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章 迷中迷
章节列表
第四章 迷中迷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西佛山血战一个星期后,郭敬从警局内部得到的消息说,警方对于西佛山的血案侦破工作没有丝毫进展,尸体几乎被大火烧成灰烬确认起来非常困难,现场丢弃的武器烧毁情况也很严重,案件的调查没有实质进展,只是初步定性为以鹰哥为首的黑社会火并。
得知这个消息曹森松了口气,如果警方按照这个方向侦破,他们不会落入警方视线。而朱建军一个星期没来东大上班,虽然也报了警,但警方没有把他和西佛山的血案联系起来。
至于卖武器的刘三麻子,消息非常灵通,早早就跑路躲开是非之地,这条线索一断,警方就不可能从武器上查到曹森等人。而那两名受枪伤的队员,被腾飞几人当夜就送到外省一家私人医院治疗,也没有引起警察的注意。
曹森把血战后的事情安排的非常妥当,几乎没留下明显的线索,除非有什么意外,否则不会被警方注意到。
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这天晚上曹森在食堂吃过晚饭想回宿舍休息,一个熟悉的人影让他几乎跳起来,他看到的不是别人,正是已经死在西佛山的朱建军!
朱建军面容消瘦一脸的憔悴,平静的走到曹森面前,“森哥,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曹森本能的伸手去摸枪,他的沙漠之鹰烧掉了,但科洛克手枪依然在腋下挂着,枪抽出一半他又插了回去,因为他用分辨能量丝线的方式观察朱建军,确定他是人不是鬼,周围也没有其他异常的人,没发现什么危险,而且既然朱建军没死,曹森必须知道其中的原因和经过,还有找自己要谈什么。
“好,去我的宿舍吧。”曹森知道女鬼静哲在宿舍里,万一朱建军有什么不良企图,静哲会提前预警。
“可以,就去你的宿舍。”朱建军答应的非常痛快。
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往研究生宿舍楼走,曹森的心情微微有些紧张,他不知道朱建军要做什么,一个原本应该死去的人却在身边平安无恙的同行,曹森心里实在有些异样,或者说是有些害怕。
两个人来到宿舍,静哲隐身在半空非常惊讶的看着朱建军,她知道这个人是死掉的,怎么会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,而且还和曹森和平相处,他们不是死对头吗?
曹森暗示静哲注意监视四周的动静,对朱建军说:“请坐。”
“有烟吗?”朱建军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,接过曹森递过来的烟深深吸了一口,沉默良久才说道,“曹森,我真想杀了你!”
听到这句话曹森心里反而放松下来,朱建军这样说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反应,光明正大的威胁所带来的压力要远远小于朱建军的突然复活,曹森从来不惧怕别人对他的威胁。
“现在你可以动手。”曹森直视着朱建军说道。
“我不仅想杀你,还有司马德、腾飞、郭敬、丁海涛包括吴芳、兰儿还有杨馨我都想杀!”一连串的名字慢慢从朱建军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,显然他是恨极了这些人。
曹森没有说话,他有点明白对方来的意图了。
“你们把我的一切都毁了,毁的干干净净,什么也没剩下。”朱建军两口把一颗香烟吸到底,扔在地板上用脚狠狠踩灭。
他又要了根烟点上,“曹森,你是个真正的男人,所以我今晚来找你,我找你的目的是来求和,来讨饶,求你放过我。”
曹森知道他这话的意思,不管朱建军用如何方式死里逃生的,只要被曹森兄弟发现,一定会继续追杀他,朱建军没有把握能躲过追杀,干脆直接找上门来求曹森放他一马。如果朱建军说的是心里话,曹森可以答应他的要求,但万一呢,万一朱建军又玩什么阴谋诡计,曹森不想一念之仁给自己和兄弟们带来危险。
“你为什么不报警?”
朱建军笑了,“我做的那些事情你不是不知道,我怎么报警?报警就是同归于尽。”
曹森有些迷惑,你做了什么我怎么知道?
“森哥,你要是再装糊涂就不像个男人了,不久前为了争夺一块地产,我和鹰哥亲自动手杀了一家公司的两名高级职员,你和腾飞他们不是碰巧撞见了?”
曹森头有点晕,什么跟什么?“等等,你慢点说,我什么时候看到你杀人了?”
朱建军仔细的看看曹森,他了解曹森的秉性和智慧,没必要在此时此刻同他装糊涂,他也有些迷惑了,“难道那天晚上不是你们四个?”
曹森回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明白朱建军话里的意思,“就是说,你和鹰哥杀人的时候有人发现,而你认为是我和腾飞他们,后来司马德又告诉你我们掌握了你的把柄,于是你就派了四个特种兵来杀我们,对不对?”
朱建军点点头,“就是这样。”
曹森苦笑了一下,“我们都被人给玩了!”
“那晚不是你们?”朱建军吃惊的问。
“你那天在哪里动手杀的人?”曹森问道。
朱建军一一回答,曹森想了想说:“你说的那天我在宿舍练习我的超能力,腾飞他们三个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,但我敢保证他们没去你说的地方!”
朱建军吃惊之下站了起来,“森哥,你不要骗我。”
曹森摇摇头看一眼朱建军没说话。
朱建军读懂了曹森的眼神:你现在都这样了,我有必要骗你?他颓然坐到椅子上,喃喃的说:“是谁给我设了这个套?他妈的玩死我了!”
如果朱建军没有误认为曹森看到他杀人,就不会派特种兵来灭口,曹森他们也就不会大肆购买武器寻求报复,那么西佛山的一幕也就根本不会发生,说不定他朱建军现在正坐家里舒舒服服的数钱玩。朱建军越想越懊恼,越想越后悔,到底是谁精心布置了这个圈套?是针对我朱建军还是曹森?
“朱建军,那天晚上你看清楚没有,是不是我们兄弟四个?”
“看清楚了,我清楚的看到你和腾飞他们站在不远处对我冷笑,然后就走进黑夜里消失不见,如果我没有看清楚,难道就冲司马德那自作聪明的几句话,我就来杀你们?可是,你说不是你们,天底下哪里找四个和你们一模一样的人?难道说我见到的是鬼?”朱建军说到这里脸色突然变得惨白。
曹森心里也掠过一丝凉气,联系教学楼的厉鬼,变成老人孙德荣的样子去锁门,再加上挑起他和朱建军之间火并的圈套,隐隐的他感到有条线能把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,可他又抓不到这条若隐若现的“线”。
“森哥,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鬼?”
“为什么你这样问?”
“我派来杀你们的特种兵对我说,那天晚上眼看他们就要得手,突然在狭小的楼道里迷失了方向,还有一阵阵的阴风,就像传说中的鬼撞墙。我知道那些特种兵的能力,如果没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,他们有心算无心,你们肯定逃不出他们手心。”
“所以我后来没有贸然动手,而是找了个世外高人,就是在西佛山操控木剑的那个人,想请他来看看你们兄弟有没有鬼魂帮助。事情也凑巧,你们攻入山顶的时候,我的人正带着世外高人往山上来,准备商量下一步怎么对付你们兄弟四人,结果一场大战下来,我彻底输了。”
朱建军又点了一颗烟,“森哥,事情都到这份上了,你就给我句实在话,这世界是不是真的有鬼,你身边有鬼魂帮你,对不对?那些冒充你们的人,也可能根本不是人,而是鬼魂变化的样子,挑起我们的火并,我说的没错吧?”
曹森也点了颗烟,在袅袅的青烟中看着朱建军,“你只要知道我有点普通人不具备的能力就可以了。”
朱建军知道虽然眼下两个人看似推心置腹的交谈,但实际上曹森不可能不提防自己,一些问题他不会在曹森这里得到答案。
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多耽误你时间,森哥,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一场误会,以前的事情咱们就揭过去,今后从头来过,你看行不行?”
“呵呵,”曹森笑着说,“你说我会相信你的话?”
两个人都是聪明人,一些话不用说透了。
“好,森哥是痛快人,我也不藏着,今后我要是想找回你们给我造成的损失,我朱建军绝对不会针对你们的人身安全,不动用武力,这是我朱建军的保证。”
“好,就这样,”曹森点点头,“我们兄弟也不会直接攻击你本人。”
“一言为定。”来找曹森的目的已经达到,朱建军起身告辞。
曹森当然不会挽留,把朱建军送出宿舍,门一关上静哲就现身出来,气鼓鼓的说:“你就这样把那个坏蛋放走了?不是他把兰儿逼到妓院里去卖身?你该好好揍他一顿!”
曹森回答说:“朱建军是聪明人,他不会不做准备就敢来我这里,如果今晚动了他,明天就会有不利于我的证据出现在警局。”
静哲不服气的说:“可他刚才没说准备了证据啊。”
曹森想告诉静哲,有些话是不必说出来的,可他突然灵机一动,不对,要是朱建军在回家的路上出了什么问题,就算不是我干的也要算到我头上来,妈的,要把他安全护送回家。
曹森急忙打开窗户,大声喊道:“朱建军,等等。”
朱建军刚走出宿舍楼,闻声停住脚步看着楼上的曹森。
“我送你回家,路上不好走。”
朱建军稍稍一想就明白了曹森的用意,笑着说:“那麻烦你了,森哥。”
曹森抓起一件外套,“静哲,我们一起去。”
静哲不快的噘起嘴,不情不愿的隐身跟着曹森下了楼。
第二天的中午,曹森召集腾飞和司马德他们来到东大食堂,在一间安静的包间里,他把朱建军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“没死?”司马德吃惊的说,“那天忘记打扫战场了,每个人再给他补一枪。”
“你真猪脑子你,”丁海涛说,“朱建军死了,我们怎么发现这其中的阴谋?”
腾飞思索着,“会是谁给我们下套呢?这样做有什么好处?”
郭敬霸气十足的说:“不管谁,发现了就一个字,灭!”
“寒假快到了,我想出去走走,”曹森突如其来的说了一句。
“别拐弯抹角的,说你想做什么?”丁海涛问。
“你们发现了没有,事情几乎都和鬼魂有关,我想到深山名刹去走访高人,学一点这方面的知识,然后再回来调查事情的原委。”曹森说道。
腾飞叹息了一声,“唉,又一个被侠义小说毒害的青年,什么高人,什么深山名刹,那些都是小说里的东西,现实里的深山名刹只有一些骗人钱财的假和尚、假道士。”
“不对啊,我最近老听我妈唠叨,说临齐市的太峰山菩萨灵验的很,而且那里聚集了不少能人异士,灵气冲天,我妈几乎天天要我开车送她去拜佛,烦都烦死我了。”丁海涛说道。
“拜什么佛?咱森哥就是佛,没看他在西佛山上露的那手,那叫个厉害!”司马德感慨万分的说,“啥时候偷着练的?哪天也教教我,学会了我也甭上班受那份罪,看谁钱包里钞票多,直接移到自己钱包里,不出一年就百万富翁。”
“没错,我们一直没仔细问你,你那特异功能怎么来的?”郭敬也感兴趣的问道。
“呵呵,想知道?”曹森笑呵呵的说,“告诉你们,记得当初咱们在五峰山被雷劈的事?”
腾飞和郭敬、丁海涛连连点头,司马德听吴芳提过这事,也把脑袋凑到曹森近前。
“我这能力就是给闪电劈出来的,你们要是也想拥有异能,再打雷的时候就找根避雷针攥手里,雷雨结束了,你们也就变的比我还厉害。”
靠!腾飞三人失望的骂了一句,要是说曹森的异能和闪电有关,他们三个在五峰山被闪电击中的次数不比曹森少,怎么没见到有什么异能出现?
司马德却把曹森的话当真,认真考虑此事的可行性,“这个……曹森,按你说的做会不会被雷给劈死?我听说闪电有几百万伏的高压呢。”
“会,怎么不会,死了就可以飞升成仙。”腾飞心想司马德脑子里不是真少根弦吧?这么简单的玩笑也当真。
“说正事,”曹森把话题拉了回来,“我也听说那里有些门道,所以想到太峰山去看看。你们要上班没时间,我自己去就成。”
“噫,谁说要陪你去?”腾飞故作惊讶的问。
兄弟们都笑过了,还是嘱咐曹森注意安全,尤其要提防隐藏在暗处的黑手。
司马德一本正经的对曹森说:“兄弟啊,你知道吴芳如今住我家里,天天和我媳妇同床,搞的我成了婚内光棍,你从太峰山回来就把喜事办了吧,咱哥们亲上加亲,做个两桥。”
曹森板起脸不接司马德的话题,“都小心些,那个算计我们的家伙很不好对付,司令,你要看好自己媳妇和小姨子,别让她们再有麻烦。”
司马德做出一副苦恼而无能为力的样子。
“哎,那些钱怎么办?”腾飞说道,“给伤员看病没花几个子,还剩下不少,咱们怎么处理?”
“废话,这也要问?”郭敬说,“当然所有兄弟平分了,这叫劫富济贫,妈的,我所有的钱都送给刘三麻子了,最近正穷的很。”
曹森点点头,“就这样了,腾飞,你算一下,十九个兄弟每人拿多少,两个伤员拿双份的,找个机会聚一次发下去。”
“等等,我媳妇和我小姨子也算出力了吧,咱们怎么不表示一下?”司马德理所当然的说。
操!兄弟们一同骂了他一句。
“每个人能分多少?”丁海涛感兴趣的问。
“嗯……大约这个数,”腾飞伸出手指做了个五的手势。
五万,发财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