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三章 泉城路(上)
章节列表
第十三章 泉城路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大年初二,司马德几个姐姐要回娘家,司马德要陪媳妇回娘家,曹森他们再住在将军楼就显的不方便,于是众人告辞。
司马德的父母送了一程又一程,很是舍不得小曹森离开,最终司马德父亲那个长吻,让曹森非常不爽。
郭敬赶来代替司马德保护小曹森,众人又一起住进了酒店。
众人在角色扮演上是这样安排的,以小曹森为中心,梅芳和霍云是父母,金达锤是司机,郭敬是保镖,如果老树皮在,那么就是管家,小卢迪算是霍云的侄子、小曹森的堂兄,香香当然就是小姨了。
因为有百万大奖做后盾,众人的穿着和派头都是富豪家庭的样子,这一帮人入住酒店,自然引起酒店的注意,大堂经理一眼就看出小曹森是所有人的中心和重心,自古以来孩子的生意最好做,他当然不会错失良机,不仅给安排了母婴专用套房,还推荐了幼儿专用菜谱,幼儿专用玩具,以及酒店提供的各种幼儿生活用品。
梅芳连看都没看,照单全收,郭敬看看价格表,我靠,这酒店真他妈的黑,唉,兄弟啊,你个头比以前小了,花销却比以前多了。
等来到母婴专用套房,郭敬先进去检查一遍,示意安全可以进来。梅芳才抱着小曹森施施然走进来,身后跟着霍云等人,大包小包安置了好一会才归置好。
该套房的服务员看这架势不敢怠慢,急忙又叫了两个帮手,把酒店推荐的幼儿用品拿来请梅芳过目,称梅芳必喊夫人,见小曹森必喊公子,毕恭毕敬的等梅芳吩咐。
梅芳看看那些用品,皱起秀眉,“太粗糙了,扔掉!”
郭敬连忙提醒:“夫人,这些我们已经付账了。”
“我的宝宝不能用这些垃圾,扔掉!”
曹森舒服的躺在梅芳怀里,悠然看着自己兄弟,嘿嘿,让你扔就扔,他妈的哪来那么多废话!
郭敬无奈,示意服务员统统扔掉。
几个服务员大喜,这些东西可都是国内生产的顶尖产品,这下可以中饱私囊了。
随着梅芳对小曹森感情的加深,她要为自己的宝宝提供最完善、最完美的生活,不计代价、不计花销。
“南泉市哪里有世界顶级幼儿用品店?”梅芳又问。
“泉城路上有,夫人。”郭敬苦着脸回答。
“我们去泉城路,马上!”
众人都苦起脸,只有香香雀跃,她喜欢逛街。
于是,除了小卢迪最近迷恋上了网络留在酒店,其他人又赶奔泉城路。
两个小时后,躺在进口童车里的小曹森,全身里外、上下都换上了国外名牌,他惬意的蹬蹬腿脚,不错,挺舒服,唯一遗憾的是,这国外产的幼儿服装,也是开裆裤,多少有点美中不足。嗯,这车也不错,躺上去又软又自在,又暖和还不憋气,比原来的吉普2500强多了。
郭敬心疼的攥着银行卡,一会的功夫卡上就少了三万多,妈的,这能买多少发子弹?
年轻的妈妈都喜欢带着自己的宝宝散步,可以向路人展示自己可爱的宝宝,已经完全进入角色的梅芳也有这样的爱好,她推着童车信步走在泉城路。虽然今天是年初二,但商店依然开门营业,泉城路上也就有不少夫妻给娘家的亲人购买礼品。秀丽的妈妈梅芳和盛装的小曹森,加上精巧又价格不菲的童车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有赞叹,也有艳羡,梅芳在众多的目光中感受一个妈妈的骄傲和幸福。
霍云的身份很让他尴尬,他不像梅芳那样全身心的投入母亲的角色中,想一想成年曹森的果敢强悍,他实在无法把自己当作小曹森的父亲,即便是当曹森的大哥,霍云也认为那是年龄的原因,而不是自己真的有能力作大哥。所以,他干脆把自己定位在侍从这一角色上,有什么事情跑跑腿、打打下手,一切都以梅芳为主,反正到目前为止,她是一个很合格的妈妈,把小曹森照顾的非常好。
金达锤是一个热心人,也是所有人中唯一知道梅芳反常行动原因的人,他看着沉浸在幸福中的梅芳,不时的无声叹气,这样的幸福与梅芳来说,能维持多久?星海既然能让曹森瞬间回到幼儿,也能让他转眼变回成年人,甚至是老年人,异能的世界神秘而深邃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到时候梅芳怎么办?
两个男人拎着大包小包,无言的跟在梅芳身后,就像两个尽职的跟班,时刻不离母子俩左右。
香香被街道两边五颜六色的打折商品所吸引,像一只快乐的蝴蝶,在童车和商店之间飞舞,每当买到一件喜欢的东西,她都要开心的拧一下小曹森的鼻子,很快就让曹森有了个红鼻头。而梅芳并不阻止妹妹的顽皮,也许在她心目中,妹妹也算是她的一个孩子吧。
童车里的曹森很快就感到了无聊,漫无目的的瞎逛,还不如睡一觉,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睡眼朦胧。
“哈!你看啊老公,这宝宝多可爱!”一个年轻的媳妇穿着一身鲜红的唐装喜气洋洋,惊喜的看着童车里的小曹森。她身边的老公温柔的扶着自己妻子,含笑看着小曹森点头。
年轻媳妇凑过来,哈一哈手,等手指变暖了才去抚摸小曹森的脸蛋,这体贴的动作让梅芳喜欢,也就没有阻止她。
郭敬扫一眼这对夫妻,没看出他们对小曹森有什么威胁,也没有引起他的警惕。如果司马德在场,他就会注意到,这对夫妻昨天就曾经出现过一次。
而此时香香在一家石头店里挑选漂亮的首饰,霍云和金达锤认为不过是普通夫妻喜爱小孩,自然也没有别的想法。
当年轻媳妇的手碰到小曹森的脸蛋时,曹森突然睁开了眼睛,他感到了危险!
变故就在这瞬间发生。
一团浓厚的雾气突如其来的笼罩了童车方圆十几米的区域,年轻媳妇的老公迅速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黄豆洒在地上,极快的念出一段咒语,手一指地面,雾气中站立起十几个真假难辨的年轻女人,都穿着大红的唐装,身边都有一个老公跟随,他们很快向四下散去。
郭敬反应最快,雾气升起的刹那,他健步跳到童车前,手一摸,小曹森不翼而飞!头上的冷汗立刻冒出来,大喊一声:“木木被抢了!”随即跳出雾气的范围,登上一高处,四下寻找那身穿红色唐装的女人,让他震惊的是,视线所及,竟有十几个红色唐装的女人和老公四处逃窜,追哪个?
梅芳尖叫一声:“我的儿子!”疯了一样到处寻找,看到一个红衣服的女人就扑上去抓住,大叫着:“还我儿子!”没有,又扑向下一个目标,吓的附近行人纷纷闪避。
撒豆成兵!霍云和金达锤认出了对方的法术,但两个人却没有破解的方法,也没有应对突发事件的经验,只能焦急的四下寻找。
就在众人焦急万分的时候,一阵幼儿的哭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,是小曹森!
郭敬大喜,循声音待要追赶,却见一道白影风一样刮过,“儿子!儿子!等等妈妈!”
是身穿白色驼绒大衣的梅芳,她用惊人的速度去追赶被掳走的儿子。
郭敬、金达锤、霍云紧随其后,香香也从商店里跑出来,边破口大骂抢走小曹森的人,边玩命追赶。
在杂乱的泉城路上,在到处充满红色唐装女人的人群中,小曹森断断续续的哭声总能传到梅芳几个人的耳朵里,为他们提供追赶的方向。
梅芳双目赤红,势若疯虎,拼命奔跑着声嘶力竭的高喊:“还我儿子!还我儿子!”
郭敬也大喊着:“我是警察,前面的截住红衣服女人!”
路人中有看明白的,这分明是拐带儿童被发现,孩子的妈妈和警察联手追赶,这还了得?大过年的就出来偷人家的孩子,还有没有天良?于是纷纷援手帮助,不管是不是要抓的目标,只要穿红衣服抱小孩的女人,统统被好心人拦住。
这样一来,真正抢夺小曹森的一对男女很快无处容身,他们就是能变化再多的假目标,奈何帮忙的人实在太多了,就连路边商铺里的人都跑出来帮忙,手里拎着各式各样的家什,很快把整个泉城路都封锁起来,但凡是抱孩子的,不管是不是你的,先停下再说,等孩子的妈妈来认领。
那对男女见无路可逃,扭身钻进一条胡同,可惜,胡同里也有人等着他们,一位年过五旬的精瘦男子,穿着黑色的老式对襟马褂,花团五福的丝绸黑裤子,脚上一双黑色缎面棉鞋,头发一丝不乱的齐向后梳,一双眼睛半闭着,隐隐透出一丝精光,身后跟着几个如狼似虎的年轻汉子。
“二位,这大年下的就出来抢人孩子,过了点吧?”精瘦男子不紧不慢的说。
这一挡的功夫,梅芳他们赶到了,在他们身后跟着的好心人很快把整条胡同围了个水泄不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