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章 香香和老树皮(上)
章节列表
第六章 香香和老树皮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香香着实被曹森气坏了,她还从来没遇到过对她如此漠视的男人,她宁愿被曹森强奸了,也不希望曹森漠视她,因此女孩又狠狠咒骂这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。香香掌握的骂人词汇丰富多彩,这一骂就是十多分钟,骂累了,孤身处于深山中的恐惧感又弥漫心头,她抬起头,小心的看看四周。
当香香回头看自己身后时,一张猥琐、老树皮一样皱褶的脸突然出现她的眼前,距离如此的接近,鼻尖几乎都碰到一起。
香香惊吓的花容失色,急忙回头,手肘向后猛的击打。
“哎哟!”一声老年人的疼呼,“姑娘啊,你为啥打俺?疼死俺了!”
香香手忙脚乱的向前爬了几步,回身向后看,只见一个全身穿着奇怪服饰的干瘦老人坐在枯草中,用手捂着脸一个劲的喊疼。打了老人,香香心中有些歉意,但嘴上绝对不会道歉,“你个老色鬼,悄没声的跑到人家女孩身后,怎么不该打?”
“姑娘啊,俺是好心,俺听你哭,就来看看,还没说话,就被你打了。俺可不是老色鬼。”
“那你是老树皮!”有人出现在荒郊野岭中给她做伴,香香感觉安全了不少,而且是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头,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,女孩对他就有了些亲近感,顺口给老头起了个外号。
“唉,人老了,这脸皮就比不上你们黄花闺女水嫩,‘老树皮’这绰号倒也合适。闺女啊,就你一个人?”老树皮用非常关切的语气问道。
“一个人怎么了?我喜欢一个人在树林里玩。”香香的话音突然顿住了,因为她发现老人的眼睛亮的出奇,仔细看他的眼睛,竟然没有看到白眼球,眼眶有多大,黑眼球就有多大,而且贼亮贼亮,亮的让她感到害怕。
“你的眼睛……你的眼睛怎么……?”
“嘿嘿,没事啊,小姑娘,不怕,爷爷就长这样,来,到爷爷这里来。”老树皮笑起来脸上的褶子堆积在一起,就像一片揉成一团的落叶,中间一对硕大的黑眸子熠熠生辉,上下打量着香香。
香香吓坏了,也不知道站起来跑,坐在地上手脚支撑着身体向后退。
老树皮笑着,一双眼睛不离女孩娇俏的身体,慢慢跟着女孩向前移动。
香香不住的后退,也忘记自己还有异能在身,只是一味的后退,直到碰到某件物体挡住去路。她回头一看,眼泪差点掉下来,她看到的竟然是曹森。
曹森跨步把香香挡在自己身后,眼睛眯起来看着对面的老树皮,“你从哪里来?”
“嘿嘿,”老树皮奸笑着,“小伙子,莫管闲事,再说,你又不喜欢这闺女,不如让给我。”
“喜不喜欢是我们人类之间的事,和你没有关系!”
曹森这话让刚刚感到安全的香香吓了一跳,什么是“我们人类之间的事”?难道这老头不是人类?
“嗯?”老树皮意外的看了曹森一眼,“你能看穿我?道家子弟还是佛门弟子?”
曹森不回答老树皮的提问,他依然紧紧盯着老树皮,观察他身上的特异能量组成。刚才曹森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,远远就发现了老人的怪异,汇聚精神到双目,他发现老人身上的能量丝线竟然和鬼魂类似,也是绿色的,而人类则是五颜六色的能量丝线。可现在是白天,鬼魂不该出现,他不是人,不是鬼,那是什么?尽管曹森不喜欢香香,但同是人类,曹森不想看到女孩有什么意外,就悄悄接近过来,挡住老树皮对香香的威逼。
“小伙子,听老人的话,把那闺女交给俺,咱就井水不犯……”
“少废话,”曹森从腋下掏出科洛克手枪,在腰部一蹭,哗啦顶弹上膛,枪口对准老树皮的眉心,“不管你是什么,你有实体,就会怕我的子弹。”
老树皮依然跪坐在地上,满不在乎的看着曹森的手中枪,“嘿,你以为一把玩具枪就能吓唬住我?”
砰!曹森扣动扳机,子弹打入老树皮身前不足一尺的地方,炙热的子弹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小洞,震的老树皮浑身一哆嗦。“你……你怎么会有真枪?”
“我问一句,你答一句,否则,我这枪里还有十七发子弹,一颗不剩全留给你!”
老树皮惊恐的连连点头,垂下头不敢对视曹森冷厉的目光。
香香看到曹森一枪镇住怪异的老人,大喜,爬起来要过去踢他几脚解气,被曹森一把抓住脖领子又给扔到身后。
香香被扔了个跟头,幸亏有茂密的枯草垫着才没有摔疼,大怒,爬起来想踹曹森,却看到让她惶恐的一幕。
无数条树根一样的索状物体突然从老树皮背后、P股下面延伸出来,像一张密实的大网罩向曹森,香香啊的叫了一声,“小心!”
曹森快速的后退两步,连连扣动扳机,砰砰!两发子弹准确的击中老树皮的眉心,在上面开了两个小洞,又从脑袋后面钻出来,子弹经过的地方燃起淡淡的青烟。
老树皮疼的身子一颤,后背上的索状物被剧烈的疼痛牵引倏地张开,一张脸几乎皱成一团疙瘩。
曹森趁人病要人命,紧上前几步,抬右腿重重踢在老树皮胸口,嗵的一声响,老树皮像一截树干一样被踢在空中,曹森落步扭腰回身,左腿旋风般划了个弧又重重踹在老树皮的胸口,老树皮被这雷霆万钧的一脚踹飞出去,狠狠撞在一棵粗大的松树上。
香香未及叫好,曹森已经冲过去,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格斗刀,冷光一闪,老树皮被曹森钉在松树上,格斗刀穿过他的肩膀,深深扎入松树树干。
曹森冷眼看着不停抽搐的老树皮,慢慢掏出火机和烟,“我最烦偷袭,你倒霉,犯了我这忌讳。老弟,”曹森无论从哪个方面看,都不知比老树皮年轻了多少岁,可他叫起对方老弟来却显的顺口又自然。
“老弟,你似乎不怎么害怕子弹,那么火你怕不怕?”曹森点燃了火机,慢慢让火苗靠近老树皮的脸。
老树皮惊慌起来,“大哥,老大,您放过小的,小的上有八十岁的老母……”
香香在傍边乐不可支,“哎哟……哎哟……笑死我了,你还上有八十岁的老母,看你这把年纪,八十岁的老太太都是你妹妹!”
“对,对,刚才俺说错了,是妹妹,俺妹妹八十八岁,下肢瘫痪、上肢偏瘫,要靠俺养活,大侠,您手下留情吧!”
香香一跳一跳的蹦过来,绕着老树皮看新鲜,“咦,你怎么不流血?脑袋上挨了两枪还能瞎掰,老树皮,你挺牛逼啊你。”
老树皮看到香香俏皮可爱的样子,原本皱成一团的脸舒展了些,黑眼睛里又放出光来。
“我靠,你都这样了,还他妈的色心不死,我踢死你个超级色鬼!”香香说着抬腿踢中老树皮的档部,动作熟练而准确,显然平时没少用这招。
只是踢到老树皮身上老树皮没什么反应,而香香却抱着脚单腿跳着喊疼,“你什么做的你?踢你身上和踢到树干一样。”
“我耐心很小。”曹森不管香香一边闹腾的欢实,厉声催问:“说你的来历!”
“我……我的确不是人类,是一个树精。”老树皮在火苗面前不敢隐瞒,说出自己的来历。
老树皮是太峰山中一棵千年的歪脖槐树,早就修炼成了人身,最好女色,几百年来用各种手段也不知道占了多少女人的便宜。今天他看到香香落单,想过来一亲芳泽,却被曹森三下五除二的制服。
曹森刚才就怀疑这老人是树木一类的怪物,老树皮的话证实了他的推测,而香香给他起的外号也非常有先见之明。
“妖怪!”香香大叫一声,“快烧死他!”
曹森点上烟后却收起火机,“你依靠什么能量来维持行动?”
“不知道。”老树皮回答的很老实,“人类传说的修炼、吸收日月精华什么的,我从来没有做过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活动可以思考。”
曹森抽着烟沉思着,想了片刻他又问:“说,除了刚才你施放出的树根,你还有什么本领?”
“别的俺什么也不会,以前俺装神仙给女人算命看卦,那都是糊弄她们,其实俺根本不懂。”
“我来问下一个问题,”香香踊跃的站在老树皮面前,学着曹森的样子和语气,“说,你会不会七十二变、腾云驾雾、入地土遁?”
老树皮愁眉苦脸的回答:“你说的这些,俺都不会,就是能变回一棵老槐树的样子。”
香香偷眼看看曹森,厉声喝问:“那你会不会变成玫瑰花?”
“玫瑰花?小姐,您看我可能吗?”老树皮皱起一张布满褶皱的脸反问道。
香香看他那样子,的确和象征着浪漫与爱情的玫瑰花一点不搭界。
“这山里有其他的怪物没有?”曹森问。
“据我所知,没有了。”
“鬼呢?”曹森继续问。
“没有。”
“你能和其他草木交流?”
“不能,草木就是草木,它们没有思想。”
曹森点点头,走了几步突然又问:“你为什么今天要打她的主意,以前为什么没有?”
曹森这样一问,香香也感到奇怪,她经常和姐姐来这里,而且也曾经一个人偷偷溜出来开车去买零食,那时老树皮怎么没对自己下手?
“因为古道里出了问题,那些人自顾不暇管不了外边的事情,所以我才敢来这里。”
香香马上急了,抓着格斗刀的刀把用力摇晃着问:“你说,快说,古道里出了什么问题?”
“具体的我也不清楚,好像……他们修炼出了问题,似乎同时走火入魔,连你……姐姐也是这样。”老树皮疼的声音都在哆嗦,格斗刀可是插在他的肩头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