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章 乱流
章节列表
第七章 乱流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穿过山洞来到一条峡谷中,从他踏入峡谷的那一刻起,就感觉到峡谷的怪异之处。
峡谷很平静,静的连最细微的风吹草动都没有,一切仿佛都凝固住,一切都是静止的。眼前景物奇异的绝对静止和大脑记忆中习以为常的画面,形成了一定的落差,这让曹森感觉颇不舒服。再凝目看向四周,曹森又发现了更怪异的景象。
空中有无数条粗大而凌乱的能量流,向一团乱麻一样随机飘舞,布满整个峡谷,曹森就置身于这杂乱无章的能量流中,眼前、头顶、身体四周到处都是四下乱窜的能量流,他想试图分析其中的一条,却看的头晕眼花,胸腹间一阵烦躁,险些吐出来。曹森急忙散掉聚在双眼间的精神力,紧走几步才感觉舒适些,他心中惊讶,这峡谷里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?
再往前走,一个女孩趴在路边,曹森一眼就看出那是香香的姐姐,忙走过去俯身察看。
女孩紧闭着双眼,嘴角流有一丝鲜血,脸色蜡黄呼吸微弱,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,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。
曹森不知道如何处置,想了想没有动她,继续往前走。转过一道弯,几间茅草屋出现眼前,曹森轻轻走进一间茅屋,看到屋内横七竖八的躺着四五个男人,有少年也有中年,情形和香香的姐姐一样。他退出来把几间茅屋都看了一遍,都是一样的情形,看来老树皮说的没错,他们的确是走火入魔。
曹森不知道该如何解救他们,如果按照武侠小说的说法,曹森要给他们渡入雄厚的内力,压制体内乱窜的真气,然后众位高手感谢他的搭救之恩,心甘情愿拜他为老大,一生马首是瞻任劳任怨死而后己。
问题是,曹森一点内力都没有,也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内力,解救众人更无从谈起。他烦躁的原地转了几个圈,决定还是先到香香的姐姐那里看看,如果可以,他想把她抱出峡谷,让老树皮出出主意。
来到女孩身边,曹森琢磨着如何抱女孩。他从特战急救知识中得知,当人受伤卧地不动时,不能轻易搬动伤员,搞不好会加重伤势。可女孩身上没有一点外伤,所经受的内伤也不在曹森的知识范围内,这让他有些头疼,不要好心做坏事反而把人给害了。
曹森最终决定用自己能透视能量的能力,初步给女孩做一个诊断,也许会发现什么。他凝神于双目间,避开那些到处乱窜的能量流,目光缓缓扫过女孩的身体,看过后曹森明白了。
一道极淡的白色能量丝线围绕女孩身体,在丝线之内,也就是女孩体内,曹森发现有许多细小的能量流杂乱无章的钻进钻出,其特征和山谷中粗大的能量流相同,只是细小了许多。应该是这些细小而紊乱的能量流让女孩变成这个样子,只要消除它,那么女孩自然就会恢复过来。
回想刚才把巨石打碎的那一幕,曹森伸出手,尝试着融合并控制那些能量流,清凉而柔滑的感觉掠过他的手掌,曹森微微闭上眼,想象着能量流慢慢注入自己体内。让他高兴的是,细小的能量流非常容易控制,听话的从女孩身体内流出,顺畅的通过手掌钻入自己体内,即刻如阳春白雪一样溶化,让他通身舒畅,那感觉比**时释放的一瞬间还要舒服。
不错,这感觉不错,曹森干脆坐在女孩身边,加大了对能量流的摄入,一丝丝的清凉如汩汩清泉缓缓注入曹森的身体,他惬意的闭上眼,体味这从未有过的体验。
女孩身上的能量乱流早就被曹森吸了个干净,此时流入曹森体内的,是峡谷中到处乱窜的能量,它们似乎终于找到了可以容身的地方,就像千万条溪流注入大海,争先恐后的流向女孩的身体,再通过曹森的手掌注入到他的体内,就连各茅屋内异能者身上的乱流也随之注入曹森身体。当曹森发现能量流入的越来越大,逐渐形成汹涌澎湃的洪水激流时,他想不吸纳已经做不到了。
曹森脑子里最后闪过的一幕,是他在五峰山因救朱建军而落入洪水时,那滔天的巨浪和劈头盖顶的洪流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等他醒过来,第一眼看到的是香香那一双大眼睛,她正趴在曹森脸上仔细研究他的五官,手里攥着一支笔和一本速写簿,一页纸上已经勾勒出人的轮廓,看来她是想非常细致的把曹森画下来。曹森突如其来的睁开眼,吓了香香一跳,挥手就打了曹森一耳光。
“对不起,真对不起,我习惯了……不是成心打你的,你别生气啊。”香香手足无措,连声道歉。
“滚!”曹森没好气的回答,刚醒过来就挨了一下子,他不还手就很给香香面子了。
香香委屈万分,用力憋着眼泪,曹森看她还不走,非常干脆的又送给女孩一个字——滚。
香香终于哇的哭出来,大哭着跑开了。
曹森先摸摸腋下的科洛克手枪,还在。又看看四周,是在一间茅屋里,除了自己没有别的人。他从床上下来活动一下四肢,回想起晕倒前的一幕,急忙检查一下身体,没有异常。那汹涌的能量流狂灌入身体,仿佛一场梦,梦醒来了无痕迹。
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匆忙向这边赶来,为首一名中年人,进屋看到若无其事的曹森,长嘘了口气,刚才他听到香香的哭声,误以为曹森出了什么问题,急忙赶过来,却是虚惊一场。
“兄弟金达锤,代表古道里的所有同道,感谢您的救命之恩,请问恩人贵姓大名?”中年人很客气,语气也很真诚。
“曹森。”曹森简单的自报家门。
“是曹先生,请坐,快请坐。”金达锤热情的让着。
接下来金达锤东扯西问,把曹森的基本情况摸个清楚,然后介绍了一下这里的情况。
这个峡谷或者说古道,聚集了二十多位奇人异士在此修炼。众人彼此之间没有明确的统属关系,也没有什么组织,以朋友论交,只要能打开巨石上的门进来,古道就有他一张床铺。不过为了整体的利益和日常方便,众人还是推选金达锤作为没有头衔的领导者,负责一些琐碎的日常事务。
金达锤又介绍了和曹森比较熟悉的那对姐妹,姐姐叫梅芳,21岁,妹妹叫梅香,16岁,是古道里的一对姊妹花,很受瞩目。
曹森想知道古道里的人都有些什么本领,就询问金达锤。金达锤支吾着没有回答,只是一再感谢曹森救了大家,并反过来用言语试探曹森拥有什么异能,如何降服了古道中强大的能量流。
曹森正要询问这方面的问题,梅芳闯了进来,“曹先生,我妹妹和老树皮有急事找你,请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金达锤欲言又止,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。
曹森老于世故,从梅芳的举动和金达锤的表情中看出点门道,就向金达锤致歉,跟随梅芳出了茅屋。
二人来到僻静的地方,梅芳直视曹森的眼睛说:“我感谢你救了我,也谢谢你救了我妹妹香香。曹先生……”
“叫我曹森。”
“曹森,古道里的情形你不清楚,这里所有的人对自己的能力都保密,就是平时修炼也都背着别人。除了金达锤,以后无论谁再问你异能的事,不要回答他,他们未必安好心。”
这几句话让曹森颇感惊讶,他没想到古道里的异能者会彼此提防,似乎还有什么不快的事情发生,不过以梅芳姐妹的性子,看法有些偏激也说不定。
“还有,不要轻易和古道里的人握手。”梅芳又说道。
“为什么?”
“有些人会邪术,握手的时候会吸收你的异能能量。”
还有这样的事?曹森联想起了金庸小说中的吸星大法,“为什么没人制止这种邪术?”
“哼,除了金大锤,都是个人顾个人,都没安什么好心,谁肯多管闲事?”梅芳不屑的说道。
“谢了,梅芳,谢谢你的提醒,我会注意的。”曹森实在没想到古道里的人际关系竟然会这样紧张。
“你今天不会离开吧?”
曹森摇摇头,“当然不会。”
“那好,一会金达锤给你安排住宿的时候,你就说住到我们姐妹的房间里来。”
曹森一愣,什么意思?紧跟着他就明白了,这是梅芳担心他住在别的地方吃暗亏,才要求他住到她们姐妹的住处。嘿,我曹森要是沦落到要小姑娘保护的地步,也甭活在这世界上了。
“谢谢,不用了,我和女孩一个房间睡不着。”
梅芳的脸色一变,想发作终于忍住,“那你和金大锤睡一个屋也安全。”
曹森不好再否决,梅芳这是在报恩,也是一番好意。
“操,姐姐,他这是好心当驴肝肺,让他去死好了!”梅香说着气愤愤的从一棵树后面转出来,身后跟着老树皮。
老树皮万分可惜的摇着头,和两个美女同房的机会竟然白白浪费掉了,真不知道是神经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。他上下打量一下曹森,心中有些惴惴不安,这位不会有断袖之癖吧?
嗯?老树皮惊讶的哼了一声,指着曹森的肚子说道:“曹老大,你的肚子里……你肚子里,唉,俺说不清楚,你自己看。”
老树皮扭头对香香说:“快,领我们两个去你房间,你房间里有镜子对不对?”
曹森和姐妹两个迷惑不解,看老树皮脸上惊异中带着焦急的表情,肯定是发现曹森身上有不对头的地方。
梅芳说一声跟我来,抢先带路。而香香则幸灾乐祸的看着曹森想,你牛逼吧你,最好你肚子里有了个小宝宝,看你怎么生出来!
四个人来到梅芳姐妹的住所,老树皮从简陋的梳妆台上找到一面圆镜,撩起曹森的衣服,“曹老大,你自己看。”
曹森凝目看向镜子,也吃了一惊。
镜子里照出的是他露出的小腹,透过皮肤曹森看到了一个由白色能量流组成的漩涡,漩涡由四五条白色的飘带组成,围绕中心缓缓旋转,在中心处汇聚成一团星芒闪烁的光球,细看飘带和光球,是由无数个细小的光点组成,每个光点都在散发着清亮的豪光,点点星光汇聚成了一幅精致而又壮观的画面,画面包含的星空深邃几乎没有尽头,似乎具有吸引万物的魔力,曹森的精神力险些被吸入漩涡中心,他赶紧摇摇头,把自己的精神力收回来。
这画面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?曹森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——银河系,没错,银河系的整体形状就是这个样子。如此说来,银河系跑到自己肚子里来了,那地球在哪里?我又在哪里?
老树皮弯着腰也在观察曹森的肚子,他的目光被那能量漩涡所吸引,一张老脸靠着曹森越来越近,几乎把脸皮贴在曹森的肚皮上,而且两者的距离还在不断接近。
曹森急忙把衣服放下来,这才避免了和老树皮亲密接触。
梅氏姊妹互相看了一眼,这一老一少不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吧?
“那是什么?”曹森问老树皮。
“古道里的能量。”老树皮回答,“似乎它们在你肚子里形成一个非常稳定的形态,而且我在其中看到了规则。”
“规则?”
“对,规则,它们组成了一个另外的世界,一个全新的空间。在这个空间中它已经建立了自己的规则。”
“什么样的规则?”曹森问。
“不知道,”老树皮深思着说,“按照现代天体物理学的观点看……它接近于一个独立的星系,或者说是只有一个星系的全新宇宙……”
“等等,等等,”香香听的一头雾水,不就是一肚子嘛,怎么连宇宙啊、星系啊还有什么现代天体物理学都出来了,这都哪跟哪儿?
“你们在说什么?老树皮,你以为你是物理学家啊?你就是一段木头,会移动的树桩子。”香香不耐烦的说。
“嘿嘿,您见笑了,俺就是没事的时候多翻了几本游客丢下的杂书,瞎说的。”老树皮一点也不生气,脸皮名副其实的比树皮还厚。看到一对姊妹花都在看着自己希望得到答案,他得意的解释刚才看到的景象。
曹森却知道老树皮的话有一定的道理,当然也不能全信。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,这能量漩涡在自己肚子里,对身体有什么影响没有?别哪天来个星际大爆炸,把自己开膛破肚,那就麻烦了。
旁边老树皮的解释完,梅氏姐妹都很好奇,也不征求曹森的同意,直接撩起他的衣服,两颗脑袋凑过来仔细观察,却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曹森希望能从姐妹俩人那里得到一点对能量漩涡的解释,倒没有制止两个人的动作。
老树皮揣摩曹森的心思说道:“曹老大,她们看不到能量漩涡,你可以试着让它显现出来,用精神力与它融合,想象着漩涡浮在肚皮表面,兴许她们就能看到。”
曹森照做,效果立竿见影,姐妹两个哇的一声惊叹,四只眼睛牢牢被曹森的小腹吸引住,再也移不开目光。
曹森的小腹上浮现出一幅浩瀚宇宙银河星系的俯瞰图,无数颗钻石一样璀璨的光点,散发着纯正明亮的豪光熠熠生辉,形成了看似有限、实则又容纳了无限空间的全新世界。
两个女孩几乎看痴了,香香干脆把脸贴上去,喃喃的说:“太美了,要是我的小肚子上也有这样的图案,我冬天也穿露脐装。”
曹森一把推开她放下衣襟,香香不依不饶的把头顶在曹森怀里,不住的嚷嚷:“让我再看一眼,就一眼,好哥哥,就看一眼!”
“一边去!”曹森毫不客气的说,自己走到一边想到,如何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资料?他想到一个主意。
当天午饭后,曹森大马金刀的坐在一棵大树下,上衣全部撩起来露出腹部,古道里所有的异能者都聚集他四周,默默无声的研究曹森的肚子。个别人不时的伸手按一按、摸一摸,还有人把耳朵贴在曹森的肚子上凝神细听,最终都摇摇头,茫然的继续思索。
只有香香站在一边冷眼观瞧,心中嘀咕着,都跟着发神经了,嘿嘿,这场面还挺像妇科专家会诊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判断出那个坏蛋怀的是男是女。
“哈,我知道了!”一个稚气的童音打破了沉默。
说话的人是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,瘦骨嶙峋的肩膀上架着一颗大的出奇的脑袋,大脑袋上又长了一双细长的眯缝眼,模样看上去颇为怪异,就像一个外星人。男孩叫卢迪,孤儿,和香香一样可以操控异能能量发起攻击,在古道已经生活了三四年。
“小兄弟,你知道什么了?”曹森和颜悦色的问。
“曹大哥,你肚子里的能量漩涡,就是古道中原来存在的全部能量流。”卢迪大声宣布自己的发现。
废话,众人心里想,这个谁都知道。
“而且,这个漩涡很厉害,我感觉它的能量比原来强大了多少倍。”
废话,众人依然在心中说道,这个大家也都看出来了。
“而且,它的强大是自己生出来的,和森大哥没有关系,就是它自个的事。”
老树皮点点头,同意卢迪的说法。
卢迪看到有人赞同他,来了精神,“我刚才试着向往常那样吸收能量,你们绝对想不到,我做到了,就是从这漩涡里吸收到的。”
人群嗡的一声响,激动异常。古道的能量流都跑到曹森的肚子里,众人原本以为今后再也没有机会吸取能量提高自己的异能,而卢迪竟然说他可以,一个小孩都可以,那么他们自然也可以。于是众人纷纷用各自的功法去吸收漩涡里的能量,脸上的惊喜表明,他们同样也做到了。
曹森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众人,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们吸取能量,应该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