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章 枪火
章节列表
第一章 枪火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南泉市的东郊有片连绵的小山,其中一座名为西佛山,是群山中最矮的一座,被其它山峰团团围在中央,地势非常隐蔽。在西佛山的山顶,有人把整个山尖铲平,立起一座东方传统样式的四合院,高墙深宅,很有点古代侯门深似海的味道。
现在四合院的院门紧闭,大门上的照明灯在狂风暴雨中有气无力的照耀着不足几米的区域。院子里的灯光也很稀疏,只有在后院的正房中透出一丝亮光,其它地方都被笼罩在黑暗中。
一道闪电劈下来,一闪而逝的亮光照在院子中四个黑黢黢的人影身上,这四人正是曹森兄弟。
他们戴芳纶头盔,穿凯夫拉防弹背心,握着雷明顿散弹枪,右胯的枪套上插着沙漠之鹰大威力手枪,作战靴里插着SOG格斗刀,无声无息的对整个四合院进行搜索。
离开曹森宿舍楼的时候,他们向司马德询问是否知道朱建军的行踪,司马德得意的告诉兄弟们,最近他一直在监视朱建军,可以非常肯定今晚朱建军在西佛山别墅。于是司马德的一句话,四位瘟神来到这群山怀抱的四合院中。
很快,四人把四合院的前院搜了个遍,没发现有人,曹森借着闪电的光芒,打手势示意往后院前进。
曹森打头,兄弟三人紧跟其后,都是半蹲着身子哈下腰,贴着墙根排成一条线,散弹枪口紧紧跟随着警惕的目光,慢慢向有灯光的房间靠拢。很快到达那房间附近,四人安静的蹲下身子,倾听四周的声音,除了房间内隐隐传出的笑声,就只有风雨声。一切正常,曹森挥手,四人幽灵一样来到房间前。
曹森和腾飞守住门口,郭敬和丁海涛一人把住一扇窗户。就在这时,一道明亮的闪电掠过天际,四合院里的一切被照得通亮。
曹森的目光刀锋一样扫过后院,他看到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圆球物体,突兀的立在院子中央,虽然仅仅是惊鸿一瞥,但曹森还是注意到球形物体和底座制作精良,绝不是普通的事物,感应器?难道是动感或者温度感应器?即便是在大雨中,他的身上还是冒出了冷汗。
小心一万次也没有错,曹森不敢大意,挥手想让兄弟们撤回到前院。
就在这一刹那间,屋里的灯突然灭了,紧跟着是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伸了出来,就连两侧的厢房中,也伸出了枪口,曹森兄弟四人几乎陷在完全没有死角的交叉火力中。
曹森反应快到了极点,抬手对着房门门缝的位置开了一枪,哄!房门被散弹枪轰开,紧跟着他一个侧踹,狠狠跺在房门上,做出要强行冲入的假象,身子却就地一滚,滚向院子中央,腾飞三人紧随其后,当他们半蹲着稳住身形时,四把散弹枪中,两把对准正房,另两把分别瞄准了两侧房间。
几乎是曹森行动的同时,隐藏于房间内的敌人开火射击,两侧厢房中射出的子弹擦着曹森的身子打在门框上。屋内的也响起密集的枪声,都把枪口对准房门,纷飞的子弹把门板打的木屑横飞。
院子中央的曹森四人连连扣动扳机,散弹枪口的枪焰几乎烧成一支火把,大量的铅制弹丸扑向正侧三面房间有枪焰闪耀的地方,狂风暴雨中,弹着点处被打的瓦片横飞、玻璃四散,散弹枪近战的威力被曹森他们发挥到了极致,完全把对方的火力压制住。他们边射击边快速退往前院,弹仓里的散弹被打光的时候,四个人刚好安全躲进前院里。
后院房间失去了火力压制,即刻枪声大作,子弹噗噗的射在前后院的院门上。
曹森靠在院墙上给散弹枪装填弹药,他默不作声双目闪动着寒光,在风雨中、在漫天的雷电中灼灼生辉,其中蕴涵的斗志和杀意,让身为同伴的腾飞三人也感到胆寒,很快胆寒又变成了同样汹涌澎湃的斗志和杀意,几年来的对特战痴迷,几年间的自我虐待式训练,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,兄弟四人要把全身的本领都用出来,和敌人一决死战。
至于敌人是谁,朱建军有没有在其中,曹森他们没有考虑,四个酷爱特战的年轻人内心深处的好战因素已经完全激发出来,在狂风暴雨背景的衬托下,他们渴望一次真正的战斗。
曹森看到兄弟们都已经补充好弹药,他作了个手势,让腾飞和丁海涛在院门处吸引敌人,他和郭敬分别朝两个方向沿着院墙前行,各自找到适合翻越墙壁的地点,各自就位后,腾飞和丁海涛突然把散弹枪探出去,向后院佯攻射击。
后院里的火力马上做出反应,自动步枪、冲锋枪、手枪响成一片,各种口径的子弹带着惊人的动能打在院墙上,几秒钟的时间就把青砖垒砌的墙壁打成了马蜂窝,逼的腾飞和丁海涛只能转移阵位,如果再在这里呆下去,敌人的子弹会穿越松散的墙壁打中两个人。
趁着敌人火力被吸引,曹森和郭敬跳起来手搭住墙头一借力,人已经横着滚到墙头上,又迅速的翻进后院。
砰砰!腾飞和丁海涛继续开枪吸引敌人的火力,为曹森和郭敬提供掩护。
曹森沿着右侧的墙壁潜伏到侧厢房窗户下,突然把枪口伸进窗户连续射击,在狭小的区域内,散弹枪的杀伤力是惊人的,曹森不过扣动了四次扳机,屋内就没有了动静。为了确保安全,曹森在冲入房间时又对屋内不同角度开了两枪,扔下散弹枪抽出沙漠之鹰,翻滚进房间。
屋里趴着两名壮年男子,身体几乎被近距离射击的散弹打成碎片,地上墙壁上到处都是粘稠的鲜血,一股浓稠的血腥味弥漫在屋子里。而第一次杀人的曹森没有一点负疚或者紧张,他就像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,从容的选择最佳射击阵位,双手持枪,接连对正屋闪烁枪焰的位置扣动扳机。
点44沙漠之鹰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,在各种火器的射击声中,它独有的沉闷而短促的枪声依然清晰可闻,大威力的左轮手枪弹弹头从沙漠之鹰枪膛中飞出,就像一颗颗微型炮弹射入敌人藏身的位置,这种足可以一枪射杀一吨以上动物的超级武器,给敌人带来很大的威慑力。
让敌人更感到恐怖的是,左侧的厢房也响起同样的枪声,而院门处竟然也有两把同样的手枪在喷射着火舌。尽管他们拥有自动步枪和冲锋枪,但在近距离交战的情况下,这两种枪的威力被打了折扣,而沙漠之鹰那点44口径的弹头绝对是他们的噩梦。
曹森他们三处火力的交叉射击,让敌人几乎陷入了绝境。
朱建军就在正房内,他蜷缩在一张厚实的楠木八仙桌后,一个劲的咒骂,也不知道是哪路人马杀了上来,可惜他今晚没带特种兵来,早知道会碰到这样的事情,他肯定调一个班,不,是一个排的兵力在这里把守,不管是谁,敢威胁他的安全,就要统统杀死。
同朱建军一起的,还有四五名黑帮分子,其中一人的相貌格外不同,鹰眼、鹰勾鼻,整张脸长的就像把老鹰的脸移植到人头上。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,浅黄色,流露着比鹰还锐利的目光,此人是南泉市东郊黑社会组织的老大,被人尊称鹰哥。
鹰哥拎着一把贝雷塔手枪躲靠在墙壁后,借着闪电看到一名被打死的弟兄,那人是被沙漠之鹰击中了右肩,点44的子弹几乎把他小半个身子都带飞,样子极其恐怖,他阴鸷的脸抖动了一下。
“外面是哪条路上的朋友,有什么话好商量!”鹰哥大喊着。
“把朱建军交出来!”腾飞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朱建军?鹰哥意外的往朱建军藏身的地方看了看,这小子怎么会惹到如此强悍的对头?
是腾飞?我操!朱建军心里咒骂着,原本以为对方是找鹰哥算账的,不成想人家是对着自己来的!既然腾飞来了,那么曹森肯定也在,妈的,那四个笨蛋,要是当初在教学楼就杀了曹森他们,哪有今天的事?只是腾飞他们怎么知道是我派人杀他们?朱建军暗暗发狠,只要今天能过了这坎,老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曹森四兄弟,绝对不能再拖了。
鹰哥说道:“什么朱建军,兄弟不认识,你们找错了地方吧?”
腾飞早打红了眼,闻言大怒,瞄准鹰哥声音传来的位置,砰砰就是两枪。
子弹虽然没有穿透厚实的青砖墙壁,却震的鹰哥心里难受,他惊讶对方拿的什么火器有这样的威力,就地一滚他换一个藏身的位置。
曹森隐藏于黑暗中,给沙漠之鹰换上一个全新的弹夹,不声不响的观察着眼前的局势,思索着该如何能突入敌人的房间。突入作战用沙漠之鹰不是最佳选择,他计划让腾飞和丁海涛用散弹枪清理屋内的敌人,自己和郭敬用沙漠之鹰提供掩护。
就在曹森心中制定战术的时候,屋内的鹰哥有了新的动作。他的眼睛慢慢变了颜色,由浅黄色到透明再到银白,竟然在漆黑的房间里发出淡淡的银光。
朱建军显然知道鹰哥要做什么,马上开口说话:“腾飞,我哪里惹到你了,要来和我拼命?”
“朱建军,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,你他妈的给我出来!”腾飞怒喝道。
唰的一声响,鹰哥身边隐隐闪过一道白光,穿出窗户绕过院墙,循着腾飞的声音直奔他的面门。
寒风扑面,腾飞本能的低头躲避,噗的一声响,一件事物打在他的头盔上,腾飞伸手一摸,竟然是一把寸许长的飞刀!
腾飞心中骇然,急忙一个侧翻跟着横滚,举枪瞄向墙头。
一道闪电又掠过天空,腾飞没有发现敌人的踪影,那么刚才是从哪里发出的飞刀?
曹森却借着闪电发现了异常情况,他注意到朱建军所在的房间内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流,既不是常见的存在于自然界的能量丝线,也不同于代表力的丝线,而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东西,从房间内一直延伸到院墙的后边,而那里正是刚才腾飞所在的位置,曹森心中一动,不好!
“腾飞,涛涛,快离开那里!”曹森对着喉头麦克风喊道。
“操,这什么玩意?”
曹森耳机里腾飞惊怒交加的骂道。
“怎么回事?”曹森焦急的问。
“一把刀,长了眼一样追着我扎,操——啊!”最后一声腾飞的音调中带着疼痛,显然他受了伤。
妈的,特异功能!敌人正在用超能力攻击腾飞,曹森想帮兄弟,但他在黑暗中空有异能却施展不出,他的眉毛一甩,跳出自己藏身的阵位,捡起地上的散弹枪打开了战术手电,顿时一道雪蓝的光柱照亮了后院。
郭敬惊呼:“曹森,你疯了!快关掉手电!”他边说着,接连向敌人的方向开枪,以压制可能向曹森射击的敌人。
曹森没有时间躲回屋内,用战术手电照亮那条奇怪的能量流找到其根部,双眼紧紧盯住地上一枚手枪弹壳,汇聚精神看清了弹壳所受的重力,把几十条重力线段叠加猛地让弹壳弹起来,在空中翻了个跟头,唰的沿着能量流射了进去。
鹰哥反应也很快,躲开攻击自己的弹壳,召回攻击腾飞的飞刀,在自身周围盘旋保护。
曹森的异能连续不断的控制着地上的空弹壳跳起来,画着圆弧接连从窗口飞入敌人藏身的屋内,速度并不比子弹慢多少,打的屋内的敌人措手不及鬼哭狼嚎。
鹰哥并不慌张,操控自己的飞刀在窗口上下盘旋,阻挡飞入的子弹壳。飞刀和子弹壳不时碰撞,发出清脆的叮当声,溅起一朵朵明红色的火星,如同在窗口点燃了一个烟花,煞是好看。
旁边的郭敬看的呆住了,他知道曹森可以看到隐身的鬼魂,但不知道曹森可以操控物体,看了片刻他才回过神来,这不是进攻的最佳时机吗?郭敬叫上腾飞和丁海涛,三个人都手持散弹枪,迅速靠近房间,同时打开散弹枪上的战术手电,猛然把枪口指向房间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