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七章 武器
章节列表
第十七章 武器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在南泉市的东郊舍人镇,有个半公开的地下黑市,无论你想买什么,哪怕是飞机大炮,只要你能出的起价钱,在这里就能买到。
刘三麻子在这黑市中混得如鱼得水,自从他失业后跑到这里混饭吃,靠着机灵和麻利的嘴皮子还有良好的信誉,广交四方豪客,建立了庞大的关系网,很多别人搞不到的东西他能搞到,别人干不成的买卖他能顺风顺水的做成,因此挣了不少的银子。
这天晚上,麻子吃饱喝足躺在自家小店前的躺椅上,自得其乐的哼着歌,看着面前马路上人来人往。一辆最新款的越野车引起他的注意,车是吉普2500,而且经过了改装,排气管从车尾移到车头,贴在车身上高高的竖起像一根长长的烟筒。能舍得对新车下狠手改装的车主并不多,这样的车主来这里肯定有什么目的,兴许他能从中捞一笔,麻子躺着不动,眼睛却紧盯着吉普车。
吉普2500仿佛知道他的想法,车头对准麻子的小店没有减速径直冲过来。麻子吓了一跳,急忙跳起来躲避。眼见吉普要冲入小店时突然急刹车,宽厚的越野轮胎在沙粒路面上发出粗糙的摩擦声,在距离小店不足半米的地方稳稳停住,车头几乎堵住了店门。
麻子怒气冲冲的走过去,却见副驾驶的车门打开,下来一个粗壮的年轻人,他急忙变了脸色,讨好的笑着凑上去,“哟,是敬哥啊,我还以为是谁呢。”
“少废话,到你店里说话。”郭敬挥挥手,先一步走到店里。
随着吉普车厚重的关闭车门声,车上又下来三个年轻人,麻子偷眼观察,不认识,但看上去都不好惹。
等都进入小店,郭敬冷着脸对麻子说道:“刘三麻子,最近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吧?”
“看你说的,郭警官,我哪能啊。”麻子笑着上烟倒水,“这三位是……”
“三位你绝对惹不起的人。”郭敬指着麻子的鼻子说,“他们来买点东西,我知道你肯定有,别藏着掖着,他们不会亏了你。不过你给我小心了,别黑我朋友。”说完他转身出店回到车上。
郭敬的意思就是说,你们即将进行的非法交易我没看到,更不会干涉,但你必须完成这交易。
曹森抽着烟平静的看着麻子,“刘老板,我们兄弟想买点热货。”
热货是黑话,就是那些摆不到台面上而又危险的东西,比如枪。
麻子心中一惊,他们是什么人,怎么见面就要这种东西?枪他有,长的短的二十多支,就在后院的地窖里藏着,问题是不知道对方的来路,即便有郭敬引路,他依然不敢卖。万一这些年轻人拿着自己卖出去的枪做出什么大案子来,一准被牵连到大狱里。
“呵呵,几位朋友既然是郭警官领来的,我也不装着听不懂,只是您三位要的东西,我这小店里暂时没货。”
“放心,保你没事。”腾飞走到麻子身边小声说了个人的名字。
麻子看了腾飞一眼,“认识马爷的人可多了去了。”麻子说的马爷就是昨天刚被郭敬收作线人的大骗子李隆。
腾飞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,“老马啊,刘老板认生,不和我们兄弟谈生意。”说着把手机递给了麻子。
麻子接过电话说声抱歉,走到后院通话,几分钟以后他笑着回来,“原来是自己人,刚才怠慢了,请三位理解,你们要的东西太敏感,我不得不小心些。”
“明白。”曹森依然用平静的语气说。
“来,三位请,咱们后院里说话。”麻子看了一眼曹森,这年轻人够沉稳的,以前从来没见过,不知道是哪路英雄好汉。
四个人来到后院的地窖里,麻子在地上划拉了一把,从浮土里揪出一根麻绳,用力一拉,地面上又露出一个洞口,进到里面,曹森他们发现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军火库。AK系列、M16系列自动步枪,雷明顿唧筒式散弹枪,还有几把世界知名的手枪,都整齐的摆在墨绿色的弹药箱上。
“各位喜欢什么尽管挑,价格好商量,交个朋友嘛。”麻子大路的说。
“长的我们要散弹枪,短的要四把科洛克,还要四把沙漠之鹰,点44口径的那种。”曹森说道。
什么,你要沙漠之鹰?麻子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,沙漠之鹰别称“袖珍炮”,威力大的惊人,后坐力也大的惊人,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它的后坐力,它的拥有者几乎被限定在斯瓦辛格那样的壮汉,眼前这三个年轻人虽然健壮,但远远达不到斯瓦辛格的级别。更何况,这种凶猛的武器他根本只是听说,从没有见过实物,就是想卖也无从卖起。
“刘老板,我们都是痛快人,你现在有的我们拿走,”曹森说着取出一个用报纸包裹的纸包,“这是这笔买卖的货款,你收好。一个星期后,我们来取沙漠之鹰,每枝枪你给我配500发子弹,八个备用弹夹,记住,我要的是点44口径的。”
麻子是商人,最关心的当然是钱,他揭开报纸一看,好家伙,全是百元大钞,从厚度和宽度估计至少十四五万,心里就乐开了花,原本的犹豫就变成了一连声的应承,“三位请放心,我在国际上有关系,航空公司也有关系,我让朋友给你空运来,东西我一个星期后一定给你们准备好。呵呵……沙漠之鹰没问题,点44的,错不了……呵呵。”
曹森三个不听他罗嗦,把四支散弹枪和四支科洛克手枪放进随身的旅行包,又把能找到的所有9毫米帕拉贝鲁姆手枪弹搜刮一空,也清空了所有的散弹枪子弹,拎着背包扬长而去。
麻子把钱抱在胸前,看着曹森离开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。都是人,人家买枪连价格都不问直接扔下十几万,我他妈的下馆子吃顿饭还要掂量掂量,真是不能比,人比人,要死人的!
麻子抽出所有的钞票,认真点了三遍,抽了口凉气,整整十六万,好家伙,这三个年轻人到底是干什么的,怎么如此大方?
麻子他并不知道,为了尽快获得便于携带又可以和特种兵抗衡的武器,曹森四个人拿出了所有的积蓄,目的就是要刺激刘三麻子用最短的时间购买到沙漠之鹰。而那四把科洛克仅是用来防身的,散弹枪则是为了对付那只厉鬼。
回到吉普车上,由郭敬开车,兄弟四个向南泉市的警备司令部驶去。在路上,曹森给司马德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一会他们去军区打靶。
当到达军区大门时,司马德已经等候在门口。他钻进曹森的吉普车,引导着吉普驶向地下靶场。
“我靠,你们干什么?要造反当皇帝?”司马德翻看着旅行包里的枪和大量的子弹说,“你们发什么神经了,放着手狗不玩玩起真枪?”
“昨天我们差点牺牲了,”丁海涛把昨晚的事情讲述一遍。
“特种兵?”司马德一听暴怒,破口大骂,“我操他妈的混帐东西,是朱建军这个杂碎搞的鬼,我日他八辈子祖宗,郭敬,调头往将军楼开,咱们今晚就抄了他的家!”
曹森很是疑惑,“等等,司令,你怎么知道就是朱建军指使的?”
司马德慢慢收敛了怒气,有些不好意思的叹口气,“四位老弟,是我给你们惹的祸。”
原来司马德和杨馨度完蜜月后,曾经找过朱建军,告诉他不要招惹自己兄弟曹森等人,朱建军当时一口答应,并说绝对不会做忘恩负义的事情。前两天司马德和朱建军又在一次聚会上碰面,司马德旧事重提,警告了一番朱建军,为了显示曹森等人的厉害,他反复强调曹森抓住了朱建军的某个重要把柄。司马德知道以朱建军的为人,绝对会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他想这样一诈,让朱建军心中有了忌讳,就不敢再动歪脑筋。
朱建军当时笑着说自己光明磊落,不可能有把柄让人抓,但也向司马德保证将来不会亏待了自己的救命恩人,不成想,他说的不会亏待竟然就是灭口。
听完司马德的讲述,曹森皱起眉头,“要是按你的说法,朱建军一定做了什么,而且一旦曝光就会让他彻底完蛋,所以他才狗急跳墙,派人来杀我们。”
“森哥,真是对不住你们,是我给你们惹祸了,你们放心,这事交给我处理,今晚我就去,妈的,兄弟拼了这条命也把朱建军给搞定!”
司马德说着抓起一把手枪就要开车门,曹森抓住他摁回到车座上,“司令,你也是好意,不怪你。再说你不说那些话,我和朱建军依然是对头,早晚要真枪真刀的干一次,昨晚的事和你没关系。”
腾飞心想这位司马德真是个纨绔子弟,年纪比我们兄弟都大,办起事情来却不靠谱满嘴的跑火车,哪有这样威胁人的?那朱建军也是个半吊子,因为司马德的几句话就来灭口,还动用特种兵,这哥俩一对神经病,我们兄弟怎么碰到这两位?军区高干的孩子都弱智吗?
腾飞摇摇头,司马德做事没谱是从小就如此,可朱建军不像没脑子的人,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,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猫腻?比如说有第三方往我们身上嫁祸栽赃,司马德又碰巧说了那些不走脑子的话,因此才有昨天的凶险。靠!腾飞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,想这么复杂做什么,哪天逮住朱建军那小子,照死里搞,把事情的缘由问清楚,那时什么就都明白了。
丁海涛问司马德,“你家老爷子和朱建军他爹谁的官职大?”
“军衔都是少将,我家的老头子管的是军备后勤,他爹管的是作战部队,军区的特种部队直接向他爹负责。”
兄弟四个恍然,怪不得朱建军这小子可以调动特种兵,原来他爹是特种兵的顶头上司。
朱建军又说道:“其实朱建军的老爹极其正统,军区出了名的老牌军人,就不知道怎么养出这么个儿子。他搞的那些事情都是自己私下里弄的,要让他爹知道,非扒了他的皮不可。找个机会我把这些事情捅给他老爹,不用咱们动手也灭了他。”
曹森兄弟四个一起摇头,看怪物一样看着司马德。
“行了,行了,别这样看着我。你们就这臭德行,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动手解决,操,早晚你们会吃亏。”
“操,他对我们下黑手,我们不亲手报仇还算男人吗?”郭敬不满的说。
“打出生起兄弟就没吃过那么大的亏,我操他二大爷的,我们还救过那小子一命,他倒是真下的了手。不把朱建军打出屎来,我他妈的是他爹!”丁海涛愤愤的说。
众兄弟都笑了起来。
“你们千万别小看朱建军,这人很有些手腕,想办的事情从来不让他爹插手,还都能办成了。”
“还不是借着他老爹的招牌,要不谁认识他是谁?”郭敬不屑的说。
“万一不是朱建军派的杀手呢?”腾飞提出自己的见解。
“昨晚的事情就算不是他干的,灭了他也是正确的,森哥,我说的没错吧?”丁海涛一直看朱建军不顺眼。
曹森说:“南泉市我们没得罪什么人,能调动特种兵的也没有几个人,朱建军是有些嫌疑。但这件事很奇怪,有些东西我想不明白,究竟什么人想杀我们?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昨晚那四个人究竟是不是特种兵?”
曹森看着司马德想说话,摇着头对他说,“司令,我问你,假如你做了什么不能见光的事,有个人跑来对你说朱建军有你的犯罪证据,你会不会不做调查就直接杀了朱建军?”
司马德瞪着眼呆了一下,“不会。”
“所以,”曹森接着说,“这里面有太多的疑问,咱们第一步要做的是先把自己武装起来,增加自保的能力。接下来就是调查,既然没有别的线索,就从朱建军入手。郭敬,涛涛,你们的工作有这方面的便利条件,用所有的方式查这小子。”
两个人点头答应了。
“需要钱尽管找我要。”腾飞说道。
曹森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:“涛涛,郭敬,没查清楚前,先不要动朱建军。”
“揍一顿也不行?”郭敬不甘的问。
“就是,不揍狠了,揍到妈认不出儿子程度我们就收工。”丁海涛说着下意识的伸缩着手指。
“你两个有没有脑子?对付朱建军这样阴狠角色,蛮力解决不了问题。”腾飞不满的说。
“没错,你哥俩先别动他。在没找到确凿证据之前,你们就当朱建军是你们孙子,护着宠着都成,就是不能打。”曹森用警告的目光看着丁海涛和郭敬。
兄弟两个无奈的叹口气,小事上他们不把曹森当回事,大事上却不敢违背曹森的命令。
“我做什么?”司马德问。
“你?”曹森看一眼跃跃欲试的司马德,“你给我们提供练枪用的靶场就行。”
“司令,咱们可说好了,枪我们用自己的,子弹可要打你的。”腾飞说。
“甭废话,以前你们连枪都是用我的。”司马德下车给靶场的警卫打个招呼,吉普直接开进了靶场。
片刻后,原本寂静的地下靶场里响起震耳欲聋的枪声,兄弟五个疯狂的消耗着弹药,每个人的右前方都是一片黄澄澄的弹壳,而给他们提供弹药保障的就是整个军区的弹药库。
一个好的手枪射手,至少需要数千发子弹的喂养和漫长的培训过程。因为司马德的关系,曹森兄弟平时没少到军区来打实弹,也得到过不少职业军人的指点,因此他们的底子非常扎实。这次来打靶,不是来练习射击技术,而是为了熟悉刚到手的枪械性能,让人和枪充分磨合,使人与枪达到最佳配合状态。
同时曹森还有个目的,就是让兄弟们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。他太了解自己这些兄弟了,都是宁死不肯吃亏的脾性,不让他们发泄一下,保不齐明天朱建军就稀里糊涂的成了发泄的怒火的人形沙袋。如果真是朱建军做的,曹森不想打草惊蛇,对付毒蛇最好的办法不是狠狠抽一顿,而是出手就掐它的七寸要害。
曹森比其他兄弟还多了个任务,他尝试着用异能控制飞行中的子弹,然而子弹的速度实在太快,多次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,曹森无奈只好放弃。在昨晚的战斗中,对人对鬼他的异能都没有派上用场,曹森很是失落,今晚又没有成功颇不甘心,看到旁边的司马德抱着一杆散弹枪,砰砰的打的欢实,曹森就起了恶作剧的念头,控制一枚刚刚掉落地面的弹壳弹到司马德的脚踝上,把司马德烫的一撇嘴,大骂一声:他妈的,见鬼了。
一直隐身跟着曹森的静哲很奇怪,小声对曹森说:“他也能看见我?”
曹森哈哈大笑,给手枪换上一个全满的弹夹,对准靶心连连扣动扳机,靶纸被打的纸屑横飞,中心处出现一个拳头般大小的洞。
静哲看着全神贯注射击的曹森,他真厉害,要是每天晚上都能和他在一起该有多好,可是他会愿意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