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七章 你是谁(上)
章节列表
第十七章 你是谁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车队到达东郊宾馆已是黄昏时分。东郊宾馆前身是南泉市的政府招待所,后扩建改造而成。它的地理位置非常独特,正建在一处山峰的半山腰上,前可以俯瞰南泉市,后可以登山远眺,是个休假放松身心的好地方,即使正月里,也有不少家庭举家来这里过春节。而此时,一场大雪,让原本巍峨的东郊宾馆多了几分飘逸脱俗,如山中仙境。
在宾馆一楼的大厅里,梅芳抱着小曹森端坐沙发,小曹森东张西望,心中感叹,以前就想来这里住两天,兜里银子少住不起,现在有点钱了,却什么也玩不了,真是倒霉。让所有人起死回生一把,曹森心中颇高兴,看什么都顺眼。
腾飞安排好队员们警戒四周,让老树皮变化的假曹森装模作样的指挥队员调整站位,他和负责收支的司马德单独聚在一起。
“钱不多了,兄弟。”司马德小声说。
“什么?不是有三百多万吗?”
“你算算,买车,买枪,发高薪,还有木木他妈,那个花钱法,三千万也花光了。”
“还剩多少?”腾飞呆了呆问。
“嘿,百十万吧。”
“靠,不少,等只剩下十块钱的时候你再找我,”腾飞不满的说,“多大点屁事也来烦我。”
我操!司马德无奈的看着腾飞走开,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这不到半个月就花了近二百万,剩下的百十万能撑几天?他又想起卖枪的刘三麻子,一杆M240B他张嘴就要10万,我操他二大爷,改天没钱了,就把这小子抢了!司马德抱怨着,去看两个队员订房间。
“房价几折?”他问一直微笑着的美丽女服务员。
“八五折,先生。”
“你给我五八折!”司马德恶声恶气的说,掏出科洛克手枪砰的拍在服务台上,“老子是刑警队的。”
“这……这……先生……我做不了主。”女服务员美丽的微笑消失了,结结巴巴的说。
砰,砰!那两个队员也把枪拍在桌子上。
三把黑黝黝的手枪,枪口黑洞洞,女服务员的眼都直了。
一边的大堂经理看到这边的情况,急忙用对讲机向上面汇报,听了上面的指示,他连忙小跑着过来,脸上堆起笑容对司马德说:“抱歉,真抱歉,我们的服务员素质不高,怠慢了,千万不要动怒。”经理又收起笑容对服务员严肃的讲,“警官们舍身维护我们的安定生活,我们要知恩图报,五折!”
司马德收起枪,操,刑警的招牌还真好用,以后老子和郭敬当同事算了。
东郊宾馆总经理办公室,一个年过五旬的胖子在打电话,“他们到了……是,是,我一定留住他们!”
腾飞安排A组队员跟随服务员检查了房间,然后围护着梅芳抱着小曹森住了进去。曹森住的依然是最豪华的套间,除了他和梅芳的寝室,客厅、起居室都有队员驻守。
梅芳俨然是个老练的母亲,指挥霍云和金大锤安置小曹森的一应用具。又给小曹森换下厚衣服,抱着他去方便,洗刷,出来接着就喂奶。
曹森对梅芳所有的话都听,乖的不能再乖,让梅芳大喜过望,奖励了十几个吻。
香香吵着要带小曹森去玩雪,被郭敬拎着脖领子撵出房间。
腾飞严肃的对郭敬说:“你,去陪香香小姐玩雪,”他又压低声音,“趁机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。”
郭敬瞪了腾飞一眼,抓着香香去了。
小卢迪原本也要去,但他看看郭敬那熊一样宽阔的后背,认为还是上网更安全。
一阵忙碌后,内外层警戒哨,应急撤退方案等都确定下来,众人总算可以喘口气。
曹森刚喝了一肚子奶,无聊的坐在宽大的床上,看着梅芳一件一件的整理他的小衣服。梅芳仔细的把每件衣服的每一个皱褶都抚平,轻轻叠好,再整齐的分类摞好,在曹森看来,大床上很快就多了几座高矮不一的小山,他讶然的想,这些难道都是自己穿的?怎么比我成年的时候衣服还多?女人就是无聊,没事弄这些干吗,唔,梅芳似乎很用心的样子,也许……,他翻身趴在床上,借着几摞衣服的掩护,轻手轻脚的往床边爬。
“站住,”梅芳头没动眼未看就知道小曹森在做什么,“小东西,你想去哪儿?”
曹森知道自己逃不出梅芳的手掌心,无奈的仰天躺在床上,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。
梅芳把衣服放进衣橱,侧趴在小曹森身边,轻轻给他揉着肚子,“宝宝,妈妈和你打个赌。”
曹森享受着梅芳的抚摸,舒服的打个奶嗝,用眼睛问梅芳,什么赌?
“我呢,假装睡着了,你呢,偷偷溜下床,爬出卧室,看看外边防守的队员怎么对待你。”
好啊!曹森的眼睛一亮,他也想知道,自己变成幼儿后,兄弟们怎么看待自己,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试验。
“我赌那些队员会把你送回来。”梅芳很有把握的说。
曹森摇摇头,不会,他们会给我烟抽,让我看他们的自动火器。
“那好,咱们就赌了。妈妈赢了,宝宝以后要乖乖吃饭,不许说脏话。”
曹森点点头。
“你赢了,我请一个队员给你玩枪,好不好?”梅芳继续说。
曹森又点点头。
“好,我们开始。”梅芳想把曹森抱起来放在地毯上,曹森伸胳膊蹬腿的拒绝了。
他爬到床边,探头看了看,我靠,这么高?于是掉转身子腿朝下溜下大床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跌跌撞撞的往房门走。
梅芳躺在床上,眼睛一直跟着那小小的身影,看着小曹森走路摇摇摆摆的样子,心中漾溢着幸福和自豪,我的宝宝会走路了!
来到房门边,曹森双手高举抱住门把手一拧,门开了。哈哈,兄弟们,你们森哥自由了!他充满激情的一步迈了出去,脚下一绊,扑通趴在地毯上。
卧室外宽敞的客厅里,两个队员坐在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卧室门一开他们的眼睛就睁开了一条缝,等看到小曹森一个跟头栽出来,两个队员吃惊的睁开眼,木木?他怎么溜出来了?
“木木,你妈妈呢?不要你了?嘿嘿。”一个队员忙上前抱起小曹森。
曹森大怒,什么他妈的我妈妈不要我了?是我和妈妈打赌……我靠……是我和梅芳那丫头打赌!
另一个队员也凑过来,摸摸曹森光滑的脸蛋,“要听妈妈的话,不然叔叔打你P股!”
两个队员对曹森愤怒的目光视而不见,敲一敲门,“夫人,木木偷溜出来了。”
“谢谢,请让他自己走回来。”梅芳清脆的声音说道。
“听见没有?小家伙,以后不许调皮!”队员把曹森放在地上,轻轻向卧室内一推。
小曹森不由自主的回到卧室,门在他身后关上。
梅芳笑盈盈的看着曹森,目光里有溺爱也有得意。曹森年幼的身体需要大量的睡眠,远比成年人需要的多。在他睡着的时候,梅芳不止一次的看到腾飞约束众兄弟,一定要把小曹森当成木木,反复强调老树皮就是曹森,众队员也的确在努力让思想跟上变化,所以梅芳敢和曹森打赌。
曹森自然不知道这些,很干脆的输掉了赌注,乖乖回到梅芳的怀抱,打个哈欠他迷迷糊糊的想,木木就木木吧,不过多个名字而已,老子早晚让那些小子吃点苦头。至于要不要履行赌约从此不说脏话,他是木木,是幼儿,一个幼儿有什么信誉好讲?嘿嘿,老子没输。
在梅芳哼唱的摇篮曲中,曹森进入了梦乡。
深夜,睡足了的曹森醒过来,床头的台灯柔和的光线照亮了梅芳一侧的脸,皮肤白净轮廓柔和,而另一侧在阴影中,梅芳的脸有着朦胧的美。
这么美丽的一个年轻姑娘,为什么那么着迷妈妈的角色?她真要是想要孩子,为什么自己不生一个,十个男人有十一个愿意配合她,曹森大惑不解,嘿,如果老子没变成幼儿,也可以配合一下。
他正躺在梅芳的怀里,梅芳只穿着丝质吊带睡衣,上身的风光曹森可以一览无遗,心里有了想法,看梅芳的目光自然就有了重点,嗯,不错,这女人的皮肤身材都没的说。
想到这里,曹森突然感觉有点负罪感,她可是把自己当成儿子的,在幻境里,她竟然用她娇弱的身体抵挡木偶人沉重的铁拳,直至身体被打穿,曹森眼睛里似乎又看到一只血淋淋的木手,从梅芳洁白的胸口穿出,那滴饱含着绝望和不舍的晶莹泪水,也如同再次滴入他的眼中,曹森的眼睛湿润了。
靠!曹森心中暗骂了一句,老子多少年来眼睛一直是干的,今晚发的哪门子神经!
虽然曹森稀里糊涂的逆转了幻境中的一切,让梅芳等人复活,但他知道,当时的情景,是真实发生过的,他曹森欠所有人一条命,欠梅芳的,不只是一条命。
唉!曹森心里长长的叹口气,这笔债,我怎么还啊我!老天爷,我操你二大爷!
似乎不敢看那张娇美的脸,曹森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,背对着梅芳。尽管他身子小巧,尽管他的动作非常的轻,但还是惊动了梅芳,曹森连忙闭上眼假寐。
睡梦中的梅芳微微皱眉,手摸索着摸到曹森的身子,似乎松了口气,手上稍稍用力,把曹森搂的更紧,又酣然睡去。
曹森慢慢睁开眼,眼前看到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他吓了一跳,细看,是静哲。
在白天即使没有太阳,静哲也不敢出来,一到晚上,她就按照腾飞告诉她的方位找了过来。进入卧房时,那个变化成曹森的老树皮守在外边的客厅里,色迷迷的看了她一眼,静哲知道,老树皮能看到隐身的自己,她不喜欢他的目光,没打招呼就进来,现在想想,似乎很没有礼貌。
曹森看看漂亮的女鬼,调皮的眨眨眼睛。
静哲也眨眨眼睛。
虽然都是眨眼睛,但曹森感觉自己的小眼睛是噗嗤噗嗤的,而静哲的大眼睛是忽闪忽闪的,可观赏性相差万里。
于是他冲着静哲瞪起眼睛,静哲也对他瞪眼睛,这又让曹森想起一句歇后语——大眼瞪小眼——傻眼,曹森无声的裂开嘴笑着。
静哲感到变小的小曹森是那么的可爱,再也没有成年曹森身上那股让她害怕的霸气,忍不住在小曹森的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另:请诸位在“诡战”首页参与一下投票吧。还有,感谢云海兄的建议,非常感谢。不管这本书合不合诸位朋友的口味,我已经尽力,对于反感主角变成幼儿的朋友,请耐心看下去,也许会有不同的感觉。如果依然无法认可我对情节的设计,请关注我下一本书,会总结“诡战”的长短,相信能写的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