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九章 久久红夜总会
章节列表
第十九章 久久红夜总会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曹森并不知道自己被两个女人算计,这天晚上同往常一样在宿舍里练习自己的异能,他控制着一只铅笔在屋内做高速飞行。铅笔在曹森的操控下,像只轻巧的飞燕灵活的在屋内有限的空间中飞舞盘旋,不时准确的掠过一些狭窄的空隙。
女鬼静哲坐在桌子边,托着腮感兴趣的看着飞来飞去的铅笔感觉非常有趣,灵机一动对曹森说:“森哥,我躲,你让铅笔追我。”
说着她飘到空中,长裙一摆,瞬息间出现在屋内的不同角落,速度快的看不清她的运动轨迹。
曹森意念一动,铅笔跟着静哲的身影飞舞。静哲在西,铅笔追到西,静哲在东,铅笔追到东。开始静哲的速度并不是很快,曹森还可以让铅笔跟上她的速度,渐渐的静哲越来越快,在空中舞成一团,曹森的眼都花了,更别说操控铅笔,失控的铅笔嗖的直线飞出,哚的一声插在墙壁上,笔尖没入足有半厘米深。
静哲玩的兴起,飞身贴在墙壁上,铅笔杆从她的胸口露出来,“呜呜,打中我了,好疼……”边说着秀眉微皱捧着心口,做出疼痛的样子。
曹森对静哲招人疼惜的表情视而不见,心中考虑这倒是一个提高自己操控能力的方法,也许今后要多加练习,这对实战大有帮助。
静哲早就习惯了曹森的性格,柔软的身体绕着铅笔打了个圈,飘到曹森身边,“森哥,你真厉害,能让铅笔插到墙上。”
“还是不如你快。”曹森试图用念力让铅笔从墙中拔出来,但铅笔插的太紧纹丝不动,他放弃了。
“哈,当然比不上我了。”静哲露出得意的表情,“我的速度可以超过声音呢。”
“这么快?”曹森惊讶的问。
“当然啦,以前我没事的时候就和声音赛跑,每次都是我赢。”
曹森陷入了沉思,如果鬼魂都有这样的速度,对付起来还真是麻烦,不过那晚的厉鬼好像并没有发挥速度上的优势,是他不具备静哲的速度,还是因为轻敌被打跑?
“不过我隐身时才可以有这样快的速度,让他们人类能看到我的时候就慢好多好多。”静哲话里面有意无意的把曹森划出了人类的范畴,也许她这样说有一定的道理,身负异能的曹森的确已经不是普通人。
曹森还想问静哲一些关于鬼魂的事情,他的手机发出一阵枪炮声,曹森看看来电显示,是丁海涛的电话。
“森哥,你在哪里?”
“宿舍。”
“鬼嫂在旁边吧?”丁海涛的声音有些暧昧,他说的是静哲。
“有屁快放。”
静哲好奇的把脑袋探到手机边,曹森站起来躲开她。静哲低下头,心中不快却不敢表现出来。
“森哥,你有鬼嫂陪着快活,就忘了兄弟们是吧?我们今晚去久久红爽一把,你去不去?”
成天守着个绝色美女却碰不得、摸不得,曹森心里不上火就不是正常男人了,“少他妈的废话,你小子还欠我们一次请客。”
“什么请客?奇怪,喂?喂?这破手机,森哥你说什么?”丁海涛搪塞着。
“在哪里碰头?”曹森不理会丁海涛的小把戏。
“嘿嘿,兄弟们就在你楼下。”
“操。”曹森骂了一声挂上电话,从枕头下抽出科洛克手枪,取出弹夹看一眼子弹又插回手枪,戴好腋下枪套,在左侧的弹夹袋中放入两个备用弹夹,一边穿外套一边沉吟着怎么说让静哲留下来,去夜总会带着静哲可不方便。
“你……出去?”静哲隐隐感觉到曹森不想让她跟着,飘到曹森身侧低着脑袋,两只手搅在一起扭来扭去。
“我要去妓院,你别跟着。”曹森干脆说实话。
静哲吃惊的抬起头看着曹森,脸蛋一红,又低下头,“那你早点回来啊,我自己在家害怕。”
怎么有点妻子嘱咐丈夫的味道,曹森觉着挺别扭,“怕什么怕?在我宿舍里没人敢把你怎么样。”
静哲心里说,我怕鬼,不怕人。
门砰的一声响,曹森已经走出房间,空荡荡的屋子里就剩下静哲自己,她突然怕起来,似乎那个手持匕首的厉鬼就隐身在某个角落,伺机扑向她。静哲啊的一声叫,嗖的也消失不见。
曹森坐进腾飞开来的奥迪A6,郭敬和丁海涛都在里面。丁海涛看着曹森笑嘻嘻。
曹森拍了他一巴掌,对腾飞说:“怎么开这么一辆娇气的车,你家不是有飞腾吗?”
“大哥,这车才显身份,咱们是有身份的人,去久久红那种名流会聚的地方,咱不能掉架。”腾飞说着发动了汽车,发动机传出轻快流畅的低鸣。
“静哲,不是不让你跟来吗?”曹森皱着眉头看着身侧。
腾飞三人意外的在车里到处看,却看不到隐身的静哲。
“我说静哲啊,你现身出来,你又不是不知道,除了你老公我们都看不到你。”丁海涛很喜欢拿一人一鬼开玩笑。
静哲的身影慢慢浮现在曹森身侧,依然是垂着头,“我……我实在是害怕,森哥,一会我不进去,在车里等你们好吗,不要撵我回去。”
腾飞直接把车开起来,边打着方向盘边说:“走了,走了,一起去,一会静哲想进去看看,隐身进去也不是不行。”
“不行,静哲不能进去,那种地方不是她去的。”曹森断然说。
静哲看曹森不反对她跟着,悄悄松口气,身子又向曹森靠了靠,“嗯,我不会进去的。”
郭敬不作声,心里琢磨,妈的,我们兄弟带着个女鬼去嫖娼,绝对天下头一份。
因为静哲的原因,路上四个人不好谈论即将发生的事情,话题就集中在对朱建军的调查上,郭敬和丁海涛暂时没有进展,只是谈论了他们的调查方向和范围。
很快奥迪A6行驶到久久红夜总会前,腾飞驾驶着汽车,灵巧的扎进一个空车位。
“静哲,在车里等着,不要到处乱跑,听到了?”曹森嘱咐道。
“听到了。”静哲还想说什么,曹森已经钻出汽车。
“静哲啊,你不吃醋?”丁海涛笑呵呵的说。
腾飞打了丁海涛一巴掌,意思是你这小子没事惹她干什么?静哲够可怜的了,即便她爱上曹森,也永远不可能有结果。
丁海涛哈哈一笑钻出汽车,叼上一颗烟,意气风发的看看四周,嘿嘿,今晚又可以好好爽一把了。嘿,这天气不错,没有星星也没月亮,最适合兴风作浪。
久久红夜总会是南泉市最大的专业夜总会,白天门可罗雀,晚上灯壁辉煌人声鼎沸,但凡是兜里有几个钱的人都喜欢到这里来娱乐,来过一次后就会迷上这里。只是这里的消费水平实在高到了一定档次,不要说工薪族,就是小老板也只能偶尔进来风光一把。
曹森兄弟家境都不错,想来这地方消费也要攒个十天半月的零花钱外加口粮钱,然后才能潇洒一回。这次来久久红,是丁海涛给某公司写了个软性广告见报,拿着广告费和润笔费来请客。
兜里有钱,腋下有枪,四个年轻人心底格外硬气,大摇大摆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厅,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公关微笑着迎上来招待,“四位先生是休息还是娱乐?”
丁海涛啪的一拍男公关的肩膀,“哥们,来这里休息,不是吃饱了撑的?四个小姐,一条龙!”
“放心,大哥,”男公关顺着丁海涛的语气改了称呼,顺便捧了一句,“您是老玩家了,弟弟也不多废话,要什么类型的?最近新来了几个外国妞,那身材……”
“别,国外的不要,咱们兄弟支持民族产业,肥水不流外人田……”丁海涛和公关胡诌八扯着,由公关领着四人进入一个豪华包间。
路过表演大厅的时候,腾飞往里面瞄了一眼,他愣了愣,对曹森打个眼色,手指微微朝某个方向一点,曹森看了一眼,点点头但没有说话,直到进了包间,把男公关撵出去,两个人才把刚才看到的说出来。
“刚才跳艳舞的小姐里有我们同学。”腾飞说道。
郭敬和丁海涛很意外,同学?什么同学?
“任兰儿。”曹森说。
“她!”丁海涛吃惊的喊了一声,“我操,看不出来啊,那么清秀的女孩,来这里上班。”
“这里薪水多高。”郭敬不屑的说。
曹森摇摇头,“任兰儿不是那种女孩,不会为了钱入这一行。”
“管不管?”腾飞问曹森。
“管。”曹森很干脆的回答,“不过等我们爽完了以后。”
“操,还以为你改性了,闹半天还是那德行。”腾飞有点失望。
“呵呵,心疼了?心疼你就点她的台……我操,你他妈的轻点!”丁海涛被腾飞踹了一脚,揉着小腿直搓牙。
这时鱼贯进来十几位身材风调雨顺、脸蛋艳丽无双的小姐,兄弟四人一番挑挑拣拣,最终把最靓的四个挑了出来,一人搂了一个进入各自的小包间。
久久红的房间格局别具一格,在豪华大包间里分了许多小包间,小包间很像一般酒店里的标准间,带浴缸的单独洗手间、双人水床、电视DVD、多功能按摩椅等应有尽有,不同的是更豪华,而且天花板上镶嵌了一面很大、角度可以调节的镜子,把整张大床都映射进去。
久久红吸引客人的地方不仅是小姐的相貌和身材,还有小姐的服务态度和机巧。曹森和小姐一进包间,小姐的小嘴就没闲着过,不仅用来说话,也用来帮曹森脱衣服。
曹森听说在超豪华包间里,有专门负责给贵宾脱衣的女服务员,全部用嘴完成,包括客人的鞋。什么时候能到超豪华包间爽一把,曹森心想,享受一下皇帝般的待遇。
当小姐帮曹森脱去外衣看到他腋下的手枪时,只是稍稍愣了一下,就当作什么都没看见,继续自己尽善尽美的服务。
曹森心里夸赞一句,这素质,的确不是一天两天能培训出来。他不为难小姐,自己把枪套摘下来塞进枕头下面,如果让小姐来做,她根本找不到搭扣在哪里。
很快曹森身上就没了一件衣物,结实健美的肌肉让小姐眼睛一亮,呀的轻叫一声扑了过来,抱着曹森的身体撒娇:“你抱我进浴室嘛。”
小姐曲线玲珑的身体让曹森兴奋,“嘿,别高兴的太早,一会小心扎透你。”
小姐轻咬着曹森胸口的肌肤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曹森,“就算死在你身子底下,我也认了。”
虽然知道这话里有讨好客人的成分,但曹森还是被激起更强烈的反应,抓起小姐往肩上一顺,大步迈进浴室。**焚身之际他没有忘记把枪也拎进浴室,出门在外,曹森从来不让武器离自己太远。
一个多小时后曹森心满意足的回到小包间时,其他三个兄弟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候着。
“哥们,您不是睡着了吧?这么长时间?”丁海涛别有用心的问。
男人在一起总喜欢比较床上的能力,似乎衡量这能力高低的标准就是时间。
腾飞笑着说:“我来个现场采访,问问小姐的切身感受。”说着他真要进去。
“不用了,小子,现在她说不出话来。”曹森得意的很。
“操,牛什么逼啊,我们包间的那三个也都躺着呢。”郭敬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示弱。
“你们就祸害这些姑娘吧你们,”丁海涛说着掏出一个信封,招呼外面的少爷进来扔在他的托盘里,“搞的人家两三天不能开工,还是我心善,把三天的工钱全支付了。”
少爷恭敬的鞠躬致谢,稳稳的托着托盘退了出去,片刻后又托着一个果盘送进来,另外还有红酒和生啤。
“兰儿那事怎么办?”腾飞问道。
“你去看看,找到她,能叫到这里来谈最好。”曹森回答。
“我一个人去?”
“你还害羞?”丁海涛装作惊讶的问。
“就你了,涛涛,咱两个去。真怪了,打人我不怕,抓鬼也不怕,做个好事怎么心里直犯嘀咕,你们说我是不是天生恶人的材料?”腾飞拉着丁海涛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