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六章 水火珠
章节列表
第十六章 水火珠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腾飞的耳机里传来队员的告急声,他额头见汗,不知所措的看着曹森。
曹森伸开食指和拇指,小嘴里“砰砰”的模仿着开枪的声音。
对啊!腾飞直骂自己笨,先看看枪械能不能用再说。命令下达后,前后都响起射击声,清脆的枪声让腾飞和曹森都松了口气,不管在哪里,只要枪可以用,他们就有信心对付任何强敌。
下面该做什么?腾飞又望向曹森,曹森没有提示,反而把眼一闭,把头埋到梅芳温暖的怀抱中。
腾飞知道这是曹森要锻炼自己的指挥能力和临敌应变能力,靠,你他妈的倒是舒服,躲到美女怀里睡大觉。他心中腹诽一下曹森,想了想,命令说:“队员下车,用汽车构成环形阵地。”
风雪中,队员们推动不能行驶的汽车,头尾相连排成个圆圈,把别克车护在中央。
腾飞又把郭敬、丁海涛还有司马德叫过来,一起听老树皮讲解幻境的特点。
“幻境里什么都可能发生,什么都可能出现,你以为是假的,却是真的;你以为是真的,却是假的!”老树皮说道,“甚至可能是你们的父母举着刀枪向你砍过来,如果不消灭对方,早晚被砍死。”
“子弹管用吗?”郭敬问。
“没试过。”老树皮回答,“没有人在幻境中开过枪,只知道刀棍什么的有用。”
“刀能用,枪一样好用。”腾飞说,“维持幻境运作的能量源在哪里?”
“能量源在哪我不知道,但只要找到施放幻境的人,制服他,幻境就可以破除,他肯定藏身在幻境的某个地方。但这个幻境我感觉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,而是某件法宝形成。”
“那怎么找到法宝?”丁海涛问老树皮。
“更难找了,搞不好我们已经钻到法宝肚子里来。”
“我带我的组出去搜索一下,看看四周的情况。”郭敬建议说。
“那样太冒险,”霍云插言,“还是防守比较稳妥,直到敌人负担不起维持幻境所需的能量,幻境不攻自破。”
这倒是个好办法。可谁知道对方能维持多久?
腾飞决定先守一守再说。
于是众人都回到车上,车顶的机枪手也回到车内,车门紧闭,面向环形阵地外侧的车窗旁都有队员持枪在警戒。
别克车上,曹森看着坐立不安的腾飞,心里骂他,笨死了,老树皮不是对异能量很敏感吗?派个小组跟着他,出去搜索一下,很可能就找到那个施法者,或者什么法宝,然后一枪崩了,事情不就解决了?
曹森心里这样想着,目光自然就落到老树皮的脸上,老树皮仿佛猜中了曹森的想法,慌忙躲避曹森的目光,身子尽量往车座位里缩,几乎卷缩成一个团。
嗯?他怕什么?这幻境为什么让他这样害怕?曹森脑子里冒出几个问号。
砰!一声清脆的枪响,紧跟着又是几声,接下来枪声连成一片,还夹杂着枪榴弹和手雷的爆炸声。
“各组报告情况!各组报告……妈的!”腾飞发现耳机和麦克也失灵,他对别克车里剩余两个队员说,“守好这里,我去看看!”
随着腾飞开门下车再关闭车门,枪声变大又变小,曹森听了浑身上下的痒痒,在梅芳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,在这一刻,恢复成人身体的愿望从来没有如此强烈,他想拿枪,他想战斗,他不想让兄弟为自己拼命,不想在一边观战。
哄!一声沉闷的碰撞声,一辆越野车被什么东西撞击,车身横着滑行,直撞到曹森所在的别克车才停下来。车里的霍云和金大锤紧张万分,趴在车窗上向外看。老树皮干脆钻到车座下,那狭小的空间不知他怎么把自己赛进去。
而两个队员却依旧沉稳,分左右把梅芳和曹森护在中间,枪口对外,手指都没颤一下。特种兵之所以是天下各国的精锐,其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可怕的冷静。
嗵!一个全身由木桩组成、近两米高的粗壮木偶突然跳到越野车顶,两条碗口粗的腿把车顶砸瘪,车门变形,玻璃碎屑四下飞溅。它稍稍打量,发现了别克车里的小曹森,一声尖细的口哨从它嘴中发出。
护在梅芳身侧的队员拉开挡住车窗的霍云,枪口一扬,单手打了个长点射,那木偶被一连串子弹击中,直打的飞起来摔落地面。
嗵!嗵!更多的木偶跳上车顶,不少肢体已经被打残,但和不曾受伤的木偶一样面无表情,呆滞的木板脸上那毫无生气的眼睛,都注视着中央的别克车,它们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小曹森。
腾飞组织火力,集中消灭跳上车顶的敌人,从越野车车窗探出的枪口喷射着火舌,组成一道严密的火力网,很快把车顶的敌人击溃。但这样一来,削弱了对防御圈外围的火力阻击,又有更多的木偶跳上车顶,个别的甚至跳到别克车上,队员们顾此失彼,场面陷入了混乱。
几辆越野车先后被木偶人推翻或拖开,别克车暴露出来。木偶人无穷无尽的扑过来,有的高高跳起,有的沿地面进攻,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别克车里的小曹森。渐渐的,队员们控制不住局面,腾飞也组织不起有效的火力网,战斗几乎成了各自为战,不少木偶人趁乱靠近了别克车。
一只粗大的木质手掌抓住了别克车的推拉门,正要拉开车门,车内的队员兜头就是一串子弹,把那手掌打成两截。不等他掉转枪口,又是一只木手伸过来,嘎吱声中硬是把车门拽掉,别克猛的一晃,那队员掉出车外。
一个木偶从天而降冲着他砸落,那队员临危不乱,半躺在地上手里的M240B怒吼着把木偶打飞,他干脆就坐在失去车门的别克车身上,用身体堵住缺口,机枪抵腰射击,弹壳四溅弹丸飞射,冲到附近的木偶都被打飞。
别克车身又是一震,一个木偶跳落在车顶,一阵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中,它竟然徒手把车顶撕开,探手去抓梅芳怀里的小曹森。
两名队员被大量的木偶人缠住腾不出手,可是车内还有霍云,他手指一点,木手上突然跳出一撮明蓝色的火苗,以极快的速度向上延伸,眨眼就把一条木质手臂变成了灰烬。
天空忽然暗下来,隐约听到腾飞声嘶力竭的喊什么,别克车内的人未等有反应,几十个木偶人连成片从空中向别克车砸落,眼见就要把车砸扁!
车内的金大锤突然站立起来,身高把车身顶的上凸下陷,他张开双臂怒目圆睁,一声断喝,一个椭圆形的透明半球笼罩住别克车,一闪一灭间,半球爆炸,强劲的气流把所有砸落的木偶人反击上天空。
金大锤喷出一口血,双目圆睁,就此僵立车内。由于过度使用异能,他的身体负担不住超强度的负荷,就此失去了生机。
几滴鲜血落在小曹森的脸上,他摸了一下那温热的血,感到脸上的血滴在风雪下快速的变冷,而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在燃烧,他要战斗,他要反击,他要替金大锤报仇!小曹森昂首冲天,发出了稚嫩却充满杀气的喊叫!
星海,你能把我变小,就能把我变大,你他妈的给我转起来!曹森体内的星海在他的催动下,由慢到快,由快到疯狂的高速旋转着,一波波的能量波动像层层的波纹不断释放出来。曹森一腔的怒火都发泄在星海上,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,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星海旋转,旋转,再旋转!
也许是感受到星海的波动,木偶人疯狂的向别克车汇聚,所有的队员也都在疯狂的射击阻止它们,霍云干脆钻出车外,同队员们一起并肩抵抗木偶人的进攻。香香的能量球、小卢迪的能量刀也拼命的释放,然而还是有数名木偶人突破了层层防线,把手臂伸向别克车内。
贴身护卫曹森的两名队员,一个被扔出车外摔晕,一个来不及开枪,合身扑在小曹森身上,被木偶人一拳打吐血,然后也扔了出去,他在空中拔出手枪连连射击,击倒两个几乎要抓到小曹森的木偶人,摔落地面时,他被一只粗壮的木脚踩中胸口。
刺啦声中,车顶被彻底撕开,木偶人探臂膀抓向小曹森,此时能保护小曹森的,只有梅芳一个人,老树皮早不知躲到哪里。
梅芳抱着曹森在狭窄的车厢内四处躲避,木偶人几次没抓住她,干脆钻进车厢,把梅芳堵在车厢的一角。
梅芳面色苍白,冷冷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木偶人,她尝试用异能控制木偶人的思维,无效。眼看木偶人向自己怀里的小曹森抓来,梅芳忽然翻身把小曹森压在身下的车座上,两只手死死抓住车厢。
木偶人力大无穷,抓住梅芳的脚踝一拽,梅芳娇柔的身体被拉的笔直,但她的手就像长在了车厢上,牢牢地抓住用自己身体护住身下的曹森。
木偶人又是一拽,梅芳的腿咔的一声响,关节已经被这大力拽的脱节,她紧咬牙关,一动不动。
郭敬和几个兄弟看到车内危机,玩命的向这边靠拢,十几个木偶人蜂拥而上把他们淹没。
车里的木偶人面无表情的挥起另一只手,重重的砸落在梅芳的后背上,梅芳原本柔弱的身体却像钢铁铸就,纹丝不动。
一下,两下,三下,梅芳的脊椎寸断,嘴角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淌落,她宁死不放手,哪怕被打成两截,她的上半身,依然可以保护她的宝宝。
滴滴鲜血流淌在小曹森的脸蛋上,上面已经凝聚了三个人的血,金大锤,队员,还有梅芳。曹森似乎傻了,呆呆的看着梅芳那没有一丝血色的脸,当梅芳的身体被打穿,木偶人的手臂硬生生穿过她的娇躯抓住曹森的身体时,一滴含着绝望和不舍的晶莹泪水滴落在曹森的眼里。
曹森疯了。
他怒吼一声,体内的星海高速旋转成恐怖的龙卷风暴,曹森把自己全部的怒火都投入到星海中,强迫星海倒转,星海急速旋转所形成的强大能量突然爆发出来,能量风暴席卷整个车身,无数颗恒星一样耀眼的星芒同时爆发光芒,明亮到可以吞噬一切的白光,把梅芳残破的身体变成透明,在她的身体下,幼儿状态的曹森又变回到那个一向霸气而强悍的成年曹森。
曹森的周身悬浮着数不清的点点星光,每一颗星光都在发射着明蓝色的光芒,他就如一个由光组成的人,有着光的速度和可以烧灼一切、毁灭一切的力量。
曹森抬手抱住梅芳,另一只手抓住木偶人,仅仅是一捏,木偶人变成了粉末。他的目光落在梅芳后背那碗口大的伤口上,仰天怒吼,一道白光如匹练般从口中怒射而出,直刺苍穹,漫天的风雪随之停止。
曹森轻轻放下梅芳,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围绕着四周转了一圈,所有的木偶人全部被还原成粉末。
他极快的在幻境内穿梭,要搜出那释放幻境的人,如果找到,他会把古往今来所有的酷刑都用在他身上。
可是,曹森没有找到,一腔的怒火无处发泄,曹森就像一道耀眼的流星,拖着长长的尾焰,在幻境内划出道道光痕,织就了一张细密的光网笼罩住幻境。
老树皮猥琐的从一辆越野车底钻出来,抬头看看天空,“唉,你这样是没用的,曹老大。”
唰的一声,曹森出现在老树皮眼前,双眼中的滔天恨意与怒火让老树皮不敢对视,“说,怎么找到他?”
“这幻境不是人控制,是一件法宝,你什么人也找不到”就说句话的功夫,老树皮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曹森的怒火烤焦,他连忙后退几步,曹森又靠了上来。
“说,你他妈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
老树皮不敢再退,强忍着逼人的炙热说道:“刚才我就说过,幻境什么都可能是真的,也可能是假的。”
曹森身上的白色火焰突的跳跃一下,老树皮连忙高喊:“让幻境里的河水倒流,覆水重收,发生的一切就会回到起点,幻境也会彻底被打破。”
曹森打量一下四周,除了自己和老树皮,周围再也没有站立的人,所有的兄弟,霍大哥、金大锤、小卢迪、香香,还有梅芳,都静静的躺在血泊中。曹森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身体晃了一下,双眼喷出两道炙热的白光,寻找幻境中的河流。
目光所及,是冰雪天地白茫茫一片,哪里有什么河流?
“老树皮,我该怎么做?”
“曹老大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!”
去他妈的!曹森发狠,没有河,我就挖出条河,没有覆水,我就把五湖四海的水都倾入其中,如果不能让一切回到起点,我宁肯摧毁一切!
他化身一条光练,沿着幻境一圈圈的寻找可能埋藏在冰雪下的河流,所及之处,冰雪被他身上携带的高温直接升华成水气,腾腾水雾中,曹森越转越快,到得后来,他的运行轨迹已经组成一个炙热白光组成的圆面,空间中也充满了白色的水汽。
河水倒流,覆水重收,这地上的雪不是天上来的?河里的水不也是天上来的?我把它们重新送回天上,不就是做到了河水倒流覆水重收?
曹森不管自己做的对与错,总之想到的方法就这一种,他玩命的催化地上的冰雪,幻境内很快充斥着逼人的蒸汽。
老树皮哧溜又钻回到车底下,躲避炙热的蒸汽和疯狂的曹森,他打定主意,如果曹森做不到恢复一切,那么打死他也不出来了,他绝对不想一个人面对曹老大的怒火,尽管这一切不是他造成的。
幻境里的水蒸气愈来愈浓,却又发散不出去,而曹森还在拼命制造蒸汽,让蒸汽不住的翻滚膨胀,最终哄的一生巨响,水蒸气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,曹森身处其中不能幸免,被高高的抛起炸晕。
幻境里的世界突然凝滞了,漫天的云气凝结成无数的木偶人和钢铁骑兵,他们体内仿佛有颗亮度在不断增强的恒星,道道光束发射出来,最终耀眼的光芒吞噬了一切,原本无边无际的幻境急速收缩成一个晶莹剔透的明珠,从空中掉落。
公路上,一行车队正在行驶,车队中间的别克车上,某个人伸出胳膊,向明珠招手,那明珠似乎通灵,像乳燕归林一样没入那人的手中。
曹森慢慢醒来,听到腾飞那熟悉而亲切的声音:“注意,各车注意,减慢车速,拉近车距,保持车队完整!”
这正是进入幻境以前腾飞说过的一句话。
靠,成功了!我让幻境中的一切回到了起点!曹森高兴的哈哈大笑。
“宝宝,什么事情这样高兴?”
梅芳的声音让曹森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动听,他回想起在幻境中梅芳临死前那一滴晶莹的泪水,忍不住主动抱住梅芳,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。
梅芳一愣,惊喜过望,这可是小曹森第一次主动吻她啊!梅芳爱心横溢,母性激荡,立刻还给曹森无数的吻。
曹森被亲的皱起眉头,妈的,又来了,每次都这样,靠,还亲,有完没完?
终于熬过了雨点吻,曹森抬头寻找其他人,哈,都在,都在!大家都在!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
又看到腾飞正奇怪的看着自己,他向腾飞伸出一双小手,想来个热烈拥抱。
腾飞一躲,心想,曹森这家伙居然会主动亲梅芳,不是我看错了,就是这小子有问题,靠,躲远点。
曹森恼怒,老子难得给你个拥抱,你躲什么躲?知道这样,老子刚才就不费那劲让一切回到起点。刚才老子多威风,那一身的力量,地球我都能凿个眼,现在又成了个没用的娃娃。我操,忘记一件大事,刚才在幻境变回成人的样子,我怎么就没找颗烟抽一口?下次再有这机会,不知道何年何月了。
他再尝试着催动星海转动,星海不理会,依然用恒定的速度缓缓旋转,曹森又试着让星海倒转,依然没有回应。曹森在心中叹口气,幻境中他是因为兄弟们和梅芳的死亡,香香霍云他们为了保护自己失去生命,情急伤心愧疚愤怒到了极点,才了爆发了星海惊天震地的力量,如果这些是星海恢复自己成人身体的条件,那他宁愿做一辈子的幼儿。曹森即便心硬如钢,也无法再次承受失去众人的心痛。
老树皮坐在一边闭目养神,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,对幻境里的一切只字不提。这倒是对了曹森的想法,即便曹森能说话,他也不想说出来,众人用生命保护他,他除了用生命来回报,说任何感谢的话都是多余的。
在老树皮手里,攥着一颗龙眼大小、润泽光滑的明珠。老树皮感受着明珠上传来的冷热两股支流,心满意足地叹口气,趁人不注意,他偷偷看一眼明珠,只见明珠的内表层,有道急速旋转的光点,而明珠的深处,却纷纷洒洒的飘扬着细小的雪花,雪花被光点融化变成水蒸气,水蒸气又变成雪花,如此循环不休。
好东西啊,也不知道是谁,空忙一场,最后却便宜了我!老树皮小心翼翼的把珠子收好,嘿嘿,我就知道,这次出山肯定会有收获,果然不虚此行啊!曹老大果然厉害,小小爆发一下,竟然把幻境法宝烧的转成了水火珠,这可是好东西,嘿嘿,以后俺是不怕水,也不怕火了!
霍云和金大锤都感觉丢失了一段时间,但他们又说不清那段时间从何算起到哪里结束,只好把疑问埋在心底。
香香在一辆越野车里兴致盎然的看着窗外的大雪,“到地方后,我要打雪仗,堆雪人,你们谁参加?”
同车的队员漠然看看这个表面秀雅、实则泼辣的女孩,没人理会她,只有小卢迪欢声响应。
另:这一章原本要分成上下集上传的,但怕引起读者朋友的不快,毕竟章节的前半部分人都死光了,好像是一出悲剧,而我一再坚称不写悲剧,所以一次上传,以免误会挨板砖。
再答复云海兄和公元兄的询问.拿枪乱跑的事,后面有交待;主角变成幼儿,大纲就是这样设定的,和后续情节有关,影响了公元兄的阅读乐趣,抱歉了.今后设定大纲,尽量争取能让大家都喜欢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