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一章 以身化婴(下)
章节列表
第十一章 以身化婴(下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梅芳抱着曹森来到她自己房间前,突然转身,很投入的亲了曹森额头一下,那样子实在像一个疼爱自己儿子的年轻妈妈,然后开门进入房间。
郭敬不知道该说什么,心里感觉很古怪,脸上的表情也很古怪。在所有兄弟中,他和曹森的性格有些类似,都是强势的性子,以己度人,他清楚曹森绝对不喜欢让一个女孩来照顾他,可眼前这情形,他又能说什么?毕竟冒充曹森父亲的是霍云,他郭敬充其量也就一叔叔的身份。父亲都没说话,他一叔叔能做什么?
司马德把郭敬拉回房间关上门,突然放声大笑,曹森啊曹森,你一向轻视女性,这回落到女人手里,好好领略一把女人的魅力吧!
老树皮尽管是树精,但千年的岁月让他有了和普通老人一样的情感,当他看到小曹森第一眼时,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慈爱与疼爱沁透全身,原来人类的感情这样复杂和丰富,原来自己不仅仅可以被女色打动,还会为一个小小的婴儿着迷,他喜欢这从未体验过的情感。以前他不是没有见过婴儿,但那时他的心思都放在女人身上,婴儿与他完全视而不见,曹森突然变成婴儿他不可能不细细打量,才有了以上的情感。刚才没有机会抱一抱小曹森,老树皮心有不甘,他转着几乎看不出转动的黑眼珠,盘算着怎么才能当上小曹森的爷爷,当不成爷爷当姥爷也凑付.
香香钻到她姐姐房间里,套房剩下的是清一色的男爷们,因为曹森的巨大变化,男人们一时无话。
腾飞对郭敬使个眼色,郭敬默不作声的出去守在梅芳房间的门口。兄弟们对梅芳姐妹还不是完全了解,曹森此时又没有反抗能力,肚子里还有着强大的异能量,他们不得不防着点。
腾飞咳嗽一声,“还有几天就是春节,曹森不能回家和父母一起过年,这是一个大问题,你们看怎么办?”
众人面面相觑,是啊,怎么办?
“还有一个问题,”霍云也说道,“曹森体内的星海,是许多异能者梦寐以求的炉鼎,他是成人时还好说,有足够的能力可以自保,但现在的情况可就难说了。”
众人想,这也是个大问题。成年的曹森,安全不用别人为他操心,他不去杀人放火别人就烧高香了,但现在小曹森完全没有自保能力,万一被哪个异能者盯上抢去,那麻烦就大了。
“曹森回家过年的事情,我可以帮忙。”老树皮慢悠悠的说。
怎么帮?众人看着他。
“不过有个问题,现在我算小曹森什么人?”老树皮问。
霍云没听明白,什么你算小曹森什么人?
腾飞看着树精,“只要你能帮曹森回家过了这个春节,你就是小曹森的爷爷!”
“好!”老树皮说着转过身去,身体急剧的抖动,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苦,当他再转过身来后,众人惊呆了。
他们眼前又站着一个曹森,和真曹森一模一样。
腾飞众兄弟惊讶的看着老树皮,对这些异能者的本领又有了新的认识,他们身上的奇异能力,对普通人来说过于可怕了。
“还有第二个问题,”金达锤说道,“小曹森的安全怎么解决?”
众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所有的异能者在曹森没有恢复之前,全都寸步不离的跟随保护曹森,而腾飞众兄弟中,任何时间保证有一个要跟在曹森身边。并且为了隐藏曹森的身份,他有了个新的名字:木木。
接下来腾飞几个人争夺小曹森春节去谁家过年,最终司马德胜出,他得意的想,曹森啊,小子,等你见了我媳妇,有你乐的!
在梅芳的房间里,曹森正经受从未经受过的苦难,原因无它,梅氏姐妹在给他洗澡,洗完澡还要给他包上尿布!
梅家的二位姑娘哪里有照顾小孩的经验,况且姐姐梅芳的确是进入了母亲的角色,而妹妹香香这个小姨似乎就不怎么称职。洗澡的时候,她不时的抓住小曹森的小脚丫,把他倒着拎起来,说要控水。而且香香在短短时间内就养成一个坏习惯,没事就拍曹森的小屁屁,几乎说一句话,她就拍一下,乐此不疲。
曹森几乎被气晕过去,双眼喷火,咬牙切齿的恨,只是他仅有几颗乳牙,即便咬牙切齿,也狠不到哪里去。
姐妹两个终于把曹森捣腾干净了,下面的问题是吃饭,小曹森已经两天两夜没进食,梅芳心细,早就给他准备了大量的幼儿食品。当曹森看到梅芳拿着一个奶瓶向他走过来时,一向坚硬如钢的硬汉曹森,终于无奈的闭上眼。现在的曹森,对外界没有一点抵抗力,就连他的异能,也无影无踪,对于一切,曹森只能逆来顺受。
他妈的老天爷,你这么玩我,别让我碰到你!曹森在心中狂吼。
第二天一大早,丁海涛来接郭敬的班,“里面没异常吧?”他压低声音问。
郭敬站了一夜,依然精神奕奕,“没事,我在这里她们玩不出花样。”
“去休息吧,我进去看看。”丁海涛去敲梅芳的门,进屋后,他笑嘻嘻的看着躺在床上小曹森,凑过来想摸摸曹森的脸蛋。
“别动!”梅芳低声呵斥。
丁海涛不解的看着梅芳。
“小孩需要大量的睡眠。”梅芳小声说道。
丁海涛感到好笑,还真把曹森当小娃娃了?当他看到梅芳熬夜熬红的眼睛,还有桌子上依然停留在“婴儿喂养”网页的笔记本电脑,以及奶瓶、奶粉、大量的幼儿食品,丁海涛感到事情有些超乎他的想象。
难道说曹森,他的森哥真就回到一个周岁的小娃娃,需要把成长的过程再从新经历一遍?难道原本要纵横天下的人生突然嘎然而止,要退回到连吃喝都要别人照顾的幼儿?
丁海涛心里一酸,有种想哭的感觉,如果真的这样,一向强横的曹森怎么熬过这成长的岁月?
但是,当丁海涛看到梅芳小心认真的帮小曹森盖好被子,小丫头香香趴在床边着迷一样看着沉睡的小曹森时,他又感到曹森是如此的幸福,也许,等待曹森的是一个更丰富而多彩的全新生活,这未必不是好事。
小曹森睡的正香甜,也许是体内星海的作用,也许是丁海涛的心理作用,他发现小曹森看上去如此的晶莹剔透,如此的惹人疼爱,他突然升起一个念头,要过去亲一下那柔嫩而光泽的脸蛋。
丁海涛猛然摇摇头,想起曹森往日里龙行虎步的样子,自己竟想去亲曹森,我操!他极不舒服的晃晃身子,无声无息的退出去,轻轻把门关上,站在走廊里良久,长叹一口气。
早饭后,腾飞留了下来,而郭敬和丁海涛带着变化成曹森的老树皮去熟悉城市生活。金达锤带着小卢迪去采购幼儿用品。
当两个人回来的时候,曹森有车坐了——“好宝宝”婴儿车。
而当郭敬三人回来时,开回来一辆全新的商务别克车,刚中了几百万的大奖,大把的钞票让买车的所有步骤简化,而且车厢里已经改造过,中排去掉一个座位,安装上可以固定婴儿车的夹具,现在的别克3.0,已经变成一辆婴儿出行的保姆车。
汇集在一起的众人,核心当然是小曹森。
小曹森被梅氏姐妹打扮的像个小天使,梅芳时刻都抱在怀里,她似乎完全融入到妈妈的角色中,整个人散发着母性柔和的光辉,原本的冷漠一扫而空,无论是谁看到她,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幸福而美丽的年轻妈妈。
老树皮终于如愿以偿抱过曹森,其他人也都尝试了一下小曹森的手感,只是当腾飞这些老兄弟抱起小曹森时,脸上的表情极其古怪。
不管是谁抱小曹森,梅芳都会紧张着注视对方的手臂,两只手微微向上抬起,随时准备接住掉落的小曹森。当小曹森最终又回到她的臂弯时,梅芳终于松了口气。
曹森舞动着手脚,想从梅芳怀里挣脱出来,只是,他做不到,这让他怒火万丈。众人故意回避他的眼神,全当曹森喜欢呆在梅芳的怀里。
当众人一同去餐厅吃午饭的时候,曹森还在尝试着挣脱那温暖的怀抱独立行走,一对老年夫妇经过,微笑着看着不断挣扎的小曹森。
妇人说:“小家伙多大了?”
梅芳幸福的回答:“满周岁了。”
“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“木木。”
“木木?真好听。哎呀,这时候最好玩、最招人喜欢了。木木,能让奶奶抱抱吗?”妇人伸出双手,嘴里咿呀咿呀的逗着小曹森。
梅芳脸上突然掠过一丝笑意,低头亲了小曹森的脸蛋一下,低声说:“宝贝,你要是不听话,我就把你交给那个爷爷抱。”
曹森闻言惊出一身冷汗,以他20多岁的心理年龄来说,让个老太太抱抱亲亲还勉强可以接受,但让个老头又亲又抱的,他实在不堪忍受,只好放松身体,任由梅芳摆布。
小曹森从梅芳的怀抱转到老太太的怀抱,经历了一番蹂躏,当曹森再次回到梅芳怀里时,他衷心的体会到,还是年轻女性的怀里更舒服。
吃饭的时候,曹森看着众兄弟吸烟馋的直流口水,耸动着小鼻子追逐着空气中的烟香。
香香笑嘻嘻的点点小曹森的鼻头,“小宝贝,不许跟那些叔叔学坏哦,抽烟的,都是大坏蛋!”
曹森欲哭无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