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章 交换
章节列表
第二章 交换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战斗结束了,在枪口的威逼下,鹰哥放弃了抵抗,朱建军也放弃了抵抗。腾飞杀气腾腾的走到朱建军面前,左手下压右手上扬双臂同时发力,散弹枪的枪托重重砸在朱建军的额头,顿时把他打了个跟斗,鲜血也顺着脸颊流下来。
“腾飞,你看,咱们是不是有些误会?”朱建军并没有哀求讨饶,而是用朋友之间对话的口吻说道。
腾飞不理会朱建军在说什么,抡圆了枪托一通猛砸。朱建军也着实硬气,一声不吭,硬是咬着牙撑着。
曹森不管腾飞怎么折腾朱建军,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鹰哥身上,一进屋他就知道刚才操控飞刀的人,就是这个鹰勾鼻子。曹飞对此人很警惕,右手的沙漠之鹰有意无意的对准了他。
曹森不是霸王项羽式的人物,两军对垒的时候不用计谋不用战术,也不依靠广大官兵集体的智慧和力量,非要和人家刘邦单挑定江山,这样没脑子的事情曹森不会做。面对同样拥有异能的敌人,曹森最想使用的不是异能,而是手中的枪,手指一动解决战斗,风险低而战果大,何乐而不为?
鹰哥也猜到刚才操控弹壳的人就是面前的年轻人,他打量着曹森,一米八左右的个头,骠悍的身体,双眼犹如狼眼战术手电那样明亮,尤其他从那坚定的目光中读到了冷酷和沉稳,这让鹰哥心中感叹,朱建飞啊朱建飞,你什么人不好惹,你惹这种人做什么?凭鹰哥闯荡社会的经验,拥有这样目光的人最难对付,他真不知道在这些年轻人手里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。
曹森看到腾飞还在痛殴朱建军,就说道:“腾飞,刚才就是这位老大用飞刀伤了你。”
腾飞摸摸脸颊上的一道伤口,怒气勃发,妈的,给老子破相是吧,他回身要打鹰哥,郭敬上前一步拦住他,“我来会会这位能人异士,你继续照顾军哥。”
鹰哥看到郭敬的目光,心中一颤,他在这个粗壮的年轻人眼中只读到了杀气,落到此人手里必死无疑。他闯荡江湖几十年,怎么会甘心束手就戮,暗中提聚力量想寻找机会反击。
曹森轻轻咳嗽一声,手中沙漠之鹰的粗大枪口对准了鹰哥的小腹。
鹰哥看到曹森手枪指向的方位和郭敬的站位,他绝望了,这些年轻人从哪里蹦出来的?以前从没在黑道上听说过有这四位后起之秀,该死的朱建军,要不是和他合作,怎么会有今天。
鹰哥是老江湖,经历了多少凶险,他看到曹森和郭敬的站位,标准的行家,曹森的枪有足够的射界完全控制他的举动,又不会误伤郭敬;而郭敬走过来的角度让开了曹森的枪口,根本不给鹰哥机会,鹰哥长叹一声,认了。
郭敬慢悠悠走过来,不用枪托,也不用拳脚,而是抽出了锋利的SOG格斗刀,挥手插在鹰哥宽厚的肩膀上,“这一刀是替我兄弟还给你的。”说着他抖手腕抽出刀,身子轻轻一躲,让开了喷射出的鲜血。
鹰哥紧咬住下嘴唇,硬生生的忍住。
旁边的丁海涛不愿意了,“操,装好汉是吧?弟弟就喜欢听别人惨叫,小弟再伺候你一回。”
他等郭敬站到一边端枪监视全场后,才走到鹰哥身边,也抽出了自己的格斗刀。
鹰哥彻底绝望了,原本丁海涛说话的时候他以为机会来了,只要有两个人围在他身边,曹森的射界肯定受影响,那么他就有机会使用异能发动突袭,可这些年轻人做事滴水不漏,根本没有一丝的机会。
丁海涛的刀就要插下去时,突然顿了一下,脸上浮现惊讶的表情。因为他的耳机里传出司马德的声音,“涛哥,好酷啊你。”
接着司马德率领着大批全副武装的兄弟赶到,司马德手里端的是MP5,其他兄弟手中有AK,也有M4,还有狙击步枪,全是真家伙,都是全副武装。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丁海涛说着手一顿,刀插入鹰哥的肩膀。
鹰哥依然咬着牙不出声。
“好汉子!”司马德竖起大拇指称赞鹰哥,“嘿,还是来晚一步,兄弟,你们动作也太快了些。听曹森的电话就知道今晚有大动作,我召集了人马紧赶慢赶还是来晚,嘿嘿,哥们借光一下,我也伺候这位好汉一回。”
鹰哥听这话几乎晕过去,这都是些什么人,怎么都冲我使劲?你们不是来找朱建军的吗?
曹森心里很感动,他知道这是其他兄弟们不放心,全都半夜三更冒雨赶来,要知道这可不是玩游戏,而是真刀实枪,就算是打赢了,也要背负杀人的罪名,如果有个闪失,性命就交待了。可兄弟们还是全来了,加上他们四人,一共一十九名,一个不差。
“森哥,还有敌人没有?”
“森哥,不够意思了吧,好事不叫我们,你们独食啊!”
“就是,就腾飞他们三个是你兄弟,我们都不是你兄弟是不是?”
……
曹森的耳机里传来兄弟们的调侃和问候,生死过命的好兄弟,曹森心里牢牢记住今晚的这一刻。但是他不想让眼前混乱的局面继续下去,后边还有事情要做,审问朱建军和鹰勾鼻子,彻底搜查宅院子放火撤离,这些都要在天亮以前完成,时间并不宽裕。
于是曹森下令:“司令A组,腾飞B组,郭敬C组。A组搜查前院,C组后院,B组审问,马上行动!”
是!
在曹森的命令下达那一刻起,兄弟们就成了特战队员,在各自组长的带领下执行曹森的命令。
鹰哥的脸色惨白,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,还是眼前这些彪悍年轻人的严明纪律、令行禁止给他带来的冲击与震撼造成的。和这些年轻人一比,自己手下那些平时耀武扬威的小弟简直就是垃圾,如果他鹰哥有这样一批人马,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统一南泉市的黑道,甚至走的更远。
曹森看着躺在地上的朱建军,考虑到底要不要杀他?杀与不杀都有后遗症,他感到两难,也许今晚的行动有些鲁莽了。
砰砰!前院冷不丁响起两声枪响,紧接着是更密集的射击声。
“A组报告,”曹森耳机里传来司马德的声音,“有大批武装人员接近,突然袭击,两名队员负伤!请求支援!”
曹森先是一惊,很快又稳定自己的情绪,“A组撤回后院,C组掩护,保护好受伤队员!”
“C组明白。”郭敬干脆的回答一声,领着自己的队员冲出后院,前院中立刻响起更激烈的枪声。
“B组,全面警戒后院。”曹森指挥着队员行动走到鹰哥身边,轻轻抽出格斗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“告诉我一个留下你的理由。”
“外面进攻的是我的人。”鹰哥的脸色慢慢恢复了红润。
曹森侧耳听了听交战双方的枪声,嘲笑的说:“一群乌合之众。”
“蚁多咬死象。”鹰哥此时有了底气。
“三分钟,三分钟你的人攻不到后院门口,我送你走。”
“要是攻到了你怎么说?”
曹森笑了,“看你是明白人,怎么也问这样的问题?”
胜者为王,王自然就操控着生杀大权,自己落到这位年轻人手里,鹰哥知道大限已到,他叹了口气,想问曹森一个问题。
曹森突然皱起眉头,侧耳倾听屋外的动静,接着他倒转刀柄狠狠敲在鹰哥的太阳穴上,鹰哥双眼一黑晕了过去。
“A组,C组,汇报战况。”曹森一边说着,一边给自己的散弹枪上子弹。
“发现训练有素的武装人员,我怀疑他们是特种兵。”郭敬回答。
“没错,他们使用消音步枪,枪法极准。”司马德也说道。
两个人的回答证实了曹森的判断,刚才他从枪声判断敌人的火力突然变得有组织,而己方的射击声稀疏了许多,显然是被敌人压制住了。
“所有人撤回到屋里,B组掩护!”曹森不想让自己的队员再增加伤亡,如果敌人中真的混杂有特种兵,那么队员们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,毕竟人家是专业吃这口饭的。
“受伤队员伤势怎么样?”曹森问。
“已经简单包扎,生命没有问题。”司马德回复。
曹森稍稍放心,他向一个看守朱建军的队员做了个手势,那队员拎起朱建军,用枪把他顶在窗户上。
“哼,曹森,你现在放了我,我们还有缓解的可能……”
朱建军的话没有说完,那队员一枪托砸过去,朱建军闭上嘴不再说话。
“你们老大叫什么?”曹森问一个没有死的黑帮成员。
“鹰哥。”
砰!曹森用枪托也把他砸晕,看到所有弟兄已经退到后院的房间里,不断射击着阻挡外面敌人的进攻。曹森担心那些特种兵使用闪光弹或者震荡弹强攻,就大声喊道:“外面的人听着,朱建军、你们的鹰老大都在我手里,想让他们活,就停止射击。”
前院的射击声渐渐停息,有个冷冰冰的声音答复:“你们的女人在我们手里,想让她们活下去,就放了我们的人!”
我们的女人?曹森吃惊的想,是谁?怎么会落在他们手里?
冷冰冰的声音继续说:“你们,自己报自己的名字……很好,不说是吧?”他的话音一落,前院里传来撕裂衣物的声音,还有女人的惊呼。
司马德大叫一声:“老婆?是你吗?”他从惊呼中听出喊叫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妻子杨馨,顿时焦急万分。
“老公,是我,还有吴芳。老公,不要管我们,杀了他们给我们姐妹报仇!”杨馨愤怒的喊叫着。
“曹森,呜呜……快开枪!他们在脱我们的衣服,你把我们都打死吧……呜呜。”吴芳的哭喊声也传了过来。
曹森又急又气,杨馨和吴芳怎么会落到敌人的手里?
“你们别乱来!”曹森大喊道,“她们再哭一声,我就卸朱建军一个零件!”
曹森的话音刚落,吴芳的哭声突然大了起来,但明显有作假的成分,看来她是希望曹森下手对付朱建军。
曹森又着急又好笑,大声命令看守朱建军的队员,“削掉朱建军的耳朵!”
“别动!”还是那冷冰冰的声音,“你敢动朱建军,我就让人**了这两个女人!”
队员举起的刀又收回,等候曹森的命令。
曹森可以在耳机里听到司马德粗重的呼吸声,很明显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。曹森心里转过几个营救方案都不可行,而敌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出,时间稍长,万一杨馨和吴芳受到什么伤害,那真的就无可挽回了。既然司马德为了自己的事情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忙,自己绝对不能让兄弟的妻子受什么伤害。
想到这里他小声说道:“腾飞,你接替指挥,如果我有意外,一定要毫发无伤的救出杨馨和吴芳!”
“开灯,照亮院门!”曹森说着边往屋外走,边解除自己的武装。
“森哥,你要干什么?”
“别,森哥,不要过去!”
“森哥,你冷静点,我拒绝接受指挥权!”
……,曹森不管兄弟们的劝阻,卸掉身上的所有武器,却把鹰哥刚才使用的飞刀藏到袖口中,“我来交换那两个女人做你们的人质。”
曹森在战术手电的光柱中高举着双手,慢慢走向院门,“司马德,你给我回去,别动!”他低声说道。
司马德被几个队员拉回屋内,咬牙切齿的紧攥着枪柄,对妻子的担心让他焚心似火。
“嘿嘿,回去,”冷冰冰的声音发话了,“曹森,咱们都明白特战战术,你别玩这些花样。拿你换两个女人,你有什么用处?兄弟们有喜欢小白脸的没有?”
前院里响起一片嘈杂的笑闹声,不换,不换,拿十个男人也不换!
曹森威风凛凛的站在后院中央,大喝一声:“前院的杂碎你们听着,哪个再敢动一下女人,我灭了你们全家!我曹森说到做到!”
前院变得安静,那些流氓无赖们被曹森的气势镇住。
“别耍威风了,”冷冰冰的声音用嘲讽的语气说,“咱们交换人质,你放我们的人,女人回你那边,然后我们真枪实刀的打一仗。”
听对方这么说,曹森就知道交换人质后,敌人肯定有攻入后院的手段,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就是手雷,作为特种兵,他们一定有这样的武器,而自己这边却没有有效的防御手段,只要交换了人质,可以说这场战斗就已经输掉了。然而曹森没有选择,他简单计划一下,用隐蔽的手势告诉队员做好从后山撤退的准备。
“好,就这样,你们先让杨馨她两个站到我可以看到的地方。”
这时雷雨已经变小,变成了细细的雨丝在夜空中飘洒,在战术手电的光柱中,在细密的雨丝下,吴芳和杨馨被敌人用枪顶着头,出现在院门处。
她们都穿着作战服,头发散乱,惊吓和刚才受到的侮辱使她们脸色惨白,不同的是杨馨脸上有着女人于危难中很少看到的坚定,而吴芳看到曹森却是泪流满面,一双大眼睛里流露着安慰、愧疚、欣喜和对获救的渴望,曹森被这交织着复杂情感的目光看的心头发虚,躲开吴芳的目光,视线落到她们的身上,心中不由的一阵恼怒。
她们的作战服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,身体重要部位的衣物几乎成了碎片,只是勉强遮盖住身体而已,可以想象刚才她们受到了什么样的侵害。
曹森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,让心慢慢变冷,“带朱建军和鹰哥出来!”
打昏过去的鹰哥已经被队员弄醒,由郭敬和丁海涛押着两个人出来,兄弟二人用上了膛的沙漠之鹰点住人质的脑袋。
腾飞让自己组的队员分别瞄准朱建军和鹰哥,其他两个组负责警戒墙头和院门,人质交换的过程中如果出现意外,要第一时间用火力压制住敌人。
前院有不少黑帮分子爬到墙头,看到他们的老大浑身浴血,立刻嚷嚷起来,叫嚣着也要在女人身上插几个窟窿。
“你后退,再向后退!”那冷冰冰的声音命令着曹森。
曹森慢慢退到郭敬身边,郭敬的胳膊不可察觉的碰了曹森一下,从背后悄悄把一只沙漠之鹰插在曹森的后腰。
“别耍花样,不然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会死的很惨。”那人说着和另一个特种兵慢慢推着吴芳和杨馨走进后院,在门口附近站住。
双方的人质相距10几米,面面相对。而人质的身后都站着一身特种兵打扮的人,场面看上去就像一家人在做演习,而实际上却步步蕴藏着杀机,因为两方人质自身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有天壤之别,如果出现意外,鹰哥和朱建军肯定会先一步做出反应,这一步的差别就是生与死的差别。
曹森这边的队员都屏住呼吸,手指搭在扳机上,全神贯注的盯住所监视的目标,冷汗湿透了作战服。
“我数到三,两方同时向对面走,”那人慢慢的报数,“1,2,3!”
杨馨拉着吴芳的手,尽力克制自己想跑向曹森的念头,用朱建军和鹰哥同样的速度往对面走。
四个人越走越近,眼见就要擦身而过,司马德紧张的闭上眼睛,身体微微颤抖,他不敢再看下去,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向敌人开枪扫射,他实在实在担心自己的妻子,担心敌人会耍什么阴谋诡计。
此时的后院静的连雨丝落地的沙沙声都清晰可闻,四名人质缓慢的脚步声就像恶战前的战鼓,缓缓而沉重的敲在每个人心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