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四章 星海(下)
章节列表
第十四章 星海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丁海涛笑眯眯的看着怒气勃发的老树皮,嘿嘿,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,有点曹森的影子。
小曹森也兴致盎然的看着“自己”耍威风,真帅,真酷,怪不得平日里有那么多美女都喜欢自己,原来是这样的气魄,这样的男人味。
“你们别不当回事,这世界大着呢,按照你们人类给异能分级的标准,不知道有多少生物在二十级以上,你霍云,到几级了?你金大锤到几级了,你梅芳,又有多大把握能击退一个二十级的异能者?”老树皮气冲冲的质问。
众人都感到问题有点严重了,如果老树皮所说属实,不用二十级的异能者,来个十七八级的,就可以把在场的人都收拾掉。可问题是,金大锤和霍云都涉足异能多年,还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十五级以上的人物,刚才梅芳瞬间突破十一级,在他们两个眼中,这已经是强者了,老树皮所说究竟有多大的可信度?
“好好,我走,我他妈的不在这条破船上坐下去,一群不知道死活的东西。”老树皮见没有人相信他,气咻咻的想离开。
“站住!”丁海涛说道。“老树皮,你想好了,既然已经和我们在一起,就别想离开。如果你说的那些东西存在,他们会不会在找上木木之前,先抓一个落单的拷问一下内部情报?”
小曹森嘴唇一张一合,他也想说这番话,可惜只能发出呜呜呀呀的声音,干着急出不了声,急的汗都冒出来。梅芳细心的给他擦试,小曹森不耐烦地推开梅芳的手,盯着老树皮,他有太多问题要问,有太多话要说,然而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恼羞成怒下,小曹森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叫。
众人惊讶的看向小曹森,怎么了?
“是不是有话要说?”梅芳问。
小曹森点点头。
到哪里找个会读心术的人来呢?
“我……我能看到他想说的话。”一个怯怯的声音说道。
是女鬼静哲,她现身显形,俏生生的浮在小曹森左右。
小曹森大喜,比手划脚的让静哲给自己翻译。
静哲盯着小曹森的小脑袋,犹犹豫豫地说:“老树皮,你……你……他……妈……的想造反是不是?”
这样一句粗口从绝美又秀雅的静哲嘴里讲出来,说不出的别扭,尽管知道这是曹森的心里话,可还是让人不舒服,像静哲这样的超级美丽女鬼,应该说些“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”、“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”之类的诗词才合乎她的美丽。
曹森哪里管的了这些,久日不能言,早就憋坏了他,有了个传声筒,他即刻滔滔不绝长篇大论。
“老树皮,你跑,你就跑到深山沟里,躲到槐树林里,我一样把你挖出来,扔……扔到沙漠里晒太阳!”
香香看着静哲那么秀气的一个女鬼,却说着霸道的威胁,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“我问你,”静哲继续转述曹森的心里话,“我父母都好吗?”
梅芳又皱起眉头,不满的看了静哲一眼。
“好,都好。我替老大照顾二老,您放心,他们都好着呢。”老树皮没了刚才的气势,耷拉着脑袋回答。
“这该……死的星海为什么波动,老……子…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既然发生了,老子也不怕,爱谁来谁来,谁来老子灭谁!”静哲努力模仿曹森的口气,但还是生硬。而且在她记忆中曹森以前并不怎么喜欢说“老子”,也许是变成幼儿之后才有的毛病吧。
“涛涛,有烟没有?给我抽一口,快他……妈……的憋死我了!”
听了静哲这句转述,丁海涛下意识的摸出烟扔给小曹森,却被梅芳一把抓住。
“不行,你现在还小,正长身体,一口烟都不能抽!”梅芳坚决地说。
静哲,告诉这个女神经病,让她滚!曹森在心里几乎用吼来说这句话,他实在是憋坏了。
静哲看了梅芳一眼,摇摇头不肯转述。
我靠!曹森心里骂了一句,他知道静哲的善良,这样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替他说的,只能悻悻的看着梅芳把烟扔到一边。他平息一下心情,把自己的计划清晰的在脑海中勾勒出来。
“老树皮,请你继续假扮我,”静哲说道。
众人一听就知道“请”字是静哲自己加上去的。
“涛涛,你和腾飞他们没事就训练老树皮,让他扮我,不仅形似,还要神似。”
“一定要严格封锁我变成幼儿的消息,要让外人相信,星海,已经转移到我这个幼儿身上。万一来抢星海的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,你们抵挡不住,就把我交给他们好了。哼,星海,如果谁能把它取走,我还要谢谢他。老树皮,你也要小心,古道那些异能者,会以为星海在你肚子里。”
说到这里,静哲停顿下来看着小曹森。
老树皮愁眉苦脸,这是有点麻烦。
曹森手里玩弄着那颗腾飞给他的子弹,思考了一下才继续让静哲说。
“大家日夜守在我身边肯定会影响正常工作,有工作的兄弟干脆都辞职或请病假,我想成立个公司,随便起个名字,让霍大哥他们还有那些玩特战的兄弟都挂名,每个月每个人不要低于一万。涛涛,这事你和腾飞看着办吧。”
丁海涛点头答应了。
香香插话:“我用生命保护你,我也要高薪!每个月一百万好了。”
“他……他说每个月给你十块钱。”静哲歉意的看了香香一眼。
香香也不生气,笑嘻嘻的冲小曹森挥舞一下拳头。
霍云想开口推辞,静哲又说话了。
“他要我转告大家,任何时候、任何情况,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,不要和敌人拼命,来抢他的人,是为了星海,不是要谁的性命,没必要拼个鱼死网破。”
“行了,我们知道该怎么做,”丁海涛不满的看看小曹森,“个头变小了,你心眼也变小了,啰嗦。”
“操!”小曹森不用静哲翻译亲自骂了一句,并伸出了中指。
梅芳抓住曹森的手,把中指给他收拢起来,“不许做这样的手势,不许骂人。”
“嗯……他说,以后他要一个人睡。”静哲对梅芳说。
“不行!”梅芳毫不犹豫的回答,坚决的把小曹森抱起来。
曹森实在拿这个执拗的女人没办法,而且说实在的,他也挺喜欢那温暖而舒适的怀抱,也就不再坚持。
老树皮咳嗽一声,“曹老大,我有句话要说。”
曹森看了静哲一眼,静哲摇摇头,“真难听,我不说。”
曹森无可奈何。
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丁海涛是曹森的知己,替曹森说出了心里话。
曹森从梅芳的怀里伸出小手,竖起拇指向丁海涛比划一下。
“嘿嘿,我说,我说,”老树皮又恢复到往日萎缩的神态和语气,“实际上,保护好曹老大……啊,不,是木木,保护好木木是件大事,应该是人类以及所有善良生物的共同责任。我对异能量感觉非常敏锐,从刚才那次大范围的波动来看,星海所蕴含的能量,对几乎所有的异能者,包括鬼、怪、妖、魔都是梦寐以求的至宝,如果被心地邪恶的人得到星海,就将是一场大范围的浩劫。”
梅芳刚才能力的跃升,很好的给老树皮的话作了注释,众人瞬间感觉肩上的担子沉重了许多。
老树皮接着说道:“我自有独立意识以来,见识过多次人类间的大屠杀,比如说辫子兵,他们入关前,在辽东杀了一百多万汉人,入关后,从扬州十日到嘉定三屠,南昌、广州、大同、金华等等,一路杀来,死者以百万计。”
众人皆不解老树皮为什么说起这些。
“再往前数,游牧民族杀入中原,辫子兵和他们比起来,算是孩子遇到爷小巫见大巫,那些马上民族和疯魔一样,足足杀了七千万。”老树皮又吐出一个惊人的数字。
霍云以前曾醉心于历史,听老树皮说到这些,感慨万千,“唉,没错,这在85年版的‘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’中有记录,作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种族灭绝记录下来。”
香香惊讶的说:“这么多人?七千万啊!这么说我们今天能在这里说话,都是当初屠杀的幸存者喽?咦,老树皮,你说这些干吗?和小木木的星海有关系吗?”
“当然有,”老树皮的目光飞快的从香香胸口掠过,喉头上下蠕动一下接着说,“杀这么多人,的确有领兵者嗜杀的原因,但更多原因却是人类的灵魂能量。”
灵魂能量?众人不解的看着老树皮。
“人类乃万物之灵,天生就有其他种族不具备的强大灵魂,这灵魂对许多邪魔外道来说,是一种难得的能量,所以他们就想方设法的获得更多的人类灵魂,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方法,自然是战争,以及战争后的屠杀。人死之后,灵魂无主,他们可以尽情吸取。”
“你是说,刚才那些大屠杀都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,暗中推波助澜,才有了那么多人被杀?”霍云问。
“没错。”老树皮的脸上显出悲天悯人的慈悲,“多少无辜生灵啊!”
“这些和木木有什么关系?”丁海涛不在乎以前死了多少人,他在乎曹森的安全。
“几千万的灵魂被吸收,你说,那些妖魔有了多大的能量?”老树皮反问。
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是他们。”丁海涛回答。
“嘿,我只能用通天彻底来形容他们的本事。”老树皮说。
“可是,现在我们并没有见到过一个这样的家伙。”香香怀疑老树皮是不是在吹牛。
“这正是我担心的。”老树皮慢慢的说,“那些妖魔在二百年前突然集体消失,还有那些拥有大神通的人类修炼者,都不见了踪影,就像同时赶赴一个约会一样。留在人间的都是些虾兵蟹将,能碰到一个十二级的异能者就算是稀罕物了。大概几十年前吧,一次无意中,我发现一群奇怪的异能者在举行一个诡异的仪式,似乎要把某个强大生物从另外的世界召唤到我们的世界,邪恶而冰凉的气息不住从祭坛中溢出,就在我胆战心惊的时候,召唤仪式因为能量不足而中断。”
“我想,他们要召唤的就是某个消失了的邪魔,而失败的关键,是他们没有星海。”老树皮说到这里,目光看向小曹森。
曹森若有所思的目光也正看着老树皮,这个狡猾的老家伙,上次在太峰山制住他的时候,他说自己只会变成槐树的样子,后来他又能变成我的模样;初次见面给人的印象是猥琐好色,藏身山林孤陋无知,现在所说又表明他阅历丰富,他到底隐藏了多少真实的本领?
霍大哥跟着我是因为兄弟感情,金大锤是因为热心人,梅氏姐妹的原因不用说,那他老树皮凭什么跟着我?不管是什么原因,总之不会因为被我打败一次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我,嘿,你老树皮没那么幼稚,我曹森也没那么幼稚,嘿嘿,老树皮,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。
老树皮躲过曹森的目光,眼睛落在香香一双赤足上,看着花瓣一样光滑的十个脚趾,喉头间咕的一响。
“行了,”丁海涛用力拍了老树皮一掌,不知什么原因,他非常厌恶老树皮以曹森的外形流露出下作的表情,“守护木木责任之重要我们都清楚了,你给我滚到一边去,练习拔枪1000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