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章 大奖
章节列表
第十章 大奖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第二天上午,两辆警车开到村子边,从车上下来的是郭敬、腾飞、丁海涛还有司马德。昨天郭敬接到电话,以为曹森出了什么事情,一大早就叫上哥几个,特意从警队借了两辆警车,直奔霍云家所在的村子。
郭敬给曹森打手机告诉他已经到了,一会从村子里出来一群人,除了曹森和几个异能者,还有霍云的父母以及亲戚四邻,霍父干儿子以车顶债的事情早就传遍了这小小的村落,听说那干儿子要走,都出来看这位传奇人物。
原本曹森想让霍云留在家里多陪陪父母,却被老人坚决撵了出来,他听儿子说曹森有事情要霍云帮忙,老人就坚持让儿子去帮干儿子的忙,绝对不许留在家里,曹森拧不过老人,只好答应了。
曹森简单给众人介绍了,让大家先上车,他却转过身对着人群大声说:“我三叔在不在?”
昨天要债的中年人连忙钻出人群,搓着手,“嘿,不敢,真不敢当这称呼啊!”
“三叔,我爹和我娘就委托你照顾了,”曹森说着靠近中年人,低声说:“你给我记住了,老人要是有什么头疼脑热,赶紧伺候好了,我不会亏了你。可要是我听说老人有什么闪失,嘿嘿,三叔,我让你变成三孙子!”
曹森说完不理会中年人脸上红白交替的脸色,大声给老人告别,在两个老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,两辆警车还有梅芳的跑车绝尘而去。
一路疾驰回到南泉市,曹森先安排霍云他们住进一家大酒店,然后和兄弟们找了处茶社,坐下来把这两天的经历说了一遍。让郭敬兄弟四个感觉有些好笑的是,那个叫香香的漂亮女孩,长的和外星人一样的小家伙卢迪,死活缠着曹森,曹森去哪里,他们两个也要跟着去哪里,一步不拉。曹森威逼利诱,许愿讲理,两个人就是不听,无奈之下,曹森只好让他们跟着自己。
听了曹森的讲述,郭敬四人都对他肚子里的能量漩涡大感兴趣,逼着曹森现场演示。
当如浩瀚星海一样的能量漩涡在曹森的肚子上浮现后,兄弟四人把脸凑过来,四张脸被点点星光照亮,异口同声的感叹:我操!
丁海涛喃喃的说:“哥们,你以后晚上撒尿不用开灯了。”
香香扑哧笑了出来。
“注意,”腾飞双眼盯着曹森的小腹,嘴里训斥丁海涛,“有小姑娘在这里,说话要注意。”
香香不乐意了,“你,说清楚,谁小姑娘了?”
兄弟几个不理会香香,继续欣赏曹森的小腹。
曹森唰的放下衣服。哥几个不满的抬头看看曹森,曹森横着眼看回来,兄弟们无奈坐回自己的座位。
“这些星星对你的异能有帮助没有?”腾飞问。
曹森摇摇头。
“那么,”丁海涛看一眼香香,诡异的说:“对你那能力有没有帮助,比如说延长时间什么的。”
“没试过,要不你趴下我上你试试?”
“行啊,森哥,为了兄弟,我豁出这百十斤了!”
郭敬咳嗽一声,“你俩恶心不恶心?说点正事。”
“我想先稳定几天,”曹森说出自己的计划,“让霍大哥他们休息一下,然后一起去教学楼看看。”
“那老树皮是树精,放在市区里没问题吧?”腾飞问道。
既然鬼都见过了,几个年轻人再看到树精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“他说自己吃素,而且绿色生物,人畜无害。”曹森回答。
小卢迪嘿的乐了出来,司马德摸摸他的脑袋,“小家伙,笑什么?”
小卢迪还不适应和陌生人打交道,红着脸低下头不说话。
“我操,他绿色生物?他人畜无害?”香香愤愤的反驳,“那老东西整个就一千年老色鬼,超级大变态!”
除了曹森,众兄弟愕然,这样一个娇俏可爱的水灵女孩,怎么张嘴就骂?但看曹森没有说她的意思,兄弟们也就当什么都没听到。
“对古道来的朋友,晚上咱们意思一下吧?”腾飞问曹森。
“应该的,还是四喜春吧,算是接风酒。我去请霍大哥他们,你们订酒席。”曹森回答,“腾飞,你家那辆飞腾闲着没有?”
“知道了,晚上给你开过去。”
“嘿,好好一辆吉普车,送人了,你真烧包你,这会儿没钱买车了吧?”丁海涛说道。
“咱们得想点法子挣点钱,”郭敬愁眉苦脸的说,“上班以后我才发现,这钞票是有多少也不够用的,唉!”
曹森心中一动,“涛涛,想办法让我去彩票摇奖现场。”
兄弟几个都是聪明人,听曹森的话就知道了他的用意,眼睛放光,彼此互相看看同时放声大笑。
香香和小卢迪莫名其妙的看着大笑不止的几个人,不懂他们在笑什么。
从茶社出来,兄弟几人争先恐后的向彩票销售点扑去。
第二天彩票摇奖现场上,曹森带着两个小尾巴正襟危坐在观众席上,当摇奖机开动的霎那间,曹森的眼睛分外明亮。
几分钟后,曹森的宿舍里的电视机前,郭敬几个人捏着手里的彩票狂呼乱叫,头奖!
女鬼静哲无聊的看着疯狂的男生,钱就这么重要?
钱就是这么重要,谈情说爱需要钱,风流潇洒需要钱,孝敬老人需要钱,吃饭喝水看电视打电话等等,除了喘气不需要掏钱外,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什么都离不开钱。
而曹森敏锐的预见到,霍云等人将会是他极大的臂助,无论对付厉鬼还是那个隐藏于幕后的黑手,异能者的能力,都不是枪可以替代的。曹森已经决定要彻底笼络住这些人,在霍云家以车顶帐不过是他的第一步,今后他不仅要继续打感情牌,还要用优质的生活、丰富的物质彻底收服住几个异能者的心,这样他就需要大量的钞票,所以曹森把心思动到彩票上。以曹森不断纯熟的超能力来说,控制彩票摇奖结果实在是小菜一碟。
南泉市彩票中心是所有彩民衷心向往的地方,都梦想着有一天能跨进这里的大门,用一张小小的彩票换回大把的钞票。曹森和腾飞此时就迈入了这座大门,他们两人的衣兜里,妥贴的放着五张一等奖彩票。
一等奖,彩票摇奖的最高大奖,任何一个人只要能得到它,生活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举迈入百万富翁的行列,过上自己梦想中的生活。然而曹森和腾飞却不是很兴奋,因为从昨天的开奖结果看,这次大奖得主实在是太多了,竟然超过了三十人,是彩票诞生以来一等奖中奖人数最多的一次。
这让狂喜后的兄弟几人分外失望,原本他们以为这次开奖后,怎么也捞他个千数万,却不成想,兄弟五人统共中了四百多万,去掉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,能拿到手的不过三百来万,这实在和预期中相差太远。因此即便有几百万的飞来横财,兄弟几人还是不过瘾。丁海涛甚至叫嚷着此次开奖有黑幕,把他的奖金分给了别人。
人心永远不知足。
曹森和腾飞走进兑奖办公室,几个职员热心招待他们。当两个人一连掏出五张一等奖彩票时,即便本次有三十多人中奖,职员们还是有些傻眼。鉴定了身份证和彩票的真伪,在把奖金转到曹森指定的帐户前,职员们先动员兄弟二人献爱心,为社会需要关注的弱势人群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(财富)。
“唉,我赌博欠了一P股债,七百多万啊!”曹森仰天长叹。
“唉,我期货生意失败,银行九百多万的贷款啊!”腾飞低头唏嘘。
几个职员听了面面相觑,这借口找的离谱了点吧?
曹森压根就不相信这些家伙,如果要做善事,他宁肯把钱给金达锤,让这个老好人去关心弱势群体,钱肯定不会挪用到其他的地方。
“那你们到底捐不捐钱?”一个职员不耐烦了。
“不捐!”曹森恶狠狠的回答。
“嗯,这样的话……二位先生,你们的彩票还需要进一步确认真伪,请耐心等待几天,我们决不会放过一张假彩票,当然,也不会让真的中奖者蒙受损失。”一个头头模样的职员打着官腔说道。
其他几个职员眼睛里含着嘲弄的目光,不识抬举,你不留下点东西,就想把奖金领走,可能吗?
曹森一眼瞪过去,“你再说一遍,我刚才没听清楚,你说什么?”
头头从来没见过这样生猛的中奖者,其他来领奖的人不是千恩万谢,就是被巨奖冲昏了头脑任由他们摆弄,眼前的年轻人显然不是好惹的人,那瞪过来的目光中含着难以抗拒的威压。
头头心里慌了一下,“我……我只是说可能是假的,没说一定是假的。”
腾飞轻蔑的瞥一眼所有的职员,“说清楚,你怀疑哪里是假的?”
“想清楚后果再说话。”曹森又补了一句。
头头有点怵了,装模作样的让手下重新确认了彩票的真伪,在曹森和腾飞逼人目光的注视下,乖乖把钱打入了曹森的帐户。
兄弟两个走出办公室,曹森火气未消,“妈的,一群什么东西!”
“咱们以后多来两次,”腾飞拍着曹森的肩膀说,“嘿嘿,多来两次。”
“来哪里啊?”
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,兄弟俩寻声一看,竟然是朱建军。
只见朱建军一身高级皮草笑眯眯的走过来,身后跟着一个高大肥胖的老人,油光光的一张肥脸把眼睛挤成一条缝,目光略在腾飞身上停留就盯住了曹森,眯成缝的眼睛精光一闪,看的曹森心里一跳,如同一只无形的手弹了他的心脏一下,说不出的难受。
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”朱建军喜笑颜开的说,“没想到我一中奖,我的老同学也中奖,哈哈,同喜,同喜!”
曹森没功夫理会朱建军,他本能的感觉到高大的老人是一个危险的对手,让他竟然生出一种遇到天敌的紧迫感和威胁感,这样的感觉对于一向强势的曹森来说实在是破天荒头一遭,他几乎是本能的把手伸进腋下,手指一挑打开枪套上的搭扣,腋下微热的枪柄让曹森重新找回安全感和自信。
朱建军笑哈哈的走过来,热情的给曹森来了个拥抱,“森哥,一等奖还是二等奖?”
“你也中奖了?”腾飞意外的问,这也太巧合了吧。
“哈哈,小奖,兄弟没多大福气,中的是小奖。”朱建军仿佛没有注意到曹森的手已经伸到腋下,依然热情的说:“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。”
他敬重的向老人说:“胡老,这位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曹森。曹森,这位是我的老师,在全国信息预测界德高望众的胡老。”
曹森面对胡老,竟然不敢松开握枪的手,他心里有个怪诞的想法,要拔枪击毙这老人。
胡老脸上的肥肉抖动一下,堆出一个真诚的笑脸,“果然是英雄出少年,我们今天的见面给了我个惊喜。”说着他向曹森伸出肥厚的右掌。
胡老一说话,曹森感觉压力少了许多,情绪也平定下来,他不想在朱建军面前示弱,也伸手去握胡老的手。
“不!不要碰他的手!”香香突然大叫着跑过来,身后跟着满头大汗的卢迪。
香香跑过来挡在曹森和胡老之间,“胡爷爷,我森哥哥不认识您,您老千万别见怪啊。”
小卢迪也跑到曹森身边,硬拉着曹森向后退,眼中的焦急和担心让曹森有些莫名其妙,但总归和眼前的胡老有关,此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。
“呵呵,原来是你这小丫头,”胡老脸上的肥肉哆嗦几下,带动口腔发出笑声,“你姐姐呢?”
“我姐姐还有金大叔,还有霍云大叔,都在外面等着我们呢。”香香一改平日里泼辣小太妹的形象,笑的分外乖巧、香甜。
胡老听了这句,一直伸着的手缩了回去,“呵呵,都来了,不就是领个奖金嘛,至于闹这么大的动静。这么久没见面了,来,丫头,让爷爷抱一抱。”胡老说着张开双臂。
香香的眼里掠过一丝恐惧,但她不肯闪避使曹森和胡老直接相对,咬咬牙就想拥抱胡老。
曹森突然把香香拉住,脚下一错步已经站在香香前面,小卢迪和香香根本没有机会阻止他。
“呵呵,我和胡老一见如故,还是我们拥抱一下的好。”
曹森说着真的去抱胡老,小卢迪急的直跺脚,而香香的脸变得惨白。
胡老和曹森热烈拥抱在一起,在身体碰触的霎那间,两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凝滞了片刻,随即又恢复了亲切的笑容。
曹森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,是浸透了冰水的海绵,散发着冰凉潮湿的气息,丝丝凉气从对方身体蔓延过来,穿透了自己的身体,就像一桶冰水从头浇到底,他的笑容瞬间被冰冻。
而胡老感觉到对方胸口处有件硬物顶在自己心脏位置,结合曹森仅用一只手拥抱而另一只放在怀里的动作,再加上朱建军多次说过曹森此人酷爱枪支,那么,顶在自己胸口的东西不用问,肯定是一把手枪!他的笑容也凝固了。
随后胡老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体温,而曹森放在怀里的右手也抽出来,一老一少结结实实的抱在一起,旁边的人似乎听到两人身上骨缝收缩的声音。
接着两人身形分开,胡老颤动着脸上的肥肉,“哈哈,年轻人,有意思,找个机会我们好好聊聊。”他说着拍了拍曹森的肩膀。
“一定要向胡老好好讨教。”曹森微笑着后退了半步。
“哎,哎,你们干什么呢你们?”一个彩票中心的保安横着嗓子喊,“这是你们聊天的地方吗?该干嘛干嘛去!”
曹森继续微笑着,“你看,胡老,咱们碍事了,那我们就先告辞了。”
“哈哈,那小伙子不是说你,是怪我老头子挡住道了,阿森啊,你看我,长的就像一头肥猪,到哪里都讨人嫌啊!”
两人说着错身而过,胡老突然小声说了句:“小子,小心着点,离朱建军远着点。”
曹森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顶了回去,“老头,轮不到你威胁我!”
当曹森等人回到车上,香香焦急的扑在曹森身上东摸西捏,“没事吧,没事吧?你的异能没被吸走吧?”
曹森推开香香,“我没事。”他说着让打火机浮在空中,轻松的控制着火机翻了几个跟头,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落在手中。
“森大哥,刚才你真危险!”卢迪心有余悸的说。
“那胖子是谁,你两个这么害怕他?”腾飞问道。
“他是我们的克星。”小卢迪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。
香香被卢迪传染,身子也哆嗦了一下,“那个老妖精是我们异能者的天敌,他最爱吸收异能者身上的异能量,据说老妖精原来瘦的和麻秆一样,每吸干一个异能者,他的体重就增加一斤,你看他现在胖的……”香香又打了个寒战。
曹森估计胡老最少要二百多斤,说不定已经到了三百斤,按香香所说,他岂不是吸干了一二百人?
“你两个怎么认识他们?”腾飞发动汽车,一边问道。
“有一次他找到古道闯了进来,正好碰到金达锤和霍云,还有几个古道里的高手,”香香回忆说,“老妖精表面说来求友访道,暗地里他偷着算计人,霍云他们联手对付老妖精,老妖精厉害的很,一个人和那么多人打了个不相上下,最后金达锤出来和稀泥,同老妖精达成协议,今后古道欢迎他来作客,但不能对古道里的任何人下手。老妖精同意了,又在古道里住了两天才离开。”
“那他怎么吸取异能者的能量?”曹森问道。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小卢迪抢在香香前面喊。
曹森笑了,“呵呵,小子,知道你就说。”
“只要和他身体接触,就能把别人的异能吸个一干二净。”卢迪快速的说道,“我和香香姐都见过他吸食异能。有一天我和香香姐溜出古道去玩,正好看到老妖精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套近乎,那个人也是异能者,还没进古道就被老妖精碰到,骗他和他握手,一下子就吸成了人干,和木乃伊一样!”
香香连连点头,脸色发白,显然对那一幕印象深刻。
曹森从倒车镜里看到后座上的两个小家伙害怕的样子,就笑着说:“没出息,怕什么怕?他再厉害,我一枪也崩了他。”
腾飞看一眼曹森,“别当着小孩宣扬暴力。”
“谁是小孩?”香香不愿意了,“我都可以嫁人了!”
哈!腾飞笑了一声。
“靠,你笑谁?”香香柳眉倒竖,“不是看森哥面上,我打你这样的三个!”
“住嘴,”曹森喝斥,“你一个女孩家,嘴里干净点!”
香香委屈的闭上嘴,小卢迪却羡慕的看着她,森哥骂她了,真幸福,什么时候森哥也骂我一句?
腾飞奇怪的想,曹森这小子怎么和香香计较起来?以前他对所有的女孩,不管好坏俊丑,一概不管不问,今天怎么转性了,难道说这小子喜欢吃嫩草?
他并不知道,方才香香冒险挡在曹森和胡老之间,以香香对胡老的惧怕能做到这一步,着实不易,曹森不是木头人,不会不懂得其中的情份,因此他也就开始注意香香的言行。只是曹森对女孩冷酷贯了,关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让人怎么听怎么不舒服。
香香是小孩性子,没几分钟便忘记了曹森的喝斥,嘟囔着抱怨腾飞车开的慢,像个呆头呆脑的菜鸟。
“啊!对了!”香香忽然喊道,“我还没问你两个呢,咱们中了什么奖、拿了多少奖金?”
“呵呵,”腾飞笑着回答,“香香,不是咱们,是我们。”
“嘻嘻,腾大哥,别和我分那么清楚嘛,有钱大家花……”
腾飞逗香香开心,曹森则在回想刚才的一幕,朱建军和胡老是什么关系?这个胡老为什么出现在南泉市?这些都要搞清楚,尤其不能对朱建军掉以轻心,此人决不是有仇不报的人,要让丁海涛和郭敬继续查他。
忽然胡老那张肥胖的脸又出现在曹森脑海里,脸上的肥肉抖动着,露出狰狞的微笑,逼人的寒气瞬间弥漫曹森全身,他心中一寒,小腹中的星海陡然高速旋转起来,形成一个强劲的漩涡,一股强大的吸力拉扯着曹森五脏六腑向漩涡中心会聚,撕心裂肺的痛让曹森大叫一声,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车窗玻璃,身子歪倒在车座上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