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章 解体
章节列表
第八章 解体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众人顿时安静下来,有人盯着曹森的小腹暗中盘算计谋,有人看着地面仿佛事不关己,有人装作没有听到曹森的话,还在拼命吸取曹森体内的能量。
曹森精神力一收,能量漩涡在他小腹上消失,又隐藏到他体内深处。
那几个在吸取能量的人立刻断了来源,心有不甘的看着曹森。
曹森的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圈,发现了几道不怀好意的眼神,心中冷笑一下,有意无意的把手搭在腋下,轻轻把手枪枪柄上的搭扣打开,匹夫无罪、怀壁其罪这道理他当然知道。
“我救了你们,也把你们需要的能量吸光,咱们就算扯平了,谁也不欠谁,今后各走各的道。有想法的,现在就提出来,背后里对我下手的,别怪我手黑!”
曹森话音一落,老树皮和梅芳就站到他的身后,香香考虑一下,也钻进人群站在曹森旁边。
小家伙卢迪晃着大脑袋也凑了过来,用愤愤不平的目光看着众人。
金达锤搓着手,“诸位,咱们都是同道中人,有话好说,千万别动手,不管怎么说,曹先生救了我们,咱们不能没报恩先算计人。”
曹森心中冷笑,以仇报恩的人不是没见过,朱建军就是现成的例子。他对这些异能者很失望,原本他是抱着交友求教的目的来这里,没想到稍稍接触下来,就发现对方不是暗怀鬼胎,就是只计较自己的个人利益,根本没有可以肝胆相照的汉子。此时曹森突然非常想念自己的那些兄弟,原本想在古道小住两天的想法也打消了。
“金达锤,你不用在这里装好人,”一个异能者尖着嗓门说,“他凭什么把古道里的能量吸光?这和救我们是两件事。”
“没错!”另一个人也发话了,“要是说救了人就能为所欲为,那我救条人命,再杀个人,什么责任也不需要承担。”
对,对!有了人带头,人群里响起了附和声。
香香大怒,“操你妈的,你们是不是人?要不是人家救了你们,你们有功夫在这里放屁?”
曹森站起来把香香拽到身后,“今天我就硬抢了,哪个不服气,你站出来!”
众人一时安静下来,能把古道中如此庞大的能量完全吸收,并且在体内形成一个全新的能量空间,这样的人物,任何一个异能者都不敢轻易挑衅。
金达锤急得直搓手,却不知如何劝解众人。
“我不仅要这古道里的能量,我还要占这条古道,”曹森强横的说,“不服气就来和我过过招,不敢动手现在就给我滚!”
牛逼!香香崇拜的望着曹森宽厚的双肩,有个老大的样子,妹妹以后就跟你混了!
梅芳感觉曹森的做法很和她的脾胃,既然撕破了脸,干脆就做到底,当断不断必有后患。
众人都没想到曹森会这样强硬,连古道也要占据,都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“我说两句吧,很多话我早就想说出来,一直没有机会,”一名三十出头面目清秀的男子站出来说话。
梅芳上前一步,小声告诉曹森:“他叫霍云,异能好像是道术方面,很难对付。”
“咱们能在这古道修行,多亏了金达锤。”霍云接着说,“是他先发现的这里,之后无论是谁,君入门来是故人,咱们中间除了他,谁能有这胸怀?”
霍云往那里一站,自然就有股贤良方正的味道,让曹森看着心里颇感舒服。
“可是,咱们怎么对待他的?”霍云环视周围的人,“拿他就像个勤杂工!”
“咱们又是怎么互相相处的?不是朋友,不是志同道合的知己,是敌人,是对头,是仇家!”霍云说着有些激动,声调也高昂了许多。
有几个人听的不耐烦,想张嘴反驳,曹森拿眼一瞪,都老实了。
“我们像敌人那样彼此互相防备,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细,生怕让别人学了自己的绝技去,事事小心步步提防,在这千年古道里,我们一个个活的还像个人吗?”
“再说今天,曹先生以一人之力救了我们大家,可你们竟然毫无感激之心,反而要打曹先生的主意,我试问,你们的心还是不是人心?还有没有人类的正常思维?”
话说的不错,就是酸了点,曹森心里评论道。
“这些话我闷在心中许久许久,今天终于借着曹先生的事情说出来。我霍云声明,今后我绝不再过这种生活,我要回到正常的人类社会中,我要和曹先生这样的铁血男儿做朋友!”
“好!”香香大声叫好用力鼓掌。
“霍大哥,兄弟今天就认下你这个大哥了。”曹森向霍云伸出双手。
霍云也向曹森伸出双手,四只手握在一起。
小心!梅芳和老树皮同时喊着警告曹森。
曹森的手刚搭到枪柄上,霍云已经做出反应,他右手中指和拇指相扣,快速的一弹,口中轻喝一声:破!
曹森马上看到一股炙热的能量从霍云中指甩出,利箭一样射向空中飞过来的一片浓云,云即刻燃烧起来,像极了日出时的火烧云,把四周的景物映射的通红一片。
老树皮提醒曹森:“曹老大,那云有极强的腐蚀性,人沾上一点皮肉尽烂,要小心。”
香香更直接,“老大,是那个长山羊胡子的老家伙干的,快弄死他!”
曹森本想拔枪,遇到危险时拔枪已经是他的本能,然而曹森又松开了枪柄,在古道,在这群异能者中间,用枪来解决问题,似乎有些掉身份。他现在唯一熟练掌握的异能,只有对力的控制,于是曹森把目光投射到山羊胡子的身上,隔绝了大地对他的吸引力。
山羊胡子偷袭失败原本要逃跑,脚下使劲发力,突然腾云驾雾一样斜飞了起来,直升到十几米的高度,在空中手脚乱划大呼小叫。
曹森目光一闪,山羊胡子一个乳燕投林,脑袋对准一块尖锐的山石扎了下去。对待敌人,曹森是从来不知道手软。
众人的惊呼声中,眼见山羊胡子就要脑浆迸裂,金达锤一声断喝,起!
曹森看到从金达锤胸口飞出一条绸缎一样的片状能量流,卷住山羊胡子的身子,硬把他拉的偏离了山石,扑通落在一处茂密的杂草丛中。
“曹先生……这个……放他一马吧……古道无论如何不能出人命,这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地。”因为阻断了曹森的攻击,金达锤生怕曹森发火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“没问题,你,”曹森一点山羊胡子,“立刻给我滚!”
山羊胡子恨恨的瞪了曹森和霍云一眼,爬起来钻入山洞小跑着逃命。
曹森冷眼看着他的背影,将要出山洞的一瞬间,曹森突然拔枪射击,砰!山羊胡子后背溅起一团血雾,一个跟头栽出山洞,趴在乱石堆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。
在场的除了梅芳不动声色,其他所有人都呆住了,谁也没有想到曹森真的敢杀人。
实际上曹森原本是想放山羊胡子一条生路,他千不该万不该瞪曹森那一眼,就是这一眼让曹森真正动了杀机,他不想留下一个身负异能的仇家。年轻气盛又一贯强势的曹森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。
看到霍云脸上的黯然,曹森心中嘲笑他的迂腐,“霍大哥,你别怪兄弟手狠,这种人留不得。”
霍云点一点头,轻声叹了口气,遥遥对着尸体一指,熊熊的烈焰包裹住尸体,顷刻间化作灰烬。
上演了这一出后,所有的异能者都安静下来,再也没有疑问或者反对的声音。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曹森的意料,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尽快离开了古道,只留下了金达锤、霍云、梅氏姐妹还有卢迪。
六个人加上老树皮坐在一间茅屋里商量以后的行止。
“如果几位没什么事情,就去我那里吧。”曹森邀请他们去南泉市作客。
香香肯定是乐意的,梅芳似乎也不反对,金达锤有些犹豫,而霍云既没有反对也没说同意,小家伙卢迪晃着大脑袋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。
“老金,有什么不方便的吗?”曹森问道。
“兄弟,不瞒你说,我去哪里无所谓,问题是……唉,问题是……”金达锤欲言又止。
“问题是什么?”
“说起来真丢人,我没钱了。”金达锤的脸通红。
“金叔叔把所有的钱都花在古道里了。”卢迪童言无忌说出了原因,“古道里所有人都花我叔叔的钱。”
霍云脸红了一下,“惭愧,自从我拥有异能后,全部的心思都在这上面,没有金大哥的资助,早饿死了。”
曹森明白了,这金达锤实在是个热心人,邀请众多异能者来古道不说,还自己掏钱负担所有人的生活费用,结果导致自己破产。嘿,真没想到这年月还有这样实诚的人。
“几位放心,咱们一见如故亲如兄弟,以后所有的花销都有我负责。”曹森说道。
“那怎么行?”金达锤的年龄比曹森几乎大一倍,让曹森来养活自己,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。
霍云也无法接受曹森的好意,香香却大方的连连点头。
“大哥,我好久没买新衣服了,下山后你要给我买……”
“是这样的,”曹森打断了香香的白日梦,“我在南泉市碰到一些麻烦,需要几位去帮忙,到了南泉市我就是地主,自然要尽地主之谊。”
这个理由倒是可以让所有人都接受。
“兄弟,你碰到什么麻烦?”金达锤问道。
曹森就拣可以说的讲述了一遍。
香香听完了直接蹦起来,“耶!有鬼可以抓!耶!”
“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”霍云感叹道,“有我们这些怪物,还有曹森说的鬼魂,如果在以前,我是万万不会相信的。”
接下来的话题就集中在鬼魂上,因为彼此渐渐熟悉,金达锤的话慢慢多了起来,和老树皮一唱一和的说了整整一个下午,大多是些民间传说、街头逸闻,曹森没在其中找到有用的信息,晶晶和卢迪倒是听的津津有味。
初冬天黑的早,几个人聊到肚子饿的时候,天已经擦黑,他们决定在古道中住一晚再走。晚饭后,霍云把曹森单独叫到一间屋里。
“兄弟,有些话做哥哥的要给你说。”
曹森猜测霍云是因为中午杀人的事来劝解自己,他也正想找个机会和霍云说说自己的想法,就干脆的说道:“云哥,有话你尽管说。”
“咱们虽然第一次见面,可我能看得出你的为人,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铁血硬汉,刚毅果断、雷厉风行,可是兄弟,人不能太过刚硬,过刚则易折,要不怎么会有铁血柔情这个词?”
“就像今天中午,你实在不该射杀人命。古道中还有几个可以交的朋友,原本我想引见给你,却因为你那一枪,把众人都惊走了。兄弟,你想想,谁敢和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的人相处呢?”
曹森想说自己的想法,霍云摆摆手,“我知道你的想法,不想留后患。兄弟,你看问题有点偏颇。今天放他走,今后就一定是敌人?也许以后还可以成为朋友,毕竟彼此间没有深仇大恨。更何况,你杀这一人,让许多原本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失之交臂,让忌恨你的人有了攻击你的口实,得不偿失啊!”
曹森垂着头,默然不语。
“别怪我交浅言深,大哥虚长你几岁,一些事情自认为比你看的更远一些,很多事情在我看来,打打杀杀并不能解决问题,至少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,你应该尝试用智慧解决敌人,而不是单纯靠武力。”
霍云的话让曹森颇受震动,也许他说的有道理,也许中午自己是过分了些。
“曹森,我看你是个有智慧的人,也是个能听进去劝的人,所以我才留下来,要把刚才那些话说给你听。兄弟,你还年轻,路长着呢,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冲动,冲动能害死人啊!”
曹森反复回味霍云的话,良久才对霍云说:“霍大哥,你说的我都记在心里了,谢谢你对小弟如此推心置腹,中午我的确鲁莽了。”
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人!”霍云高兴的说。
“不过,霍大哥,既然你对我推心置腹,我也不想隐瞒自己的想法。”曹森坦诚的说道,“对于敌人,我绝对不会手软。”
看到霍云失望的表情,曹森连忙补充了一句,“但是今后我会把‘敌人’涵盖的范围缩小。”
霍云思索了一下明白了曹森的意思,欣喜的说:“好,有选择的吸收别人的意见,兄弟,你比我年轻时强百倍。”
“哪里,霍大哥,好兄弟面前就不用谦虚了。”
霍云摇摇头,黯然的说:“不是谦虚,我年轻的时候……嘿,不说以前的陈芝麻烂谷子,兄弟,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事情要告诉你。”
“你说,霍大哥。”
“实际上,你并没有打死那个人。”
“什么?”曹森惊讶的站起来。
霍云凝重的点点头,“古道里藏龙卧虎,有人用幻境模拟了你开枪后的情景,包括我焚烧尸体。事实上从你枪响后,我们看到的全部都是没有发生的事情。”
曹森慢慢坐下来,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什么人能把幻境做的如此逼真?如果这样的人怀有敌意,后果实在不堪设想。
“不要怪大哥没有及时告诉你,我不想你多树敌,而且那制造幻境的人并没有恶意。”霍云接着说,“事情这样结束了也好,兄弟,你该谢谢那个人。”
“大哥你知道他是谁?”
霍云摇摇头,“我们彼此间了解的很少,我不知道是谁。”
曹森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无力感,如果不是霍云给他说破,自己要被瞒多久,一天、一年、还是一辈子?天地广阔,英雄无数,曹森啊曹森,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天下英雄。回想中午自己曾大言不惭的宣布要占据古道,现在想一想他真有点汗颜,古道里这二十多位异能者中,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轻松的收拾自己,人家之所以选择离开,是不想和自己一般见识啊!
霍云察言观色,怕曹森从此就妄自菲薄失去了自信,想劝两句。
“大哥,”曹森想了一会笑着说,“谢谢你,大哥,兄弟这是真心实意的感谢大哥。是大哥你让我了解到世界的广阔,知道了山外有山、天外有天,今后我会小心做人,仔细处事。但,大哥……”
曹森说到这里双眼灼灼有神,霍云几不敢对视。
“但我曹森也不是泥捏草编,总有一天我要会遍天下英豪!”
霍云看着曹森豪气干云神采飞扬,心中佩服这年轻人,在他的身上,霍云看到了只有一方霸主才具备的雄霸之气,这样的男人,毕竟不会蛰伏于红尘凡世,早晚要腾飞于九天。
这番推心置腹的交谈,让两个人拉近了距离,彼此有了惺惺相惜之意,再聊别的话题,初逢相识的隔阂一扫而空。
曹森问:“霍大哥,你对梅氏姐妹了解有多少?”
“那两个姑娘啊,”霍云整理一下情绪, “她们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些。姐妹俩个父母早亡,留下了大笔遗产,生活无忧却少了父母的疼爱,妹妹梅香几乎是姐姐梅芳带大的,因此妹妹任性些,性格活泼外向,姐姐内向些,处事也比较周密。只是因为失去了父母的庇护,姊妹俩个长的又漂亮,没少在社会上吃苦,所以长大以后对人也就横蛮些。兄弟,这两个女孩本质都不错,以后你让着点她们。”
曹森点点头算是答应了。
霍云又说:“你在东大遇到的事情我替你分析过,在我看来你说的那个教学楼似乎有问题,不仅仅是一男一女两个鬼魂那么简单。”
“教学楼有问题?”
“对。这鬼魂不是哪里都可以藏身的,但凡有鬼的地方,必有独特之处。如何独特我也说不太清楚,等去了南泉市,我们一起去看看,也许能找到些线索。”
“那大哥知不知道哪里有熟悉鬼魂的人?”
霍云苦笑着说:“有,古道中原本有一位就是靠驱鬼为生的人,可惜,你把人家给吓跑了。”
曹森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你知道他的住址吗?”
霍云摇摇头,“我们彼此很少交流。”
“忘记问了,霍大哥,你原来在哪里高就?”
“高什么就,原本在一个镇上教书,来古道修炼后,早就被学校开除了。”
“你们总说修炼,修炼到底是指什么?”曹森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。
“其实很简单,就是吸收古道里的异能能量,转化成自己的异能,修炼就是不断反复这个过程,积累提高自己的能力,怎么,你从来不需要吸收能量?”霍云惊讶的问。
“不需要,我从来不需要吸收什么东西。”
“那你如何遥控物体的?”
曹森就把自己怎样通过控制力来操控物体的过程说了一下,又做了个简单的示范。
霍云皱起眉头,考虑片刻说:“你的异能我从来没见过,是一种全新的形式,我们去找老金谈谈,还有你称作‘老树皮’的那个树精,请大家一起分析一下。”
曹森答应着和霍云一同走出屋子。
找到他们的时候,香香正在威逼老树皮讲一个更好听的故事,老树皮故意不讲,好享受香香的拳打脚踢。卢迪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着。
梅芳在和金达锤手谈,梅芳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落子不悔,不仅自己经常悔棋,而且强迫金达锤也悔棋,并且是放在她指定的地方。金达锤脾气好,棋力深厚,无论梅芳如何赖皮,他的白棋总是尽占优势。
梅芳看到曹森过来,伸手在棋盘上拍了一掌,黑白子顿时混杂一起,一盘棋再也分不清输赢。
霍云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感慨,来古道几年了,这样和睦温馨的场面却是第一次看到。他把曹森异能独特的地方给众人说了一下,老树皮听后说出一段让几个人都惊讶的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