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七章 你是谁(下)
章节列表
第十七章 你是谁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静哲感到变小的小曹森是那么的可爱,再也没有成年曹森身上那股让她害怕的霸气,忍不住在小曹森的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曹森感到额头上一点清新的凉意,嗯?静哲不是没有实体吗,她亲我,我怎么会感觉的到?
静哲脸蛋飞红,唰的飘到空中,划出一道美妙的圆弧,躲到床的另一侧。
“静哲,你给我过来,别躲,我知道你能看懂我的思维!”曹森在心里默念。
静哲躲着不肯出来。
“嘿嘿,你要是不出来,我就大喊,静哲亲我了,静哲亲我了!”
一只如冰雪一样晶莹的纤纤玉手突然捂在曹森的小嘴上,随即曹森看到了静哲那秀美绝伦的脸。
“嘿,上当了你。”曹森心中说着,给静哲一个得意的笑脸。
静哲缩回手,也想起眼下的曹森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,自己是上当了。她咬着嘴唇,怔怔的看了曹森一会,突然又亲了曹森一下。
我靠,都看我小好欺负是吧?曹森不爽的想。
静哲连连摆手。
“那好,你告诉我,你怎么能看懂我的思想?”
静哲摇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“除了我,别人的思想能看懂吗?”
静哲又摇摇头。
唉,我怎么那么冤!曹森心中哀叹,以后在静哲面前,哪里有隐私可言!
静哲得意的笑,笑的极甜,让曹森看的一呆。
操,不好!曹森心中大喊,我要撒尿!
尿意一来排山倒海,曹森辛苦万分的控制住自己的身体,连忙用头去拱梅芳。
“怎么了宝宝?”梅芳顿时清醒,关心的问。
“尿!”曹森清晰的说道。
梅芳忙抱起小曹森,下床走进洗浴间。
静哲看着梅芳睡衣下曼妙的身姿想,嗯,她的身材很好,但……还不如我的好。
第二天吃过早饭,梅芳用羽绒衣把曹森厚厚的包裹起来,再戴上一顶大红色的驼绒软帽,抱着他出去玩雪。
司马德拎着一个数码相机,摆出专业摄影师的架势,给“母子”俩个照了不知多少张照片。照片里,小曹森对相机怒目而视,梅芳却是幸福而甜蜜。
在外人看来,这是一对大富大贵的母子,他们的身边总是站着十几个彪悍的保镖,而且还有几个随从小心的伺候,所有人都对母子俩个毕恭毕敬,只有那个一身米黄打扮的俏皮女孩,不时把一团雪抹到小男孩脸上,洒下清脆的笑声,凭添了许多生气和乐趣。
曹森抹一把脸上的雪,心里发狠,小妮子,下次老子恢复成人身体,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你,第二个,哼,他把目光投向仍在不停拍照的司马德身上。
看到曹森额头见汗,梅芳示意返回房间休息。保镖们训练有素,开道的,居中保护的,殿后的井然有序,有条不紊的护送母子返回宾馆。
霍云走在大厅里,眼角无意中瞥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走进多功能娱乐厅,他脚步迟疑着,那人是谁?怎么看的这样眼熟?他决定跟上去看看。和腾飞说了一声,他跟着走进娱乐厅。
腾飞看一眼老树皮,老树皮心领神会,大模大样的一指一名队员,又指一下霍云,那队员点点头,跟在了霍云身后。
其他人护卫着梅芳和曹森回房间休息。
娱乐大厅是房间套房间的布局,中间一条曲折的走廊,两边有保龄球室、台球室、乒乓球、棋牌室等常见的活动项目。队员不即不离的跟着霍云,眼看他进入了棋牌室。队员也想进去,棋牌室内突然走出一个托着托盘的服务生,托盘里有两杯喝了一半的橙汁,队员想躲没躲开,连盘子带杯子都扣在队员身上。
那队员反应极其敏锐,一把推倒服务生,猛的闯进棋牌室,人入门枪上膛,枪口点住室内的三个人。
棋牌室内,有两个人在下棋,霍云则站在一边,都惊讶的看着队员。
霍云连忙解释:“看错了,以为是熟人,误会,没事的。”
队员扫视一遍棋牌室,没发现有异常的地方,拉起地上的服务员,枪口顶在他腰上,“跟我走,没事就放了你!”
“对不起,大哥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大哥……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“少废话,走!”队员又回头对霍云说,“先生,还是回去吧,夫人会担心的。”
“对,对,我们走。”霍云答应着跟随队员离开棋牌室。
两个下棋的人对看一眼,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,这些保镖太厉害了!一点可疑的地方都不放过,他们真替那个服务员担心。
来到曹森所住的六楼,队员自押着那服务生去核实他身份,霍云则进入曹森的卧室。
梅芳已经把小曹森哄的入睡,见霍云进来看一眼并没有理会他。
“梅芳,”霍云小声说,“去散散心吧,这里我看着。”
梅芳摇摇头。
“我怎么说也是孩子的父亲,放心,我来看着宝宝。”
梅芳猛然回头,“你是谁?”
“我是霍云!”霍云说着猛的扑到梅芳身上,手里攥着一条浸透了乙醚的手帕,死死堵住了梅芳的口鼻。
变故突来,梅芳挣扎了几下,被熏昏过去,最终也没能向卧室外的队员发出警报。
霍云手脚麻利,三下五除二把梅芳的所有衣服脱下来,又从兜里掏出一团雪白的丝团,展开后竟是一件极薄的丝衣,盖在梅芳身上,他喃喃的念动咒语,片刻后,躺在床上的梅芳逐渐变成霍云的样子。霍云拉过棉被把梅芳盖好,只露出头部,一眼看上去,就是霍云正在熟睡。
而霍云却脱掉身上的衣服,卷成一团塞到床底,极其小心的在身上也揭下一件薄如蝉翼的丝衣,在丝衣离身的刹那,霍云变成了一个身量高挑的女子,相貌虽然不算俊美,但身材却惊心动魄,尤其是胸腰部的曲线让人过目难忘。
她把丝衣平铺在地毯上,很小心的在丝衣上用一段年代久远的古墨,点点画画,又仔细的把丝衣披在身上,片刻后,她变成了梅芳。
假梅芳穿戴起真梅芳脱下的衣物,面对镜子整理一下容貌,感觉还算满意,回身走向床上的小曹森。
曹森睡的很香甜,幼儿的身体让他丧失了所有的警惕,直到假梅芳抱起他,曹森才被惊醒,很不乐意的看一眼假梅芳,又干嘛,没看老子在睡觉?
“呵呵,乖宝宝,妈妈带你去玩保龄球,好不好?”
保龄球?曹森心想,有病啊你,好好的去玩什么保龄球?我要睡觉!他又闭上眼睛,脑袋在假梅芳怀里蹭来蹭去,要找个最舒服的姿势。
咦,怎么梅芳的胸好像高了一些,妈的,没事长那么大的**干什么,顶的我难受。他扭着身子要回到柔软的床上去。
当当,敲门声响起,“霍先生?霍先生?”
假梅芳顿时变得紧张,抱着小曹森来到门边,压低声音说:“他睡着了。”
门外安静下来,她怀里的曹森也安静下来。假梅芳轻轻的松了口气。
“夫人,您刚才不是要去做美容吗?现在可以走吗?”门外又一个声音询问,语调恭敬。
美容?假梅芳只想尽快抱着小曹森离开,是做美容还是去干别的,她都乐意。
“好的。”
声音一落,门开了,丁海涛和郭敬垂着头站在门口,恭候着梅芳。
假梅芳抱着出奇安静的小曹森,像一个真正的贵妇人那样昂首向外走,她并没有注意到,小曹森一只小手伸出拇指和食指,隐蔽的做了个手枪的手势,而枪口正对着假梅芳。
就在假梅芳从丁海涛和郭敬中间穿过的瞬间,他们突然动手,四只铁钳般的大手闪电般扣住假梅芳的胳膊,用力一拧,把她倒剪双臂控制住。而掉落的小曹森,被及时赶到的腾飞在摔落地面的一瞬间接住。
腾飞直起身,冷冰冰的问,“你是谁?”手上用力掐了曹森P股一把,要让他假哭。
曹森眼睛转了转,不情不愿的咧开嘴,放声大哭。
在这个假梅芳面前,曹森要装的像个幼儿的样子,尽管她已经是俘虏。
“我只想知道,你们怎么看穿我的?”假梅芳不甘心的说。
她不知道,梅芳和霍云只是假夫妻,霍云从来也不敢和梅芳住一个房间,更别说在梅芳的床上睡觉,所以她的动作和语言中有太多的破绽。
腾飞当然不会给她答案,丁海涛和一个队员把她拽到另一个房间审问。
腾飞抱着曹森进入卧室,他问道,“梅芳呢?霍云呢?我看到霍云走进来。”
曹森一惊,伸手比划着让腾飞赶紧往床边走,一看床上的是霍云而不是梅芳,曹森急了,“操!问……女人,梅……去……哪里!”
腾飞明白他的意思,把小曹森放在床上,叮嘱郭敬和几个队员守着他,自己匆匆赶往审讯假梅芳的地方。
那假梅芳开始什么也不说,丁海涛很干脆的撕开她的外衣,手往里一探,一会的功夫就全招了。
等腾飞回到套间,却见小曹森人五人六的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,嘴里叼着一根烟,烟雾缭绕中幸福的眯着眼,见腾飞回来,他笑眯眯的点点头。
“你怎么知道床上的霍云是梅芳?”腾飞奇怪的问。
“飞哥,”一个队员拎着那丝衣说,“木木发现了其中的关窍,而且,你还记得刚才一个兄弟抓回个服务员来?”
腾飞恍然,又见郭敬不在这里,“郭敬带人去找霍云了?”
“金大锤和郭敬带着A组去了,老树皮也跟着过去。”那队员回答。
“谁下的命令?”腾飞不快的问。
队员指指小曹森。
“靠!木木,你才多大就抽烟?抽死你个小不点!”腾飞恶狠狠的说,“你知不知道指挥最忌讳什么?令从多出!我掌控不了兵力部署,你让我指挥什么?怎么应付突发事件?”
曹森刚才急于要营救霍云,忘记了现在的总指挥是腾飞,他是越权了,就向腾飞打了个憨态可掬的敬礼,算是道歉。
“妈的,你再他妈的越权,我就把你抽烟的事告诉梅芳!”
咳咳,曹森被烟狠狠呛了一口,他幼小的身体也并不欢迎烟草的清香,曹森感觉到一阵头晕,随手扔掉吸了一半的香烟,一个队员连忙捡起来放到烟灰缸里摁灭。
“有把握吗,他们?”腾飞又问。
“那个服务员说,他们来的人并不多,一共有五个人,除去他和假装夫人的,还有三个,应该没问题。”队员回答。
“你们去准备,这座宾馆我们不能住了,等救回霍云,我们就搬走!”腾飞考虑了片刻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