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一章 以身化婴(上)
章节列表
第十一章 以身化婴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慢慢睁开眼,眼前一片漆黑,他尝试着动一下四肢,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四肢上传回来,似乎手脚不怎么听从指挥,好像身体也有了些变化,让曹森有种怪异感。几乎是下意识的,他伸手去摸腋下的手枪,一个简单的动作竟显得无比的笨拙,他的手先摸到自己的肩膀,然后顺着肩膀慢慢滑向腋下,腋下空空如也,曹森一惊,顾不上考虑为什么不能准确地控制四肢动作,四下里摸索着想找到自己的手枪。
然而,他的手却碰到一只胳膊,粗大壮硕的胳膊。
“你醒了!”一个惊喜地声音叫起来,“快来,快来,森哥他醒了。”
随着声音曹森感觉一对硕大无比的手抱住自己,身体腾云驾雾一样被抱起来,被抱到一处温暖香甜的所在。
灯亮,门开,一群人跑进来。
曹森适应了灯光,四下里一看,险些又晕过去。
他竟然被香香抱在怀里,不是拥抱,而是被抱,就像母亲怀抱婴儿那样的被香香抱在胸前。而四周的人,腾飞、霍云等人,在曹森看来就像一个个巨人围绕在他身边,就连小卢迪,此刻看起来也比他大了多少号,妈的,怎么了?!
“这个,兄弟,你先别急,听我说。”霍云神色怪异的说,“你很好,一切都好,唯一不同的是,你的身体回到了从前。”
曹森已然晕了,他实在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大家看上去都这么大,自己又这么小,“霍大哥……”
仅仅说了三个字,曹森急忙闭上嘴,因为他听到从自己嘴里说出的不是“霍大哥”,而是“壶大喝”,就像牙牙学语的婴儿发出的声音。
香香扑哧乐出来,抱着曹森贴在脸上一通的猛亲,“森哥……你太可爱了……我爱死你了……唔……再亲一下……啪。”
曹森就看到一张大嘴在自己头上、脸上乱亲,他想推开那张嘴,手上却没有一丝力气,只是无助的挥舞着手臂,嘴里还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。
“香香,别乱来!”霍云制止女孩,把曹森接过来放在床上,让他靠着床头坐好。
丁海涛捧着一面镜子站过来,脸上似笑非笑,“森哥,这个……兄弟也不多说了,你自己看吧!”
曹森往镜子里一看,就算他心理素质一向过硬,也大叫了一声,这是我吗!
镜子里一个虎头虎脑的小人,圆睁着一双眼睛,不可思议的盯着镜子,吃惊过度而大张的嘴巴里,只有可怜的七八颗乳牙,一对胖乎乎的小手,可笑的向前伸着,就像在寻找妈妈温暖的怀抱。
我靠!曹森心里骂了一句,自己返老还童了!
“兄弟,事情是这样的。”霍云解释了事情的经过。
曹森吐血昏迷后,腾飞急忙开车向医院疾驰,等车到医院时,曹森已经变成刚满周岁的小娃娃。腾飞不敢进医院,他推测这和曹森身上的异能有关,就找到霍云等人。
霍云几个见了这异像也是大吃一惊,对小曹森检查后却没有发现任何身体上的损伤,就是一个百分之百健康的小娃娃。霍云不放心,买了周岁婴儿穿的衣服,把曹森打扮起来,抱着他上医院做了更彻底的检查,依然没有发现一丝不对的地方。
回来后,霍云和金达锤、老树皮一商量,肯定是曹森肚子里的星海出了问题,把曹森硬是变回周岁的样子。对这种情况,众人都束手无策,没有谁懂得如何让曹森变回原来的样子。不过让众人放心的是,曹森虽然一直酣睡不醒,但身体一切都算正常。直到今晚曹森醒来,他已经睡了两天两夜。
霍云讲述完事情的经过,就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话题,安慰曹森吗,似乎这并不是什么坏事,有多少人想回到儿时,还没有这机会。恭喜曹森?也不好,曹森虽然不能说话,但他眼睛里的震惊和烦躁表明,他不想做乖宝宝。
“等等,”香香突然说话了,“你说了那么多,要是森哥……嗯……是小森森,要是小森森的大脑也回到一岁,岂不是白说了?他根本听不懂!”
曹森闻言大怒,他妈的,谁听不懂?谁是小森森?
看到曹森眼中的怒火,香香开心的笑了,“好啦,好啦,我知道你能听懂,乖啊,不要乱发脾气。”说着女孩伸指头点点曹森的鼻头。
曹森心中火大,却拿香香一点半法没有。现在他可不是那个威风八面的曹森了,而是还原成一个乖宝宝,此时香香要让他站着,他蹲不下,要让他蹲着,他绝对站不起来。
“霍大哥,”腾飞说道,“我看这样吧,还是麻烦你和梅芳扮演夫妻,这个……”他看一眼曹森,坏笑了一下,“假装森哥的父母,就先住在酒店里。森哥一应生活都请你们费心了。”
“哪里,”霍云看梅芳一如既往的板着脸没有反对的意思,“曹森是我兄弟,抚养他成人……不,不是,我不是这意思,我是说……”
丁海涛强忍着笑拍拍霍云的肩膀,“得,别说了,意思我们都明白。”
曹森瞪着眼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心中别提有多别扭,他绝对不想回到幼年,因为他强势贯了,绝对不堪忍受如今这副样子,然而不能忍受也要忍受,没有找到解决方法之前,曹森只能做个乖宝宝。
如果没有解决方法,难道我要重新再活一遍?曹森心里掠过这个可怕的念头,一阵烦躁,“烟!”他清晰的说道。
郭敬掏出烟,先放自己嘴里点燃,然后要塞到曹森嘴里。
曹森闻着烟的清香,心里好过了些,眼看烟嘴就要沾到嘴唇,突然一双白净纤细的手把他抱了起来。
梅芳抱起曹森,“现在我是他妈妈,要带他回房间去睡觉,你们没有反对的吧?”
不管众人诧异的目光,梅芳抱着曹森就走。香香眉飞色舞的跟在姐姐身后,看来她非常喜欢自己小姨的身份。
就要出门时,郭敬拦住了她,“把他放下!”郭敬低喝一声。
此时众人是在一家星级酒店的套房里,梅芳已经走到套房门口,她趁郭敬不注意,突然把门打开,用力颇大,门发出砰的一声响,几个路过的房客惊讶的看过来,两个服务生也快速跑过来,看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梅芳板着脸,“我是不是小孩的妈妈?”
郭敬看看套房外的人,支吾着没反驳。
“我带我儿子去休息,我有没有这权力?”
郭敬无语。
“请你让开!”梅芳凛然看着郭敬。
郭敬叹了口气,让开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