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五章 行路难(上)
章节列表
第十五章 行路难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受到了更加严格的看护。
梅芳是寸步不离的,香香因为具有攻击性的异能,也被姐姐拉着不许乱跑。其他人则围绕四周,时刻不离左右,除非必要的事情,梅芳不肯出房门一步。这样一来可憋坏了曹森,年幼的身体已经限制了他的行动,再天天呆在床上,他几乎要抓狂,看谁都不顺眼,更不肯配合好好吃饭睡觉,愁的梅芳几乎瘦了一圈。
一连三天过去,风平浪静,金大锤等都有些松劲,而所有的队员却依然精神奕奕的小心守候着曹森,所有行动一律按照特战教材上说的办,一丝不苟。这让金大锤很是佩服这些年轻人。
又是三天过去平安无事,梅芳考虑到小曹森需要多呼吸新鲜空气,就和当值的腾飞商量,趁中午太阳好出去晒晒太阳。
腾飞把梅芳拉到一边小声说:“今天不行,酒店里来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,郭敬正在查他们,咱们暂时不能出去。”
“可木木需要阳光和空气,他的身体需要这些。”梅芳实在不忍心看到曹森烦躁的样子。
“忍忍吧。”腾飞说完就走开了。
梅芳张张嘴,没再说什么。
叮咚,门铃声响起。
腾飞敏觉的把手伸入腋下,示意所有人就位,再让一个队员开门。
“您好,先生,酒店为夫人和公子安排了一次查体,请问,我们能进来吗?”一个眉清目秀、护士打扮的人说道。
那队员向门外扫了一眼,两个人,一个护士,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医生,随身携带着一个医疗箱,“等一下。”说着他又关上门。
腾飞即刻拿起电话询问酒店的总台,得到的答复是的确有这项服务。
“要是没问题,就让他们进来吧。”梅芳想知道曹森目前的身体状况。
腾飞看看曹森,曹森点点小脑袋。
“注意,各就各位。”腾飞话音一落,房间里的四名队员手枪上膛,各自用衣物或其他东西把枪盖住。
小卢迪羡慕的看着这些大哥哥们,他们真酷,太酷了!
一名队员开门,让医生进来。医生很恭敬的给曹森和梅芳查过脉搏血压,并听了肺音和心音,告诉母子俱是健康,就是需要增加一些室外活动,然后悄然退出。
看着门关上,腾飞用喉头麦克通知守在房间外的队员,跟踪他们,搞清楚来龙去脉。
队员片刻后回报,医生和护士都是酒店的工作人员,从房间出来后,就回到酒店的诊室。
“你怎么看?”腾飞问曹森。
曹森简单的说:“探子。”
“换酒店!”腾飞下令,随即他又拨通了郭敬等人的手机,“木木要外出,全部人都来!”
霍云不懂,“这里我们已经很熟悉了,也没发现异常,是不是不用换地方了?”
“必须换!”腾飞回答,“从星海波动到现在,有足够的时间让对方在酒店布置,我们不能冒险。”
二十分钟后,所有的队员都来了,一些队员的风衣下,隐藏着新近配置的自动武器。
“情形有点不对。”郭敬和兄弟碰头后说,“马爷告诉我,最近南泉市突然多了许多行踪奇特的人,他们似乎分成三帮,互不干涉,又隐隐带着敌意,而这三伙人,每天都派人到这酒店附近转悠。刚才我去查入住的那些人,身份不明的正好是三帮人,他们要动手了?”
曹森由梅芳抱着也参加了会议,咿咿呀呀的要说什么,却没有人能听懂,最终他无奈的又说了一个字:操!字正腔圆,清晰无比。
梅芳偷偷的拧一把曹森的小P股,惩戒他说脏话。
“甭说你的鸟语,我们听腾飞的就成!”司马德笑嘻嘻的说。
“让马爷手下的人惹惹他们,试试反应。”腾飞说道,“咱们现在就转移,郭敬,A组;司令,B组;涛涛,C组。注意,枪上膛,开保险,发现不对立即射击,不要怕误伤,我们面对的是异能者。我重复一遍,这次行动不同以往,发现问题,射击!”
“那是,咱们保护的木木,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安危,对不对?”司马德笑嘻嘻的拧了曹森的小脸一把。
曹森怅然叹了口气,唉,这么大的行动,自己没福气参加,反而成了受保护者,他不甘心的捏紧了手中那枚子弹。
“老树皮,你守在木木身边,装作指挥我们的样子,我们弟兄会配合你的,但不要瞎指挥!”腾飞又说。
“我懂,我懂!”老树皮笨手笨脚的给自己的科洛克上膛,又笨手笨脚的插到枪套里。
曹森看着直皱眉,妈的,看他这副样子,完全是一超级菜鸟,哪里像自己了?
郭敬掏出老树皮的手枪,退下弹夹,又拉动套筒退出枪膛里的子弹,找个空弹夹装上,“你他妈的给我听好了,无论有什么情况,不准你把枪掏出来!”
这是郭敬怕老树皮用枪伤到自己人,也怕他持枪的动作不地道,被熟悉曹森的人发现穿帮。老树皮连连点头,作为树妖他反感一切可以冒火的东西。
霍云等异能者也做好了准备,他们没有实战经验,都有些紧张。
“A组出发。”腾飞下达了命令。
郭敬带着A组队员领先向外走去。
“走廊安全,楼梯安全。”腾飞耳机里传来回报声。
“咱们走!”
B组的队员围护着抱着曹森的梅芳,向楼梯口走去。
走廊一名男服务员看到这情形,有些意外,堆着笑容迎上来,“夫人要走?我们酒店……”
打头的腾飞一皱眉,郭敬的A组怎么清理的路面?怎么还留了一个服务员……不对,身随念动,他也向服务员露出一个微笑,下面却一个撩阴腿,正踢在男服务员的小腹。
服务员不能相信的看着腾飞,抱着肚子倒在地毯上缩成一团。
这时老树皮才说道:“这服务员是异能者,他身体四周有能量圈……”
“闭嘴!下次早他妈的说!”腾飞不耐的回答,“所有队员注意,收缩防卫圈,有异能者出现!”
香香喜欢动拳脚,路过那服务员的时候,偷偷踩了他一下,用自己高跟鞋上的鞋跟。
霍云暗中揣测,腾飞怎么判断出服务员有异常?即便是异能者,也未必有不良企图,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?
等见到所有队员收拢在一切,霍云明白了。原来队员们都有伪造的分外逼真的特警徽章,每到一处,随即把所有的闲杂人员清理干净,在他们的防御圈内,是不该出现任何陌生面孔的。
众人没有坐电梯,而是沿着楼梯一路走下来,进入大堂后,一名C组的队员结帐,其他人护送曹森上车。A组一名队员早把曹森那辆专用别克开到大堂门口等候着。
大堂里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大批人马,不知道护送的是什么重要人物。在待客休息处,几个神色复杂的人目送曹森上车,个别的忍不住起来又坐下,显得焦躁不安。
大堂经理想上前套近乎,说一些欢迎再次光临的客气话,被队员毫不客气的推开。经理不服气的想,市里不是没有大人物来住过,你们牛什么牛?却见一名队员衣服下黑洞洞的枪口点住自己,吓的他不敢开口了。
三辆越野开道,中间是别克保姆车,后面又是两辆越野车压后,车队呼啸着驶离酒店。
曹森一直被梅芳紧紧抱在怀里,他心有不甘,想参加行动,可惜实在没那生理条件,有心无力窝屈的他浑身打颤。梅芳以为曹森害怕,就不断用手轻轻拍着小曹森,像哄普通幼儿那样安慰他。
曹森更加感到不平,逮住梅芳身体的某一部分,用力咬了一口。即使隔着毛衣,即使曹森的牙没长全又没有多大的力量,但他咬中的却是梅芳胸口那最敏感的一点,梅芳的身体一颤,脸绯红,小东西,你还真会咬!
直到上了车,梅芳的脸蛋还是红扑扑的。
“全体注意,我们去东郊宾馆,头车压住速度,尾车不要掉队。”腾飞命令。
领先开道的车是货真价实的警车,郭敬从刑警队开来的,当遇到红灯时,他就拉响警笛,一路冲过去,后面的车闪烁着黄灯紧紧跟随,车队畅通无阻的向东郊宾馆驶去。
“好像天空中有奇异的能量流。”坐在梅芳身边的老树皮提醒说。
“起什么作用?”腾飞问。
“好像是改变天气。”
“什么?”霍云和金大锤惊异的问。
改变天气需要的异能水平,至少要二十级,难道对手中有这么强大的存在?那这仗怎么打?
腾飞不在乎的说:“嘿,有劲他憋的没地方用了是吧,让他折腾。”
对于没有见面的对手,腾飞和霍云考虑的角度不同。腾飞是从现代化作战的角度衡量对手的强弱,在战场上,天气气候的确可以影响战役的走向,但对于眼下这种小规模的城市作战,尤其是腾飞这些不分季节、不分时间,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的骨灰级特战发烧友来说,天气改变并不会让他们感到有什么威胁,也许反而有更多可以利用的天时和地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