不成,再谈合作不迟。他迟疑了,不知道要不要动手。
“嘿嘿,你个戴绿帽子的老道士,还真会说,要不是我的太虚宝珠,那星海的主人会住你徒弟的酒店里?如果你成了,这星海至少算我一半!”
“云婆婆,这就是你强词夺理了,星海主人去不去东郊宾馆,和你宝珠有什么关系?”
不说这三方人马如何纠缠不清,曹森那边的车队已经开下山,沿着乡村公路正往这边行驶。头车开路的郭敬远远就看到,黑压压一帮子人堵在公路上争吵什么,他向腾飞汇报。
腾飞简短的回答:“驱逐!”
郭敬挥手,一名A组队员钻出越野车天窗,把M240B机枪架起来,弹上膛准备鸣枪警告。
而在别克车里的老树皮突然弯下腰,嘴里抽着凉气,很痛苦的样子。
金大锤忙问他怎么了,老树皮摆摆手,“老毛病了,冬天里雪要化不化的时候,我这胃就疼,趴一趴就好。”
车队愈驶愈近,对峙的人群发现了他们,顿时鼓噪起来。有些异能者认出,由远而近的六辆车,正是星海主人坐乘的车队。
郭敬从望远镜中观察人群,发现他们不同寻常人, 其中不少人举止眼神都带着高人一等的傲气,而且还有不少人高马大的壮汉,加上人数众多,他意识到这一关不好过。
特种兵从不轻视敌人,也不惧怕强敌,特种兵要做的只有一件事,克敌制胜。
郭敬让A组队员全部弹上膛,做好战斗准备,并通知腾飞看到的情况。
“我已经看到了,”腾飞回答,“不要开枪刺激他们,到时候听我的命令!”
车队距离人群越来越近,壮汉石达从人群中走出,跨步站在路中央,他脚下的雪悄然融化,露出青黑色的沥青路面。老道看在眼里,一双如霜的长眉耸动一下,好厉害的泰山神力!
郭敬的警车很快开过来,一路高鸣警笛,开车的队员并不减速,直接冲着石达冲过去。
砰!石达双拳齐出顶在越野车的车头,也不见他如何用力,竟然凭一人之力硬让快速行驶的越野车停下,不能前进分毫。
众队员都有些意外,好大的力气,好硬的拳头!
开车的队员猛踩油门,要把壮汉顶开,壮汉一步不退,两股大力僵持住,轮胎在雪面上吱吱打滑,摩擦产生的热融化积雪,车轮碰触到坚实的路面,汽车前冲的力量突然增大。
石达双臂猛地上举,借助汽车自身的冲力,竟把越野车顶起来,车头上翘两个前轮悬空转动着。
“倒车!”郭敬命令。
队员快速换档,越野车砰的一声落地,和壮汉拉开距离。
“我们不为难你们,把那个娃娃交出来,你们走人!”石达面色如常,仿佛刚才顶住的不是一辆越野车,而是小曹森的专车——婴儿车。
“给孩子的妈妈说,咱们没有恶意。”老道也站出来说话了,“你们身边也有同道中人,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。”
“还我的太虚宝珠!留下星海主人!”云婆婆不甘落后,一副高嗓门把声音送出很远。
小曹森在别克车里一甩眉毛,妈的,这个女人说的太虚宝珠,是不是制造幻境的东西?我靠,要是的话,老子灭你全家!
队员们在等待腾飞的命令,手里的枪都已经顶上火,一声令下,就是乱枪齐射。
霍云对腾飞说:“小心啊,他们都是异能者,不管我们有多强大,无论如何都对付不了三百多个异能者。”
腾飞额头见汗,难道天底下的异能者都跑这里来了?曹森肚子里的星海就那么吸引人?怎么办?我他妈的该怎么办?
曹森听了霍云的话才知道事态严重,竟然来了三百多号人,就算是普通人也不好对付,何况都拥有异能?实在不行,问问他们中间有没有大夫,给我来个剖腹产,把什么破星海送给他们得了。
梅芳的嘴紧紧抿在一起,牢牢抱着小曹森,孩子是她的,谁也夺不走!
“请下来个主事的人说话吧。”老道用胜珠在握的语气大声对车队说。
这句话让兄弟诸人很是反感,天下虽大,英豪虽多,他们兄弟又何曾怕过谁?异能者的目标是小曹森,兄弟们守护的也是小曹森,一攻一守,双方利益有根本冲突,没什么好说的。
腾飞一咬牙,“各组注意,硬闯!敢阻拦的,射击!C组枪榴弹、火箭筒准备!各组狙击手注意抢先射杀敌人首脑!”
C组在腾飞战术安排中担任的是掩护和断后的任务,大部分重型火器都在C组,包括两门RPG—7火箭发射器,这是郭敬一再坚持下从刘三麻子那里采购的,目的就是对抗难以捉摸的异能者。眼下腾飞是准备大开杀戒了,一直没敢动用的重型火器也要上阵。
曹森听了腾飞的命令眼珠子差点瞪出来,火箭筒?别说M240B机枪,就是枪榴弹已经离谱,他们竟然还买了火箭筒!靠,我这些兄弟就快成恐怖分子了,不行,绝对不能让兄弟们为了我冒这样大的风险。
曹森比划着要阻止腾飞,但队员们执行命令的速度要远远超过小曹森的动作,所有越野车车窗玻璃已经放下来,枪口探出,两名队员也扛着火箭筒从天窗探出身子,火箭弹装弹,保险打开,手指压住扳机,战斗一触即发。
异能者虽然身负异能,但并非不食人间烟火,队员们亮出的重型武器即便是军盲,也知道威力无比,虽然他们有把握把所有保镖全部歼灭,但付出的代价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。
老道最是狡猾,眼前的局势既然不容易解决,那就把这问题抛给别人去解决好了,自己的人先躲起来。他做了个手势,让身后的人远远躲到一边,既不离开公路太远,又没有顶在最前面。
云婆婆不傻,一眼看穿了老道的用意,也约束自己的手下,干脆躲到老道等人的后边。
天底下谁认为别人傻谁就是最大的傻子,壮汉石达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,他也命令自己的人回避,又躲到了云婆婆众人后面。
三百多人就像练习队列一样倒腾了个遍,老道又回到直接面对车队的位置。
老奸巨滑的老道一计不成又生一计,他看到车队从东郊宾馆出来,就知道自己的门人行动失败,再加上云婆婆的太虚宝珠也没能困住曹森等人,说明护卫星海主人的保镖本领了得,硬抢付出的代价太大。既然如此,何不迂回一下呢?
老道想到这里高举双手走向车队,示意自己没有恶意。
郭敬拎着手枪下车,迎着走向老道。
“这位先生,能否领我和你主事的人一谈?”老道从容说。
“先说你的意思。”郭敬看老道仙风道骨、飘然出尘样子颇不顺眼,很想给他一枪。这是当初被马爷欺骗后的后遗症。
“这样,我们实际上并不想对那娃娃如何,只是想借用一点星海的能量,如果贵方能同意我们这点要求,我以及我的人,愿意为星海主人提供保护,无偿的保护。”
郭敬一听,嗯,这倒是不错的建议,想一想这些异能者也的确没有别的不良企图,老道的人站到自己这边,也可以化解眼下的危机,他正要去汇报腾飞等人拿主意时,云婆婆和壮汉石达赶了过来。
“兄弟,我们可以保护你们。”石达拍着胸口慨然承诺。
“小兄弟啊,婆婆心最善,哪能忍心看你们被坏人欺负,我帮你!”云婆婆大义凛然。
郭敬一瞪眼,“都站远点!等着!”他回身去找腾飞和曹森。
老道,老妇,壮汉,互相怒目而视,就折腾吧,就搅和吧,就奴颜婢膝吧,对方就那几个人,随便哪一派全力出手都能收拾下,现在却因三足鼎立互相掣肘,要向最弱的第四方示好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?
另:新建了个QQ群,请朋友们去坐坐吧,群号:367936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