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章 对决
章节列表
第三章 对决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就在四名人质交错的一刹那,鹰哥的眼睛急速转变成银白色,又一把寸许长的飞刀从他身上窜出,划出一道银光急速射向吴芳的脖颈。
飞刀眼见要扎入吴芳的咽喉,突然停滞不动,吴芳几乎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哭了,勉强忍住眼泪站着一动不敢动。
杨馨看到妹妹又被敌人控制住,也站住不动,她不肯丢下妹妹独自逃生。
鹰哥一声冷笑,拉着朱建军躲在杨馨和吴芳身后,“小子,你还是嫩点!”
曹森脸上看不出喜怒,平淡的回答说:“高兴的早点了吧?你看看飞刀前面有什么。”
鹰哥疑惑的稍稍探头,发现自己控制的飞刀刀尖上,正顶着一把同样的飞刀,那把飞刀平着挡在吴芳的脖颈上,即便他真的想杀掉吴芳,刀也扎不进去。
曹森早就做好了敌人耍诈的防范,刚才他站在后院中央的时候,很隐蔽的把袖子中的飞刀顺着裤脚滑落到地面上,这一动作双方谁都没有注意到。当鹰哥发动异能的时候,曹森即刻发现了他身上奇异的能量流,马上操控地上的飞刀做出反应,就算鹰哥想当场格杀吴芳,曹森也有把握挡住他的进攻。
同样大小、同样式样的两把飞刀,寒光闪闪的凭空架在吴芳的脖颈下,院子里凡是能看到的人无不惊异这奇异的景象,暂时忘记各自的立场,睁大眼睛看这难得看到的一幕,只有腾飞的注意力没有被吸引注,他暗中小声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,队员们在他的命令下无声无息的行动着。
鹰哥见威胁不到吴芳,控制飞刀扎向杨馨,曹森又招架住。鹰哥干脆让飞刀射向曹森,曹森当然不会让他如愿,当的一声响,两把飞刀在空中第三次撞击。
曹森反击,飞刀嗖的射向鹰哥的双眼,鹰哥也招架住,两个人你来我往,两把飞刀就像两只银亮色的蝴蝶在空中盘旋飞舞,并发出一串串清脆的叮当声。
他们两个人都拥有操控物体的异能,不同的是,曹森是操控的是力,把重力转换成飞刀的动力,此时飞刀运动需要克服的力,只有可以忽略不计的空气摩擦力;而鹰哥控制的是飞刀本身,他需要克服飞刀本身的自重,然后让它飞行,所以他要付出比曹森更多的精力,再加上郭敬丁海涛和司马德一人还扎了他一刀,大量的失血让鹰哥更感到精力不济。双方几个回合下来,鹰哥已经力不从心,最终被曹森磕飞他的飞刀,并把刀尖顶在鹰哥的脖子上。
郭敬和丁海涛看到曹森取胜,急忙走过去把吴芳和杨馨迎回来,用身子把她们护住送进屋内。
“鹰哥,我敬你是条汉子,这一刀我让你一次。”曹森说道。
“哼!”前院突然响起一声冷哼,“雕虫小技,也敢在我面前显弄。”
随着声音,前院里突然飞起一把尺许长的桃木剑,凌空飞来当的一响把曹森的飞刀挡住。
曹森凝目一看,桃木剑剑柄上有一条能量流,像一条长长的丝带一样,一头系在剑柄,一头跨过院墙隐没于前院,又一个超能力者?他的飞刀因为移开了目光失去了控制掉落在地,墙头上的黑帮分子一声欢呼,庆祝曹森的失败。有几个人跳下墙头,把朱建军和鹰哥扶回自己一方。
“你们都不要动手,”沉闷而明显带有外地方言口音的声音说道,“让我来会会这年青人。”
“森哥,一切妥当,你退回屋里来。”曹森耳机里传来腾飞的声音。
曹森做了个只有他们兄弟才看懂的手势,示意他知道了。却并没有移动脚步,还是站在当地不动,任由敌人把枪口对准自己。在这样短的距离上,曹森身上的防弹衣根本抵御不了自动步枪的射击,但他好像沉溺于异能对决,浑然忘记了还有枪弹的威胁。他把目光往院子里一撒,找到一条光顺的树枝,试了一下能控制它,就让树枝飞起来架住桃木剑。
“年青人,我这桃木剑不仅能降妖除魔,还能杀人,今天你就把命留在这里吧!”外地人让木剑飞起来,唰的刺向曹森的哽嗓咽喉。
曹森不躲不避,控制树枝招架住,不想桃木剑的力量很大,树枝没有挡住,剑尖依然刺向他的咽喉,曹森急忙侧头躲让,桃木剑嗖的从他脖子一侧飞过,剑柄扫过他的皮肤,留下一条红色的血痕,火辣辣的疼痛。
曹森知道碰到了真正的高人,打起全部精神增加对树枝的操控力,不断遮挡桃木剑的攻势。
桃木剑如同握在一个隐形武林高手的手里,疾风暴雨一般上下翻飞,对曹森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,一剑过后又一剑,不给曹森喘息的机会。
树枝在曹森的控制下犹如活了一般,灵动机巧左遮右挡,把曹森的要害护的密不透风,完全抵挡住对方的攻势。
吴芳和杨馨趴在窗沿上,仅露出一对眼睛,目瞪口呆的看着院子里的战斗,脑子里都有类似的念头,这个曹森到底有多大的本领?在她们看来现在的战斗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人间,而是神话传说里的故事,剑和树枝如同有了各自的生命,相对舞成一团,相互碰撞的声音比除夕燃放的爆竹声还要密集,几乎响成连续的一片。
墙壁上的黑帮分子的眼早就看直了,就连朱建军和几名特种兵也被吸引住,为首的那名特种兵不怕曹森耍花样,他端着步枪就站在院门口,如果对方有异动,他一枪就可以让曹森爆头,可以说站在院子里的曹森就是他握在手里的人质,如此短的距离,曹森不可能逃脱他手中枪的控制。
曹森似乎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考虑敌人枪口的威胁,桃木剑的攻势榨干了他所有的精力,桃木剑在外地人控制下,剑剑刺向曹森的咽喉,只要曹森一个闪失,那锋利的剑尖绝对可以刺穿他的脖颈。
外地人似乎感到了不耐烦,加强了对桃木剑的控制,剑身微微颤抖,发出呜呜的轻鸣声,力量和速度都急剧提升,在旁人看来,高速飞舞的木剑已经在空中出现了残影,如同有无数把木剑在围绕着曹森发动攻击。
而曹森却注意到,那连接剑柄的能量流一分为三,三股能量流分别控制三把木剑,每把剑都是实实在在的威胁,而他的树枝仅有一根,如何招架的住三把木剑?曹森没有时间考虑为什么一把剑会变成三把,只能尽可能催动树枝增加速度,拼命抵挡木剑的攻势。
啪啪啪一连挡过三记攻击,曹森后退一步才躲过一剑。木剑的攻势越发凌厉,曹森只能不断后退,慢慢退到房屋的门口,再向后退时,脚被门槛挡了一下,曹森失去重心一下摔倒在屋内。
吴芳吓得一声尖叫,而朱建军和那名站在院门口的特种兵则暗中欣喜,这下你曹森往哪里逃?
三把木剑凌空飞舞,分左中右三个方向,夹着隐隐的风雷之声,居高临下狠狠扎向曹森的脖颈。
突然,一张木桌的桌面出现在曹森头顶,三把木剑咄咄都扎进桌面,直透剑柄,与此同时曹森从后腰拔出沙漠之鹰,挥手就是一枪。
砰!那名站在院门口特种兵的小半个脑袋瞬间消失,头盔飞起多高,红白之物溅的到处都是,站在他旁边的朱建军则被鲜血和脑浆糊住了眼睛。
密集的枪声从四面八方响起,前院里敌人被击中后的惨叫不断响起,墙头趴着的黑帮分子没有任何躲避动作就被屋里的队员射杀。
曹森掀开桌面,接过丁海涛递过来的散弹枪,兄弟二人带领着屋内的队员杀了出去。敌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懵了头,战斗形成一面倒的屠杀。
就在曹森和对方比拼异能的时候,腾飞指挥着A、C两组队员无声无息的在屋内后墙上开了个洞,绕到前院抢占了各个制高点,几名手持狙击枪的队员分别瞄准了敌人中的特种兵,还有一个盘膝坐在地上的人,C组组长郭敬推测这就是那个操控飞剑的超能力者,就决定自己亲自照顾他。后院曹森的枪一响,郭敬双手端着沙漠之鹰接连向那人开了两枪,在他身上开了两个碗口大小的洞,然后郭敬才去射杀其他敌人。
突袭打的非常漂亮,不到三分钟就结束了战斗。
“打扫战场,搜查所有房间。郭敬,带着你的小组把敌人驾驶的车辆集中起来,看到院子起火,放火烧毁所有车辆。”
“是。”
“10分钟后全部撤离。”曹森下达了最后时间期限。
队员们各自忙碌起来,曹森先去看了受伤的队员,伤员伤势不重已经进行了基本的战地包扎,治疗后应该可以痊愈。他又在一地的死尸中巡视,仔细数了一下,对方共有四名特种兵,连同朱建军、鹰哥都被队员们击毙。他叹了口气,不知道今晚大开杀戒对还是不对,今后会不会逃过警方的侦查。
另外,那晚在教学楼碰到的四个杀手到底是不是朱建军派的,是不是眼前这几个被击毙的特种兵,这些都因为朱建军的死而没有了答案。曹森隐隐感觉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,但他又找不到这样判断根据,他摇摇头,抬头看着漫天的细雨,心中没有一丝胜利后的喜悦,反而是沉甸甸的。
几名队员打扫着战场,想把没有损坏的枪械弹药都收集起来。
曹森制止他们,“告诉大家,把我们所有的武器都扔在这里,一会都烧了,不能带走,使用过的枪械会给我们带来大麻烦。”
队员们虽然不舍,但还是遵从曹森的命令。
曹森看着这些好兄弟们忙碌着,心中好过了许多,自己有这些兄弟在,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,何必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呢?
“森哥,我们发财了!”丁海涛笑呵呵的拎着一个银灰色钱箱走过来,拍一拍箱子说,“找到三个这样的钱箱,满满的全是大钞,估计怎么也有百十万。”
曹森笑着拍一下兄弟的肩膀,“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处理好尸体。让郭敬多搞些汽油来,彻底烧了这里。”
“是,长官!”丁海涛快乐的行一个标准的敬礼,又去忙碌了。
曹森走回后院,找到那支桃木剑,奇怪的是明明刚才有三把剑,桌子上也有三个洞,此时却剩下一把。曹森问过旁边的队员,回答没有人动过。这是什么原因?可惜那人被打死了,不然可以问问其中的原因,肯定对自己的异能有很大帮助。
回想刚才的战斗,凶险万分,如果不是丁海涛帮忙用桌面挡下那最后的一击,曹森知道自己根本躲不开,看来在异能这条路上,自己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他想把桃木剑从桌面中拔出来,剑插的非常紧,曹森不敢过于用力,只好用格斗刀把桌面劈开,取剑在手反复细看,黑黝黝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除了有些年头,看上去仅是一把普通的桃木剑。
“森哥。”
“曹森。”
吴芳和杨馨走过来叫着曹森。
“你们没事吧?”曹森问道。
“没事……”面对暗恋的男生,刚刚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,吴芳却说不出话来。
“对不起曹森,我以为司马德深夜出来又是玩特战游戏,就偷偷和妹妹跟了过来,山路我开车慢落在后面,被他们抓住,给你们添了那么多麻烦和危险,曹森,我对不起你们兄弟。”杨馨很坦诚的说出经过,道歉也很真诚。
“嫂子,是我们让你陷入危险,不是你的错。”曹森摇摇头,他看到杨馨披着一件大号作战服把残破的上衣包起来,而吴芳的上衣却依然破烂,就对一个路过的队员说:“给吴芳找件衣服披上。”
“是!”那队员片刻后拿着一件衣服回来要给吴芳披上,吴芳拧着肩躲避。队员为难的看着曹森。
曹森接过衣服给吴芳披上,吴芳乖乖的站着不动。
曹森心中笑了一下,脸上却没有表情,“嫂子,让司马德送你和吴芳下山吧,这里血腥气太重。”曹森嘱咐司马德护送她们下山,就走开去忙别的。
吴芳不乐意的晃晃肩膀,“姐,你看他,也不知道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我。”
“丫头,知足吧,你森哥没板着脸凶我们,就很给面子了。”杨馨劝解自己妹妹。
“姐夫都没说我们,他凭什么说我们?”女孩总要在别人面前挑自己喜欢男生的毛病。
“凭什么?就凭刚才他要用自己换我们两个当人质,你这丫头啊。”杨馨摇摇头,“幸亏没有因为我们造成什么后果,否则……唉,今晚是我莽撞了。”
姐妹两个说着悄悄话,司马德带着两个队员走过来。司马德抱起自己媳妇,另一个队员抱起吴芳,司马德叮嘱她们:“你们闭上眼,千万不要在前院睁开眼。”
到前院的时候,吴芳偏要睁开眼偷看,一地奇形怪状的死尸让她一声惊呼,紧紧抱住队员的脖子,双眼死死闭着再也不敢睁开。
司马德和两个队员都笑了出来。
朱建军的尸体压在几具尸体下,涂满了血污,在司马德等人走过去后,他的身体轻轻动了一下,因为夜色中,这细微的异常并没有引起谁的注意。
在所有队员的努力下,院落里的一切都搜检完毕,尸体堆积在门窗桌椅劈成的柴堆上,又浇上了大量的汽油。曹森看最后一眼,摆摆手,几个队员把火把扔进院里,熊熊的火焰冲天而起,很快蔓延到整座院落。不久,山脚下也燃烧起大火,那是郭敬在焚烧敌人驾乘的汽车。
血腥的一夜终于在这烈焰升腾中过去,然而事情能就此结束?曹森不知道今后能不能逃过警方的侦查视线,也不知道朱建军的父亲会有什么样的反应,无论他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,他毕竟是一个将军,一个军人,自己的儿子被杀,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