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诡战

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,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六章 激战
章节列表
第十六章 激战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郭敬猛的拐过楼梯,曹森紧随其后,两人枪上的战术手电把三楼照的雪亮。
曹森抽了口凉气,他看到一个由深绿色丝线组成的男性厉鬼,与女鬼静哲隐身状态下不同的是,厉鬼身上的丝线是完全连贯的,丝线的直径也略粗、也更密集,曹森可以清楚的看到厉鬼脸上的表情,那是狰狞狠毒的一张脸,一双三角眼里冒着淡淡的绿光,极其凶狠的看着郭敬,手中攥着一把也由绿色丝线形成的匕首,闪烁着绿莹莹的豪光。他正沿着楼梯的一侧慢慢向下漂移,扬起手中的匕首,作势欲刺向郭敬。
郭敬看不到隐身后的厉鬼,对即将来临的危险茫然无知。
“郭敬,10点钟,45射击!(以郭敬自身为基准,对10点钟方向、以45度仰角射击)”曹森命令道。
郭敬没有犹豫,也不管曹森所说的方向有没有敌人,调转枪口扣动扳机。一团明亮的枪焰夹杂着金属流一样四射的火星闪耀在散弹枪口,大量的铅弹瞬间射向隐身的厉鬼。
构成厉鬼的绿色丝线被铅弹打的一颤,他停止动作惊疑不定的看着曹森,似乎明白了曹森可以看到他,便一挥手中匕首,猛地扑过来。
曹森毫无惧色,抬枪连续射击,6毫米的钢珠咻咻划开空气直射入厉鬼的身体,然而这对厉鬼构不成多少伤害,他依然飞到曹森上空,挥刀猛刺。
曹森侧翻躲过匕首,继续抬枪射击。
厉鬼一击不中大怒,双手并举匕首,头下脚上,从半空中垂直扎向曹森的头顶。
就在这时,腾飞、丁海涛、郭敬手里的武器同时击发,大量的铅弹和钢珠疾速射入厉鬼身体,穿透之后又打在墙壁上,把墙壁打的尘土飞扬。
曹森大喊:“集火射击!不要停!”
那厉鬼被打的不住颤抖,组成身体的绿色丝线怪异的扭曲着,像一团乱麻一样缠绕在一起,他挣扎着想让丝线重新回到原来的状态,但在兄弟四人齐心协力的射击下,使他身体的扭曲变形愈加厉害,丝线几乎被打散打断,厉鬼心有不甘的一声尖啸,穿越墙壁消失了踪影。
“停!”曹森挥手示意停止射击,迅速更换了新的弹夹,把注意力集中在双眼上,四处搜索防止厉鬼再次出现。
郭敬三人也补充好弹药,眼睛却没有像曹森那样观察周围,而是都盯着曹森。
“静哲,那家伙走了没有?”曹森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个女鬼,她可以帮忙寻找厉鬼的踪影。
“我……我不敢看。”静哲把脑袋埋在曹森的胸膛里,紧闭眼睛,像只受惊过度的鸵鸟。
“静哲,你要帮我们,不然我们兄弟可能都要死在那厉鬼手上!”曹森说道。
这话让静哲身子抖了一下,内心中一阵挣扎,终于鼓起勇气离开曹森的庇护升到空中,凝神向四周看了一圈,“他走啦。”说完,嗖的又钻回曹森怀里。
“什么东西,森哥,刚才我们打的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丁海涛忍不住问。
“我什么也看不见,你怎么看到的?”郭敬也问。
“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,妈的,我感觉不对劲。”腾飞说。
曹森也感觉不好,也许是厉鬼现身后残留的阴气在起作用,他总觉着今晚的教学楼潜伏着某种危险,“回到车上我再和你们解释,咱们走。”
郭敬抢先走到最前面,兄弟中他手中的火力最强大。其他两人跟在郭敬身后,曹森殿后,临回身之前,他习惯性的用枪指着黑暗处巡视了一圈,加挂在枪口下的狼眼战术手电射出的光柱,在走廊和楼梯中画出一个圆弧。
当光柱掠过三楼走廊的时候,曹森似乎看到一点乌黑的反光,以前玩夜间特战游戏的时候,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,这种在强烈光柱下的乌黑反光,通常代表的是敌人一方正在靠近,那乌黑的反光正是枪管反射的光芒。
几乎是本能的,曹森猛地蹲下身子半趴在楼梯上,向同伴发出警告:“小心,身后有问题。”
兄弟三个即刻也蹲了下去,郭敬守住楼梯的另一端,而腾飞和丁海涛则趴到曹森身边。他们占据了三楼和二楼之间楼梯的上半段。
“关灯!”曹森命令道。
楼道里顿时陷入黑暗。
“看到了什么?”腾飞用极低的声音问。
“好像是枪的反光,在走廊里。”曹森小声说,“静哲,你隐身去三楼走廊里看看。”
“嗯。”静哲知道今晚的情形非常特殊,壮着胆子按照曹森的要求飘进走廊。
片刻后她返回到曹森身边,也用极低的声音说:“我看到有两个士兵蹲在走廊里,他们都拿着枪。”
士兵?曹森奇怪的想,教学楼里怎么会有士兵?
“他们的军服和你们的一样,脸上还用黑布蒙着。”静哲继续说道。
“和我们一样?”曹森惊讶的问。
“嗯,而且他们都有两支枪。”静哲回答。
特种兵!曹森想到,在这个城市里,除了特种兵没有谁和他穿一样的作战服,也没有其他兵种在执行任务时会带两支枪还蒙着黑色面罩,静哲看到的士兵一定是特种兵,问题是特种兵来这里做什么?
“静哲,你再去二楼看看,如果也有军人,要看清数量和他们的位置。”曹森说道。
静哲又答应着去了。
“曹森,怎么回事?”耳麦里郭敬问。
“静哲在三楼走廊里发现了特种兵,两个。”
“靠,是不是朱建军那天带来的家伙?”腾飞问。
这时静哲回来了,对曹森说:“也有两个,一个在二楼走廊拐角,一个在楼梯拐角。他们的枪口对准咱们下去的方向,你们小心啊。”
妈的,被包围了!曹森把静哲看到的用喉头麦克风告诉兄弟们,想了一下,突然大声说道:“我们是警察,正在执行公务,三楼的人表明你们的身分!”
话音未落,咻咻两声响,比6毫米钢珠更强烈的撕破气流声掠过曹森的头顶,啪的打在墙壁上溅起几点火星,强大的冲击波把曹森的头挤压的一歪。
无声步枪,曹森惊讶的想,这不是警告射击,他们要射杀我们!同时这两枪也证实了曹森刚才的推断,敌人的确是特种兵。除了特种兵,任何军种和武装力量都没有无声步枪。
砰!几乎在曹森被射击的同时,守在楼梯下端的郭敬开火了,他伸出散弹枪概略向楼梯下瞄准射击,就听到二楼拐角处一声闷哼,埋伏的人没有想到郭敬能在黑暗中知道他的方位,被突如其来的射击击中。
郭敬的枪管还没有缩回,咻咻声就掠过他的头顶,几乎击中郭敬。二楼另一个特种兵进行报复性还击。
郭敬哗啦一声给散弹枪上弹,又对二楼开了一枪,说道:“腾飞,过来拿我的手枪。手狗对他们没用。”他是刑警,身上的佩枪自然是真枪实弹。
特种兵作战肯定会全副武装,防弹背心和头盔是必配的装备,这个时候曹森他们的仿真枪就基本失去了作用,除了击中面部外即使打中敌人也造不成多大的伤害。
腾飞取枪在手又返回来,妈的,这回看谁能把谁灭掉!
“小心,他们过来啦!”静哲突然焦急的说道。
“哪里?”曹森问。
“三楼!”
曹森已经把手狗上的狼眼手电卸了下来,突然摁亮手电抛了出去。
腾飞借着灯光想瞄准射击,咻的一声响,半空中的手电被敌人击碎。
好枪法!曹森暗中称赞。
借着刚才的亮光,腾飞和丁海涛看清了敌人的位置,凭记忆猛的开火射击,走廊里传来子弹和钢珠打在墙壁上的噗噗声——没有击中敌人。
腾飞手枪射击时的枪焰照亮了他和丁海涛的位置,曹森急忙扑过去把两个人摁倒在楼梯上。
咻咻,三楼的敌人反应极快,子弹几乎是擦着三个人的头皮飞过,形成的冲击波让三人的头顶一阵剧痛。
真枪的威力实在惊人,三个人都这样想,这还没有打中,要是真挨一下那还了得?一直痴迷于特战的爱好者们终于体验了一把真枪实弹的战斗。
咻咻声不断,子弹不停的在三个人头上掠过,压制着他们抬不起头,二楼和三楼的敌人配合默契,也加强了对郭敬的进攻,让郭敬腾不出手来对曹森三人火力支援。
“他们开着枪过来啦!”静哲焦急万分的说道,她看到黑暗的三楼走廊中,不时闪烁着两团细小而明亮的枪焰,两名特种兵轮流射击压制住曹森三人,半蹲着身体迈着恒定而快速的碎步,无声无息的向楼梯逼近。
第一次经历实战,手里的武器威力又远远比不上敌人,曹森他们都有些慌张,冷汗顺着鬓角往下淌,紧贴在楼梯上不敢抬头,完全失去还击的能力。而敌人愈加逼近,只要他们移动到楼梯口附近,就可以居高临下的把四个年轻人全部消灭。
就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,一阵阴风在走廊中卷过,黑暗中的景物晃动了一下,三楼的两名特种兵突然停止了射击,他们似乎迷失了方向,不停的转动枪口寻找着什么。
“我困住他们了,你们快走!”静哲趴到曹森耳边小声地说,“可他们身上的阳气太重,我困不住他们太久,快啊!上四楼,走另外一条楼梯离开这里!”
惭愧!曹森心中叫一声,竟然让一只女鬼搭救。他咬咬牙,小声用喉头麦克风命令:“顺楼梯上四楼,快!”
长期玩特战游戏养成的对命令的绝对服从,让郭敬三人无暇多想曹森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,跟在曹森身后摸黑向四楼跑。
二楼没受伤的特种兵反应极快,郭敬一动他就跟了上来,堪堪追到三楼也陷入迷阵中,莫名其妙的转着圆圈失去了方向感。
曹森四人狼狈万分的从四楼沿着另一条楼梯跑出教学楼,回到别克车上,郭敬的眼都红了,翻出车上的防弹衣往身上一套,回头要去拼命。
腾飞一把抓住他,“他们火力太强,不能去!”
“你他妈的放手!”郭敬挣开腾飞,要往教学楼里跑。
曹森坐在驾驶席上喊:“你他妈的回来!车钥匙!”
丁海涛和腾飞一起把郭敬架到车里,摸出郭敬身上的车钥匙扔给曹森。
郭敬挣开丁海涛和腾飞,愤愤的把散弹枪扔到车座上。
“静哲,你在吗?”曹森问。
“嗯,在呢。”静哲出现在曹森身边。
曹森不再说话,打着发动机,踩离合直挂四档,离合一松猛点油门,别克车的车轮发出尖锐的摩擦声,车身向前一蹿绝尘而去。
曹森把车开到一处安全的地方熄火,长出了一口气,沉默片刻对郭敬说:“报警,郭敬,该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,别把我们三个牵连进去就行。”
郭敬按照曹森说的和警局联系,说自己查一个疑案时在东大遭受不明身份人物的猛烈攻击,疑犯火力强大,呼叫警局火速支援。
“哪里能买到黑枪?”曹森又问郭敬。
“明天我带你去。”郭敬回答。
“操他二大爷,老子既然活了下来,不灭你满门老子跟你们姓!”丁海涛咬牙切齿的骂着不知名的敌人。尽管喜欢特战,尽管也经历过不少凶险,但是被人用强大火力威胁到生命还是第一次,而且对方的意图非常明确,就是要打死你,这让丁海涛无比恼怒。
其他三人也是怒火中烧,这四个天地不怕的年轻人死里逃生,要是不进行疯狂的报复,就像猛虎被兔子咬了不还击一样不可思议。
然而更让曹森愤怒的是,他竟然被静哲救了一命,虽然静哲不是女人是女鬼,但她也是异性,这让一向轻视女性的曹森根本无法接受,在他看来,女人天生要由男人来保护,男人保护女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今晚却颠倒过来,就像一只蹦蹦跳跳的小白兔救助了一只威风凛凛的猛虎,这种强弱关系的倒置更让曹森的愤怒如火上浇油。
曹森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敌人。