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章 太峰山
章节列表
第五章 太峰山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临齐市的太峰山脉是中北平原上最大的一条山脉,也是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山区,自从政府严令禁止乱采乱伐后,太峰山脉不仅树木茂盛,许多多年未见的野生动物也渐渐繁衍起来,甚至有人碰到过狼和熊这样的猛兽。由于政府也禁止打猎并严格控制枪支,赤手空拳的人们在这些猛兽面前就显得弱小,加上林深树密,贸然进入山脉的人容易迷失方向,所以太峰山的深处人迹罕至,成了野生生物的天堂。
在这其中只有太峰山主峰是例外,原因是这里有座开元寺,香火极旺,据传除夕夜的前三名敲钟祈福者,需要捐赠几十万的香火钱,才有资格敲响那口象征平安与富贵的青铜大钟。
曹森开着自己的吉普2500行使在直达太峰山的盘山公路上,上上小下都是往返开元寺的车流,其中不乏曹森这样驾乘私家车来的游客或信徒。不过像曹森这样单独一人上山的,似乎只有他个人这一份。
走的时候静哲曾经缠着曹森也要跟着来,曹森自然不想带她,恰巧教学楼打扫卫生的老人孙德荣探亲后返回了东大,曹森就把静哲托付给孙大爷,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来到太峰山。
盘山公路是上下四车道,车辆上行靠外侧,下行贴近山体,因为安全考虑,车流大多集中在路中央的两条车道上。曹森不喜欢开慢车,仗着自己的车技好有机会他就超车,吉普2500就像一条不安分的豹子,在汽车长龙中左右盘旋,但凡他经过的地方必定引起一片喇叭声。
当曹森超越了一辆豪华中巴后,一辆玫瑰红现代跑车出现眼前。跑车似乎要和吉普过不去,来回摆着车尾压着吉普不准超车。
曹森是从不服输的性子,自然不肯让人压自己一头,他快速换档挂档、提速减速,配合着方向盘转向,吉普2500就像舞起了龙灯,在跑车后边左突右冲试图超越跑车。
跑车的车手驾车能力不凡,显然也是惯于飙车的人,把两条上行车道压的死死的,无论曹森如何尝试都无法突破跑车的封锁。
凡是开过车的人都知道,车一上路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前边故意压自己一头,那感觉就像热脸贴在冷P股上,要多难受有多难受。曹森的火气慢慢拱上来,他真想凭借吉普车的强悍,狠狠一头撞过去把娇贵的跑车顶下山崖。
跑车车窗上贴着深色的窗膜,看不清里面人的表情,但似乎知道了曹森来了火气,特意用更慢的速度压住曹森,还故意扭一扭车P股来气曹森。
这举动让曹森火上浇油,右脚一点油门,吉普猛的向前一窜,车头堪堪顶在跑车的车尾,他又松油门点一下刹车,吉普轻轻的撞了跑车一下。
没想到跑车很有性格,对曹森的挑衅即刻做出回应,减慢车速让车尾直接顶在吉普的车头上,曹森马上感到车身的沉重。
操,拿跑车和吉普硬拼,自己找麻烦就别怪兄弟手黑,曹森终于发怒了,他眉毛向上一甩猛踩油门,吉普车低转速大扭矩的特性发挥出来,顶着跑车一起往前窜。
跑车干脆把刹车踩到底,任由吉普顶着它前进,盘山公路上留下两道黑黑的车轮印。
跑车的天窗打开,钻出一个娇巧玲珑的女孩,一头秀发染成金黄色,在山风下如缎子般的飘洒。女孩长的乖巧可爱,嘴巴却让曹森可恨。
“你这傻笔,会不会开车?”女孩伸着兰花指点着曹森骂道。
我操,老子没骂你,你倒是骂老子,曹森向来对美女不感冒,既然你惹上门来,不给你点厉害瞧瞧,还以为天下的男人都要看你脸色行事。
他松开油门点刹车,再松刹车把油门踩到底,吉普车和跑车拉开点距离,又狠狠撞在一起,砰的一声响,跑车被顶的蹿出去足有一两米远,那女孩被惯性甩得趴在车顶上,跑车的车尾被强壮的吉普撞的凹陷进去,车牌也撞到地上。女孩顿时恼羞成怒对曹森破口大骂,骂的之难听、骂的花样之多,实在不像出自一个娇巧女孩的嘴巴。
女孩骂了还不解气,双手手腕相对双掌虚捧,纤纤十指如一朵盛开的白莲一样在空中转了个圈,快速的向曹森方位一推。
曹森在女孩手腕并在一起的时候就发现不对,他看到一股奇异的能量流随着女孩的动作聚拢在手心,凝结成一个五颜六色的能量球,随着女孩一推,能量球快速向自己的车窗砸过来。
曹森目光扫过掉落地上的车牌,车牌嗖的飞起,斜着迎上那能量球,球体像是一个被戳破的气球,其中的能量宣泄而出喷射到车牌上,车牌仿佛被高速行驶的列车扫中,翻滚着高高的抛向空中。
又是一个超能力者,曹森暗想,可惜你碰到的是我。他不容女孩再次使用超能力,目光扫过女孩的紧身毛衣,毛衣跟随曹森的目光向下一缩,就如同被无形的手捏了一把。
女孩一声尖叫,双手护住胸口,小脸通红,“你这个流氓!”她咬牙切齿的骂道,双手离开胸口再次合并在一起,能量流迅速在手心汇聚。
嘿嘿,曹森心中暗笑,这笨丫头,每次使用异能都要做如此明显的准备动作,这不是摆明了让敌人提前发动进攻吗?
他的目光再次掠过女孩俏挺的胸口,眼中的光芒一闪,那女孩马上又是一声尖叫,再次用手护住前胸,敏感的部位两次被人轻薄,空有一身异能无用武之地,女孩的眼睛里憋出了泪珠,像一头被激怒的小老虎一样愤愤的看着曹森。
吉普和跑车都停在路中央,盘山公路上行的车道变的拥挤,各种车辆都在摁着喇叭抗议。
跑车的车门一开,从驾驶座上下来另一个女孩,长相同车顶的女孩相似,只是眉目间多几分温柔,身量也显得更加修长。她微笑着向后面的车队挥手致歉,小跑到吉普旁边把脑袋探到车里,娇嫩的脸蛋几乎贴到曹森的脸上。
“小子,来参加异能者聚会是吧?我们到地方再过招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!”
曹森看着女孩扭动着细腰跑回自己的跑车,嘿,又是一个小辣椒,白长了一副淑女的外形。她说的“异能者聚会”是怎么回事?曹森感兴趣的想,难道说这里还有更多的异能者?他决定跟着女孩去看看。
车顶的女孩伸出右手的中指向曹森比划一下钻进车里。跑车和吉普再次发动起来,一前一后向山上疾驰。与刚才不同的是,两辆车的车速快的吓人,就像在F1赛车场上一样,疯狂的提速,吓的四周车辆纷纷闪避。
曹森跟着跑车很快开到开元寺门前的广场上,跑车并没有停车,而是沿着一条沙土修建的小路,绕向向开元寺的后方,曹森驾车紧紧跟随。
一个小时后,跑车停在沙土路的尽头,车头前面是一块巨大的巨石,巨石后面则是一座不高的山峰。两个女孩下了车,和曹森交过手的女孩双手一并,又要发动攻击。
曹森下车,第三次让目光掠过女孩的胸部。
啊!于是想起了第三声尖叫。
“香香,你打不过他,我来!”年长的女孩看着曹森,眼光中有着和她温润外表截然不相称的桀骜和野性。
曹森并不想和女孩交手,打赢了也是胜之不武,不过如果她们不知道轻重,曹森也乐意小小教训她们一下。
年长女孩的目光渐渐变的温柔,晶莹的一对眸子中慢慢生出一丝情愫,柔柔的撒向曹森。
魅惑?催眠?曹森的双眼迎着女孩的目光心中想,这丫头的异能是精神方面的?
望向曹森的目光愈加温柔而饱含着绵绵情意,如同织女跨越渺渺天河见到思念已久的牛郎,目光里娓娓诉说着相思和刻骨铭心的爱恋,浓浓的爱和情把曹森缓缓包容起来。
曹森心里并没有被女孩的目光所迷惑,但他的身体却有如沐春风的感受,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。厉害,曹森称赞对方,这样的精神异能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对敌人精神的控制,而是进一步直接影响敌人的身体,就是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,曹森站着不动,想看看女孩的异能还有什么后招。
女孩目光中的情愫越来越浓,浓的像一湾春日下的碧水,让曹森浸泡期间通身舒畅,全身的肌肉慢慢的越发松弛,他心中几乎升起一个想法,躺下来在这温暖的碧水中好好睡一觉,最好永远不要醒来。
但是“几乎”并不是已经发生,曹森心里只是掠过这样的念头,而不是真的这样想,不仅没有这样想,而且还在称赞女孩的这种异能:真是休闲放松的最好方式,以后累了或者压力太大,就故意和这女孩为敌,让她拿这目光看一眼,比什么放松减压的方式都好使。
女孩的目光中又发生了些变化,在柔情中加入了点点青春的活力,于是曹森就在她眼里看到了一个生机盎然的世界,小草返青,鲜花绽放,绿树吐新芽,他的身体也随之逐渐兴奋起来,血流加速、心跳加快、喉咙发痒,想为眼前的生命之歌放声歌唱,赞美青春焕发出来的活泼泼的生命力。
当然,曹森也只是想想而已,并没有真的唱歌,他移开自己的目光,落在女孩的额头上,看到点点汗珠沁出细腻的肌肤,显然女孩发动的精神攻势让她颇感吃力。
曹森抽出一颗烟啪的点上,“还有什么招数没有?”
叫香香的女孩见姐姐的攻击未成功,曹森还一副举重若轻无所谓的样子,心中恼怒,两只小手一并要汇聚能量,却被曹森拿眼睛一扫,吓的她急忙回手护住自己的胸口。
“还有什么招数?当然还有!”年长的女孩收回自己徒劳无功的目光,向妹妹使个眼色,姐妹两个人紧握着拳头从两翼包抄向曹森,看那架势是异能不管用,要用武力来解决了。
哈,曹森感到好笑,看着姐妹两个那细胳膊细腿的样子,真不知道打在身上会有多大的杀伤力。他叼着烟,两只手随便糊拉两下,就把两个女孩推倒在地。
砰,曹森探手抓住一只踢向自己档部的脚,胳膊较劲一下把脚的主人倒着拎起来,让她的脑袋对准一块尖锐的石块,“别乱动,我松手,你脑袋开花。”
被拎起的女孩是香香,性子辛辣无比,她不甘受这侮辱,另一只脚使劲去踹曹森的脸,“你就摔死我,我也踹你!我踹,我踢,我踢我踹!”
香香穿着高腰皮靴的脚不住的乱蹬,目标自然是曹森的脸。曹森当然不能真的松手让女孩的脑袋落到石头上,但也厌烦她这样踢来踢去的,就随手一扔,香香大叫一声摔在草丛里,呜呜的哭起来。
另一个女孩此时却不知去向,曹森向四周打量一圈都没有看到她,哪里去了?
“你这个王八蛋,有种不要走,一会儿我让人弄死你!”香香边哭着边发狠。
曹森听这话明白了,看来姐姐是搬救兵去了,所以妹妹才在这里说狠话。联想刚才所说的什么“异能者聚会”,那么这附近一定还有不少异能者,就是不知道躲在哪里。
曹森抽着烟,在附近转了转,实在没有找到可以聚会的地方,最后他把目光落在那块石壁上,难道这上面有道暗门?
香香从草丛里爬起来,怒气冲冲的走到曹森的吉普车旁,伸手拔下里面的车钥匙,一挥手扔进草丛中,得意的看着曹森,看你怎么跑!
曹森不理会她,心中冷笑,嘿,不知轻重的丫头,自己给自己找麻烦。跑车在前顶在巨石前,他的吉普在后,两侧是密集的松树林,吉普不动地方,跑车也别想离开,香香扔掉吉普的钥匙,等同于扔掉跑车的钥匙。
曹森继续在附近随意的走动,对付异能者曹森没有完全的把握,一会姐姐叫人来和他对阵也许要吃亏,但他又不想失去一次和其他异能者交流沟通的机会,在异能这条路上,曹森自己走下去太孤单了,他需要这方面的朋友甚至是兄弟。只要来的是男人,曹森相信自己可以交到朋友,而女性异能者,比如眼前叫香香的女孩,还有她的姐姐,曹森实在没有兴趣和她们交流沟通。
只是让曹森意外的是,抽完了烟,又等了一段时间,还是没有人来。
香香有些沉不住气了,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太峰山的后山,人迹罕至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声音,偶尔有山风吹过,草动树摇,如同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伺,加上姐姐离开许久没有回来,香香心中没底,渐渐就感到了害怕。她偷眼看看曹森,曹森背对着她,正眺望远处的群山。香香心理踏实了许多,有这个流氓在,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了安全感。她想站的离曹森近一些,但女孩的自尊和刚才的冲突又不允许她这样做,只好咬牙坚持站在原地。
呜——嗷——!一声瘆人的狼嚎在深山中传了出来,吓的香香一个激灵,紧跟着刮过一阵山风,草丛中发出哗啦啦的声响,仿佛有什么东西踩着草根接近,女孩瞪大眼睛紧张的盯着草丛。
“喂。”曹森慢慢走到女孩身后招呼她。
啊!香香被吓的蹦起多高,回头看是曹森,一场虚惊让香香非常气恼,扑上去对曹森拳打脚踢,拳脚都不好使,女孩干脆张开嘴,露出洁白细小的贝齿对着曹森一通狂咬。
曹森原本是想问问香香,怎么走可以找到异能者聚会的地方,却不成想这女孩突然发疯一样对自己乱咬,曹森也不客气,按住女孩的额头向后使劲一推,香香摔了个四脚朝天,接着就是对着曹森破口大骂。
唉,曹森叹口气,兄弟们都说自己不懂得怜香惜玉,可这样的女孩我怎么怜、如何惜?妈的,和她在这里傻等,还不如自己去找。
“你给我听好了,”曹森说道,“把我车钥匙找回来,我回来时看不到钥匙,小心我花了你的脸。”
“你个傻比,有种你现在就花了我的脸,你他妈的吓唬谁?”香香嘴里脏话连篇,实在有愧于她秀丽乖巧的外形。
曹森不想和她一般见识,从车上拿出自己的登山包,自顾向松林深处走。
香香一看曹森真要离开,她急了,爬起来追上去对着曹森的P股就是一脚。曹森回手一捞再一带,香香脆生生的摔了个跟头,他则继续往前走。
香香爬起来追上去再踢,又被曹森放倒。她不放弃,再踢,再摔,再爬起来……,直到被曹森摔的实在动弹不了,香香秀发零乱的趴在枯草中,看着曹森越走越远,忍不住放声大哭,哭声中还夹杂着模糊的咒骂。
忽然听到曹森的脚步声折了回来,香香连忙抬起头,眼泪汪汪的看着他。
“别光哭,去找我的车钥匙!”曹森说完又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