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章 导火索
章节列表
第二十章 导火索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郭敬把四个小姐撵出包间,坐下对曹森说:“朱建军那小子我查出点东西来。”
曹森倾过身子凑近一些,看着郭敬示意他说下去。
“这小子的确有些本事,手伸到南泉市一处大的房地产交易中,好像这交易存在一些问题,原本有家很有实力的公司莫名其妙的退出了竞争,反而被一家二流的小公司中标,朱建军在其中起了一定作用。”
“行贿,暗箱操作?”
郭敬摇摇头,“没那么简单,我怀疑牵涉到威胁与恐吓,那家小公司有黑社会的背景。”
曹森沉吟着,朱建军一个将军的儿子,他在里面能起什么作用?难道向黑社会提供军火,甚至直接参与某些非法行动?
“要是联系前段时间教学楼的杀手,我推测可能是朱建军在竞标中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,怀疑我们有他的证据,所以派特种兵对我们杀人灭口。”郭敬分析道。
“有可能。不过这其中的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,如果我们向朱建军要挟过,那么他派人灭口还说的过去,现在的情况却有点反常。郭敬,如果你是那个指派特种兵杀我们的人,在失败以后会怎么做?”
“接着干,直到杀死为止。”郭敬没有犹豫。
曹森点点头,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没说话。
郭敬想了一会,恍然道:“后来他们没再找我们麻烦,我们又没向他们说清楚没他们的把柄,这很奇怪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“我也感觉奇怪,自从碰到静哲以后,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怪事接连不断,我总感觉有什么人或者某个势力,在算计我们,在幕后操纵一切。但是我想来想去又找不到根据,也想不出他们这样做会有什么好处。”曹森说道。
郭敬讶然看着曹森,如果曹森说的是事实,那么问题就复杂了。
“所以,我想从头开始查。”曹森接着说。
“从头?从哪里?”
“静哲。”
“你怀疑她?”
“不是怀疑静哲怎么样,而是怀疑静哲与什么东西有牵连。”
“怎么查?”郭敬问。
“你给涛涛和腾飞说一声,找个真正懂阴阳的人,咱们向他请教一下鬼魂的一些习性,也许就能得到些线索,顺着这些线索再顺藤摸瓜,一点点把谜底揭开。如果最近发生的事情只是一连串的偶然事件,我们就一个个解决;如果真的有什么人在幕后指手画脚,咱们兄弟还会怕了他们?”
“你脑子的确想的周密,我从来没想这么多……我说,你为什么现在才说这些?还选这么个地方?”郭敬疑惑的看着曹森。
曹森笑了,“你以为我早就想到这些了?当局者迷,我也是不久前刚把思路理顺。”
“不久前?”
“嘿嘿,刚才和小姐在床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想到这些。”
郭敬哑然失笑,这个曹森,上床的时候还能想这些东西。
这时曹森的手机响了起来,接通之后是腾飞的声音。
“森哥,兰儿找到了。只是……她不肯见你,问她什么也不说,一个劲的哭。”
“你们在哪里?”曹森问。
“久久红后边的员工宿舍,三楼,涛涛在门口等你们。”
“马上过去。”
同郭敬说明了情况,两个人直奔宿舍楼。
久久红的营业楼豪华敞亮,员工宿舍楼却阴暗狭窄,弥漫着一股晦涩的霉气味道。
来到三楼,曹森看到丁海涛正东张西望的站在一间宿舍门口,见到曹森和郭敬过来,用手一指身后的门,三个人一同进屋。
房间同宿舍楼一样很狭小,不到7坪的房间摆了八张高低单人床,让曹森意外的是,他在两三张床上竟然看到许多男性衣物,难道是男女混住?
任兰儿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无声抽泣着,一身艳舞服装还没有换下来,肩膀上披着腾飞的外套,整个人缩进宽大的外套里,黑亮的秀发垂下来遮挡住脸,泪水不时的滑落下来,滴落在修长的双腿上。
腾飞做了个无奈的手势,示意兰儿什么都不肯说。
砰的一声,门被踢开了,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年轻人,“快点,该你上场了,出来见个朋友花这么多时……”他突然止住了话音,因为他看到了腾飞腋下的枪柄。
曹森三人不理会进来的年轻人,仍然看着兰儿,郭敬一掌把他推出房间,亮出自己的刑警证,“告诉你们领班,她被我们带走了,今后也不会回来。”
年轻人愣了一下,看到曹森兄弟四人身上不同一般的威势,他嗫嚅着嘟囔了一句转身走了。
“兰儿,跟我们走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曹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一些。
兰儿依然默默哭泣,并没有看曹森,也没有动弹。
“涛涛,把车开过来。”曹森说道。
丁海涛接过腾飞递过来的车钥匙出去了。
曹森对腾飞做个抗人的动作,腾飞点一下头,目光四下搜索,看一张床单还算干净,一把拽到手里,拿掉自己的外套,用床单把兰儿密实的裹起来,包住她裸露的双腿。
曹森和郭敬大体把房间检查了一下,除了一些廉价的物品和衣物,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物,看来兰儿的行李并没在这里。
楼下响起一声短促的喇叭声,郭敬来到走廊上往下看一眼,对曹森点点头。
曹森抢先走出房间,只剩下腾飞和兰儿。
腾飞倒是挺喜欢抗人的差事,打横把兰儿稳稳抱在怀里,郭敬前面开路,曹森殿后,四个人前后走下宿舍楼。
临要出宿舍楼的时候,刚才来过的年轻人带着几个保安赶了过来,把打头的郭敬堵住。保安手里都拎着电警棍,为首的一个打开电棍的开关,虚点着郭敬额头横着脖子斜着眼,“把人给我留下……”
郭敬哪里会和这些小喽罗纠缠,抽出科洛克手枪,哗啦顶弹上膛,无视对方的电棍,直接把枪口顶在他的脑门,“小子,有种就电我!”
那保安哪里敢?电棍电在郭敬身上,身体会本能的抽搐,手指一动枪就会响,他的脑袋就会开花。保安不仅不敢使用电棍,反而生怕电棍不小心碰到郭敬,连忙把电棍高高举起,“大哥,小心走火,小心走火!”
郭敬用枪顶着保安让开道路,腾飞抱着兰儿顺利登上汽车。
曹森站在车门边,右手伸到腋下,一言不发的看着几名保安,等郭敬上车后,他也钻进奥迪车,奥迪即刻发动扬长而去。
丁海涛驾驶着汽车直奔东大开去。
“为什么去我那里?”曹森抗议道。
“我们几个家里都有人,不方便。”腾飞依然搂着兰儿,兰儿闭着眼靠在腾飞怀里一言不发,但看脸上的表情显然她的情绪已经比刚才稳定了许多。
曹森看了看隐身的静哲,没再说什么。
奥迪一路飞驰来到东大,兄弟四人和兰儿回到曹森的宿舍,静哲也跟了进来,因为有兰儿在,她隐身跟在曹森身后一言不发。
腾飞小心的把兰儿放在曹森的床上,又忙着给兰儿找杯子倒水,一通忙活。
曹森和丁海涛互相看了一眼,看来腾飞对兰儿有些意思。什么时候开始的?刚进久久红发现兰儿跳艳舞的时候,好像并没有这感觉。
“兰儿,这是我的宿舍,有什么话尽管说。”曹森看腾飞站在兰儿身边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,就先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兰儿小口喝着水,泪水不时的滴落到水杯里。
腾飞心疼的摸摸女孩的头发,“说吧,兰儿,有什么事情我们兄弟不会不帮你。”
“是……是朱建军,他逼我去……那里上班的,他说我不做他的女友,就只配作一个……婊子。”兰儿断断续续的说出自己的经历。
毕业后,朱建军继续纠缠兰儿,想让兰儿回心转意,兰儿断然拒绝。朱建军就用兰儿的父母生命作要挟,他告诉兰儿,两个选择,要么作他的女友,要么去久久红卖身当**,这两条路可以任选一个,否则他就派人把兰儿的母亲绑架到东南亚卖到当地的妓院里,那里有很多性变态,特别喜欢虐待老年女人。就在兰儿不知所措的时候,她的母亲真的被绑架了,朱建军开出的条件是,兰儿回到他身边或者到久久红上班后,她的母亲马上就可以回家。
兰儿虽然生性柔弱,但她绝不想回到朱建军身边,宁肯选择去久久红夜总会,万幸的是她碰到一位好心的妈咪,大约了解到兰儿的经历,很是气愤但又惹不起朱建军,便安排兰儿去跳舞,而无须真的接客。
朱建军知道兰儿已经去了久久红,就放了兰儿的母亲,不时带着一帮手下去久久红“欣赏”兰儿跳舞,并且点名道姓的要兰儿陪酒,如果不是那位好心的妈咪从中替兰儿周旋,兰儿早就被朱建军的手下**了。
兄弟四人听了兰儿的讲述俱是大怒,天下还有这样的杂碎?女友要和他分手,他就报复女友逼良为娼,还有没有天理?有没有人性?这样的报复手段之恶毒之处并不亚于用硫酸毁容!
屋内突兀的刮起一阵阴风,森凉的风让兰儿打了个寒战,曹森看看隐身在旁边的女鬼静哲,就见她双眉紧皱,两眼圆睁,显然她也被兰儿的遭遇激怒。只是静哲咬牙切齿的样子没让曹森感到恐怖,反倒是有几分可爱。也许是静哲生的太过柔美,除非她变成没有上身的样子,否则无论怎样发怒,即便是个女鬼,也不会让人感到害怕。
郭敬太阳穴上的青筋一蹦一蹦的,压着怒火问兰儿,“你怎么不报警?”
“他说我报警,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控告他,而且他会杀了爸爸,把妈妈卖到东南亚,我不敢……呜呜……”兰儿再也忍不住泪水,放声大哭,把心中的委屈和屈辱统统释放出来。
腾飞的眼红了,转身就要出门。
曹森打个眼色,丁海涛拽住他。
“咱们兄弟一起去,废了这小子,”曹森说道,“抄家伙吧,哥几个,新帐旧账咱们一起算。”他说着从床下拽出一个长长的箱子,打开里面赫然是雷明顿散弹枪和沙漠之鹰,还有成盒的子弹。
“别,你们……不要为了我去冒险,朱建军他有很多手下,那些人很凶……我……不配让你们为我去冒险。”兰儿说着低下头,强烈的羞耻感让女孩再也说不出一个字。
“不,兰儿,”腾飞走到她身边轻轻抚摸兰儿的肩头,“朱建军我们早就想灭了他,兰儿,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充分的理由。我,还有曹森、郭敬、丁海涛都没有看轻你,在我们看来,你是最纯洁也是最勇敢的女孩,值得我们尊重,你不信可以问问他们是不是这样。”
腾飞最后几句话让兰儿分外感动,她抬起头,一双含泪的大眼睛用急切的目光看着曹森三人,她渴望得到这些昔日的同学、有名的铁血硬汉的理解和认可。
丁海涛一连声的说没错、没错、腾飞说的没错。
曹森也点点头,只有郭敬没有反应,在考虑一会如何收拾朱建军。
丁海涛偷偷踹了他一脚,郭敬连忙说:“对,没错,完全正确。”
兰儿第一次露出笑容,腾飞看的一呆,她真美。
就在这时,天地间蓦地一亮,窗外响起一声闷雷,隆隆的雷声扫着屋顶掠过,紧接着狂风大作,粗大的雨点随着风势把窗户打的噼啪乱响,狂暴的雷雨瞬间把整个南泉市吞没。
曹森迎着风雨打开窗户,望着不时在黑夜中乱窜的闪电想,这还真是一个杀人放火的好天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